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7 对象是你,幼稚又如何

077 对象是你,幼稚又如何

    湛夫人蹙眉:“我不同意。”一起?亏她蔡青奕想得出来。又不是古代,还一起出嫁!再说,她要给薄荷和自己儿子举办的婚礼那是独一无二的,决不可能让别的人参合了!

    “现在姐妹俩一起举行婚礼的有很多啊,更何况荷儿和烟儿的关系本来就这么好,那有什么关系?”蔡青奕笑着走过来在薄荷身边坐下,拉着薄荷的手温柔的道。

    薄荷蹙了蹙眉,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我还在吃饭。”低头捧着碗继续吃面,她才不会被她突然来的温柔所迷惑。

    薄老夫人轻轻的蹙着眉看向薄荷问:“小荷你怎么想?其实一起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你先举行的话,烟儿的再快也要等一两个月后才能举行婚礼,既然是亲姐妹俩,一起举行婚礼还能成佳话呢!”薄老夫人心里想的也是薄烟现在有了身孕,只怕往后拖肚子一大再举行婚礼怎么都不好看了。

    薄荷紧捏着筷子,没想到奶奶也这般说,心里憋了口气却道:“奶奶,我不同意。”她不可能再让母亲左右自己的人生,甚至婚礼……!婚礼是独一无二的,她也想拥有自己的回忆,不需要容子华和薄烟的插足,让她也自私自利一次吧!

    薄老夫人似乎没料到薄荷会一口否决这个要求便也顿住了,蔡青奕脸色难看,揪眉:“你怎么越加不懂事了起来?难道你就不顾你妹妹……”

    “呵,既然做得出就不怕别人取笑,又恰恰在这个当口,是要给自己姐姐难看还是给自己难看也只有自己知道!蔡青奕,如果你们真要先为你们的二女儿举行婚礼其实也无不可。但是薄荷和一凡在云海市的婚礼就要取消,我们待英国去再为她举行一个盛大且独一无二的婚礼,也不会邀请你薄家参加!一凡,走回去了。”

    湛夫人说完便站了起来,此刻的脸色比蔡青奕的脸色看起来更阴沉了几分,湛夫人本就是个厉害的女人,刚刚的在偏厅里的隐忍也是尊敬两位老人,而且她也是个明眼人自然看得出这两个老人对薄荷不像她父母那般,对薄荷是疼爱的,所以她愿意让两个孩子用自己的办法说服他们,这也算是对两个老人的一种尊重。

    但此刻对于两个孩子的婚礼她却是如何也不愿意让步的!这事关湛家的尊严和脸面,哪里岂容的他人来侵犯!?

    湛夫人站起来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当然知道湛家是如何的家世,他们薄家虽然也是有头有脸的但是和湛家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湛夫人生气他们自然也要顾忌几分颜面让步。

    薄老爷子缓缓的叹了口气:“这婚礼的事情还好商量,今天确实是晚了,湛太太和一凡你们先回去休息,待后面我们在细细商讨这些细节如何?”

    湛老爷子都放下语气和态度说话了,鉴于对长辈的尊重湛夫人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只是转了身向外走去。薄荷立即站起来拿过一旁的纸巾擦拭了嘴,湛一凡也跟着站起来朝着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缓缓的点了点头:“爷爷奶奶,”看也没看蔡青奕只是极淡极轻的称呼了一声,“伯母,打扰了,再见。”

    蔡青奕气得捏着拳头站起来‘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这湛家母子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从前是顾忌着薄家的生意她才撮合他们二人结婚,可如今薄家老爷子回来了还怕挽不回薄氏企业?那她蔡青奕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宋轻语这个女人处处欺负她给她难堪,她想顺利娶得薄荷这丫头去做她儿子,那她蔡青奕偏偏不让她那么如愿!

    “我去送送他们。”薄荷对自己爷爷和奶奶打了个招呼便推开椅子漫步追了上去。薄老爷子看着薄荷和湛一凡消失的背影缓缓的笑了两声:“当初我最担心这丫头一辈子这样压抑着自己一层不变,如今看来都是我白担心了!”

    薄老夫人却叹了口气:“可我心里怎么都有些不安……毕竟这湛太太是和薄荷的亲生母亲指腹为婚的……万一薄荷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她会恨我们吗?”靠近湛家太危险了,所以她才有些自私的不想让薄荷嫁过去,薄荷万一知道真相了……

    “老婆子啊,你要知道,没有事情能瞒住一辈子。再说,薄荷会体谅当年我们的苦心的。走了走了,上楼去休息。”

    薄老爷子抓着薄老夫人向一楼他们的卧室走去,薄烟端着水杯从暗处走出来,嘴角勾起一抹暗沉的微笑,原来爷爷和奶奶也参与了当年的事情,真相究竟是如何的重要吗?重要的事,这件事一定能给薄荷足够的打击吧……姐,千万别怪我呀。

    湛夫人站在车边对薄荷挥了挥手:“荷儿再见。千万别担心,妈妈会替你争取一些利益的!”说完还对着薄荷眨了眨眼然后才委身弯腰坐进车里。

    薄荷感激的看着湛夫人,即便刚刚她如何的心情不好,又是如何的沉着脸说出那些话,可是对着薄荷湛夫人却永远都是那张温和和善良的笑脸。

    薄荷缓缓的叹了口气看着身前站着的湛一凡:“呐,湛一凡,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不然憋在心里太难受了,所以她才追出来。

    湛一凡轻轻的靠在柱子上,眼神落在身前站着的薄荷身上淡淡的‘唔’了一声:“你问。”

    薄荷看了下四周才压抑着自己最低的声音以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音量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爷爷和奶奶我们已经登记结婚这事儿?”还拐弯抹角的弄出情侣手机这一套,大打温情牌,处若不惊的态度着实让薄荷有些摸不清他的想法。

    湛一凡的眼眸如星一般的闪亮,盯着薄荷:“如果他们打定主意要反对我们,即便知道我们结婚又怎样?反正还没举行婚礼,结了婚也能逼着你去离婚,还不如让他们知道我们想要结婚的心思和诚意,让他们看着我们已经如胶似漆,已经水深火热……”

    “停停停!”薄荷听不下去了,瞪着似笑非笑的湛一凡:“你说的出口么?还如胶似漆,水深火热呢……那种小把戏,也只有他们会相信。”温柔的不像话,情侣手机壳……薄荷又睨了湛一凡一眼:“也不嫌害臊啊?三十三岁的大男人了,我都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我们用的是情侣……”

    湛一凡呵呵的低笑了起来,大大的手掌扣着薄荷的背脊便将她拥入怀中。薄荷的衣服很暖,里面很暖,外面也很暖,软软的绒毛包裹着她纤细的身子,湛一凡抱在怀里觉得柔软的不像话,真怕自己一个用力就将她折断了。于是力道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现在的孩子们不就流行这样吗?情侣衣服,情侣手机,情侣钥匙链,情侣手机壳,情侣鞋……我们还有许多的东西都可以尝试。”湛一凡俯在薄荷耳边,朝着她白白厚厚的耳垂吹了口气,惹得薄荷一身战栗。

    用力一掌推在男人胸前努力的将自己和男人紧贴在一起的身子推开了一些,薄荷有些微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无奈的叹息:“湛一凡,你真的好幼稚……”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但是有时候,她又觉得他高大的犹如一个天神,永远给她无限的安全感……不由自主的靠近着他,总是愿意相信他。

    湛一凡不觉得害臊,反而咧了咧自己的白牙一笑,扣着薄荷纤细柔弱的肩又贴向自己,薄荷这次再怎样都抵不住他的力便一头撅在他的怀里,耳朵不由得贴上他的心脏,听着他那铿锵有力跳的有些快的心跳声,薄荷‘唰’的变红了脸,自己的心跳竟也不自觉的加快了频率。

    “如果对象是你,幼稚……又如何?”

    如果对象是你,我自然愿意将心底最真实的任何一面都展现于你。因为我知道,要与我共度一生的就是你了,所以我要让你更多的认识我,将我真正的刻在心里。

    湛一凡在薄荷的额头上留了一个热热的吻才离开,薄荷看着湛一凡的背影,看着他坐进车里,看着他们的车消失,那颗不停狂躁的心却还未停下来。薄荷慢慢的摸着左胸口的位置,从未跳的如此之快过,从未,这一刻竟然像要跳出胸口一般的快,让她慌啊……

    薄荷浅浅的勾了勾唇,这个幼稚又霸道的男人呵。自己难道真的就栽倒他的手上了?想起他刚刚说的话又微微的蹙眉,他竟然想到爷爷和奶奶会逼她离婚的可能……也许真的会吧,但是今日的她又岂是昨日的她?命运已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会再轻易的交付于别人。

    车子已经消失了许久,薄荷觉得有些冷便转身准备回屋,一扭头却看到薄烟。

    也不知道薄烟在身后站了多久,薄荷竟也一直没发觉身后有人。

    薄荷静静的看着薄烟的眼睛,薄烟手里还捧着热水杯子,朝着薄荷缓缓一笑:“姐,谈谈吧。”

    薄荷实在不知道薄烟要和自己说什么,可是她们姐妹二人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只是不知道从何开口,更不知道从何开始罢了。

    薄荷跟着薄烟来到侧花园,薄烟在藤椅上坐下,捧着手里的热水杯子递至唇边喝了两口才缓缓笑道:“子华已经睡了,因为明日还要上班,为了腾出婚假的时候他很幸苦呢。”

    薄荷抿了抿唇,她也递了婚假的申请上去,她也知道,一个检察院不可能同事给两位干部给予婚假。

    薄烟的眼睛也没看薄荷,只是空空的落在别处,眼神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薄荷是越来越看不懂薄烟了。不……也许是从未看懂过,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何时,她和薄烟越走越远,明明小时候是那样的要好。

    “你怎么还不休息,你现在的身体,可不能轻易感冒。”这样冷的夜晚,薄荷也没什么心思聊天,况且这天晚上才刚刚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着实觉得有些累。

    “姐,你心里还有子华么?”薄烟没理薄荷的问题,却是突然抬头问薄荷。

    薄荷被薄烟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措手不及,这么问的如此唐突?

    薄荷蹙了蹙眉,紧紧的瞅着薄烟,许久才开口而道:“薄烟,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哦……?怎么会呢?不然你怎么会不愿意在我之后结婚……姐姐你也知道的,我的肚子里有子华的宝宝,已经两个多月了。如果再拖延下去,只怕别人都会知道我是大着肚子结婚,如果你不是心里还有子华,你怎么会不愿意让我们先办婚礼呢?疼我的姐姐,是不会这样的……”薄烟垂着头抽泣了两声。

    “够了,薄烟!”薄荷厉声低吼便站了起来,“你别胡言乱语!我……”

    “是真的吗?烟儿,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你姐姐薄荷真的觊觎着……”蔡青奕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薄荷和薄烟。

    薄烟只是低着头抽泣着肩膀:“妈妈,不是的……你听错了……姐姐没有那心,是烟儿自己胡乱猜测……”

    这胡乱猜测便已经算是把罪名卡扣在她薄荷头上了,没有源头的事情怎么可能猜测,有如此委屈的声音……薄荷惊诧而又不可思议的看向薄烟,薄烟啊薄烟,你可真的太会演戏了!从前她还不愿相信,可是现在再次被薄烟算计她再不相信就是她真的蠢了!

    “薄烟,你可真会说。是你的胡乱猜测?你真的忘记我曾经为什么打你一巴掌了?”眯了眯双眸,薄荷怎么也忘不掉那一晚,薄烟哭着到她房里说着她的身不由己请求她的原谅,她明明知道容子华是她五年的心上人却乘虚而入,她明明知道她就在跟前还和容子华上演求婚的戏码让她看清现实。薄烟啊薄烟,如今你却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要再次把她沦为欺负妹妹的恶姐姐不堪形象么?

    她岂会,再次上当。

    蔡青奕是疼薄烟的,和对待薄荷的态度那绝对是完全两个不同层次。

    听了薄烟这般委屈的哭诉,蔡青奕哪里还沉得住气去细想?扭头对着薄荷便是大骂:“你这个贱丫头,你怎么能对你妹妹这样!那是你的妹夫,你还有没羞耻之心?竟然对你妹夫有不轨的想法!难怪你不愿意和烟儿一起举行婚礼,难怪你一定要在烟儿之前举行婚礼,你根本是存心要给你妹妹难堪!”

    薄荷心底的那抹悲哀啊……早已经被淹没的悲哀再次从心底升起,这个女人,真正的是从未把自己当做她的骨血吧?真的要怀疑,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是吗?是吗?原本存在心底的那个惊世的疑惑再次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细想蔡青奕的巴掌便已经挥舞了过来,不过薄荷这次再也不是那晚被悲痛蒙蔽了理性的薄荷,在蔡青奕巴掌还没落下的时候便已经扬起自己的手紧紧的截住了蔡青奕的手腕。

    “怎么,又要打我?这一次,住手吧!”薄荷狠狠的甩开蔡青奕的手腕,蔡青奕被逼着踉跄退了两步,抬头一脸愕然的瞪着一脸冷漠而且十分冷静的薄荷。

    “你……”蔡青奕看着自己的手腕,刚刚那一抹厉害的刺痛似乎还留在上面,“你怎么能这样甩开你的母亲?”蔡青奕不可置信的大吼一声,气恼了似乎又要冲上来。

    “蔡青奕!”一声震吼,薄光不知道突然跑了出来一把抓住蔡青奕的胳膊,低头怒视着蔡青奕。

    蔡青奕被薄光的眼神吓得浑身发抖:“老、老公……是,是薄荷……”

    “薄烟,你闹够了吗?”薄荷打断蔡青奕那颤抖的控诉,扭头看向还坐在那里的薄烟,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看向,还想看着她被误会被打吗?薄烟,你的如意算盘有了第一次还想打第二次,太小看她薄荷了。

    “妈妈,你太心急了,也不等我说完。”薄烟叹了口气从藤椅上站起来,将杯子搁在石桌上突然顿了顿才缓慢抬头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缓慢的解释道:“我和姐姐说着气话呢。我这不是担心自己的肚子里的宝宝受委屈嘛,才那样说气话而已。姐姐怎么可能喜欢子华嘛,他们共事五年,如果姐姐真的喜欢子华哪里还有我的机会,姐姐你说是吗?”

    薄荷捏紧了拳头,薄烟你还想打什么主意?可是薄烟的眼神有异,哪里还有刚刚哪里的泰然处之的淡定模样?薄荷顺着薄烟的眼神望去,也是一怔,容子华!?

    天啦,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又听见了什么?薄荷仔细的回想,似乎没有什么过了意思的话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薄荷迅速的回过头来,蔡青奕已经被薄光狠狠的推到了一边去,似乎在用眼神警告着蔡青奕什么,而蔡青奕捏着拳头竟然真的隐忍了下来。

    薄荷突然觉得好累,为什么一回到薄家,她总是能被他们弄得身心疲惫呢?这就是她渴望住在外面,哪怕是一个八十平的小房子也快了的原因吧?

    薄荷揉了揉额间的太阳穴,冷冷一笑:“大家都是怎么了……不就是个结个婚嘛,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哎……不过薄烟啊,”薄荷冷冷的瞧着薄烟突然一笑,“这一次姐姐不能惯着你了,不管你有怎样么的苦衷,姐姐都不能顺着你的意思呢。姐姐也很着急,你还年轻,姐姐都二十八岁了,姐姐比你恨嫁,小年轻的着什么急嘛。就算孩子生下来再举行婚礼也没人会怪你的,反正你们都领了结婚证,反正不管你肚子多大,爸爸他们都会以为你荣的。不像我……呵,你们说是吧?”

    薄荷说的语气又缓又慢又淡,听得薄烟脸色一边煞白,没想到被反将了一军!薄荷不仅不恼不怒还能如此淡然,而且还让子华听见了刚刚的对方,他不是已经睡下了吗?还有爸爸,一向维护自己的爸爸这次为什么要揽着妈妈?薄烟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受自己掌控了!

    薄荷盯着薄烟那垂着的头,薄烟一定又在算计什么吧,这丫头就不嫌累吗?算计来算计去,薄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下次别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就因为你常常开玩笑我和容子华这朋友都快做不下去了。子华你说是不是?”薄荷看向容子华,那个站在黑风中,那个此刻已经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他始终温润儒雅,可是此刻却冰冷如霜,气息漠然不存在一般。

    薄荷极快的移开自己的视线又落在薄烟的身上淡淡的道:“还有啊,你姐夫那么出色的男人我想应付都有些力不从心,哪里还有时间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要与你为敌挡你婚期的事情?真是的,小丫头片子就该好好养胎,乱想事情会动胎气的。这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就去休息了。”薄荷微微的笑了笑,转身才着自己的长筒高跟靴子离开,一避开众人的视线脸上的消音隐遁,冷然肃杀!

    薄烟……要和我斗吗?那我从此恭候,再也不会让你半分,这是你的开战,她薄荷要是退步了,这个女检察官就让给她做!

    如果被人算计一次,尚且因为她的年轻,因为她们的关系而忍让忽视,但是第二次算计,再忍让那就是她自己的软弱了!薄荷也想顾忌姐妹俩曾经的情谊,也想顾忌许许多多,但是顾忌却让自己暗中毒箭,那顾忌还有什么用?这个家,她依然灰心失望……而那个妈妈,她也彻底认清,那个女人,绝对不配再做自己的母亲!打从心底的……薄荷对她失望,绝往,放弃了。

    薄荷回到房间关上门,田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她的手机和包包拿回了房间,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才发现不知道何时洛以为给自己打过电话。

    薄荷拿过电话坐到床边去回拨了过去,虽然很累,但是洛以为既然打过电话她还是回拨过去的,洛以为啊……如果薄烟能像洛以为这样,她该有多疼她?可惜,她们这对亲姐妹却还不如她和洛以为之间那样来的亲密和亲切关系。

    “喂,以为?哦……买了个新电话,怎么了……哦,我今天回薄家了,那个地方应该不会住了……哎,事情太长了,下次慢慢和你讲……明天吗?因为的订婚典礼……好的,我会去的,晚上六点明翰大酒店……好的,你说湛一凡啊?行……我明天问问他有时间么……拜拜。”

    挂了电话薄荷一头倒在床上,明天是洛因为的订婚典礼啊……总算有件喜事能冲掉自己心底的那些阴霾了。

    闭上眼睛裹着被子衣服也不愿意脱薄荷便睡了过去,回到薄家……好累。

    *

    薄烟回到房间,容子华‘碰’的一声摔上门,薄烟捂着自己的腹部吓了一跳,慢慢的回头看向身后的容子华。

    “子华……”薄烟惴惴的轻唤了一声,眼眶竟红了一圈。

    容子华捏着自己的拳头,也没上前就站在门后冷眼的看着薄烟:“什么叫做‘你不是心里还有子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薄烟,你为什么要混淆你母亲对你话的理解意思?你是故意要陷害薄荷欺负你!?”

    薄烟一颤,他果然从一开始便听见了。

    薄烟紧紧的抿着唇颤抖着自己那柔弱的身子,委屈的盯着容子华:“你说什么呀……我是真的乱猜的……子华你不要乱想……”

    “你很直接的问她,是不是心里还有我,这话是胡乱猜测吗!?薄烟你知道什么!?你告诉我!”容子华朝着薄烟大吼,薄烟捂着自己的腹部不可思议的瞪着容子华大步向后退去,为什么他要执着于这个问题?为什么?

    “子华……”薄烟颤抖着,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涌出,“子华你别这样,会吓坏宝宝的,也会吓坏烟儿……”

    “今晚的你,可不像个能被吓坏的瓷娃娃。今晚的你,沉着而又冷静的隐藏着自己的锋芒,低着头就像一个事外之人,薄烟,我以前是不是太小瞧你了?还是你太会演戏,让我从不曾真正的认识你?”容子华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薄烟的身前,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声问,此刻的容子华,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谦谦模样,而是危险的让薄烟都打颤。

    “子华……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乱猜侧的……我真的害怕……你不要这样……”薄烟的眼泪不停的往下落,“这样的你让我好害怕……为什么你遇见姐姐的问题就变了呢?子华……我是你老婆,我是你老婆啊,怀着你的宝宝的女人……”薄烟哭的梨花带雨,述说着自己的委屈,就是怎么都不正面回答容子华的那些问题。

    薄烟的功力并不是一日修成,应对容子华她还有能力,但是此刻她却是真的发抖,这样的容子华确实可怕……容子华见薄烟那哭诉的模样,还有薄烟真实颤抖的身躯才终于渐渐沉缓冷静了下来。

    她的肚子里还有宝宝?

    容子华的手突然一松,薄烟趁机张开双手扑进他怀里:“我真的错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不要举行婚礼了,我们就这样吧,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不在乎的,不在乎……子华……你不要生气……”

    容子华看着怀里趴着的柔软身子,难道……真的只是薄烟的气话?不,他听得出来,那一刻薄烟那理直气壮的疑问,还有薄荷那明显颤抖了的身躯,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薄荷难道真的……喜欢过自己!?容子华看着怀里的薄烟,眼里闪过一抹痛楚,薄烟,为什么我突然看不清你了……到底这个柔软像公主的你是真的你,还是那会儿那个阴险会算计的女子……才是你?

    容子华没有抱进薄烟,第一次薄烟的眼泪让他不会怜惜心痛。

    而薄烟当然感觉到了容子华并没有回抱自己,放在容子华腰间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捏成了拳头,薄荷,薄荷,薄荷……为什么你要引起我和子华之间的间隙,为什么!?

    *

    “大小姐,起床了。”田妈轻轻的推醒薄荷,薄荷才一角惊醒,她竟然睡得这么死?

    薄荷坐了起来看向一脸笑意的田妈便问:“田妈几点了?”

    “六点啦,你不是要上班吗?快起来洗漱一下吃早饭。”

    薄荷这才缓缓的放下自己的心,才六点啊……伸了个懒腰,不过还好田妈叫醒自己,她必须洗个澡,昨晚穿着衣服就睡了,半夜觉得热才把那狐狸毛的外套脱掉。

    “我给你准备最爱吃的早点,一会儿下来吧。”田妈和蔼的看着薄荷,薄荷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淡淡的‘嗯’了一声田妈才转身出去。

    田妈已经将薄荷扔在床下的衣服捡了起来搁在沙发椅上,薄荷下床搓了搓手臂,还好房间有暖气,不然会觉得好冷。

    薄荷跳着跑进更衣间,内衣内裤当初并没全部带走,留下的大半部分也是上班穿的西装制服。

    找了浴巾去浴室洗了个澡,薄荷又裹着浴巾出来坐在梳妆台上开始吹头发,头发还没吹干电话又‘嗡嗡嗡’的想起来,这么早是谁?薄荷原本不打算接,不过打电话的人似乎很有耐心,一遍两遍的催促着……薄荷还是颇为无奈的放下吹风机回到床边拿起手机来一看‘老公’?

    薄荷险些呕吐了,一定是湛一凡昨天拿着她的手机改的,这男人死幼稚又死恶心。

    薄荷接了起来声音带着不爽的硬朗:“喂!”

    “起床气……?”

    “……不是啦!早醒了。”薄荷看现在时间是七点,他该不会是叫她起床吧?薄荷拉开浴巾光着脚赤着身子往更衣间走。

    “早醒了……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接电话?”

    “现在?”薄荷翻出肉色的内衣内裤,她的内衣内裤都有些保守,上次洛以为去家里见到她晾晒的内衣内裤还取笑她,还说要给她送一打女人该穿的。

    薄荷因为要穿内裤所以讲电话免提然后搁到一边才答:“穿衣服啊,刚刚在吹头发,洗澡了。”说完薄荷突然打了个喷嚏,更衣室有些凉。

    “怎么打喷嚏了……喂,女人,你真的在换衣服?”

    “骗你干嘛?”

    “在穿什么?”

    “内裤啊,马上穿内衣……”薄荷嘴猛一顿险些咬上自己的舌头,该死!她怎么就给说出来了?薄荷有些懊恼的瞪了手机一眼,他是在套她的话吧?

    “不和你说了,我要挂电话。”薄荷拿起手机便要挂,却又突然想到洛以为昨晚交代的事于是顿了顿手里穿衣服的动作也停住:“喂,问你件事儿。”

    湛一凡在那边的呼吸突然紧蹙起来:“你说。”

    薄荷蹙了蹙眉没放在心上继续问:“今晚你有时间么?以为的姐姐因为的订婚典礼邀请我了,而且以为知道我们结婚的关系……所以让我们一起去。你要去么?”

    “什么以为因为?你造句么?”

    薄荷汗颜,就知道他记不住洛以为的名字!

    “那天去家里的超级大美女,她叫以为,洛以为!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叫做洛因为。”

    “哦……那去吧。嗯……啊…”

    薄荷终于发觉湛一凡的气息不对劲,蹙着眉担忧的问:“你怎么了?好像呼吸不顺似的……”而且还发出一些奇怪的呻yin?

    湛一凡沉默了一会儿才保持着冷静的语调缓缓的道:“你知道的……男人要晨bo……”

    “所以?”薄荷不知死活的反问。

    “我刚刚想着你……在……dfj……”

    薄荷迅速的掐了电话,涨红了脸盯着手机又气又羞的咬牙低吼:“湛一凡你这个无赖……还敢老实说啊?呜……”薄荷捂着自己滚烫的脸,他竟然在和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还忙着dfj!?薄荷哪里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羞涩的几乎要……把自己反埋了。

    薄荷换上工作服,又将昨日湛一凡买给自己的衣服带了一套提着下楼,晚上去参加订婚宴的时候正好能穿那套墨白色的雪纺长裙。

    田妈接过薄荷手里的东西,薄荷在餐桌坐下正要用饭爷爷和奶奶从外面走了进来。

    “薄荷啊,起来的这样早?”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从外面走进来?”

    “我们在锻炼身体。看看田妈今儿个准备的好丰盛。”

    “老先生和老夫人回来,大小姐也回来了,自然要准备的丰盛些。”田妈脸上也止不住的笑意,薄荷朝着田妈温温的一笑,薄老夫人却吃味的道:“小荷你可是很少笑的,对奶奶都吝啬,看来田妈在你心里的位置比奶奶还高哦。”

    “奶奶,说什么呢?”薄荷低头吃饭,田妈却十分满足的退下去了,自然不会为他们引来战争。

    薄老爷子哈哈的笑:“吃醋了,小荷啊,你奶奶吃醋了。”

    薄荷吐了吐舌:“吃些奇怪的醋。”

    “不过孩子啊,你真的改变了不少,我和你奶奶很欣慰啊。我们这些年,走遍了全球,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可是却有些放心不下你,怕你越走越孤僻冷傲,怕你不像个女孩子太勉强自己,现在看到你这样就放心了。”

    薄荷一怔,原来爷爷和奶奶去完成梦想的时候……还是记挂着自己的。

    薄荷蹙了蹙眉,她也只不过是刚刚改变自己,之前的她,不就是孤僻而又寂寞冷傲的吗?

    “其实……是遇见湛一凡,我才慢慢改变的,不然爷爷和奶奶回来见到我一定会失望的。”薄荷抬头瞥了眼爷爷和奶奶老实的到,的确是在去海岩岛之后,遇到站一凡之后这些事情才发生的,她渐渐的认识到了自我,开始寻找自我。

    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一愣,没想到薄荷会这样说。薄老夫人似乎还想问些什么,还没问出口薄烟也下了楼。

    “爷爷奶奶。”薄烟打了招呼在薄荷的对面坐下。

    “子华呢?”薄奶奶轻声问。

    薄烟顿了一下才低着头缓缓而道:“回去了……昨晚就回去了……”

    “你们还没举行婚礼,是不要天天住在一起。”薄老夫人没注意到薄烟的落寞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安慰。

    薄烟点了点头,薄荷蹙眉,昨晚就回去了么?

    薄光从楼上下来吩咐田妈:“田嫂,你把早饭送到房间里去给夫人,她有些不舒服。”

    “是老爷。”田妈转身进入厨房,薄光走过来和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打招呼:“爸妈,薄荷,烟儿。”

    “爸爸。”薄荷和薄烟同时向薄光打招呼。

    薄光看了薄荷一眼脸色有些带光的才在薄荷身边坐下:“今天起来的挺早的。”

    薄荷有些意外薄光竟主动和自己搭话,不过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继续深谈,她早已经害怕了,害怕父母的温柔只不过是给自己的另一个陷阱。

    薄烟要去上学,薄光和薄荷要去上班,都匆匆的吃了早饭便离开。薄荷棉袄席上围巾提着带着便先走了,薄荷一走薄老夫人便朝着还没起身的薄烟和薄光道:“薄荷的婚礼,我和老爷子想了一晚上……就让她先举行吧。这孩子,薄家欠她的太多,烟儿你也别生气,你爸爸妈妈多疼你你是知道的,你姐姐从小受的委屈不少,这次婚礼的事情你就不要争了,况且她是姐姐,你是妹妹。”

    “奶奶……”薄烟红了眼眶,“可是我的肚子……”

    “这事情该让容家负责!谁让你们不谨慎了?”薄老爷子口气一紧,薄烟顿时闭了嘴只能埋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看的薄光一阵心疼,却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爸妈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吧。可是烟儿原本要结婚的请帖已经放出……”

    “那就收回来!把薄荷的婚期先确定下来!寻个好时间再让湛太太过来商量。”薄老爷子站了起来甩手便向房间而去,薄老夫人叹了口气也站起来缓然离开。

    “爸爸……我和子华在小教堂默默无息的举行婚礼也可以。我只是不想大着肚子穿婚纱啊……为什么你们都不成全我。”薄烟抬头望着薄光,哭的梨花带雨。

    薄光什么时候给过薄烟这样的委屈,他一向是最疼这个女儿的。可是这一次……

    薄光忍了忍,只是叹了口气安慰:“烟儿啊,你别怪我们。这不仅仅是婚礼,你姐姐的婚姻还包含了我们薄氏的希望,爸爸没有理由再让爷爷出山去让薄氏振作,只有靠着和湛家联姻,湛家的资助和关系,靠着你姐姐结婚大捞一笔礼金才有机会让薄氏再起,你要体谅爸爸的心。”

    “爸爸我知道了……”薄烟捂着脸趴在桌子上,薄光叹了口气转身站了起来转向门口欲走身形却是一顿,不知道什么时候折回来的薄荷此刻站在门口,盯着他的方向……一脸的冷漠疏离。

    ------题外话------

    ——咱们薄荷开始强硬了,有木有?让薄家人都滚滚滚……顺利的滚走哈……(*^__^*)嘻嘻……初一咯,大家有木有给七儿准备红包呢?七儿已经毕业了,估计也拿不到红包了,呜呜……八过,还是要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各种万事如意,各种新年吉祥哈。o(n_n)o~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