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5 奢侈

075 奢侈

    不管他是什么用意,可是我湛家,我湛一凡娶你,却是真心实意的。

    薄荷微微的发怔,和他接触之后,她总是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有些迟钝,不会灵活的转换。她以前也不觉得自己笨,觉得自己至少还算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是自从遇见他……她觉得越发的迟钝笨拙,总是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大堆。

    薄荷望着眼前湛一凡的毛衣,隔着毛衣似乎还能听见他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如此真挚的话,她不会怀疑,充斥于胸间的除了感动还有那么满足的淡淡温暖。真心实意……她最缺少的,便是别人对自己的真心实意,在家里要面对虚伪,在工作场合要面对虚伪,除了洛以为,湛一凡是她第一个愿意相信的……人。

    “你说真的?”薄荷并不是贪慕虚荣,并不是真的需要那么一场盛大的婚礼才把自己出嫁,而是作为一个女人,任何一个女人在听到这样的话时,哪里能不感动和充满一些期待呢?期待的不仅仅是婚礼,还有他说的真心实意啊。

    “真的,不骗你。”不是发誓给她听的肯定,就是这么一句淡淡的话,五个字,很简单,可是比任何虚伪的誓言还让人信服。

    “那好……我等着……”薄荷缓缓的笑了,伸出手从湛一凡的腰间穿过,然后紧紧相拥。

    湛一凡轻轻的扣着薄荷那单薄的似乎一捏便能在自己手指尖碎裂的背脊,低头,双眸已经温柔的化作一滩温水:“傻猫猫……”

    “湛一凡……”薄荷不满的咕哝又传来。

    “呵呵,傻老婆。”湛一凡乐此不疲,总是如此。

    *

    薄荷下楼,湛夫人竟然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餐。

    薄荷立即丢下湛一凡跑过去,一脸羞愧:“妈……对不起,我起来晚了,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呢?这么早把早餐做好,这种事其实应该我来…”薄荷终于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儿媳,竟然让婆婆一大早起来忙活早餐,这一下羞愧的钻地板的心都有了。

    “哎哟,还和妈妈说这些啊?你们昨晚回来陪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快坐下吃早饭!两个人都要去上班吧?我这不是刚好没倒过来时差,一晚上没睡着干脆早点儿起来,以后家里有佣人了也用不着我的!”湛夫人笑呵呵的把薄荷按在椅子上也是完全不介意什么婆媳之间的礼仪。

    薄荷拘谨,她是生活在中国的,更是一个检察官,见过太多的案子都是婆媳关系引起的,所以心底对这方面有些微微的恐惧和犹豫,即便知道湛夫人疼自己可是也从没想过要恃宠而骄懈怠自己作为媳妇的职责啊!

    湛一凡见薄荷那如坐针毡的模样便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按了按她的手背轻声安慰:“别担心,我妈从不说虚伪的话,她虽然是中国人,可是有时候却比外国人还开放。她不会在乎那一套的,你只管做着吃便是,快尝尝她的手艺吧,小心舌头!”说完湛一凡还朝着薄荷轻轻的眨了一下眼抛了个媚眼儿。

    薄荷这才有些忐忑的缓缓放下自己紧张的心情,真的不用……想那么多?薄荷再看向忙碌的就像只快乐的小蜜蜂的湛夫人,的确似乎只有她自己在那里羞愧,湛夫人是完全不在‘婆媳关系’的状态。

    薄荷只好拿起刀叉,湛夫人准备的是纯欧式的早点。薄荷咽了咽口水,哪里见过这么纯正的英式早餐?她并没出过国,薄家也比较传统,如果是西式早餐也是偏向东方化的,这样纯正的薄荷还真的没见过甚至没吃过。

    盘子里的主食是熏肉、香肠、煎蛋、炸蘑菇、炸番茄、茄汁黄豆和黑布丁,篮子里还有烤好的吐司,各种味道的酱摆了五六罐,湛一凡拿着烧好的英国式茶壶过来问:“红茶还是咖啡?”

    薄荷呐呐的道:“红茶……”

    于是湛一凡还亲自的给她斟酌了一杯红茶。

    薄荷先喝了一口红茶,这味道……薄荷抬头看向湛夫人,湛夫人刚好笑着看过来:“怎么了?”

    薄荷红着脸低头:“没……就是没想到,原来妈妈你做早餐的手艺这么好,光看着就已经充满了食欲。”

    “真的吗?我今天只是给你们小露了一手英式早餐,其实中式的我也会做啦。会包包子,饺子,混沌,粥和小餐,茶叶蛋也会煮哟,以后会经常做给你们吃的。”

    薄荷摇了摇叉子,钦羡的望着湛夫人又有些愧疚:“可我什么也不会做……粥也给做糊了,泡面还是湛一凡教我的……”

    湛夫人却‘哈哈’的笑了起来:“荷儿你真的太可爱了。不会做饭又怎么了?在妈妈的心目中你可是最厉害的,是个了不起的检察官哟!”

    薄荷垂头,她怎么觉得自己除了是个检察官之外……就一无是处了呢?薄荷在心底暗暗的下了决定,她一定要学会做饭,一定要!要让湛夫人也能吃上自己做的美食。

    吃了一口炸香肠,薄荷险些吞下自己的舌头,天啦……一个炸香肠怎么也能如此好吃?又尝了一口黑布丁,好好吃……薄荷惊诧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接收到视线望来,薄荷愤愤的低言:“真是羡慕死你了,有个这么会做饭的妈妈!”从小得多幸福啊!

    薄荷以前从未有过的食欲这颗都被湛夫人给挑起来了,真是恨自己以前少吃了多少美食。

    湛一凡哭笑不得:“她也是看心情做饭,一年……四五次吧。”虽然的确好吃,可他的口福却不是那么好。

    薄荷一脸不信,湛一凡无奈的笑着摸摸她的脑袋,以前觉得她是个处处会蜇人的蜜蜂,可现在就觉得她其实就是个孩子。

    湛夫人给一旁看着,看着湛一凡和薄荷无意识的小动作和默契自己乐呵的嘴角都合不上了,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的感情竟然能如此迅速的发展,她这个做妈的真的甚是欣慰啊!而且昨晚两个人还很自然的睡到一个房间哟……两个年轻人竟然都不觉得害羞呢!湛夫人捂着嘴一直偷偷的笑着,昨晚她兴奋的给自己的老公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所以越说越兴奋也就没有睡意啦,倒是老男人一副不相信的口气,不相信就过来看看嘛,这对儿明明早就该在一起的小两口不知道有多恩爱呢,那小眼神儿,那隐藏不住的笑意……

    湛夫人炽热的目光盯得薄荷头皮发麻,迅速的解决了早餐薄荷便站起来道:“我……我该去上班了。”

    “我送你。”湛一凡拭了拭嘴也跟着站起来。

    “等一下。”湛夫人原本看的正尽兴却突然大声一喊站了起来:“先和你们说几件事再走。”

    薄荷看了看湛一凡,湛一凡看向自己的妈淡淡的挑眉什么也没说却是等待的模样。

    “是这样的。虽然你们已经登记结婚但是还没举行婚礼,所以这婚姻的程序就不算是昭告天下真正的完成。感情好住在一起是好事,但是不要给人落下话柄。荷儿毕竟是个检察官,虽然搬出薄家了,但是在婚礼前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住在一起。一凡你回来住,荷儿你最好也回薄家去……”

    “妈。”湛一凡蹙了蹙眉打断湛夫人的话,“我们不住在一起可以,但是她不能回薄家。”他就算没有长住薄家也没有真正的见过,但是那两日已经了解薄家对于两个女儿的偏心,薄荷的诸多委屈,再说薄荷的性子如果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和真正的死心她当初也是不会搬出薄家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薄家的二女儿不是要举行婚礼吗?这事儿可没那么顺利,姐姐都没嫁出去,那二女儿凭什么出嫁?把我湛家放在什么地方?”湛夫人神色一冷,语调也不由得降了下来。

    是这样,就是这样……薄荷瞧着湛夫人那冷静的模样,与往日对自己的热情和温柔完全两个人,薄荷心底澎湃着,这样的湛夫人真是让她崇拜至极,这就是湛一凡的母亲啊,让她尊敬和喜爱的婆婆。

    “荷儿,不怕你听在耳朵里。既然妈妈回来了,即便是你们能忍,妈妈也不能忍,你和一凡的婚礼之前,你妹妹的婚礼就不能举行!”

    湛一凡勾了勾唇:“的确不能忍……”其实这方面他已经下手了,只是没有告诉薄荷罢了。现在正好,母亲回来,她能来主持婚礼这块的大局,他也免得这么早和薄家二老闹僵,他也好抽身先解决生意上的事情。

    “那就这么说定了。荷儿你寻个时间回去住,我今天就去薄家摊牌谈判。我相信你父亲知道什么叫做大局的重要性!你那妈……就算再疼二女儿,她也没有勇气失去一切。”

    薄荷心绪微晃,如果她没看错的话,湛夫人在说到母亲的时候眼神黯然,而且迸发的是掩藏不住的……‘厌恶’!?薄荷一颤,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怔住,怎么会,她们不是朋友么……

    薄荷忍着心底的疑惑,湛夫人冲着薄荷突然一笑:“没吓着你吧?”

    薄荷摇了摇头:“没有。您说怎么……便怎么吧……”虽然那个出租的小房子她还比较喜爱,那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搬出来住的地方。但是湛夫人既然让她搬回薄家,而且是为了她好,那她就算是为了湛夫人也会搬回去的。

    “不用担心,你那爸爸妈妈如果再对你不好你就全当耳聋听不见看不见。每天和我们吃饭,只是回去睡觉而已,我们都会罩着你的啊。”湛夫人还在安慰着薄荷,薄荷温温的笑着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湛一凡送薄荷先回去换工作服,路上薄荷一直都在发怔,湛一凡看了她好几眼才缓缓的问:“是在担心回去面对家人吗?”

    薄荷被湛一凡叫回过神来,扭头看了湛一凡一眼,先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才道:“不是。我只是想,好像婚礼……会被提前有种突然而至的感觉……虽然日期还是没确切定下来,但是不远了对不对?”

    湛一凡握着方向盘静静的看着车淡淡的‘嗯’了一声。

    薄荷缓然的叹息:“我租的房子……是押一付三呢,不是浪费了么?我还以为会在年后再结婚的。也没想到要和你那么早登记。”薄荷总有一种事情脱离自己掌握的感觉,是湛夫人太强势了么?还是她的心底压根就在随着局势而走。当初她也没想过自己会再搬回薄家,而且是这么快的时间内。但是湛妈妈的话总不会害她……真的该回去?

    “如果你喜欢,我们把它买下来吧。结婚后也能过去小住的。”

    “真的吗?”薄荷眸染惊喜,却又突然黯然:“算了。那房子是胡珊他们家的,他们家也没想卖房子,我不想逼迫她。”

    “云海市房子多得是。如果你想住小区或是公寓,我都可以买一套。别墅不想住了,咱就搬过去小住。”

    薄荷的确不像住别墅,从小就在别墅长大,最近住住小小的套房才觉得房子越小人就越温暖,而且朋友来的时候,虽然嘈杂拥挤但是有一种特别的亲近。

    “可是……会不会浪费钱?”薄荷自己的钱是不够买房子的,但是她知道湛一凡富有,但是吧花他的钱,甚至是鼓励他去花钱,她都有一种不心安理得的感觉。

    湛一凡‘嗤’的一笑:“湛家穷的什么都没有,只有钱。”

    薄荷汗颜,这算不算是在炫富?让人发指的炫富!好歹她也是名门富贵家出来的大小姐,却从来没有过富贵之感。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脑袋缓缓又道:“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湛家人。所以薄荷,你已经是个小贵妇了,别再那么惦记钱的问题,帮你老公大手的去花去用吧。”

    薄荷做了二十八年的千金大小姐,却是第一次有了‘我是有钱人’的感觉,她真的变成有钱的小贵妇了吗?

    *

    薄荷一直想着怎么搬回去。

    突然搬回去,当初那股子勇气和坚持又是做给谁看的?有些拉不下脸,所以一直在徘徊思考,下班的时候也没得出个结果。

    “老大,和我们去吃饭么?”王玉林主动上前来问。

    薄荷摇了摇头:“不了,我有事情要先回去。”事情那么多,感觉搅在一起,她哪里有心思去吃饭。

    “哦……”王玉林眼露失望走开,胡珊立即上前来低声问:“老大,你没事吧?你中午说房子可能不租了,是真的么?你打算回去住了?”

    薄荷蹙眉,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算是吧。”

    “哎,我就知道你要回去的。不过没关系啦,什么时候走,给我说声便是,我还给你退钱呢。”

    薄荷勾了勾唇:“谢谢你,胡珊。”薄荷拿着包站起来,因为没电话所以也不能联系湛一凡,便只有先回家去看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今天就要回湛家别墅去住了?

    薄荷出了办公室,迎面而来却遇见了容子华。

    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的缺点即使,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前总想着遇见,可现在总想着不要遇见才好。有些尴尬,还有些不想看见……

    容子华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容子华的电话便响了。

    薄荷侧了身准备先撤,容子华接了电话声音低低的传来:“喂……”

    薄荷站进电梯,不少同僚来打招呼:“薄部长。”

    薄荷冷漠的板着脸点头示意,电梯门缓缓的合上,最后一秒却被一只大手撑开。

    薄荷和众人都是一脸诧异的抬头看向电梯门口,容子华微微的喘着气,只看了众人一眼眼神便缓缓的落在薄荷身上,电话递给薄荷:“电话。”

    薄荷愣住,谁会找自己找到容子华那里?

    薄荷惴惴的接过电话:“我的?”

    容子华点了点头:“你先出来接吧。”

    薄荷头皮一麻,全院的人都知道她和容子华的友好关系,甚至现在应该是大部分都知道容子华即将成为她的妹夫,她太过扭捏反而会招来闲话。

    微微的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看着电梯合上才握着电话走到一边去接起来,先是试探的‘喂’了一声:“谁……找我?”

    “小荷,我是奶奶!”

    这一声熟悉而又让她慈祥的声音即便是透过无线的电话也能让薄荷颤动不已。

    奶奶?她恍然想起许许多多的画面,整个薄家,只有爷爷和奶奶才对她像个平常人家的爷爷奶奶,虽然谈不上极致的宠爱,谈不上爸爸和妈妈对薄烟那般的娇宠,可是却是温暖的。

    “奶奶……?”薄荷哽咽着喃喃低唤。

    “是呀,爷爷和奶奶回家了。傻孩子,你现在住在外面呢?一个人怎么能住在外面呢?快些搬回来住吧,爷爷和奶奶一回来才知道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你快些回来,知道吗?”

    薄荷捂着自己的嘴转了个方向避开容子华的视线,用力的将梗在喉间的抽泣咽下,平稳了自己的声音才淡淡的答道:“嗯……好的,奶奶。您和爷爷还好吗?”

    “我们身体很好,这十年我们没有联系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可是现在爷爷和奶奶已经完成了年轻时的梦想,以后就不会再到任何地方去,甚至离开你们了!快回来吧傻孩子,奶奶会给你做主的!”

    薄荷勾了勾唇点头:“嗯,好的。”

    挂了电话,薄荷轻轻的拭了拭眼角的湿润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才转身将电话递给容子华:“谢谢你。”

    容子华轻缓的松了口气:“你的电话……”

    “坏了。”薄荷垂眸,她还没有时间买新的电话罢了,一定是家里人找不到她,知道她和容子华在一个地方上班才会给他打电话找自己吧。

    “我也去薄家。一起吧。”容子华收起电话淡淡的道。

    薄荷想着自己今天的确没开车,可是她不愿意和容子华一起回去,薄烟怀疑的眼神让她不自在,而她也无疑和薄烟展开战争。

    “不用了,我还有事情没做。”去买个手机,去给奶奶买最爱吃的板栗和红薯,去给爷爷买最香的蛋挞和面包。

    容子华的脸上闪过无奈之色:“你还是如此,就那么想和我撇的就像陌生人一样?”

    薄荷一怔,抬头看容子华。

    “薄荷,我不知道我究竟哪里惹到你了,让我们的关系不复从前。你一定要让我多想吗?让我以为你是因为我和我薄烟订了婚的关系,难道你在乎我和薄烟……”

    “容子华!”薄荷急匆匆的阻止了容子华的话,怒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瞪着容子华有些止不住的颤抖:“你还敢说?”

    他怎么敢说下去?怎么敢想?以前怎么不想,以前她表现的那么明显,他怎么偏偏不想?如今她收敛了,他反而贱骨头一般的要往这里想!?不,她不能让他有这样的想法,一定要掐断这个想法,她才刚刚和湛一凡结了婚,她的心好不容安定下来。

    “我怎么不敢……说?我还没说出来……薄荷,你在害怕什么?”容子华满目诧异的盯着薄荷,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从前,你和我是朋友,我们还是上下属关系。可是以后你是我妹夫,我们当然不能像从前那样友好,况且烟儿怀孕了,孕妇最容易猜忌和情绪波动,为了烟儿我当然要和你保持距离。”薄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冰冷无情。

    容子华瞪着眼抿着唇一副不全信的模样。

    薄荷侧过身去:“你信与不信都是你的事,我如今也没有心思去顾及别人,和湛家的婚事……很抱歉估计也不能等到你和烟儿之后了。我先走了,再见。”冷冷的丢下话薄荷迈步离去,容子华盯着她的背影眼眸里沉下一抹痛,为什么不让他说完呢?

    为什么说他不敢呢?为什么,薄荷你连听也不听,你在害怕?为什么?除非和他所想的那般……薄荷以前是喜欢他的!?母亲几番的提醒,薄烟几番的草木皆兵……容子华并不是情商低下,有些事情是不愿意想,可是只要想了……那一层薄薄的纸还能挡住他不曾看见的真相吗?

    薄荷,你太小看我容子华了!这件事……他一定要弄清楚,一定要!

    *

    薄荷走出检察院的大门,‘嘀——’一声鸣响,薄荷顺着声音扭头望去,她的车?

    薄荷笑了笑,迈步走过去,正在下车的男人身影轻悠自然。

    “砰!”轻轻的合上车门,男人绕过车前站在副驾驶门旁双手抱怀轻靠车身。

    天色已然迟暮,路灯昏黄,奇瑞小轿车是那么的普通而又不出众,但是靠着它的男人确实那么的惹人注目,挺拔修长的身姿和出众的容貌都是天生的武器,能轻易的夺人视线和心绪。

    薄荷轻步走过去,微微的喘息:“你怎么来了?”说这话,白雾从嘴里飞出,快到十二月的云海市是越来越凉了。

    湛一凡拉开车门绅士的站在一旁缓缓浅笑:“早上送你来,现在自然得来接你。你是我老婆呀。”

    薄荷也禁不住的露出笑脸,那从内心深处所散发出来的甜美让男人看得目不转睛,如果不睡在检察院的门口,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好奇的视线投来,他一定就弯腰稳住她了。

    薄荷弯腰坐进车内,湛一凡如同以往的每次那般先低身投入车内体贴的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才慢慢的撤出身子。

    湛一凡真的是个绅士,这样的小事总是喜欢亲力亲为,而且乐此不疲。薄荷抬头看向远处,眼眸怔了怔,容子华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检察院的门口,车窗半摇,薄荷不知道容子华是不是看见了他们,抓着安全带的手微微一紧。

    湛一凡坐进车内,目光也望见了前方的奥迪车影。

    湛一凡目光一沉,嘴唇紧抿,启动车子便扬身而去。

    薄荷并未回头,目光一直盯着前方,霓虹灯不停的透过车前玻璃流过她如玉般的脸庞。车内的气氛有些过分的诡异,薄荷慢慢的扭头望向湛一凡,为什么他的神情如此冷峻?刚刚还有的温柔呢,莫不是……他也注意到了容子华!?

    薄荷心里一惊,湛一凡从未对他提过容子华,而她也从未对湛一凡提过容子华。

    她不提,那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也……不想提。

    而湛一凡是个聪明的男人,他会不会察觉自己曾经心恋于容子华呢……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不愿再想下去,扭头看着湛一凡淡淡的道:“我今晚回薄家去。”

    湛一凡淡淡的‘嗯’了一声,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开着车。薄荷都以为刚刚的冷峻和压抑的氛围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湛一凡本就是如此的。

    “我知道,母亲来过电话,让我跟着一起去。”

    薄荷微诧:“妈妈……也在薄家么?”虽然知道她今天要去薄家商讨她和湛一凡的婚礼,但是没想过她现在还在。

    “她说你爷爷奶奶回来了,婚礼的事情遇到一些麻烦,所以我需要和你一同回去。”湛一凡如此冷静的说着扭头望了薄荷一眼,薄荷心里顿了顿,麻烦?什么麻烦?现在想到刚刚奶奶打电话时说过的话,奶奶说要替她做主……奶奶想做些什么呢?

    消失了十年的爷爷和奶奶这些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地方?其实薄荷是充满好奇的。

    车子并未直接开回薄家而是在半路停了下来。

    湛一凡推了手闸,熄火才扬了扬下巴示意车窗外的手机店:“买个手机吧。”

    薄荷也望去,是某高档手机品牌的专卖店。

    湛一凡先下了车,还是绅士的替薄荷打开副驾驶门,待她出来才关上车门然后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往手机店走去。

    薄荷里面穿着西装制服,外面穿着大棉衣。湛一凡穿着比较正式的西装,薄荷知道男人有保暖衬衣这种防寒衣所以也不担心他冷,相对来说牵着的手还是他的更暖和一些。

    湛一凡直接要了一部最新款的智能机给薄荷,薄荷接来握在手里还有些不真实,如此边买了手机?服务员笑开了颜的填写单子,湛一凡则从衣服里摸出在家里带上的薄荷的手机卡替她装上,薄荷一直瞧着,直到开了机又落入她的手中还有些不真实感,就这么把手机给买了?

    会不会太快,太随意了一点儿?

    湛一凡拿卡去刷,薄荷趁机看了下手机,检察院里很多人都用这个牌子的手机,但是像这最新的一代似乎还没普遍。智能机用着并不顺手,但是不得不说,有很多好玩的东西,而且上手也还算快,只要认真摸索就会清楚功能。

    “上车慢慢玩,走吧。”湛一凡拎着袋子走过来,薄荷‘哦’了一声慢慢将手机放入衣兜里,湛一凡握着她的手出了手机店,只听得后面的服务员开开心心的道:“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光临。”

    湛一凡并未带着薄荷回到车上,而是拉着她去旁边的高档品牌服饰店。

    “要买衣服?”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

    “不能穿着工作制服回去见你爷爷奶奶。”湛一凡推开服饰店的门,一股温暖即刻包围了上来。

    薄荷吐了吐舌,的确是不能这样见阔别十年的爷爷奶奶。

    “难怪你穿得这么正式。”她心里还纳闷儿呢,湛一凡平日里也比较喜欢穿休闲服饰,而且不穿休闲服饰也会穿比较流行的男人装,大衣似乎是他的喜爱,但今天开着奇瑞来接她时却穿的如此正式,西装革令。

    导购小姐围了上来,笑吟吟的问:“请问二位需要买什么样的服饰呢?”

    “给我妻子挑两套比较适合她,又大方得体的衣服。”湛一凡将薄荷微微往前一推,似乎完全新人这导购小姐。

    薄荷瞪大眼:“你不替我选?”

    湛一凡勾了勾唇:“我没给女人买过衣服,只怕眼光不如专业的好。”说着主动把薄荷身上的大衣脱下,薄荷只好乖乖的将大衣脱给湛一凡然后被导购小姐拉走。

    不得不说,这导购小姐果然是专业的,根据薄荷的脸和骨骼、身材便轻松的替她挑选了几套衣服试穿。

    薄荷打着哆嗦换了两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新潮的让她咋舌。枣红色的无袖皮群陪黑色的狐狸毛大衣,或是水墨雪纺长裙陪白色的呢子大衣,又或是紧身的皮衣皮裤。

    往湛一凡眼前一站,湛一凡都只是点头,连摇头都没有,薄荷噘着嘴回到更衣间,她以前的衣服都有那么差么?所以稍微一边装,湛一凡都只是点头。

    薄荷脱下衣服,叹了口气看了看吊牌上的价格,这一看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这裙子比她一个月工资还多?这皮衣比她半年的工资还多?是多了个零么?

    虽然薄荷也买了许多新衣服,但都是在商场里买的她能接受的价格,像今天这样的衣服……

    薄荷换上自己的衣服出了更衣间快步走到坐在沙发里玩着手机的湛一凡身边低声道:“我们走吧。”

    “都不喜欢?”湛一凡抬头蹙眉轻声的问。

    薄荷眼神难为,瞥了眼在后方抱着衣服一脸微笑的导购员才又弯了弯身子低声道:“太贵了。”

    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工薪族,公务员而已,哪里买得起这样的衣服。家里也只有母亲和薄烟才拥有这样的衣服,她薄荷是从来都不会有机会买得起的。所以看见这样的价钱,怎么都觉得不值,心里也有一股对于金钱的愤慨之情。

    湛一凡心疼的捏了捏薄荷并无多肉的脸蛋儿:“傻瓜,男人赚钱不就是给自己老婆花的么?你老公的钱有很多很多的,不用担心。你嫁给我,花我的钱是你的权利知道么?”

    “可是……”她也不觉得那些新潮的过分的衣服有多好看啊,好吧,虽然穿上的确能提高一档次。

    “就刚刚的蓝色狐狸毛短大衣黑色蕾丝长裙,兔毛牛皮短鞋这一套先换上,去吧。”湛一凡将手机收起来站起身来将薄荷又往更衣间的方向推去。

    “我家里还有很多衣服没穿过呢……而且皮草是不爱护小动物的行为……”薄荷有些不甘心,那衣服是真的太贵。

    “那都是人造仿真皮草,小姐您放心吧,我们也是很爱护小动物的哟。”导购小姐在一旁盛满笑意的插话。

    湛一凡勾着唇也道:“这是我买的。快去。别让爷爷和奶奶他们等我们太久了。”湛一凡挥了挥手,薄荷叹了口气,埋着头只好往更衣间走去,那她就只好……奢侈一把咯?

    薄荷一走进更衣间,湛一凡便招来导购小姐低声吩咐:“刚刚试穿的五套衣服都包起来。”

    “是,先生请稍等。”

    湛一凡望着更衣间的方向眼神微寒:“薄家以前怎么待你,今后我便如何待他们。”

    *

    薄荷走出服饰店并未现象中的冷,这才觉得身上的衣服虽然贵看起来也不太厚实但的确防寒。直视着蓝色的狐狸毛短款衣服让她觉得自己像个贵气十足的大小姐,和平日里的素净淡雅……简直南辕北辙的形象啊。

    湛一凡将袋子统统放进后座,薄荷一直不敢问他是不是都给她买了,心里是忐忑不安的,这一晚上得花多少钱啊?虽然他一直强调她应该花他的钱,但其实薄荷的心里并不是那么的饿心安理得,而是充满了……烦躁的不爽啊。

    她一向自强自立习惯了,现在依附男人去显贵,总觉得有些不适应。

    湛一凡握着方向盘安静的开车,薄荷看着他如此开车的模样心里的不适竟慢慢减下来,好奇的问:“你怎么总愿意开我这几万块的小车子?”

    “嗯?”湛一凡扭头,似乎没想到薄荷会突然问这样奇怪的问题,不过很快淡定下来静静的回答:“虽然性能很一般,马力一般,但这是你的车子,也不觉得有多差了。”

    薄荷没想到湛一凡开着她的车是这样想的。这车的确很一般,而且经常进修理厂,但她只买得起这样的,甚至有些喜爱国产的东西。听到他这样说,她也知道性能和马力是事实,可是后面的那句话却让她微微的感动了。

    但这是你的车子,也不觉得有多差了。

    薄荷的脸微微的红了红憋不住那句话便脱口而出的问:“这叫……爱屋及乌么?”

    湛一凡终于一笑,松开一只手来揉了揉薄荷的后脑勺:“你说是,便是吧。”

    薄荷蹙眉推开湛一凡的手,什么叫做她说是便是呢?他就不能豪爽的直接说是么。嘁……

    “我的手机呢?”薄荷心里有点儿念新买的手机,以前怎么都不肯换手机,现在换了手机也觉得是个不错的事情,至少无聊的时候还能玩耍。

    “在我衣服里,你摸去。”湛一凡淡淡的道。

    薄荷便伸手投进湛一凡的衣兜里摸,但这边衣兜根本是空的。

    薄荷瞪圆兔子一般的眼睛:“没有嘛。”

    “另一边。”湛一凡耐心的提醒,这边没有,不会摸另一边么?

    薄荷便又弯了些身子过去伸手绕过湛一凡的腹部去摸另一边的衣兜,车子有些堵,恰好停在了长队中间,红灯跳到倒计时,还有五十四秒。

    薄荷没注意车子停下,只是认真的摸自己的手机,湛一凡轻轻的举起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薄荷终于摸到,拿出来豁然一笑,怎是是两个?而且都装了手机壳?

    湛一凡突然伸手便抓住薄荷毛绒绒的胳膊,薄荷一声惊呼,湛一凡低头便吻住薄荷将她的呜咽和低呼全部堵回嘴中……薄荷手里的两个手机都‘啪啪’的掉在了湛一凡的座椅上。

    红灯闪烁,倒计时二十秒……

    薄荷温顺的任由湛一凡吻着,可他就像一把火一般,让她窒息的难以呼吸。

    “嘀——”一声长鸣,红灯变绿,后面的车子们不耐烦了。

    湛一凡放开薄荷,薄荷捂着唇坐正,眼神含媚娇柔。

    湛一凡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启动车子往前行了半截,红灯很快又变了回来,湛一凡弯腰倾身向副驾驶而去,扣着薄荷的后脑勺再次吻了过去,倒计时五十四秒……

    舔了舔,又重重的吮了吮,食不知餍的湛一凡依依不舍的放开薄荷,捂着她那娇媚勾魂的双眸自己微微的喘息着。

    “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拥有你呐……”湛一凡的话含着微微的委屈,却也含着淡淡的无奈和浓浓的**,薄荷却坏坏笑了:“妈妈说,没有举行婚礼,我们的结婚仪式就不算完成,所以婚前禁止性行为!”

    ------题外话------

    ——不希望薄荷回去滴同学要理智呀…。薄荷名义上毕竟是薄家的大女儿,出嫁必定是要从薄家嫁出来,况且她还有一个需要注重自己形象的身份,冷静下来的她也知道出嫁前肯定是要回去的。而且薄荷这次回去绝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受欺负了,她已经在慢慢的改变了,这次回去绝对是虐薄家人的,很快就要从薄家嫁出来了哈!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