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9 那女人并不是你妈妈

079 那女人并不是你妈妈

    薄荷出了休息室的门正听得有人跑过来道:“三少,凌少找你。”

    “他到了?那湛总裁先失陪了,以后约个时间我们再好好聊一聊。再次感谢你和薄检察官的到来。”

    林靖友好而又带了些歉意的握了握湛一凡的手边转身快步离去,薄荷看向湛一凡,门外已经只剩他一人,洛家的另外两个兄弟原来也早走了。

    “看来婚礼快开始了,我们去前面吧?”薄荷看向湛一凡。

    湛一凡拉着薄荷往旁边来了一些摁着她的肩轻轻一推便将她逼在自己的怀抱与墙壁之间,薄荷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四下的看有些慌张:“湛一凡,你干什么呀?”万一正巧有人过来瞧见怎么办?

    “就是突然想你。”湛一凡低头在薄荷的头上吻了吻,“你进去了好久,都不管我。”说完又将薄荷轻松的拢入怀中,有些执拗的态度。

    “……?”薄荷眨眼,难道幼稚的湛一凡又出来了?薄荷红了脸,难得有个人这么依赖自己,真的是……臭脾气都能消失了。

    微弱的叹了口气:“我这不是出来了么……”慢慢的伸出双手从湛一凡的腰间穿过拉着他腰间的衣裳,自己慢慢的靠近他的胸膛,湛一凡很高,即便薄荷穿了高跟鞋,两个人也差了二十公分,穿着高跟鞋却也只及他的下巴,连唇瓣也够不着。

    此时湛一凡抱着她微微的弯着腰下巴支在她的颈窝里,薄荷只要微微一侧头便能闻到他头发里的香味,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的味道,有着他的独特。薄荷抿了抿唇,睨着眼看向湛一凡近在咫尺的脑袋,他是在依赖自己吧?

    微微的勾了勾唇,身后的门‘咔’的一声响,薄荷立即推着湛一凡起来,洛以为握着门柄站在门口看到他们还在一愣,遂即却是神秘的一笑:“嘿……你们还在啊?”

    薄荷红了红脸,拽着湛一凡的胳膊立即转身:“我们这就走……”于是在洛以为极其暧昧的视线中薄荷终于拽着飞速湛一凡离开,回到大厅薄荷才放开湛一凡的胳膊顺便责怪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他突然幼稚她也不会被洛以为给逮着笑一通。

    湛一凡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低头看着薄荷,薄荷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怪,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花子吗?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脸:“你怎么总盯着我?”蹙了蹙眉,还是她化的淡妆花掉了?

    湛一凡拉着薄荷的手腕扣在手心里,也不笑,眼神微微流转,那灼人的眸色终于淡了一些:“没事。你先玩着,我去打个电话。”

    “……哦。”薄荷点了点头,湛一凡松开薄荷的手腕转身离去,薄荷微叹了口气,湛一凡今晚是怎么了?

    薄荷伸手从刚走过身的服务生手中拿过一杯鸡尾酒浅浅的饮了一口,揪眉,虽然自己酒量不济但是鸡尾酒应该不是大碍吧?远远的薄荷瞧见新郎林靖正在和人聊天,站在对面的应该就是传说中魔石集团的年轻总裁凌城吧?而他身边的美貌年轻女孩应该就是他的妻子,那个传闻中的国际名模?的确漂亮而且极其有气质,不得不说,这两个人外貌气质上看来都是绝配,而且那男人眉目间对妻子的温柔才是最重要的。

    “听说你也……订婚了?”背后突出一声,薄荷扭头望去,洛倾城?

    不和前两次见面那般衣不遮体的模样,今天的洛倾城西装革令原本的几分沉稳被西装衬的更加风度稳重,也有了几分迷人之色了,今天薄荷才发现,这洛倾城还真的配的上这个名字!医术是否倾城不知道,这容貌气度也的确没有辜负‘倾城’二字。

    “是你。”薄荷有些意外他竟然会主动和自己说话,毕竟这洛倾城见着自己不是躲开就是沉默,这样主动还是鲜少的。

    “这是我妹妹的婚礼。”言下之意,他当然在这里。就算所有人都不在,他也该在。

    薄荷突然沉默,因为他们真的不熟……也不知道两个不熟的人该说些什么。

    顿了顿却又道:“那天的中药谢谢你。”不得不说,虽然苦,但是作用却非常好,她最近的胃口特别好,吃了一些辣的似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洛倾城盯着薄荷也不说一句‘不客气’,似乎要在她身上盯出来个窟窿似的。洛倾城那有些热的视线让薄荷觉得有些尴尬,于是转身继续握着自己的酒杯小饮掩饰自己。

    洛倾城也沉默,但也一直站在薄荷的背后,看着洛因为在洛以为的陪同下穿着粉色婚纱出场,听着全场鼓掌,看着他们举行订婚仪式,薄荷由衷的为洛因为感到开心和幸福,虽然这门亲事并不像外人眼中那样看来完全的让人羡慕,却也只是订婚啊……虽然还不是结婚,但薄荷却觉得洛因为是抱着结婚的心态在举行这场仪式,她在给林靖机会也在给她自己机会。

    婚礼结婚后湛一凡才回来,走到薄荷身边,薄荷抬头望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不然他不会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久。

    “……没事。”湛一凡拍了拍薄荷的肩示意她不要担心,薄荷知道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看了那边切蛋糕的新人,薄荷回头看向还站在身后凝视着她或者……此刻已经是他们的洛倾城:“洛先生,麻烦你代我向以为和因为说一声我们先行离开了。”

    洛倾城蹙眉:“现在?”

    “实在抱歉。”薄荷朝着洛倾城颔了颔首然后拉着湛一凡便向出口走去,洛以为当然看到了她的背影,不过也没追出来,似乎理解薄荷没有急事不会离开。而且,薄荷已经在去休息室的时候就将红包交给了洛因为,出了还没吃一口饭之外也没别的事了。

    “你喝酒了?”一出酒店,薄荷正冷的打哆嗦,原本有些混沌的脑袋也清醒了过来。湛一凡这一问,薄荷只埋了头,她只不过喝了一杯鸡尾酒又没关系。

    湛一凡一手将薄荷捉过去拉进怀里,薄荷只觉得顿时整个人都温暖了,于是很自觉地贪婪的往湛一凡的怀里钻了一些,湛一凡叹了口气:“醉了没?”

    薄荷抬起视线睨了湛一凡一眼:“一杯鸡尾酒而已,不会醉的。可是我现在好饿……我们去吃东西吧?”

    “那刚刚为什么还急着要走?”他记得,订婚宴场里有很多食物。

    薄荷顿了顿,望着湛一凡道:“我想知道你发生么事了。可以……告诉我吗?不过,如果是商业机密就算了……”薄荷担心的是他家里的事情。

    湛一凡盯着薄荷,目光渐渐变得有些温暖起来:“你……是想慢慢融入我的世界吗?”

    被看穿了,薄荷有些窘迫:“我们是合法夫妻……是应该的……嗯?”薄荷抬头,湛一凡正冲着她笑的一脸灿烂,薄荷很少看见湛一凡露出这样的笑容来,不得不说……杀伤力太大了!

    这个湛一凡,平日里不笑,总是冷着一张扑克脸,就算笑,也只是眼笑或者嘴角隐隐勾起,今天却冲着她像个白痴一样笑的那么开心!薄荷的心脏促动急跳,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开心?

    “我很开心……能够主动想进入我的世界。”湛一凡摸了摸薄荷的脑袋,就像摸个宠物似的,每次这种时候薄荷就会无情的打掉他的手,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薄荷却只是任由他这么摸着,自己却微微的红着脸低着头像个小媳妇似的。

    只不过是主动了一下,就由得他这么开心?

    车僮将车开来,湛一凡拉着薄荷先将她在副驾驶座落好,然后自己才折回驾驶座。

    “以后……不要对别的女人这样笑……”

    “嗯?”湛一凡一愣,扭头看向薄荷。似乎有些没有听懂她突然出音说的话。

    “以后不要对别的女人也这样笑!”薄荷咬着牙重复了一遍,说出口却有些后悔了,她是不是表现的太霸道了?可是她真的不想让别的女人也看见湛一凡这样笑啊,那样一定会被夺取魂魄然后迷上他,那她哪里够时间去处理这些招蜂引蝶的事情呢?

    湛一凡沉默了,薄荷有些忐忑的看向湛一凡,自己霸道的行为引起他的不满了?可刚刚扭头,两只大手便伸了过来一把捧住薄荷的脸,薄荷一个迷瞪湛一凡便已经凑了过来在她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咦?薄荷眨了眨眼,湛一凡已经抬头对着她的眼睛,嘴角带着一贯的浅笑:“猫猫,你真的太让我惊喜,让我意外了。”

    “惊喜?意外?”

    “今天你不仅表明了要进入我世界的决心,更表明了对我占有的决心。虽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但你这样的直接行为让为夫真的好欣喜。”

    决心?欣喜?薄荷摇了摇头,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只不过不想处理那些招蜂引蝶的事情和她要‘占有’他什么的完全没关系啊!

    湛一凡却完全不给薄荷解释的机会只是捧着她的脑袋便又吻了下去,薄荷被堵了一个满嘴只能‘唔唔’两声,他霸王硬上弓!

    湛一凡吻够了才放开薄荷那可怜的嘴,薄荷捂着自己红肿的嘴怨恨的瞪着男人,她的嘴又不是钢铁做的怎么就让他这么给蹂躏了?

    最后,湛一凡还是驱车先带薄荷去了一处安静的中餐餐馆,点了些菜先给两个人填肚子。薄荷是真的饿极了,早上心情不好所以中午吃的也很少,现在参加婚宴根本还没吃就出来了,薄荷觉得自己如果自己再不填饱肚子只怕自己的胃又要痛了。

    湛一凡点了两个煲汤,又点了两个比较清淡的菜,两个人是完全足够了。

    薄荷先填饱了肚子,整个人也温暖了许多才罢下筷子,望着满桌子的菜却叹了口气:“送了红包却没吃到饭,突然觉得好亏哦……”

    湛一凡拭了拭嘴,也放下筷子先问薄荷:“吃饱了吗?”

    薄荷点了点头:“嗯。”

    “那好,我们现在便来谈谈。”

    薄荷坐直身子,难道要说刚刚发生的事情了?

    湛一凡盯着薄荷的眼睛顿了一下才率先道:“你没有先向我交代的吗?”

    “嗯?什么?”

    “早上,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不快的事。”

    薄荷没想到原来湛一凡还把这事情惦记在心里,低了低头道:“真的没什么事……”

    湛一凡伸手握住薄荷放在桌子上的一双手,微微的收紧:“如果你拒绝我进入你的世界,那我又怎么放心让你先进入我的世界?”他的世界比她的世界更要复杂,她如果没有信心让他先进入她的世界,他怎么会放心让她进入自己的世界?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对啊,她拒绝着湛一凡,又凭什么让他打开门让她先进去?薄荷换位思考了一下,顿时豁然开朗。

    对上湛一凡的眼睛,薄荷先让自己沉静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其实,就是爸爸让我再一次失望罢了……不,应该说是绝望。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家里的情况,但是你也不难看出,他们比较疼烟儿。”

    “就这样?”

    薄荷沉默了一下又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和薄烟的事情让我认清了父母的绝情,以后我不会再如此了。失望是因为有希望,当你没希望的时候,那么失望也就不复存在。”她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心,不会再任由他们践踏,即便是她的家人。

    湛一凡的表情渐渐的冷下来,握着薄荷的手微微的又重了一些力道,一双眸子透着睿智之光盯着薄荷反问:“你是否怀疑过,也许你的家人……并不是你的家人?”

    薄荷惊疑的抬头看向湛一凡,这话什么意思?

    “也许,你的妈妈,并不是我妈妈的闺蜜……”

    薄荷一惊,极快的抽回自己的手打断湛一凡的话:“湛一凡,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说你们认错人了吗?”他们想悔婚?还是他想悔婚?这些想法迅速的钻出薄荷的脑海,让薄荷有些惊慌失措。

    湛一凡似乎早就料到薄荷会有这样的反应,反而十分冷静的抱着怀只是看着薄荷,待薄荷整个人都冷静下来自己才又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刚刚接电话做什么去了吗?那就安静的听着,要是听完还觉得我是想悔婚是胡言乱语,你如何骂我我也听着。嗯?”

    薄荷气哼哼的将头别向一边,心里憋着气却有疑惑,他接电话并不是他自己家里的事,而是关于她的?

    “我一直怀疑……你现在的妈妈并不是你的亲生妈妈,怀疑我们的母亲并不是闺蜜。母亲曾说过,她和自己的朋友是如何如何的好,如何的亲密,这亲密甚至让父亲都吃过无数的醋。但是后来她们无故的失去联系,这么些年母亲也在找着你们,前些日子突然说找到,但是她们见面时的感觉却并不如我印象中那般,更不如母亲描述过那般的亲热,还有便是……她待你实在不像是一个亲生母亲该待女儿那般,十分之一也够不上。”

    “那是因为她们许久没见,还有……更喜欢烟儿的原因吧。”薄荷的眼眸里闪过许多的饿不确定,其实这个疑惑也无数次的闪过她的脑海,她也怀疑过这个问题,但每一次都被自己的理智给压了下去,不可能的,她绝对不可能是薄家捡去的孩子!

    “你的确是我指腹为婚的妻子这不会有错,不然母亲也不会如此喜欢你,更不会即便隐忍也愿意和薄家联姻。可你的母亲……到底还是不是,这就不确定了。”

    薄荷诧异的看向湛一凡,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捅破那个疑惑?是啊,虽然是她问的,想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可如果是这个问题,她并不是太想知道……

    薄荷有些慌乱想要站起来,湛一凡盯着她,她的一个神情一个眼神他都能知道她要做什么,在她站起来的那一瞬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声音随之而起:“难道你不想弄清你的身世?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在哪里?是生……是死?”

    “湛一凡!”薄荷抬头红着眼截断湛一凡的话,“你就那么急不可待的想让我知道,我根本不是薄家的孩子吗?”

    “你当然是薄家的孩子!我没说过你不是……”

    “如果母亲不是我的母亲,那我便极有可能是薄家捡来的是不是?”所以才让她负担起薄家的一切,所以他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偏心。

    薄荷红着一双眼睛望着湛一凡,湛一凡低头看着她,看到她红了的眼睛,看到她那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表情,第一次……他的心一阵抽搐,他要把她弄哭了吗?是他太过理智了吗?是他没有顾虑她的感受吗?他太急迫了吗?

    “薄荷……”湛一凡伸手,薄荷转身便走,湛一凡立即掏出钱来放在餐桌上拔脚跟了上去。

    一出餐馆薄荷便冷的打哆嗦,环抱了自己一下便冲向马路边伸手拦截出租车,湛一凡追出来看到薄荷正在拦车,不待她拦到自己便冲了过去将她一把抱入怀里:“别走!”

    薄荷激烈的挣扎:“你放开我!你放开!你放开——”薄荷真的不想再听了,不想再看这些可能,她会害怕的,真的会害怕……!

    “薄荷,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别这样,好吗?我真的不说了……”

    他还是该有所顾忌的,不该这么直直的变说出来。他一直以为她足够坚强,以为她会理性的接受着一切,他也不相信她自己没有怀疑过所以才能在她问的时候很直接的便说出了口。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点儿都不了解薄荷,不了解这个外表看起来坚强,其实内在脆弱的就像块玻璃的女人,那双熬的通红的眼睛在说着她的倔强,此刻的挣扎在说着她的怯懦,这样的薄荷是湛一凡根本没见过的,他的理性遇上了她的感性,他有些手足无措,除了紧紧的抱着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挣扎了一会儿薄荷才平静了下来,俯在湛一凡的怀里一动也不动,只是埋着头。

    湛一凡感觉到薄荷停下来了,伸手慢慢的托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来,在看到她苍白的脸颊和死死咬着甚至已经咬出血的嘴唇时湛一凡心里大骇,这个傻女人!

    捂住她的嘴,湛一凡附近薄荷的耳边开始低喃:“听话,松开嘴……松开……松开嘴……别再咬了,好吗?”

    就像是一股魔音,薄荷真的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嘴,血却一股股的涌了出来,虽然不大,但是好几股就变的多了。湛一凡心疼的捧着薄荷的脑袋弯腰低头,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那腥甜的味道,印着唇,对着伤口重重的一吸。

    动作很轻,带满了心疼和怜惜。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嘴唇间充斥流转,薄荷渐渐清醒,眼眸却是一片冷清的看着正在吻着她的男人。

    他为什么要毫无顾忌的说出来?现在却又后悔心疼着她?薄荷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可那样的疑惑早就存在于自己的心了,不说不提就真的没有真相吗?湛一凡只不过说出事实,说出她心里的疑惑而已,湛一凡在为她而着手调查,她不该那样胡闹的……

    薄荷伸手拽着湛一凡腰间的衣裳,仰着头轻轻回应了湛一凡一下,湛一凡一僵,她回应了?

    湛一凡慢慢的放开薄荷,被他吸得有些发白的唇已经没有再流血,薄荷投身窝入湛一凡的怀里颤抖着:“我好冷。我们回出租屋吧。”

    “嗯,好。”湛一凡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裹着薄荷,抱着她向车走去。

    打开门,薄荷立即闪进客厅里,湛一凡随后跟进来关上门打开灯。薄荷已经回了卧室,湛一凡将房间的空调打开,避免她等会儿出来还冷,又走到饮水机旁打开开关先烧点儿开水,将水杯找出来洗干净放到一旁。

    湛一凡走到卧室门口,薄荷躺在床上缩成一团。

    湛一凡也不走进去,就轻轻的倚靠在卧室门口看着床上的薄荷。

    薄荷背对着门口的方向,眼睛圆圆的睁着怔怔的发着呆。

    回来的路上他们互相没有再说一句话,可是薄荷现在却有满腹的疑问。

    如果说伤心,那肯定是有的,但是却没有想象中来的那样猛烈。也许是因为早就已经绝望过了,也许是心里本来就疑惑着两个母亲的关系,所以在湛一凡无情捅破那可能的时候,她在那一瞬间倾倒的绝往、伤心、难过甚至不敢置信,过后恢复了平静时心里也是无限的平静着。

    薄荷紧了紧手指尖的被子,视线轻转落向黑暗中的黑暗角落:“湛一凡……你觉得我很没用么?”

    “不会。”

    “可是我刚刚……在你面前崩溃了……”她从不在别的人面前崩溃,从不那样的。可是她被他那样紧的抱着,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脱。

    身后突然一暖,原来湛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在她身后躺下,顺着她弯着的弧度将她收入怀中。

    “傻女人,我是你丈夫,你当然可以在我面前表现出你最真实的情绪。是我错了,不该不顾忌你的心情。”

    薄荷又咬了咬唇,这一次却真真实实觉得疼,才感觉到了自己嘴唇上的伤口,于是又放开来只是用力的咬着牙。

    “湛一凡……”

    “嗯?”

    “我好没用啊……其实我也怀疑过的,可是我不愿意相信。所以我恨你……”恨他那么轻易的说出那个可能,那个她也怀疑却总是让自己掐断的怀疑。

    湛一凡叹了口气没说话,薄荷闭上眼睛,她想睡觉了,现在不想再想一切事情,哪怕一点点……

    薄荷在湛一凡的怀里很快便睡着了过去,半途中被湛一凡叫醒过来喝了点儿开水,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过去,迷糊中似乎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唇上滑来滑去,让她的伤口有些疼却又有些舒服,不久便真的一头扎进沉迷的梦中。

    再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十点了。

    薄荷‘哗——’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房间的环境很快便理清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回想起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和湛一凡回到出租屋了?她没有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她甚至……上班都迟到了!

    薄荷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便跑出卧室,跑向卫生间时路过厨房听得一阵轻微的声音,而且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怪怪的食物味道,薄荷顿下步子,该不会是……湛一凡还在?薄荷慢慢的向厕所走去,站在厕所门口却呆了,湛一凡……是要做什么?

    厨房一片杂乱,地上,炤头上全部都是狼藉一边……而系着围裙的湛一凡哪里还有平日里的风度模样?那日煮泡面也是一副娴熟模样,可今天一看便知道和厨房打过架了!薄荷愣住了,湛一凡回头看见薄荷也囧住了,薄荷看了看湛一凡又看了看地上和炤头上的狼藉转身便走……!这家伙,感情把她的厨房当做大本营了?竟然在厨房里造反!薄荷暴走的进入浴室‘碰’一声摔上门,混蛋!

    洗漱完的薄荷又回到房间找到自己的黑框眼镜戴上,昨晚隐形眼镜也没取就睡着了,现在眼睛极其的不舒服。

    再回客厅,薄荷发现原本空空的餐桌已经摆满了食物。薄荷走过去,虽然有一半都惨不忍睹,但是还有一半是看得过去的。

    “都是你做的?”薄荷看向正用干净的白毛巾擦脖子擦脸的湛一凡,看厨房脏乱不堪,他身上倒是还没沾上油烟的感觉。

    “原本想给你做点儿好吃的,可是……大半部分都失败了。毕竟我也只会做泡面……”

    薄荷叹气,原本起床的气也没了,在桌边坐下来淡淡的咕哝了一句:“总比我厉害。”反正现在已经迟到了还不如淡定的坐下来先吃了再说,看在湛一凡这么幸苦准备的份儿上她也不能辜负了他的心意。

    先喝了一口皮蛋瘦肉粥,薄荷挑眉,湛一凡有些紧张的望着她,太难吃了么?他明明就是按照电脑上查出来的步骤进行的。

    “味道……还不错。挺好吃的。”薄荷抬头看了湛一凡一眼下了评论,是真的还不错,绝对不是假话。如果难吃,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也说出实话的。

    湛一凡有些不信的在旁边坐下,自己挖了一勺尝了尝,挑眉,是真的还不错。

    薄荷放下勺子,看向湛一凡:“你怎么没去上班?”甚至也没有叫醒她。

    “公司的事情有有力和李泊亚处理,也没着急的事情。”湛一凡给薄荷的碟子里夹了不少菜,都是看起来颜色都还不错的,至于糊掉的就全部塞进自己的嘴里,挑眉挑眉不停的挑眉,下次该少放些盐,下次该少点儿时间小点儿火候……如此全部记下了。

    “是想安慰我的话……就算了。”薄荷埋头,她不需要别人的安慰,这些事情她总会自己过度然后再自己慢慢接受。

    湛一凡放下勺子,看向薄荷:“不是安慰你。就是想做饭给你吃,因为你是我老婆。”他知道她是个骄傲的人,不容得别人小瞧她,甚至可怜她。

    薄荷苦苦的笑了笑:“湛一凡,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可是昨晚我是真的恨死了你!”

    “有些事情,迟早都要面对真相。与其让别的人来告诉你这一切,还不如让你恨死了我。”湛一凡想了想她在别的人面前崩溃的模样便深深的蹙起了眉间,与其那般,还不如这般。

    薄荷胃口全失,虽然是他亲手准备的,可是这颜色……薄荷沉默的将粥碗推的远了些,埋着头叹气:“说吧,我现在已经再次准备好了。为什么,你说她不是我的母亲……如果只是你的推断和误会呢?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如果没有,昨晚我就不会捅破那层纸。”

    湛一凡的冷静让薄荷的心再一次发颤,如果湛一凡说的都是真的……薄荷叹了口气,抬头对上湛一凡的视线,除了听着,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首先不论你母亲和当年我见过的你妈妈气质、声音容貌上的差别,就说名字,我记得母亲无论是过去还是后来一提起你妈妈说的都是你‘白阿姨’,所以如果我没记错你妈妈是姓白,而不是姓蔡。”

    “我妈妈……姓白?”薄荷没有漏掉‘你妈妈’三个字,难道蔡青奕真的不是自己的母亲?难道她的妈妈真的另有其人?她到底是薄家收养的孩子……还是真的是薄家的孩子,只不过母亲并不是她的母亲而已?

    “为什么你们会确定就是我?母亲是错误的,那么万一我也是……”她也是错误的呢?万一她并不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呢?

    “你还不明白吗?我母亲是怎样的一个人,她不可能会认错自己的闺蜜,还是那样珍惜的一个人。她有多讨厌薄夫人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而她还愿意在你面前扮演那份儿‘虚伪’则说明她是在顾忌着你。她是为了保护你而和薄夫人保持着表面的友好,为了你而瞒着你。”

    “为了我而瞒着我?”薄荷不由得一个冷笑,“如果她真的不是我妈妈,那么我全家人都是为了保护我而瞒着我吗?”薄荷想不明白,她也没想过这样的可能或者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咋一听他这样的分析还是无法接受。

    湛一凡听着薄荷的冷笑,看着薄荷的表情突然沉默了下来,盯着薄荷的眼神也有些微凉,许久才又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母亲对你怎样?”

    薄荷捏了捏拳头,她当然知道湛夫人对她的好。可以说,湛夫人疼她比疼湛一凡这个儿子还要好,她并不是没心没肺没眼睛。

    薄荷却还是沉默了没回答湛一凡的问题,可是现在看来湛夫人真的在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撒谎,一起骗着她。

    “薄荷,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欠着你,也不是所有人都应该着你。我疼你,因为我是你丈夫,我妈疼你,因为你是她儿媳。至于薄家人,我还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可如果你想要恢复从前,那就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但是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如今究竟身在何方,那你就要勇敢而又坚强的面对这个事实。事情交给你考虑,我要出去一趟。你工作我已经请过假了,薄家也打过电话,安静休息吧。”

    湛一凡说完便站了起来,薄荷埋着头抿着唇听着湛一凡离开的声音自己才捂着脸在桌子上趴下。

    她真的不是妈妈的孩子吗?真的不是……叫了那么多年的妈妈的女儿?如此一想,过去那些委屈,似乎才豁然明白过来,果然不是啊……果然不是她的女儿,所以才那样差别的对待着她和薄烟,她早就该觉悟的,早就该明白的!

    眼泪顺着薄荷的脸颊流下滴落在地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那些绝望不可能是真的绝望,但是这一刻却是真正的心死了,承认了事实。那她的妈妈呢?她为什么消失不见了?为什么从她有记忆,从她知晓事情的时候就不在身边?是抛弃了她……还是被陷害而消失不见?而她的爸爸,而她的爷爷奶奶为什么都要瞒着她?

    如果自己真的是湛夫人好友的女儿,那么这一切就是真的!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为什么她活在这样一个大的谎言里?她究竟是谁?谁的孩子?妈妈是谁?

    薄荷觉得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渍,看着一桌子的食物,悲从心来。

    突然,她拿起勺子一口一口的将粥送进嘴里,吃完粥又吃菜,一口一口的塞进嘴里。虽然是食不知味,可是她不知道除了吃东西还能做什么。吃到实在吃不下了薄荷才又木然着表情站起来迅速的捡起碗筷,将剩下的食物统统倒进垃圾桶里,然后抱着碗筷去厨房刷碗,刷碗了碗又开始打扫卫生,将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都统统打扫了一个遍。

    完全没力气的倒在床上时,薄荷的眼泪又从熬的发痛的眼眶里涌出来,混合着汗水一起流在床单被子上。

    她究竟是谁?薄家的大女儿?不,她不知道……不知道!

    此刻楼下,车里的男人握着电话正在通话。

    湛一凡并没有离开,他只不过给了薄荷一个冷静的空间,他知道她需要那样一个空间,所以才借口离开,但是又放心不下所以才在守在楼下。

    “妈,我是一凡……你能告诉我关于薄荷亲生妈妈的一切吗?妈,别把你儿子想的太笨……我知道她应该是姓白而并不是姓蔡的薄夫人……她也隐约的猜到了,你应该对我们如实相告……这样,你到这个地方来……”

    挂了电话,湛一凡看向后视镜里的自己,他是不是太急迫的处理这件事了?也许该全部调查清楚之后再告诉她真相,再捅破这层纸。可是他却又不愿意她在未来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更大的伤害,也许这样直接的方法已经算是最轻最简单伤害最少的了。

    抬头望向小小的窗户,湛一凡叹了口气:“猫猫,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

    薄荷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累积了的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又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外面传来声音自己才猝然惊醒。

    “进来吧。”

    “这是荷儿租的房子?”

    “唔。她之前离家出走便在这里住。”

    “你回来之后也一直住在这里?”

    “不过几天而已。”

    薄荷越来越清醒,听在耳朵里的,这不是湛夫人和湛一凡的声音吗?

    薄荷一个翻腾坐起来,刚刚向外面望去就看到湛夫人的身影,湛夫人一看到薄荷便‘啊’的呼了一声便冲了过来一把将薄荷抱进怀里:“荷儿哟……妈妈对不起你……呜呜……妈妈骗了你呀……妈妈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小白,呜呜……”

    薄荷一颤,湛夫人……这是要向她坦白吗?坦白她的身世真相,坦白当年的一切?薄荷望向门口的湛一凡,他也希望她弄清楚一切?

    薄荷的脑子越来越清醒,的确,她也不想让自己再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既然有怀疑,既然这里面有问题,那她就要弄清楚,她到底是谁?她的母亲……是谁!?

    她现在要做的便是去弄清楚这件事,而不是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难受,煎熬,痛苦。

    湛一凡看到薄荷眼眸里的光缓缓勾唇,那个理智而又锐利的薄荷又回来了。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