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8 薄检察官的未婚夫

078 薄检察官的未婚夫

    薄光心里一颤,从未如此害怕过。

    “薄荷……”薄光低低的唤了一声,薄荷转身大步离去。

    如果不是手机掉在自己卧室了,她怎么会想着折回来取手机?如果不是折回来,又怎么会听见自己爸爸的那番话。果然啊,是她想得太多了,她还以为他因为那日在检察院门口自己的一番控诉而有了良心发现想要对自己好一些,有了反省。

    可是终究是奢望……薄荷,你为什么总是让自己遍体鳞伤?为什么总是不甘心,要亲眼见了才愿意相信?为什么,你还奢望这样的亲情,奢望这样的父爱母爱。

    薄荷跑向自己已经停在阶梯下的车,坐了进去,追出来的薄光大喊:“薄荷——你听爸爸说——”

    薄荷什么也不想听快速的将钥匙插进车里启动油门便飚了出去,薄光跑下阶梯却只看见薄荷迅速消失的车影。薄光脸上闪过一阵懊恼之色,他那话并不完全是真心的,他是为了安慰薄烟,其实他也觉得以前给了薄荷太多的委屈所以这次即便让薄烟委屈也不能让薄荷再委屈了,他是真心的在反省从前的自己啊!

    可是为什么……偏偏薄荷听见了那些自己安慰薄烟的话?

    薄光捂着自己的额头,突觉一丝疲惫,却没发现屋内客厅里正望着他背影的薄烟,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薄烟满意的看着这一幕,姐姐……你是不是很失望?没关系,真正让你失望的事情你还不知道,真正让你恨着家人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呢。

    *

    “胡珊,能借个电话么?”吃午饭的时候薄荷有气无力的伸手问着胡珊,虽然是问的,可是手却已经伸过去了。

    “哦。”胡珊立即将自己的电话掏出来递给薄荷。

    薄荷拿着手机响了半天却记不起湛一凡的号码,叹了口气便又还给了胡珊:“谢谢。”

    “老大,你还没用呢……”胡珊接过电话狐疑的看了看薄荷便弯腰的靠近薄荷的脸,“你怎么了?一大早脸上就写着‘心事重重’四个字!被虐啦?”

    薄荷蹙眉,扭头看向胡珊,胡珊立即直起腰板挠着自己的短发嘿嘿一笑:“那个,言多必失,我什么也没问,我吃饭去了……”说着胡珊便拖着一旁的张煜寒快速的向外闪去。

    “怎么了?”

    “刚刚好像踩到炸弹了……”

    薄荷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几个总是怕自己,她真的就那么可怕?她只不过是在上班的时候总是拿出严肃的态度罢了,他们几个……哎,虽然亲热些,但是总不贴心。

    薄荷从座位上站起来,虽然心里因为早上的事情而郁闷着,但是肚子该饿的时候依然饿了,现在是午饭时间,她再也不会苛刻自己的身体。

    薄荷这个要往外走去,却发现梁家乐竟然还在他自己的座位上,比较诡异的是,那家伙一直在偷偷的盯着她……薄荷蹙眉,这种感觉似乎已经追着她一个上午了,这小子究竟在看什么?

    薄荷大步走过去,梁家乐没想到薄荷竟然突然迈步朝自己走过去吓得脸色一白‘啊’了一声便从凳子上载了下去狠狠的坐在了地上。

    “哎哟……”梁家乐俊秀的五官都不由得皱在了一起,捂着屁股一阵哀呼。

    薄荷在梁家乐的办工作上趴下来,弯腰低头向地上看去,冷冷的盯着梁家乐冷冷的问:“喂,你一个上午都盯着我看,究竟在看什么?”

    “老大!”梁家乐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表情慌张:“没、没、我没看老大……”

    “你以为我是瞎子么?一上午的眼睛都在瞄我,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说,干什么了?”薄荷原本也不想理他,可是他偏偏一直盯着她,要是再这么盯着自己,她郁闷的心情都要直接被炼成愤怒了。

    薄荷低声一喝,梁家乐浑身一抖,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跟着薄荷这么久难免心虚心慌心颤抖的畏惧她。狠狠的吞咽了两口口水,梁家乐终于惴惴的道:“我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相似的人……真的很像很像……”

    “像?相似的人……?”薄荷挑了一下眉,他该不会是……

    “你去道途究竟是查案子还是去泡妞的!?”薄荷拿起桌上的文件便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这家伙一天魂不守舍的模样她还以为他究竟怎么了,感情是又遇见当初绑架戏弄他的那个女人了?

    “老大我没泡妞,绝对没泡妞!只是她在道途工作,我虽然非常低调,我保证,我还没泄露自己的身份,绝对没有……”梁家乐一副诚恳模样,一边说还挥着自己的大手表明着自己的急切心情。

    薄荷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总说我和在道途酒吧工作的那个女人很像……我就很好奇了,究竟是多像?”薄荷还从不曾知道自己能和一个人相似度高的让旁边人都惊讶,她也从来没遇见过和自己长相相似的人。

    虽然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也绝对不是大众脸的自己能和一个人那么相似?

    “真的很像,为了让老大相信我还偷偷拍了照片呢!”梁家乐只怕薄荷不相信立即从衣服里摸出手机来打开相册放大照片然后乖乖的递到薄荷眼前。

    薄荷半信半疑的接过来,这一看,薄荷都讶异了。怎么会……?薄荷抬头看向梁家乐:“该不会是拿我的照片去ps的吧?”

    “我怎么敢呐,而且我也没那技术啊……上次就是她把我绑起来的……不过这次却好像不认识我似的。”梁家乐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如果不是胡珊他们作证自己的确被人绑过,他还以为那次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荒唐梦罢了。

    薄荷蹙眉,低头仔细的看着照片里的女子,真的……太像了!

    她们的脸都很小,五官百分之八十的想象,唯一不像的就是照片里的女子浓妆艳抹,而自己是常常素颜朝天。还有便是,即便是化了妆薄荷也看得出来照片里的女子要比自己年轻许多,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一二的样子。

    看工作的内容,这女子应该是在跳钢管舞,表情妖媚,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薄荷看了看梁家乐又低头看了看照片:“你说,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你在道途酒吧拍到的?”

    “嗯!不过她好像只有每个星期的星期三才到那里去工作。”

    薄荷将手机递还给梁家乐轻咳了一声:“下个星期三,我去看看。”

    “恩恩,好!”梁家乐忙不迭失的点头豁然一笑,老大肯相信自己,而且愿意去看看,那他就能证明自己真的没说错啦。

    “还有!别再奇怪的盯着我,照片里那女孩子比我年轻!”

    “可是老大,你比她漂亮耶!”

    “你眼神有问题?”薄荷送了梁家乐一个白眼,哪有老的比年轻的漂亮的。

    梁家乐却诚恳的望着薄荷道:“可老大你是天生自然美,那女人……浓妆艳抹……不好看!”

    是个女人听见别人这样夸自己都会开心吧?薄荷很少得到别人的夸奖,此刻听了心里竟然也有几分乐滋滋,挺了挺鼻梁上的眼睛扬了扬下巴转身终于离去。望着薄荷消失的背影,梁家乐愣愣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哎,可惜……老大不是自己能够觊觎的,老大有未婚夫了,老大一日比一日快乐,是不是都是因为那未婚夫的原因呢?

    梁家乐低头再看屏幕上的图片,虽然远看模糊,但是能够清晰的看见那女子的脸,真的太像了……他也很好奇这个女子和老大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不然两个陌生人怎么能如此之像?就像是亲姐妹一样!

    *

    “老大,我们走了!”

    “老大再见!”

    “部长再见……”

    薄荷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办公室里的人竟然零零星星的走的差不多了,除了自己就只有梁家乐还在加班。薄荷捂着酸痛的颈脖扭了扭缓慢的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取下眼镜看向两向梁家乐:“怎么还不回去?”

    “道途这个案子有个证据我拧在这里了……所以再加会儿班。”梁家乐叹了口气,撑着手肘托着腮抬头看向薄荷问:“老大,你的未婚夫……是怎样的人啊?”

    “咦?”薄荷拿起水杯原本想接水喝,听到梁家乐这个比较唐突的问题自己也有些吓到,怎么会突然问到湛一凡?薄荷扭头望向梁家乐:“想问什么?”

    “就……”梁家乐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突然闻得问题有些唐突,摸着后脑勺左右四顾了一下发觉自己逃不掉才又冒着胆子继续问:“就是……我们都看报纸知道你订婚的消息啊,知道你有个未婚夫了。”

    “……哦。”薄荷其实并不觉得奇怪,全世界的人都该知道湛一凡订婚了吧?毕竟湛一凡的名气要比自己大的多。薄荷喝了口水,她突然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好像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没做,但确切的是什么事情又突然想不起来,是什么事呢……?

    薄荷冷淡的回应让梁家乐有些气馁,他是真的很好奇是怎样的男人啊,是什么样的男人呢?配得上他的老大吗?能给老大幸福和快乐吗?

    “老大……”原本已经下班离开的王玉林突然冲了回来,以一百米的冲刺速度冲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扶着门框一边大喊着喘气结结巴巴的指着外面道:“老、老大,你、你、你未婚夫来、来了……”

    “哈……?”薄荷拖长尾音,眼睛跟着王玉林指着的方向望去,这一望刚才喝进去的水都险些呛了出来!湛一凡?修长的身影缓慢的从远处走向办公室门口,薄荷虽然已经取了自己的眼睛但是模模糊糊却能分辨出湛一凡的身影,完全是确切无误的确定了!

    他怎么来这里……?‘哎呀!’薄荷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他怎么把洛因为订婚的事情给忘了,还邀请了湛一凡和自己一同去呢!薄荷赶紧放下水杯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梁家乐却愣愣的盯着从外面走进来的湛一凡,这个男人……就是老大的未婚夫?

    高大、健壮、俊美的就像是一个从杂志里走出来的男模特!不是企业巨子吗?怎么会是一个看起来如此时尚的男子?商人虽然都是光鲜亮丽的,但是这样具有时尚俊美的……却是梁家乐从未见过的!王玉林喘着气也在门口发呆,虽然在杂志上见过照片,可是没想到真人比杂志照片更让人来的激动和窒息啊,真的是个极品帅哥啊!老大可真幸福!

    薄荷慌慌张张的收拾着东西,眼镜也一并抓到了包里,低头开始找自己早上提过来的衣服,去哪里了?

    湛一凡伸手提起薄荷桌子上的包,蹙了蹙眉看着薄荷那忙碌的身影问:“找什么?”

    “衣服啊,我早上提到办公室来的。”薄荷此刻已经是急的团团转。

    “衣服?”

    “对啊。哎呀,你让开点儿,挡住我视线了,我没带眼镜儿看不清呢!”薄荷蹲下来又在桌子下找,都怪她一上午心不在焉下午又忙工作就把洛因为订婚的事情统统望到九霄云外去了。

    湛一凡和薄荷如此自然的对话让旁的人听得一咋一咋的,薄荷平日里对他们除了严肃就是冷漠,在他们严重薄荷的性格亦是如此,可是此刻在这个全身积满光环的男人身边他们的老大似乎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有些迷糊和脱线?错觉么?

    王玉林却还是蹲在门口不忘的提醒:“老大,你早上没提口袋到办公室。”

    “是吗?”薄荷眯着近视眼看向门口的王玉林,她没提到楼上来?难道在车里?

    “嗯,没提。”王玉林肯定的点头。

    薄荷叹了口气,没想到年纪轻轻的自己已经开始老年痴呆了。

    湛一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大手伸过来便罩在薄荷的头顶上揉弄:“我就知道,你不仅忘记约了我还忘记约我究竟要干什么去了。”

    薄荷瞥了眼还盯着他们的梁家乐和王玉林急忙推开湛一凡的手,正了正色无比严肃的道:“湛一凡同志……”可是望着湛一凡那无奈的表情薄荷跑到嘴边的正经话又统统憋了回去,自己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的只道了两个字:“走吧。”说完便拽着湛一凡的手臂急急的往外走去,走过梁家乐的视线走过王玉林的身边,薄荷险些把自己的脑袋都埋到地上去了,湛一凡怎么敢在她下属面前揉她头呢?这么损毁她形象的一件事情!

    可是,的确是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所以…哎,这次就不和他计较!

    因为是下班期,所以进入电梯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别的部门的同事,见到薄荷便立即统统打招呼:“薄部长。”

    “薄部长好。”

    薄荷冷漠着面部表情轻轻点头,转过身正对电梯门口却轻缓的松了口气,又稍稍的自动离站在身边的男人远了一些,还是不要靠太近的好……!她又有些郁闷,他怎么会突然跑上楼来?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薄荷摇了摇头,没有证据的事,她还是不要乱想了。

    电梯一层一层的下,里面的人也越来越多,原本薄荷是避开湛一凡离得有些距离的,可是人一多薄荷便又被挤了过去,而且是不得不被挤在一起。

    湛一凡也很自然的扣着薄荷的肩揽着她纤弱的背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一副自然的模样。薄荷涨红了脸,原本想推开湛一凡,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是迟些下班了,这电梯里却还是挤满了人。

    薄荷累的满头大汗,一直想要抗拒与湛一凡贴的如此之近,湛一凡也发现了她的挣扎,低头看着她挣扎的潮红的脸还有那鼻尖微微的细汗,蹙眉冷声没好气的道:“别动!”

    薄荷一顿,凶什么吗……!

    “薄部长,这是你未婚夫哦?真的好帅……”

    “是呀……比杂志上和报纸上更帅……”

    “薄部长,他来接你下班呐?好幸福,祝你们白头到老哟!”

    “薄部长,到时候也要发喜糖给我们哟!”

    “……”

    薄荷僵硬的扭过自己的头来,脸色凝重!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知道湛一凡是自己的未婚夫!?这些人都看过报纸,都看过新闻和杂志吗?这些人难道一直都知道自己和湛一凡订婚了!?所以才在他和她一起进入电梯的时候都不觉得奇怪?反而是一个个带满了‘祝福’微笑的注视。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他的眼睛笼罩在阴影下,她看不清。可是他嘴角那浅浅的微笑却说明了他此刻愉悦的心情,有什么好愉悦的?他一定是故意的!这个奸商!

    薄荷唉声叹气,不再挣扎的软化在湛一凡的怀里,挣扎有什么用呢?反正别人都知道的。

    电梯一到一楼全部人便都出去了,薄荷和湛一凡走在最后面,薄荷望着散去的人群有些郁闷的叹气,湛一凡却看着薄荷若无其事的问:“为什么别的人都穿着便装,你却每天穿着西装衬衣来上班?”而且,女孩们一个比一个穿的花哨,男人们一个比一个随意,只有这个女人才穿着正式。

    “我从上班第一天开始穿着就这么正式了,而且我现在是部长,不可能和他们一样再去穿便装了吧?”薄荷也很苦恼,作为女人每天除了西装衬衣还是西装衬衣,现在想改变但是鉴于身份却又不能过多的改变。

    湛一凡冷哼哼的笑了笑,薄荷狐疑的看着他却突然想起看了眼时间,这一看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哎呀,都已经快六点了!婚礼就在六点开始,她们一定会杀了我的!”薄荷拽着湛一凡向外冲去,从未如此火急如燎的薄荷让湛一凡刮目相看,没想到她还挺重视这段友情的……如果谁对这个女人好,她一定就会对对方无以复加的好吧?想到这里,湛一凡的眸低又闪过一抹暗光。

    湛一凡和薄荷刚刚离开大厅,一个黑色身影慢悠悠的从角落立即走出来,盯着薄荷和湛一凡远去的背影,眸色一片冷清。往日的温润儒雅早已不复再见,此刻的他只有满身的冷光……薄荷,如果你从前喜欢我,今日又为何如此待我?什么要与别的男人如此亲昵?

    薄荷从自己的车里钻出来,虽然有些冷,但是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特别是穿上漂亮的衣服时自我感觉能抵抗一切寒冷。

    “怎、怎么样?”薄荷打了一下哆嗦却强壮镇定的看着湛一凡,是湛一凡昨天给她买的那条裙子,外面搭了一件针织的长外套,进入订婚宴厅的时候也是需要脱掉的。

    湛一凡伸手拉过薄荷的纤细胳膊抱在自己的怀里,薄荷原本寒冷的身体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温暖,于是用力的又往湛一凡的怀里钻了一些,好舒服啊……!

    “不冷么?女人……笨女人……”

    “冷呀,当然冷了,所以我们快走吧。我的车就停在检察院,坐你的车去?”薄荷抬头望向湛一凡,湛一凡颔了颔首:“嗯。来。”湛一凡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先披在薄荷的身上,薄荷推拒:“那你……”湛一凡却按着她的手:“我不冷,我是男人。而且,到时候再脱给我一样的。”

    “真的不冷?”

    “你不冷,我就不冷了。”湛一凡握住薄荷有些凉的手替她锁了车才转身一起向外走去。

    薄荷看着两个人紧紧相握的手,其实她知道,在电梯里的时候,他那看不清的眼神里还有着不快,而那不快是因为他们只认为他们是未婚夫妻,却不知道他们其实已经是夫妻……!

    他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可是薄荷又怎么能告诉他,自己此刻的感动呢?虽然那句话着实有些恶心肉麻,但是她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啊,所以她的心能轻易的泛起涟漪,女人都是爱听好听的甜言蜜语吧,她也不例外。

    两个人消失在夜幕下,王玉林和梁家乐才从大厅里溜出来,望着消失的背影王玉林啧啧声的叹道:“这么一看,真的是个超级好的男人呢,而且一定很疼老大,老大也很喜欢他吧?”

    “哼,不就是给老大穿个自己的衣服,哪里看得出来疼老大,老大又喜欢他了?”梁家乐不服的冷冷哼气,心里却在疑惑那个男人怎么能这样完美?让一直感觉良好的自己都自行惭秽了。

    “切,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你别以为你那点儿心思我们看不到,不过梁家乐你最好还是省省心吧,老大这样的女人……只适合湛先生那样的男人,他们是天作之合!小子,有时候别把敬仰、崇拜和喜欢弄混淆了。”王玉林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梁家乐的肩转身也消失在夜幕中,梁家乐怔怔的站在原地,许久才被冷风吹的回过神来。

    他又不是……喜欢……老大……不是的……不是的。垂下浓密的眼睑,微微的叹了口气,只是有些……失落和不甘心罢了,他也知道自己是比不上那样出色的男人的,怎么能不知道呢?

    湛一凡开车很稳,就连刹车停车薄荷都难以察觉。所以薄荷很轻松的便戴上了隐形眼镜,不适应的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湛一凡,好清楚……连他的睫毛都能看见了。薄荷收起隐形眼镜盒又拿出化妆盒开始给自己上装,虽然没洗脸,但是现在也来不及了,只能简单的上个淡妆。

    薄荷化妆技术不高氵朝,但是淡妆还是能应付的。十分钟后淡妆落出,看向湛一凡轻声的询问:“怎么样?看起来不会太随意了吧?”

    正巧是红灯,湛一凡停了车托着腮向薄荷望来,满意的勾了勾唇:“唔,漂亮。”

    薄荷红了一下脸避开湛一凡那炽热的视线,又不是问他漂不漂亮的!不过还是收起了盒子,车内已经很暖和了,所以薄荷就脱了湛一凡的西装外套,又开始搭理起自己的头发来。手指勾着皮筋一拉一松,一头长卷发便落了满背。薄荷双手穿过卷发向下一抓,头发散开,像满怀的梨花一样美,将她上了淡妆的小脸形的更加娇媚剔透,与白天的形象已经是判若两人,只怕现在站出去告诉别人自己是云海市人民检察院的薄荷检察官也没人会相信。

    六点半的时候终于到达翰明大酒店,虽然有些晚,但是湛一凡已经极快的穿过了堵车的路线,极快的赶到了。

    薄荷打开车门便要下车,湛一凡突然拉住她的手腕:“等一下。”

    冷风已经钻了进来,薄荷有些打哆嗦的回头看向湛一凡:“怎么了?快来不及了……”

    湛一凡却不急不慢的弯腰过来叹气:“反正已经迟了,不怕的。”手指轻轻的扫过薄荷的锁骨,薄荷颤了颤不知道湛一凡要做什么所以眼带疑惑。

    湛一凡依然弯着腰,靠近着薄荷,也不亲薄荷也不抱薄荷,就是那样贴近了薄荷,薄荷只觉得脖子上有些凉凉的,湛一凡好像在给自己戴什么东西?

    湛一凡起身,淡淡的‘嗯’了一声:“这下好了,你等我先下来。”湛一凡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关上车门极快的绕过车前来到副驾驶旁,顺着手扶着车门手臂护着薄荷的头等待薄荷下车。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链子,她很少带金银首饰,不是没有,而是不喜欢戴这些,但是每个宴会却还是没有忘记这些应有的彰显身份的东西。这个宴会她准备的匆匆忙忙,连礼服都不太正规,只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罢了,可是她就是很喜欢这裙子,因为颜色喜欢,因为样式喜欢,因为是湛一凡买给她的……!所以这链子不管是什么样子,她不用看却已经很喜欢了。

    这个世界,除了让她表示身份而买给她这些东西的爸爸,湛一凡就是第一个送给她这样东西的男人了。

    薄荷弯腰钻出车外,已经套上外套的湛一凡将她抱在怀中,朝着阶梯上走去手中的车钥匙扔给一旁的车僮,月光明亮,月色冷清,可是薄荷却异常的温暖。

    很容易就找到了洛因为订婚的场所,林家三少也不是普通身份的男人,不论林家的身份地位,就说这林家三少身为魔石集团的总经理也并不简单,只是一个订婚宴便极致奢华庞大,来的人非富即贵全是云海市的达官贵人。

    薄荷还没进入宴会厅便听到优雅的现场乐队弹奏的乐曲,已经有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长型的餐桌上面摆满了美食,看来这订婚宴是一个比较活跃式的自助晚餐宴会呢。庞大的会厅里虽然有两三百人,但是个个都优雅到了极致似的微笑,行步,喝酒和谈笑,甚至起舞。

    这便是魔城和林家的影响力,一个订婚宴便能如此规模。

    薄荷突然觉得自己这裙子是不是还是过于不正规了,毕竟不是晚礼服……!

    “哎呀,湛总裁!”

    “湛总裁您也来了?”

    “这是……薄大小姐?”

    “薄检察官吧……听说你们订婚了,原来是真的。”

    几个人认出了薄荷和湛一凡,湛一凡如今是湛氏国际的亚太区总裁,薄荷知道,可是没想到刚回中国的他却已经能被人轻易认出。而自己,从小就出现在各大宴会,虽然一向不太惹人喜欢但也算是混了个熟练,很自然的便以冷漠疏离却又不失礼节的点头应付了过去。

    湛一凡亦然,统统只是微微颔首的应付了过去,而那些认出他们的人原本的兴奋点也被他们如此淡漠的点头给打压了下去,只好统统转身再和原本聊天的人继续聊天。

    “薄荷!”洛以为含了些怒气和叹气的声音传来,薄荷僵硬的扭头看向洛以为抱歉的笑了笑:“对不起哦……”

    洛以为冲了过来:“你气死我了,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电话掉家里了……早上家里发生了些事情,一时忘记,所以对不起对不起!”薄荷秉着手看着洛以为,她是真的不想让洛以为生气,她好不容易有这样的好姐妹,她生气自己会难过的。

    洛以为还是有些气呼呼的,湛一凡却附近了突然低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和我有关吗?”

    薄荷扭头看向湛一凡,他微微的皱着眉,眼神含着对自己的担忧,薄荷这一天的郁闷说现在没有了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听到湛一凡这样的话,这样担忧的表情,很奇怪,那些郁气竟然真的在顷刻消失,彻彻底底。何必呢?为了早已经认知的事情再伤心,虽然是凡人总免不了不停的失望和难过,但是她现在有丈夫了,有湛一凡,他是自己的港湾!

    薄荷冲着湛一凡微微的笑了笑摇头:“没事。”

    “真的?”湛一凡还是有些不放心似的,他是个精明的男人,从薄荷忘记了要来参加晚宴这件事看来他便已经知道她心底有事,此刻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她的微笑。

    薄荷确定的点头:“真的没事。再说现在是因为的订婚宴,不说这些。以为,你姐姐呢?婚礼是不是已经错过了?”薄荷又扭头看向一脸欣慰看着他们的洛以为问。

    “哎,算你运气好。”洛以为挥了挥手道,“因为姐夫的好友,也就是他的老板魔石集团的董事长和他的老婆孩子还在路上龟爬,所以婚礼就没开始呢……不过因为是订婚宴,不用讲究吉时的!”

    薄荷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就好。看来……还有比我们更慢的人呢。”说到这个魔石集团的董事长凌城薄荷也见过几次,是个容貌、能力都极为出色的男人,自己虽然是凌家之子却靠着自己个人能力建立了魔石集团,如今也是独挡商界的一面。

    而且,原本从不近女色的他,却突然娶了妻子,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模特,两年前他们轰轰烈烈的婚礼和爱情还是云海市的一段佳话。而自己的父亲还曾想要让自己靠近凌城,而那时的自己心里只有容子华是如何也不愿意靠近别的男人。

    洛以为的眼神又在薄荷的身上遛了一圈神神秘秘的道:“你今天好美呀,这衣服真好看。”

    薄荷勾了勾唇角,看来这衣服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失了场合。

    薄荷被洛以为拉着去休息室见洛因为,湛一凡自然也跟着,他本就是陪着薄荷来参加的,所以自己不愿意留在大厅里陪着一些想要趋炎附势他的人。

    休息室的门口站了几个人,是林家三少和洛以为的两个堂哥,洛以为远远的便道:“姐夫,因为呢?她一个人在么?”

    “哦,以为啊。你姐在休息室里,你妈妈和奶奶在和她说话。”

    “哦……那我拉薄荷进去,对了这是薄荷。”

    林靖望来,看到薄家大小姐也是那鼎鼎有名的薄检察官便微微的颔首:“你好,谢谢你能来。”眼神一转落向薄荷背后那不容别人忽视的出色男人,林靖微微一怔立即伸手:“湛总裁。”

    “林经理。”湛一凡握上林靖的手,薄荷还没答复林靖的客气便见两人已经握了手便看了看两人问道:“你们认识?”

    “刚认识。”湛一凡看向薄荷,薄荷汗颜,商场上的男人们便是如此吧?从不会漏掉任何一个认识潜在对手和潜在合作方的机会。

    而洛以为的两位堂哥也颇为惊讶湛一凡的出现,四个男人便一同在外面聊天,薄荷乘机打量了一下洛以为的两位堂哥,样貌清秀,一个高一些一个瘦一些,虽然在林靖和湛一凡身边没了颜色,但是放在人群堆里却是出挑的人才。

    洛以为推着薄荷进去,洛因为见到薄荷便喜笑颜开:“学姐你终于来了?”

    “还叫我学姐?”薄荷和洛因为并不像和洛以为那么好,也不如那么亲切,但是听着‘学姐’二字也实在生疏。

    洛因为长相比较萝莉,今日也没得犹如天仙。粉色的婚纱,盘起的头发,干干净净的脸蛋儿,虽然是订婚,却有结婚的感觉。

    “奶奶,阿姨你们好。”薄荷当然没忘记和洛以为的妈妈和奶奶打招呼。

    “薄荷你来啦?快坐,这孩子真无聊着呢,你们就和她聊聊天,我和奶奶该说的都说完呢,你们三个聊吧。”洛妈妈笑着和薄荷说完便拉着奶奶起来离开了,看着又关上的门洛因为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我妈和我奶奶竟然给我说了半天的女戒!”

    “女戒!?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洛以为险些跳了起来,“不是吧,咱妈咱奶奶?”

    薄荷也意外,因为洛妈妈和洛奶奶看起来并不是那样的女人。

    “不是啦!是让我珍惜和疼爱丈夫,让我孝敬公婆,让我恪守妇道这些规矩,还说豪门深似海,让我小心仔细过好自己的生活……我怎么感觉还没嫁过去却已经好累了?我也见过他爸爸妈妈,他们并不是古板封建的人,应该不会为难我对不对?”洛因为虽然这样说,可是眼眸里却透着一股的不确定。

    薄荷有些疑惑:“为什么不干脆结婚呢?而且,我看林三少也并不是迂腐愚孝的人,他会处处维护你吧,只要你做好了自己。”

    洛因为叹了口气,洛以为握着洛以为的手看着薄荷道:“其实,是因为……姐夫要去另外一个城市啦,b市的分公司上市,所以魔石董事长派他过去掌控大局做总裁。因为也不肯放弃在b市的事业,因为有如今的成就全是她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两个人就一直在这件事情上兜转都不肯放弃彼此的事业,退步也不肯。所以姐夫就说先订婚,等稳定了再说结婚的事情。”

    洛因为眼眸失落:“我只是累了,十二年的追逐。如果不是他回头,也许我们连这场订婚宴也不会有,而我的心也还没有真正的确定,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变数,他的心呢?我也不确定……所以我不想放弃自己的事业,那是我唯一还拥有的东西。”

    薄荷有些惆怅,每一对看似完美的情人之间都有他们自己的问题,洛因为在她眼中一直是幸福的,她喜欢林靖喜欢十二年,如此难得。如今订婚,她也是真的洋溢着幸福,可是却也有她的担忧和不安。

    而自己和湛一凡呢?他们之间的问题是什么?目前,好像还没有发现,也许是因为他们互相还没有付出真心,也许是因为付出的真心是对等的……都说,先付出心的人注定是输的那一方,她和湛一凡的婚姻呢?

    薄荷并不是那么担心,她和湛一凡,都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题外话------

    ——初二了,大家有木有拜年呢…o(n_n)o~再次祝贺大家新春快乐哟,蛇年大发!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