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6 奶奶的反对

076 奶奶的反对

    薄荷一把推开湛一凡,这次非常快速的捡起两个手机,湛一凡虽然哭笑不得,但是湛妈妈回来薄荷搬回薄家,他想做的那件事似乎还真的困难重重了。

    薄荷看着手里的两个手机,一黑一白,白色是自己刚刚买的,黑色是湛一凡的么?再看两个手机壳,虽然也是一黑一白,但这是情侣手机壳吧?

    “湛一凡,看不出来你还挺孩子气,挺浪漫的嘛。”薄荷抿着唇笑,将湛一凡的手机塞回他的衣服里,所以才会直接带她去买这款手机呢?

    湛一凡微微的红了脸,霓虹灯与暗涌相错掩饰而过:“这是……李泊亚送的壳,想着不用也浪费的。”

    “你以为你说李泊亚我就会信么?黑色壳上面是男人的小胡子图案,白色壳上面是女人的红唇,这不是李泊亚那种性格是不会送这种的。”这么闷骚而且明目张胆的东西除了湛一凡自己,还有谁会弄啊?至少她就不会……

    湛一凡轻咳一声,安静的开车,被她看出来了。

    薄荷打开手机,发现桌面上多了很多自己刚刚没有的软件,而且分类也分好了,就连手机屏幕的图案都弄好了,怎么是她自己?刚刚换衣服的时候么?远远的被他拍了下来,还真的像是一张图,不自己看都不知道是自己。

    “这都是你给我弄好的?”薄荷终于知道他刚刚拿着手机在玩什么。

    “嗯……这样你就不用去问别人,让别人给你安装,甚至越狱了。”

    “越狱?”薄荷懂这个词,好像是这款手机的程序下载软件许多需要费用,但是如果越狱就不需要了。

    “该买的我都给你买了,该有的软件也几乎有了。越狱没好处,别人问的时候,你就说不需要。”

    “哦……”薄荷点开游戏,哇塞……一箩筐。

    “先用着,觉得好用了,我再问这公司的人要限量纪念版给你。”

    “真的?”薄荷喜上眉梢,虽然她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太热衷,但是如果有应该也不错吧。

    “哪里真的假的,我说的话你从来不需要怀疑就是了。”湛一凡轻轻给薄荷眨了个眼,薄荷推开他的脸吐了吐舌:“没正经。”

    不过,对于他说的话,她的确不会怀疑。他似乎真的有能力可以做到很多超乎她意料的事情。

    到薄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湛一凡将车开到屋宅前,早已经等在门口的佣人上前打开两边车门,薄荷出车外,抬头望向黑夜中的薄家大宅,心里百感交集。

    明明时间上才离开不久,却感觉已经离开了许久许久。

    离开薄家的这些日子,虽然生活不如以前那般如意,没有起床便有佣人们煮好的早餐、午餐和晚餐,没有洗好规整的衣服,没有大面积的房间甚至高档柔软的大床,可是她却活的更快乐了,因为离开薄家的她是自由的。

    自由自在的呼吸,自由自在的吃饭,自由自在的睡觉,自由……是比任何东西都奢侈的东西,她生命的前二十八年从未抓住它,她将自己死死束缚看不见自由的方向,可是现在她无比奢望着,所以她能鼓起勇气去追求,追求自由。既然如今已经紧握在手,甚至已经尝到了它的滋味,那她就不会再轻易放手。

    “大小姐。”走进玄关,是田妈那亲切的声音,薄家薄荷唯一感激的老佣人。

    “田妈。”薄荷朝着田妈低声轻唤。

    田妈殷切的点着头,看着薄荷满目的温柔,许久没见的大小姐气色似乎好了很多啊。

    “老先生和老夫人等你们很久啦,在偏厅里聊着天呢。”田妈低声的交待,薄荷点了点头便朝着偏厅的方向而去,湛一凡随在后面,田妈也恭恭敬敬的低声招呼:“湛先生你好。”

    湛一凡几步追上薄荷的步伐,轻轻的拉了拉她的胳膊,薄荷扭头疑惑的望去:“怎么了?”

    “牵着手吧。”湛一凡轻声而道,手指轻轻的爬向薄荷有些冰凉的小手,紧紧的便抓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薄荷感受到湛一凡手心里传来的温暖,虽然不知道他此刻怎么要突然牵着她的手出现,不过既然他这样说……那她便依了吧,反正两个人在众人的眼中是未婚夫妇,牵个小手也是自然的。

    拐了个弯,便到了偏厅,薄荷一眼便瞧见了那两个有些佝偻,满头苍白的身影。阔别十年的爷爷和奶奶呵……终于舍得回来了,可是再久,薄荷也无法忘记他们的身影。高大沉稳的爷爷,行如疾风的奶奶,薄荷的眼眶有些微红,还没张口,那行如疾风的老人便已经走了过来。

    “小荷啊……”

    薄荷被薄老夫人紧紧的抱入怀里,这一声近在耳边的低唤,惹得薄荷眼眶越加的红了起来。

    “奶奶……”哽咽着轻唤出口,十年没有消息,她曾经甚至以为他们已经遭遇了不测,可是即便是不测也没有人送来消息,所以她始终认为他们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生活着,存在着,直到今天,终于盼到他们回来了。

    “小荷啊,长大咯!和薄烟一样,都成为漂亮的大姑娘,都要嫁人了呀!”奶奶背后站着高大的爷爷,即便老了,却依然身形高大,虽然有些摇摇欲坠,但是依然让人觉得沉稳。

    “爷爷。”薄荷从薄老夫人的怀里钻出来又投入薄老先生的怀里,这个家里,爸爸妈妈不爱她,童年甚至初中,高中都是因为有了爷爷和奶奶她才不至于太凄惨。他们会给她像常人家庭那样的温暖,虽然对薄烟也是一样的态度,可是对她至少不会偏心啊,所以在薄荷的心中,爷爷和奶奶是比爸爸妈妈更亲近的亲人。

    薄烟擦着眼泪上前挽着薄老夫人:“奶奶,你们别惹得我们掉眼泪啦,我说吧,姐姐现在变得很漂亮,你们看到也该放心了?”

    薄老夫人拍了拍薄烟的手背:“是的,是的。你没有骗我,你姐姐果然变了许多,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穿校服的孩子,如今也终于像个千金大小姐了。”

    薄烟嘻然一笑,挽着奶奶便朝沙发走回去。

    爷爷摸了摸薄荷的头发一脸的满意:“真的变了许多,长高咯,头发也染啦,衣服很漂亮,我的小荷变得时髦啦!”

    薄荷将眼眶里的眼泪憋了回去,听了爷爷的话有些娇嗔的低唤了一声:“爷爷……”都是湛一凡,不然她还挽着头发穿着工作装回来呢。

    “这就是……”爷爷的视线转向薄荷身后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湛一凡,湛一凡立即朝着爷爷点了点头低唤了一声:“爷爷好,我是湛一凡。”

    “对啊,爷爷,他就是湛一凡。”薄荷也转身拉着湛一凡的胳膊往前行了两步与自己并肩,爷爷上下的打量湛一凡眼睛里是毫不掩藏的赞赏:“是个出色的年轻人啊。走吧,去那边坐下,我们慢慢聊。”

    薄荷挽着爷爷走向沙发,湛一凡跟在后面,薄荷看到端坐而且神色有些严肃的湛夫人先是一怔,为什么母亲是这样的表情?在她和湛一凡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吗?再看自己的父亲,神色如常,只是眼底的深沉是为何?那日父亲去检察院门口发生的不快似乎还在眼前,可是薄光却像个没事人或者说……像是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似的,看着薄荷的眼神如常,薄荷想也许他是从不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的,始终只有自己在乎。

    母亲蔡青奕看起来倒是颇为开心,从薄荷进来眼神也没往薄荷身上投过一次,薄荷也不期待她能对自己做出什么,心底也没失望或是难过。还有容子华……果然也来了薄家,而薄烟则一脸开心的挽着奶奶,开心的说着什么。

    “妈妈。”薄荷朝着湛夫人低唤了一声,蔡青奕‘冷哼’一声正要答应,心里甚至想着要趁机给薄荷一个厉害,让她出走这么多天,而母亲一回来就责怪自己没有带好薄荷的这个委屈,抬头却发现薄荷根本就不是叫自己,而是叫那个宋轻语。

    “薄荷!”蔡青奕脸色一沉便是轻呵。

    薄荷一怔,扭头望去:“妈,怎么了?”

    一个是妈妈,带满了亲昵,一个是妈,淡漠疏离。

    薄荷的内心早已经分得清,谁对自己是真正的好,是不是血缘又如何?

    “我是这么教你的吗?”蔡青奕没听出薄荷叫她与宋轻语之间的差别,却是气冲冲的也不顾现在有这么多人在便怒斥道:“还没嫁过去,就急着叫妈,我和你爸爸,爷爷奶奶还要脸呢!”

    薄荷拧眉,也是,她和湛一凡已经登记结婚这事情除了少数人根本还没人知道,薄家的人更是不知道,看来湛妈妈也还没告诉他们。

    薄荷正要开口反驳自己母亲习以为常给自己的责骂,湛一凡突然开口:“伯母教训的是,都是我太心切让薄荷这样称呼母亲,您别生气。”

    湛夫人挑眉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眸色微沉似乎给了一个暗示,湛夫人才缓缓的笑了笑,算了,既然这两个孩子也无意说出那件事,她这个做妈的还是安安静静做自己的妈好了。

    湛一凡都开口说话了,还是那样温润的语气和态度,蔡青奕也只能冷哼一声作罢。

    薄荷捏了捏拳头,爷爷的大手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拳头,薄荷诧异的抬头望去,爷爷拉着薄荷轻轻的在沙发里坐下。

    田妈在这时上茶,薄荷和湛一凡跟前都捧上了一杯热热的茶,薄荷的肚子很饿,这一晚上他和湛一凡忙着买手机买衣服就是还没吃饭,而看家里的众人显然是都已经吃过了。湛一凡不知道在田妈耳边交待了什么,田妈急匆匆的便去了,田妈一走,从刚开始一直沉默的薄光终于开口说了话:“爸妈,既然你们回来……又说对薄荷的婚事需要重新考量,两个孩子也到了,湛夫人也在这里,有什么话……你们便说吧。”

    重新考量?什么意思!?薄荷扭头便向湛一凡望去,出奇的,湛一凡的侧脸看起来奇异的平静……就像是,刚刚没听见爸爸说的那席话一般!

    薄荷咬了咬唇,还未发言并听得湛夫人先开了口凛然便道:“孩子们姻缘虽然让我们大人左右了,可是如果两个孩子真的互相无意又没有缘分,他们又怎么会牵着手走进来?老夫人和老先生还是用心去看看,这两个孩子他们是真心待对方,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指腹为婚和家族的利益而走在一起!”

    薄荷看向自己的奶奶,终于明白之前奶奶打电话说要给她做主是什么意思!奶奶要给她的婚姻做主!?

    “奶奶……”薄荷低唤了一声,薄老夫人却伸手截断而道:“都不用说了!薄荷,”奶奶的神色沉静的有些可怕,语气间自然而带的威严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能静静的听着,“奶奶和爷爷之前不在家,这些年你一个人打拼现在成为出色的女检察官,你是薄家的骄傲,也是奶奶和爷爷的自豪。就因为这样,我们更不可能因为一个荒谬的指腹为婚约定就把你嫁出去!况且,你是个公务员,你要嫁给一个外国商人,你想过……这对你前途有什么影响吗?就不说这个,你爸爸当初是因为公司的危机才把你推出去,这份儿心思我们就该活刮了他这个枉为人父的!你与湛家的这门儿婚事不能作数,奶奶已经决定了!”

    薄荷心里百感交集,如果在遇见湛一凡之前奶奶能回来该多好?她就能替自己做主了,那边是真的做主。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她自己都没想过的地步,她是因为喜欢湛一凡才和湛一凡登记结婚的……

    “奶奶,您能听我说吗?”薄荷鼓起勇气的看着奶奶的眼睛,薄老夫人看着薄荷有些疑惑:“孩子,你还有什么……”薄老夫人的话还没落下一旁的蔡青奕边笑呵呵的截断:“哎哟,妈!这孩子的婚事我当初就是不同意的。”

    薄荷扭头看向蔡青奕直直的便问:“妈!和……和伯母指腹为婚的不是你吗?你为什么不同意?”

    蔡青奕一顿,没想到自己一时口快忘了这茬。

    “额……这……这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当年有约定,可是也失去联络这么多年。而且约定就是约定,怎么能当真呢?那可是你的终生大事,妈妈没想到轻语竟然能这么执着嘛。还有啊,薄荷,你真的以为妈妈舍得你这样嫁掉吗?要不是你爸爸的公司出了问题……妈妈也和你说过呀,是因为爸爸的公司才如此……”

    “蔡青奕,你有把我,和我儿子湛一凡放在眼里吗?说这番话的时候,你的脸和你的心会不会害臊!?”湛夫人恼意大发的截断蔡青奕的话,蔡青奕撇了撇嘴,冷冷一笑:“我的女儿,绝对不可能嫁给你的儿子!你别想了!”

    薄荷一惊,当初几乎是威胁她去同意这门婚事的母亲为什么如今说出这样的话!?

    湛夫人‘哈哈’大笑两声,笑的却让人突觉毛骨悚然。

    “是吗?你的女儿的确不能嫁给我的儿子,你的女儿还没资格……”

    蔡青奕脸色突变,薄荷还没捉住这句话的不对薄老夫人便‘哗——’的站了起来,大声一喝:“都给我闭嘴!我一回来,就要不省心是不是!?”

    蔡青奕立即闭了嘴,湛夫人别过头去冷哼一声,显然是不甘心极了,她还没在别人那里吃过委屈,这蔡青奕又怎么可能让她咽下这一口气!

    薄荷虽然很想问刚刚的话什么意思,但是见奶奶的脸色这么难看也只以为那不过是湛妈妈和自己母亲斗嘴的气话罢了。

    “湛夫人,我知道你们湛家财大权大势力也大,可是孩子的婚姻大事真的不能用金钱甚至利益来交换。你们先回去吧,我们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薄老夫人盯着湛夫人下了逐客令。

    湛一凡始终不动,也没说话,保持着一开始的漠然神情,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置身事外。

    湛夫人隐忍着怒气,薄荷却再也忍不下去了,‘噌’的一声便站起来:“奶奶,别这样对……湛伯母和一凡。”他们不能因为自己受委屈,自己也从没有因为他们受过委屈啊,他们给自己的始终都只有温暖,她怎么能让自己最敬重的奶奶给他们委屈呢?

    “小荷?”薄老夫人的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也没想到薄荷会当面这样维护湛家母子。

    “其实我和一凡……”薄荷急急的想要把那件事说出来,话还未完蔡青奕却跟着站起来打断薄荷的话:“别说你们两个已经发展迅速同居了?薄荷啊,我虽然知道你在外面住,可是女人家的名誉……薄家的声誉,可别都损在你手上了。那样爷爷和奶奶都会对你很失望的!”

    薄荷瞪向自己的母亲,她怎么知道她和湛一凡同居过?虽然她和湛一凡的确没发生什么,但是蔡青奕怎么会知道?看她的神色,那不是怀疑,而是确凿的肯定啊!薄荷扭头又看向薄烟,薄烟始终低着头,薄荷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心,疼的自己倒吸气疼的自己脸色煞白。

    “难道你们真的……”薄光瞪大眼看了看薄荷又看了看湛一凡,再看湛一凡时,眼底有着身为一个父亲的怨怒。

    薄荷捏着拳头一声沉吼:“够了!都别说了!当初逼着我结婚,现在又命令我不结婚,说来说去都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工具,你们从一开始都问过我真正的意愿吗?”

    薄荷大大的眼睛看过每一个人,蔡青奕的冷漠不屑,她现在连掩饰都不屑于掩饰了,薄荷再次怀疑,这个女人真的是生养自己的母亲吗?薄烟低着头,容子华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奶奶也复杂的看着她,薄光怨怒的瞪着湛一凡的方向,她可不认为他现在是在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怨怒和自己女儿同居的男人!湛夫人欣慰的看着她,爷爷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湛一凡……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湛一凡只是冲着薄荷无比温柔的一笑,摸了摸她的头淡淡的,静静的道:“今天就这样吧,别和爷爷奶奶,伯父伯母置气。他们是真的为你好,为你考虑,好好的说。嗯?”

    湛一凡这样……宠溺的语气,却是让薄荷刚刚的怒气全部都一泄千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干嘛啊!”薄荷推开湛一凡摸着自己头的手,总是这样,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看着她,摸着她的头,她是个检察官,是个二十八岁的女人,不是十八岁!

    “嘁……”湛一凡又旁若无人的捏了捏薄荷的脸,薄荷瞬间涨红了脸蛋儿,他究竟想干嘛!?不知道爷爷和奶奶还在,不知道爸爸正瞪着他,不知道薄家现在想要反悔这门儿婚事啊?

    “湛一凡……”薄荷低声,又推攘着湛一凡的手。

    “好啦,我和母亲就先回去了。”湛一凡顺势撤开自己的手,转头温温的朝着薄老夫人和薄老先生点了点头:“爷爷奶奶,我和母亲就先回去,打扰了。”

    湛夫人‘哼哼’的从沙发里站起来,薄荷还想说什么,湛一凡却已经带着自己的母亲转身离开,刚走两步田妈却冲了进来看着湛一凡要走的身影急急的道:“湛先生不用了饭再走吗?刚刚你不是才交代我,说你和大小姐赶着回来所以还没吃晚饭……还说大小姐胃不好,让我去做些现在吃了也好消化的饭菜……”

    薄荷一怔,终于明白他那会儿交待了田妈什么。于是两步上前,拉了拉湛一凡的手臂低声道:“吃了饭再走吧。”湛一凡的手臂有伤,薄荷始终惦记着,本来被奶奶下了逐客令赶走她已经过意不去,更何况这是自己的丈夫和婆婆,她打从心底的情感已经偏向于他们了。

    “湛家小子,既然如此,那吃了饭再走吧!”薄老爷子突然站起来笑呵呵的道了一句,薄荷一笑,朝着湛一凡点了点头:“爷爷都这样说了,吃了再走!”

    身后的一甘众等都是一愣,在他们严重薄荷是个冷性情的人,她很少笑,更别说这样毫无旁人纯粹的一笑。都是因为这个湛家……少爷?可是,他们不是才刚刚认识一个多月而已?这怎么可能呐……薄荷是那样的反对这婚事……蔡青奕不解了,薄光不解了,就连薄烟和容子华都不解。

    “你不是说,他们还没登记吗?”蔡青奕低声询问薄烟。

    “嗯,姐姐的确没说登记……”薄烟蹙了一下眉,可是也没说没有?

    薄老夫人眯了眯满是皱纹的双眸突然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到薄老先生旁边去看着消失的薄荷和湛一凡:“这小子心机深沉呢……真是不能小觑。”说完便是冷哼一声。

    薄老先生看着自己的老伴儿那焦心的模样不由得一笑:“你呀,别心急火燎的。你多看看小荷的反应,有时候,不是所有事情产生的结果都是坏事。”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老咯!”

    “老不死的,讲清楚!”

    “走,去看看他们吃的什么!其实我也有些饿了!”

    “你果然是在非洲呆久了,每日像个饿死鬼……”

    薄老先生带着薄老夫人也跟着薄荷他们身后去了,薄光站起来也正要离开却被蔡青奕一手拉住。

    “烟儿,你和子华先下去。我和你们爸爸有话说。”蔡青奕看向一旁的薄烟和容子华。

    “哦……”薄烟拉着容子华离开,走了两步容子华突然低声的问薄烟:“难道薄荷不是你妈妈所生?”

    薄烟一愣,扭头瞪向容子华:“你瞎说什么?怎么可能……”

    容子华呼了一口气:“难道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你妈妈对待两个女儿的态度天差地别。”

    “容子华,那现在也是你的妈妈怎么说话呢?”薄烟瞪了容子华一眼,甩开手他的手转身便走。

    “烟儿,你慢些……”容子华立即一脸急切的跟上,是他对薄荷的事情太敏感了吗?可是刚刚的那句话只要一分析便能让人轻易的猜疑,还有……薄荷和她们的母亲可是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虽然有些地方长得像父亲,可是不像父亲的地方……像谁?是他对薄荷的事情太敏感了么?听到她可能和她的未婚夫同居,他的心竟然猛的一痛。

    “现在爸爸妈妈回来了,薄荷的婚事你就别插手。成与不成,都让爸爸妈妈去办!”

    “公司还没完全度过危机。当初要不是薄荷和湛一凡的婚约公布天下,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投资入股?也不会到现在的平稳阶段。我做不出来,既然答应了湛家的事情,就要做到!”况且,薄光看得出来湛家的人对薄荷是真心的。也许这么嫁过去真的不是一件坏事。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榆木疙瘩呢!刚刚妈也说了,薄荷是个公务员,如果和外籍商人结婚,对她的前途也有影响,你傻啊?况且,爸爸都回来了,以他的关系和能力,公司还怕不能挽回?”

    “你才给我闭嘴!刚刚侧面正面反面的影射破坏薄荷,甚至责骂她,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不知道吗?你最好给我收敛点儿,如果薄荷知道她的……看我怎么治你!”薄光狠狠的瞪了蔡青奕一眼,这个女人是越来越猖狂不知道掩饰她的嚣张了!

    “薄光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蔡青奕满目的不可思议和不信。他曾经说过要对她好,还要补偿她,因为薄荷,他要补偿自己更多的!

    “你怎么对薄荷的我就怎么对你!你对她收敛一些,我就对你好。你要是对她露出爪牙,我就对你坏。你自己思量吧!”薄光甩了手臂大步离开,蔡青奕依然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当初对自己温柔和体贴的丈夫呢?她这么多年无论怎么抱怨,他都始终包容自己,而且对自己和烟儿那是绝对的宠爱啊,可是今天……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一样!?蔡青奕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怎么好像有些事情……突然间就不一样了呢?

    蔡青奕怎么会明白薄光的心思呢?他良心发现自己对薄荷不好之后就在日日思考,为什么薄荷会那样看待自己,为什么薄荷会从薄家搬出去,为什么薄荷和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许薄荷嫁给湛家要比在薄家幸福。

    田妈准备的晚餐还是比较丰盛的,虽然主食是两大碗面条,可是配菜却有五六个。本就是香香的鸡汤拉面,还配了青菜、牛肉、排骨、豆角、豆芽、煎蛋等摆在眼前。

    薄荷咽了两口口水,看见吃的就觉得自己更饿了。

    湛一凡还是先体现了自己的绅士风度,缓缓的替薄荷拉开椅子,等薄荷坐下自己才在一旁坐下。

    “好香啊……田妈,我真的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太想念了。可惜我自己的厨艺好差,几乎都给外面吃的。”

    “大小姐,你为什么要给外面受那些苦呢?回来我会天天给你做好吃的。”田妈怜惜的看着薄荷,眼眶似乎有些湿润。

    薄荷顿了顿,没有看见后面跟过来的爷爷奶奶很是自然的道:“在外面自由。而且湛一凡会带我吃好吃的,你别为我担心。只是我这几天住家里要向你学习厨艺才是,免得以后再挨饿。”

    湛一凡将碗碟里的菜都拨了一部分到薄荷的碗里又给她拌了拌才推到她面前,无比温柔的道:“吃吧。”

    薄荷狐疑的看了湛一凡一眼,他今晚怎么总是这么温柔?不过薄荷还是乖乖的拿起筷子来吃,既然有人给人拨好了菜又拌好了面,她又怎么会去拒绝呢?

    “田姐,还有面条吗?给我也盛一碗来。”薄老爷子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在主位坐下。

    “老爷稍等,刚刚多拉了一下,刚好还有。”田妈立即便退下去忙薄老爷子的面,湛夫人和薄老夫人闲来无事便也在他们的对面坐下。

    只是吃个饭,薄荷没想到也围了这么多人,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压抑,吃面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压低了许多下去。

    湛一凡只是慢慢吃自己的面条,薄荷也只是慢慢吃自己的面条。

    突然,湛一凡的手机响了,伴随着铃声而起薄荷的手机也响了。

    薄荷蹙眉,怎么回事?怎么会一同响起来?巧合还是……薄荷看着湛一凡摸出手机冷静的贴在耳边应答:“喂?”

    薄荷也只好把自己的电话摸出来,陌生号码?硬着头皮接起来应答:“喂……”

    “夫人,我是李泊亚。”

    “咦?”薄荷低声,脸上是无比惊讶的神色,看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没事儿人似的应对他的电话。

    “夫人你别这么惊讶么,是boss让我在这个点儿给你打电话的。”

    “你说……”薄荷看了爷爷奶奶一眼把剩下的话咽下肚,这湛一凡究竟什么意思?

    “既然打过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夫人再见!”咔的一声李泊亚急匆匆的便挂了电话,薄荷愣愣的看着躺在手心里的手机,再扭头看湛一凡,这个男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湛一凡也挂了电话,顺手便将手机搁在自己的左手也就是薄荷的右手边,让它静静的躺着,而且背面朝上。

    薄荷瞪大眼睛,该不是要她……薄荷是个聪明人,既然如此那她也只有……跟着做了吧。‘顺手’的将手机背面朝上的和湛一凡的手机并排着搁在一起,薄荷低头继续吃面。

    可是对面的湛夫人、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看在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儿,三双眼睛都紧紧的盯着那情侣手机,这对孩子的关系是不是出乎他们的意料的好?

    “咳,”薄老夫人轻咳一声突然发声而问:“小荷啊,这些天住在哪里啊?”

    “在外面租的房子。八十平,很方便。”

    “怎么会突然搬出去呢?你爸爸妈妈……没给你自由啊?”

    “不是……就是我大了,有时候也想有自己一个人的独处空间。”薄荷拨了拨碗里的青菜,胃口有些减淡。

    “湛少爷难道也去过小荷那八十平的出租房?”薄奶奶转头又问湛一凡。

    湛一凡温润的笑笑:“说实话,经常去叨扰薄荷,有时候不方便了,也打过地铺的。”

    薄荷险些呛住,他什么时候打地铺了?睁眼说瞎话么?不过也不可能说他们睡在一个床上,虽然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爷爷奶奶,我们没有做对不起薄家的事情。”薄荷红着脸有些尴尬的道,“湛一凡……是个正人君子。”虽然有时候无耻无赖又霸道了点儿,但是其余的,对自己来说,是真的很好。

    “可是小荷,你真的不必委屈自己,那指腹为婚的说法……”

    “薄老夫人,我相信薄荷是个独立又自主的孩子。她既然是个检察官,那她就必须拥有鲜明的个性。她真的不愿意的事情,别人能逼迫她去做吗?指腹为婚是他们的红线,真的愿不愿意在一起,还是得靠两个孩子的心,我是真的喜欢薄荷希望她能做我们湛家的儿媳。而且……不瞒您说,一凡为了薄荷都已经把国籍改成了中国籍,这份儿心思和诚意还不能打动你们么?”

    薄老夫人一怔,不由得多看了湛一凡几眼。虽然从进门开始自己就已经不能忽略这个年轻人身上所带来的光芒,但是此刻再看,他身上那股沉稳,那天生的不凡气度和容貌,对薄荷举手投足的温柔,两个人举止间的亲密……那都不是做戏的,这的确是个人中龙凤不可多得的出色人才啊!

    “小伙子做的不错呀。”薄老爷子似乎对于湛一凡转了国籍这件事情很是喜欢。

    “谢谢爷爷夸奖。”

    “由着我的那颗心,即便是为了……她,我也会好好待薄荷的,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儿媳妇!”湛夫人对着薄老夫人诚恳的道,薄荷看着湛夫人,湛一凡有这样的妈妈,她有这样的婆婆,那一定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薄荷舔了舔唇瓣也道:“爷爷奶奶,一开始虽然我的确不愿意,可是现在我不是为了薄家,也不是为了那指腹为婚,就因为湛一凡对我好,所以我同意这门婚事,愿意和他结婚,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你们如果真的要为我做主的话,就帮我做主……完成这门婚事吧。”节外生枝的阻挠,是真的没必要。

    湛一凡看向薄荷,这一次眼里那浓浓的温柔似乎才是真切的,薄荷避开他那强烈的视线,低头吃面。

    薄老夫人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还以为你是委屈的被逼迫结婚,所以才愤慨的想要为你做主反对这门婚事。可现在看来,我这个老太婆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两个孩子竟然已经心意相通,这就是缘分呐!”

    薄老爷子也点了点头:“是呀,缘分……那是很微妙的事情,我同意你们结婚。也会支持你们的!”

    “谢谢爷爷,谢谢奶奶!谢谢……妈妈。”薄荷目光转向湛夫人,微微的红了脸,她是怎么也叫不出湛伯母了,这个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自己的长辈,她是要诚意的去称呼的。

    “谢谢爷爷,谢谢奶奶,谢谢妈妈。”湛一凡跟着薄荷后面也低声却依然沉稳不乱的低声而道。

    “真想看看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能方寸大乱。”薄老爷子呵呵的突然道,这小子绝对是个厉害角色呀,从一开始就没怎么动过神色,所以他才觉得这小子是配得上自己的大孙女儿的。

    薄荷和湛一凡一起低头吃面,默默的吃面。薄荷心里松了口气,这事儿总算是很快的平定下来了,还好爷爷和奶奶都是明事理的人。

    湛一凡的确表现的太过冷静了,还是他本来就料到事情的发展?不然怎么会让李泊亚给自己定时打来电话。这么急的买手机,那情侣手机壳,还有,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他们已经登记结婚的这件事?过于的温柔……过于的亲昵……都让薄荷忍不住的想,难道湛一凡本就在算计着这一切?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所以才如此的……冷静!?

    “哈哈……既然这样,我们就该约个时间给两个孩子的婚礼商量一下。不过我之前说过的,我们希望能在薄家二小姐之前……但是二小姐的婚事又似乎有些太急了……”湛夫人高兴的喜上眉梢便又将话题移到婚礼之上。

    “要不,一起举行吧?”蔡青奕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里面走出来,已经换上一张笑吟吟的脸,心里却在隐忍着怒气,没想到两个老家伙这么快就答应了婚事,真是让她白期待了!还以为他们回来能改变一些局势!不过,既然要结婚,那薄烟就没理由也没可能要在薄荷这丫头之后!

    ------题外话------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今儿是除夕哦,七儿祝亲们新年快乐!o(n_n)o~看文看的愉快哟……虽然今天这章着实不太愉快,但是明天就愉快啦!还有,要相信我们薄荷如今不会再妥协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滴!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