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3 幼稚的一凡

073 幼稚的一凡

    薄荷乐不可支,虽然那天晚上她也真的学了些简单的东西,比如炒青菜,番茄炒蛋,怎么做粥做面条,但是最让她有成就感的是有力来来回回一共跑了十趟市区,只要李泊亚说一句:“啊,没盐了……啊……没醋了……啊……鸡蛋坏了……啊……有力啊,还差点儿面条……”

    可怜的有力最后终于奋起不满的反抗:“你丫的不会一次性说完啊!”让他来来回回十趟,真以为他们楼下就有便利店和超市啊?这是郊外,该死的离市区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李泊亚解掉身上的围裙,斯文的挽起袖子慢悠悠的看向有力道:“不爽?”

    薄荷躲回房间,楼下传来一阵‘呯呯砰砰’的打架斗殴声,薄荷担忧的看向坐在床上玩电脑的湛一凡:“不会有事吧?我是不是太过了?跑一趟就让他憋屈了,这十趟估计真的恼火了。”

    “打架有助于发泄内心的不满和窝火,打打更健康,没事,明天就恢复一切自然了。”湛一凡淡淡的说完便将电脑搁到一边去,看了眼时间便躺下往里面缩了缩把边上的位置给薄荷留出来:“快来睡吧,都一点了。”折腾有力一番,他们也被折腾的够晚了。幸好市里面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不然有力估计会被折腾的够晚。

    薄荷脱掉外套进了浴室大声道:“我洗个脸。”摘掉脸上的黑框眼镜,薄荷放开热水捧湿了脸,有些气喘的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前晚是因为她喝醉了所以他们什么也没做……那今晚呢?薄荷有些紧张,该面对的心理其实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不就是躺上床眼睛一闭然后完事么,但是她却禁不住的有些发热,是因为脑海里不断的想到那一晚的零星片段么?他那么的勇猛,就像一头狼,而她被摇的几欲玉碎。

    薄荷洗漱了一番才掇手掇脚的出了浴室,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低头看向床上的湛一凡竟然已经睡着了。

    薄荷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在想什么?湛一凡受伤了,只怕是已经没有力气甚至没有心思去想那样的事。薄荷穿着毛衣和打底裤躺进被窝,没办法她又没带睡衣,只能这样睡了。

    薄荷刚刚躺进被窝一只沉重的手臂便横了过来,一把将她收入怀里,薄荷微微的倒吸气:“你没……睡着啊?”

    “不是我不想……”湛一凡的头窝在薄荷的颈脖处,热热的气息喷洒而来:“也不是不能……”

    “……?”薄荷心突突的跳,他是在说那件事么?薄荷轻轻的咽了口口水,湛一凡的话让她潮热了……

    “而是你明天要上班,我也受了伤……养精蓄锐,总能要到你的!”

    薄荷的脸越来越红,湛一凡说的话也越来越明白,薄荷想装作不懂似乎也不可能了。

    “睡、睡……我睡了。”闭上眼睛,努力的催眠自己。

    “反正……你是我的……”湛一凡依然在她耳边咬言,薄荷用力的闭上眼睛,乖乖睡觉,乖乖睡觉。

    湛一凡却突然一笑,抱着她的手臂猛的一紧:“你还是……换我的衣服睡吧。”穿毛衣和带底裤,他抱着不得劲儿。

    薄荷摇头坚持:“就这样……”

    湛一凡嗤嗤的笑:“我很乐意亲自给你换上……”

    薄荷一个翻腾从床上坐起来:“你衣服放在哪里……”

    湛一凡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撑着脑袋善良的指了指衣柜:“里面挂的有新衣服。”

    薄荷打开衣柜,衣服并不过,不过是换洗的两三套,但也看得出李泊亚他们的周到。

    薄荷取了一件蓝白条纹的长袖体恤:“我穿这个。”至于衬衣她看也未看,那是太诱惑的东西,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她才不会傻傻的去做任何点火的事情。

    湛一凡一直看着薄荷走来走去的身影,直到她走进浴室自己才转身平躺下来。望着天花板感觉到自己有些发疼的身体,湛一凡暗暗叹气:“反正……是我的……”

    薄荷再从浴室出来,湛一凡裹着被子向里面侧着身子似乎已经睡去。薄荷掇手掇脚的走过去在床边轻轻躺下,她可不想再吵醒他,不管真睡着还是假睡着,自己也侧了身子向外面,闭上眼睛开始催眠。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心里没什么压力的薄荷不一会儿便真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原本侧躺向里的男人在听见她熟睡声后才动了动身子慢慢的转了过来,手臂撑着被子轻柔的往薄荷的身上又落了许多。慢慢的揽着她往自己的怀里收来,她瘦弱的太小只,他宽大的怀抱轻易的便能把她轻松的纳入。微微的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男人终于也闭着眼睛缓然睡去……

    *

    “部长……部长?”

    “老大!?”虽然一声大吼便是‘碰’的一声巨响,猛的拉回薄荷出神的心绪。

    “什么?”薄荷抬头一脸疑惑,王玉林叹了口气,招手让小助理小林下去:“你先下去吧,我和老大说。”

    小林挠了挠头郁闷的看了薄荷一眼抱着文件转身离去。

    薄荷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怎么了,上班时间,正在听助理报告工作,她竟然出神发呆神游太空!?

    “咳,对不起,昨晚睡得太晚了。”薄荷低头翻文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老大,这是今天刚刚送来的案子,这三个是比较重大的,小case我们几个都分下去了。”王玉林笑了笑,顺着薄荷给她自己的阶梯往下走。

    薄荷拿过三个文件夹翻了翻,其中一个猛的顿住:“这个案子不是道途酒吧吗?”

    “是啊,就是梁家乐之前介入的那个酒吧。之前偷税漏税的问题还没解决清楚,现在又有人举报他们家有大量的小姐卖。也是有心人想整死他们。”

    “那就让梁家乐继续跟进。”

    “梁家乐在上次被那个陌生小姐整过之后已经是乐此不疲的几乎天天往哪里跑了。”

    “哦?”薄荷有些感兴趣的挑眉,“后续如何?”

    “后续……是没有后续,梁家乐说那小妞突然消失了。”

    薄荷想起梁家乐说过那女孩和自己有好几份想象,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还真的有些好奇想看看那女孩究竟长什么样子,而且……她当初为什么绑梁家乐?

    王玉林下去,薄荷喝了一口红茶原本想把电话摸出来却又想起自己的手机已经over了,于是又讪讪的收回手撑着脑袋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看着看着不由得又出了神,今天早上是湛一凡送她回公寓换了衣服再来上班的。湛一凡的伤势似乎已经没有大碍,至少开车已经不成问题。虽然有力和李泊亚主动提出送她,却都被他给拒绝非要坚持自己上阵,而且搬着他的东西跟她一同回了公寓,说是即便养伤也要在自己家里。

    所以,现在家里只有湛一凡一个人,薄荷都不知道他午饭怎么解决,不会逞强的还爬起来继续工作吧?虽然她也相信李泊亚和有力两个人不仅仅是助理的工作能力,但是湛一凡又是个喜欢亲力亲为的工作狂……她怎么知道?为了工作都受伤了,还不算是工作狂么?

    “老大,午饭吃什么?”梁家乐还不到午休时间便奔来问薄荷。

    薄荷懒懒的收拾着自己桌子上看过的资料淡淡的回答:“食堂吧。”

    梁家乐对着手指一脸的小委屈:“老大……你什么时候能请我们出去吃啊,今天好歹也是光棍节,就算是为了犒劳一下我们这些苦命光棍,作为部长,你就不该安慰安慰我们么……”

    光棍节?薄荷看向日历,是哦,今天竟然已经是十一月十一日,光棍节了啊。

    梁家乐见薄荷竟然在思考,兴奋的便问一旁的胡珊和张煜寒:“是吧是吧?跟着您的我们,可都是光棍呀……就算你现在不是了你也得考虑我们呀……”

    张煜寒和胡珊讪讪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只能傻笑着也没应和,他们才不是光棍嗯……

    “你说什么?”薄荷突然抬头冷眼的看向梁家乐,梁家乐一顿,他说错什么了吗?

    “你们知道我……”薄荷蹙了蹙眉,随即却又松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她都忘了。她订婚的消息早已经上报遍布了全国,认识她知道她是湛家大小姐的人都会知道她订婚不再是是单身了。她刚刚竟然紧张的以为……他们知道她结婚的这事儿。

    梁家乐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老大,你订婚的消息……我们的确早就知道了。”

    王玉林狠狠刮了梁家乐一眼,这小子,他们当初是有默契不在老大面前提老大的私事儿的,现在是找死吗?

    薄荷掩唇轻轻的咳了一下:“今天中午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就是了。”至于晚上……很抱歉她不得不为家里的某位病患考虑一下。

    “哦也!”梁家乐欢乐的大喊,其实说实话,晚上他还要去道途蹲点儿,中午就是好时间啊。

    王玉林几人都是一愣,老大竟然没有因为梁家乐提她的私事儿而发飙?老大最近的性格……是越变越多啊,几人对视一眼,不过这变化让他们……甚是喜欢!

    最后提议去吃火锅。中午有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检察院隔壁就有一家海底捞火锅店。因为是中午用餐,虽然是冬天,但是人并没有晚上那么多,不需要排队便轻松的有了位置。

    点了一个鸳鸯锅,清汤自然是为薄荷这个伤胃人士准备的。菜是王玉林和胡珊点的,七个人,点了二十个菜。十二个荤菜,八个素菜。

    一顿饱餐下来,薄荷喝了好几碗葱花清汤又吃了不少菜觉得甚是满足,即便出了火锅店的门也觉得暖暖的舒服。虽然这一顿吃去了薄荷三百多个大洋……但是,为了这人生中第一个不是光棍的光棍节,她满足了!

    一行人乐呵呵的走出火锅店又折身返回检察院,刚刚步行走进大厅却迎面撞上了容子华和另外两个检查委员。

    “委员好。”除了薄荷之外的六人都匆匆的弯腰点头致礼。

    薄荷站在原地看着容子华,身上还有一些火锅的味道,即便是在外面走了几分钟也吹不散那股浓郁的香味。

    容子华看了薄荷一眼还是停住了脚步:“薄部长,能和你说两句话吗?”

    齐刷刷的所有人的视线都向她投来,薄荷知道,如果拒绝就是不给容子华面子,她毕竟只是个部长,拒绝一个委员……还说不过去。

    薄荷冷冷的勾了勾唇:“当然可以。”

    容子华轻声的和另外两个委员交待了几句,那两个委员到客客气气的和薄荷点了点头,薄荷自然不会不知好歹的继续摆架子,也谦逊的和他们点了点头。

    王玉林几人迅速撤离,薄荷和容子华走到一边去,容子华勾了勾唇先开了口:“吃火锅了?”

    薄荷弄不清容子华的态度,昨天还和薄烟一起上门向她宣布他们的好事,今天却又向她微笑?薄荷心底微微叹了口气,也许只是她想太多了,在检察院里他毕竟比她位高一级,而且,他们曾经也非常要好。

    “嗯,光棍节……他们缠着我。”薄荷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如是的道,的确是为他们过光棍节。

    但是听在容子华的而里却不是这么回事,轻轻的一个蹙眉容子华又道:“怎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登记?”

    薄荷抬头神色奇异的看向容子华,他以为她是在为她自己过光棍节?

    容子华不待薄荷回答自己先笑了笑:“我和烟儿昨天登记了。要为孩子准备出生证,结婚证是必不可少的。”

    “恭喜你们。”薄荷倒是真心实意的,只不过也没心思和他解释自己和湛一凡究竟要什么时候‘才登记’这个问题。

    “没有别的话说吗?”容子华盯着薄荷。

    薄荷不解的看向容子华,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容子华看到她眼底的那抹疑惑神色却是一冷:“关于烟儿的伴娘……她想让我问你要个答案。”

    “呵……”薄荷突然一声冷笑,一股莫名的愤怒从心底升起:“薄烟的伴娘?我拒绝。她朋友很多,让她的朋友们去当吧!”薄荷说完便要走,容子华身子一晃却挡住她的去路,薄荷抬头有些愕然,他这是做什么?

    容子华眯了眯双眸:“为什么?”身上依然往日的那股温和劲儿,但是此刻面对着薄荷,这份儿温和却显得特别虚伪,因为她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强壮温和,他的眼底蕴藏着浅浅的愤怒。

    “为什么?你真的想知道?”薄荷抬头直直的盯向容子华,她不认为他会想知道,而她也永远不会告诉他自己当初的那份儿心思以及现在对薄烟的那些认知。

    “我想。”容子华没有犹豫的便道。

    薄荷一怔,倒是没想到他回答的那么干脆。

    “没有那么多理由,就是不想。我和薄烟……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相亲相爱。”她和薄烟之间的间隙因为他而渐渐扩大,以前如果说关系友好但是也并不贴心,但现在连友好也算不上,只不过都是表面功夫,她不可能原谅薄烟,她的确是个小心眼儿的女人!

    如此一个回答着实让容子华意外,她和薄烟并不相亲相爱?什么意思?

    薄荷无心再解释,推开容子华便大步离去。

    容子华站在背后看着薄荷远去的背影,他想听的回答并不是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有秘密瞒着他,而就是这个秘密让他们之间越来越远……当初的他们,一起吃午饭,一起讨论案情,一起加班一起下班,一起吃夜宵,她会对着他展露不常见的笑。

    不是恋人却又比朋友更亲近一些,这些他都知道。

    他心底不曾那样想过,但是如今却常常回忆以前的他们,如今却常常想,如果不是薄烟出现……会怎么样?薄荷你又为什么在慢慢的改变,为什么离他越来越远,让他越来越心慌和难过?

    薄荷回到办公室,胡珊立即上前来八卦:“老大,容检查委员是不是……您的妹夫啊?”

    薄荷看向胡珊,眼神闪烁声音却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厉色:“谁说的?”

    “报纸上……说他要和薄家的二小姐举行婚礼了……”

    薄荷这才放下自己瞬间紧绷的神经,揉了揉额头无力的道:“哦,报纸那样写……便是吧。上班时间,别说些闲的。”她不想提起他们,不是顾忌,而是觉得烦。和她有什么重大关系吗?不就是妹妹和妹夫,多大的事情!?

    终于熬到下班,薄荷没和胡珊他们打招呼便提起包拿起大衣走了,胡珊看向王玉林:“老大这风风火火的是干什么啊?”

    “难道约会?和她那神秘的未婚夫?”王玉林眼冒星光的猜测。

    梁家乐冷冷的嘁了一声:“不就是个大财阀之子,有什么好神秘的!我们去道途喝酒吧?都去?”

    胡珊立即收拾东西:“我家里有事,走了。”鬼才过光棍节呢。

    张煜寒也立即收拾东西跟着闪人:“我也走了,家里有事。”光棍才去喝酒。

    王玉林挠了挠头也跟着闪人:“我要去替大哥和嫂子接孩子。你自己去吧啊,别光顾着喝酒,要记得大事儿啊!”

    “切……一群没趣的家伙!”梁家乐盯着众人的背影冷冷一哼,眼神怨念。

    *

    薄荷在回去的路上见到一家炖汤馆便停了下来买了一些炖品,因为没有电话所以也不能给湛一凡打电话问问他还要吃什么自己便一路买了不少。

    回到小区泊了车,薄荷提着沉重的食物上楼,没想到竟然在楼梯口遇到洛以为。

    “以为?”薄荷低呼一声,洛以为立即站起来:“你电话怎么打不通?我来蹭饭啦。”

    薄荷立即掏出钥匙:“哦,我电话坏了,你没敲过门吗?万一我今天下班不回来怎么办?”

    洛以为吐了吐舌头,眼神却藏不住的有些落寞:“其实……我刚被男朋友甩了,没空想那么多就过来了……”

    薄荷开门的手一顿,扭头怀疑的看向洛以为:“什么?”她什么时候又恋爱了?她从来没告诉过她,薄荷甚至不知道……她现在是有男朋友的。

    薄荷开了门,很奇怪,房间竟然是黑黑的没开灯,因为是冬天所以云海市天黑的较早,没开灯就说明湛一凡并不在家。这个病患,又跑哪儿去了?薄荷蹙了蹙眉,现在也没心思给他打电话,而是侧身把洛以为引了进来:“快进来吧。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洛以为换了鞋跟着薄荷走进来,薄荷打开灯将食物都放在桌子上又将包扔在沙发上,洛以为唉声叹气的坐下来捂着脸落寞之极:“其实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就是觉得男人都靠不住罢了……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要被男人骗多少次……还有人会喜欢我吗?为什么他们都要骗我呢……”

    薄荷轻轻走过去在洛以为身边坐下来,伸手轻轻的抱着她:“不伤心了。既然是不值得伤心的臭男人,那就不要再惦念。”

    “嗯。”洛以为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睛,“却偏偏是光棍节这一天,我是想不过罢了。”

    “由此见来,你并不是真的喜欢他,那你当初为什么和他谈恋爱?”

    “哎……他追得紧,你也知道的,我最怕男人缠我,我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我……我想,找个你喜欢的不如找个喜欢你的,这样会更幸福不是么?看到因为为林靖伤心难过那么多年,我实在是害怕。所以这么些年,不敢轻易动心,也从没真正喜欢过谁,我以为就是我不上心,谁知道那些男人也未曾对我上心过,久而久之,我就越加不相信这些爱情了!”

    洛以为仰在沙发背上,满眸的失望和难过,薄荷看着洛以为这模样还真的有些不习惯。见到她没心没肺惯了,再见她这样伤感的时候,竟然觉得……自己也跟着她一起不开心了似的。这就是友谊吧?也会为她的事情而神伤。

    薄荷拍了拍洛以为的肩:“别想那么多了,也许姻缘会在你不经意间就来到你的身边。也许你心心念念以为的并不是真正属于你的,属于你的……总是会出乎你的意料,真的到来的时候,你自己心里会知道,就是他了。我相信真正属于你的良人并没有到来,那些没有珍惜你的男人,他们不属于你,更不值得你为他们黯然神伤,是不是?”

    洛以为看着薄荷,听着薄荷说的话,细细的一想似乎也真的越来越开阔。

    “嗯。”重重一个点头,洛以为投入薄荷的怀里:“学姐,谢谢你。总能给我那么多正能量!”

    “我吗?”薄荷觉得自己听错了。

    “就是你!你告诉我不要害怕强权,要勇敢挑战自己。你告诉我,只有努力才能让自己站在顶峰。你也告诉我,女人该有自己的工作啊,事业啊。不然我会更开心当个米虫的才不想当医生呢,是因为看到你成为检察官,我也不想让自己变成无所世事的女子才会去当医生的呢!”洛以为咧嘴一笑,似乎真的已经把之前的失意给抛到一边去了。

    “哦?”薄荷还真的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然影响了洛以为这么多啊。

    “而且,你不知道你的隐忍能力有多少,这才是我需要学习的。”

    “千万别。我认为这是个坏习惯。”薄荷已经开始学习释放自己的真性情,如果洛以为要学会自己之前那隐忍的痛,她可不认为那是件好事。

    洛以为‘嘿嘿’一笑,抱着薄荷又缩进她的怀里:“薄荷,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那从我高中开始就一定会缠着你,缠死你!哪里还有那湛先生的位置呀!”

    薄荷无奈的一笑,如果从她上高中开始就有这么个缠人精缠着自己,也许……她的人生真的会改变也不一定。

    “啊!以后我一定死也不和我的病人谈恋爱了。你不知道吧,刚刚把我甩了的男人竟是个长期得痔疮的男人呢,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一个男人得痔疮是有多不爱卫生啊……我当初脑子一定怀了才会答应他……唔,好恶……”

    薄荷汗颜,和一个得了痔疮的男人?薄荷有些怀疑洛以为的审美观,就算长得帅,在知道一个男人得痔疮的时候也没心思和他恋爱吧?不是歧视得痔疮的男人,而是……相遇在那样一个情景……薄荷开始有些佩服洛以为也佩服洛以为的前男友,究竟是多大的能耐才能追到洛以为?还是洛以为真的太容易被追到?

    “以后,你的男朋友必须我把关才能同意知道吗?”薄荷决定了,像洛以为这样的爱情观是不对的,就算再多人追,也不能因为心软和别人喜欢自己就去谈恋爱。

    “恩恩。你说的哦。”

    “那你先告诉我……你和你的前男友,发展到哪一步了?你们有没有……”她知道洛以为交往过不少对象,所以这种事应该……不是难以启齿的吧?

    洛以为却傻愣愣的道:“就牵手接吻啊。有没有什么?”

    薄荷一怔,洛以为似乎不懂……薄荷又稍稍提醒了一下:“就是床上……”

    “哇勒!你说什么啊!”洛以为一把捂住薄荷的嘴,“这种事我怎么会做?我爸我妈我奶知道了都会把我腿打断的!”

    薄荷眨了眨眼,难道……洛以为这个身经百战,可以说谈过恋爱的次数用二十根手指都数不下来的女人竟然还是个……处?

    “以为,你真的……没和男人那个……过?”薄荷却得好笑,这洛以为虽然是个花瓶美女,但看来还真的是个大智若愚的极品人儿。

    “当然了。我虽然从高中开始和男生约会,但是我那方面很保守的。”洛以为说着还红了脸,“其实,我一共谈过十八次恋爱,其中有十五次都是因为我不肯答应和他们那个才……分手的。另外三次,是他们劈腿,不过也不乏我不肯那个的原因,我总觉得,我既然不是十分喜欢,就不能在婚前那样做,我们家其实挺传统的,从小受的教育也……”怎么说呢,她以前叛逆,因为漂亮吸引了不少男生追求便和他们恋爱,也接过吻也牵过手,但是绝对保存着最后一丝底线,说给任何人知道也不相信她竟然还是个处女,但这就是她洛以为啊,洛家的女人才不会给洛家丢脸。

    薄荷释然的一笑,伸手摸了摸洛以为的脑袋:“你做的很好,其实以为……你真的很棒,我要以为你为骄傲了。”

    洛以为伸手捧着自己渐渐红了的脸娇羞的看着薄荷:“真的么?”

    薄荷点头诚恳的道:“以后你若遇到哪个男人,他如果能让你喜欢上了,那将是他这辈子莫大的幸运。”

    “不。”洛以为摇头,“哪个男人遇上你能让你喜欢才是他莫大的幸运!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偶像!”

    薄荷眨眼,心里是暖暖的,能遇见洛以为这个好朋友,也是她莫大的幸运。

    交谈了一番,薄荷便起身去准备买回来的食物,洛以为已经抛开了失恋被甩的阴影跑去厨房和薄荷一起准备食物。

    “你把碗筷拿出去吧。”

    “哦。”洛以为抱着两副碗筷跑出厨房,薄荷将汤和菜甚至打包回来的米饭都倒入盘子里,碗里。只不过没想到和自己吃饭的人不是湛一凡而是洛以为。不知道他又去了哪里,难道是工作的事?又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了吗?东区的名义帮么……

    刚刚将汤倒好,薄荷忽然听得洛以为一声低呼‘啊——’,然后便是洛以为抱着碗跑回来的身影。

    “怎么了?”薄荷端着菜正要往外走,见到洛以为那急匆匆的身影蹙了蹙眉便问。

    “你快出去吧,我再拿副碗筷。”洛以为嘻然一笑,打开橱柜又去拿碗,薄荷见洛以为那暧昧而又明朗的笑,心里隐约有些怀疑。端着盘子走出去,薄荷在看到揪着眉站在门口的湛一凡时也‘呀’了一声,不是因为他突然回来,而是因为他……那满怀的玫瑰。

    薄荷立即将盘子放在桌子上,洛以为那丫头就躲在厨房没出来。薄荷擦了擦手,快步走过去,看着湛一凡那满怀的玫瑰有些手足无措:“给我的?”

    湛一凡顿了顿才‘嗯’了一声,将怀里的玫瑰花递给薄荷:“庆祝人生中第一个不是光棍的光棍节。”

    薄荷接过来‘嘻嘻’的又笑了两声,低头一闻,好香啊。以前她从不喜欢这些,甚至一向鄙视那些送花给女人的男人,那不是浪费钱么?那是虚伪的精神粮食。但是现在自己抱在怀里却笑了,好香,好满足的感觉。原来花能让人的心情如此愉悦,满怀的玫瑰……是只属于她的,这样的满足感,是从未有过的。

    “你是第一个给我送花的男人呢。”薄荷看向湛一凡,看他只穿着短袖白体恤,和牛仔裤,外面是呢子大衣,难道出门不在家就是给自己买玫瑰花去了?

    湛一凡的脸色本来有些难看,听了这话才渐渐的回暖了一些。

    “快进来吧。”薄荷弯腰将湛一凡的拖鞋从鞋柜里拿出来,“我去把空调打开。”刚刚回来和洛以为一直说话便忘了,现在湛一凡一定很冷吧?

    薄荷打开空调又不舍的将怀里的玫瑰放在茶几上,刚刚弯下腰放好腰间便突袭来一双铁臂,随即一个高大而又宽阔的男人身躯也贴了上来,轻松的便将薄荷拢入怀中。

    薄荷动也不动只是微微侧头看向湛一凡,终于意识到,好像从她见到他开始,他的脸色就有些不对经呀。

    “怎么了?”薄荷终于关心湛一凡的心情,“你在为什么生气?”

    “那女人是谁?”湛一凡有些不满的撅了撅嘴,他不过是下楼给她买花去,怎么没和她遇上,她却带了一个人回来?难道她不知道他很期待和她两个人独处吗?

    “是我朋友啊。就是前天我本来想介绍给你的,也是在你们家别墅外遇见那次那个女孩子。她失恋了才来找我,这个时候我不能把她拒之门外。湛一凡,别为这事儿置气好么?”薄荷一直觉得湛一凡成熟稳重,但是他偶尔的幼稚也让她颇为无语。

    湛一凡轻轻的松开薄荷冷哼了一声又瞪了薄荷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薄荷揪眉,她说错什么了吗?

    洛以为捧着三副碗筷出来,薄荷拉着湛一凡坐下给洛以为介绍:“以为,你们见过。他是湛一凡。一凡,这是洛以为,她是个医生。”

    湛一凡挑眉:“哦?什么科室?”

    “以前在感染科系,最近在前列腺炎科。湛先生以后如果有这方面的问题,尽管来找我哟!”

    “……”湛一凡看向薄荷,你确定这个女人是你朋友?

    薄荷见到湛一凡眼底那抹恨不得掐死洛以为的**立即呵呵一笑:“以为,快吃快吃!菜凉了哈。”

    “恩呢。”洛以为笑呵呵的低头吃饭,薄荷端起桌上的汤匆匆的瞥了湛一凡一眼:“我再去热热。这本来是你给你买的,都凉了……”

    湛一凡起身跟着薄荷走进厨房,一进厨房就关上门,洛以为立即扔下筷子跑到门边去趴在门板上偷听,她真的很好奇他们会说什么呀。

    薄荷将汤倒进锅里打燃煤气照,转身见湛一凡竟然跟了进来甚至还关了门,一脸意外和惊讶:“你怎么也跟进来了?关门做什么?以为要乱想啦……”

    “让那个缺根筋的女人乱想去。”湛一凡扣着薄荷的手腕自己贴了上去将她压在流理台上,低头俯近她的脸问:“你生分了。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们真正的关系?”

    “等、等会儿就说啦……你放开我。”薄荷有些紧张的一只手撑着炤台,一只手被湛一凡抓在他的怀里。

    “不放。是因为她在吗?所以你忘了我们已经是夫妻的事实?”

    “湛一凡。”薄荷低呼,门外的洛以为捂着自己的嘴,夫妻的事实?上床了么?嘎嘎,那么出色的男人也不像是会放任薄荷在嘴边不吃的哇。洛以为微微的红了脸,这两个人原来已经发展这么多了呀。

    “干嘛?”湛一凡不满薄荷的低呼,低头啄了啄薄荷的嘴才解气,“我想要你想的全身都疼。你知道的,我忍了好久了……今晚她不会留下来过夜吧?”

    薄荷无奈的叹气:“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幼稚?”还是他原本就有些幼稚?明明是霸道、邪肆而又温柔的男人,突然变得好幼稚,让她有难以应付的感觉。

    “幼稚?你说我幼稚?”湛一凡扬起声音,大手来到薄荷的屁股上便是一个大巴掌:“你怎么能这么没良心!”他要真的幼稚那会儿就把她压在沙发上不管她的朋友把她狠狠吻一次了。

    “湛一凡……”薄荷的脸又烧了起来,对于他的胡来她已经是深感无力了。

    “哼。”湛一凡一声冷哼,低头又啃了啃薄荷并不多肉此刻却粉嫩的犹如樱花的脸蛋儿,薄荷一僵,不敢动。湛一凡舔了舔她的脸才又转战她的嘴唇,一阵蹂躏才抬头抵着她的额头咧嘴笑了笑:“今晚我必定要让你再次成为我的……”

    薄荷匆匆的推开湛一凡的身体,红着脸窘迫无比:“你……你想的美。烫热了!”转身关了火盛了汤起来,门外的洛以为捂着嘴嗤嗤的笑着回到原位,湛一凡和薄荷再出来时,洛以为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薄荷给湛一凡盛了一万萝卜炖牛肉的汤推到他面前:“喏。喝了会更快的恢复身体的。”

    洛以为眼神来来去去,突然一笑:“薄荷,既然是恢复身体的,你应该亲力亲为的炖给湛先生喝啊!”

    湛一凡看了洛以为一眼,终于认同这脱线女人说的这句话,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对。”

    薄荷看了洛以为和湛一凡一眼,这两个人这么快就搭上线一起对付她了?

    只不过薄荷和湛一凡都不知道洛以为此刻心里的小九九,洛以为只以为湛一凡是因为每晚太勤劳耕作伤身所以才需要恢复体力,哪里知道此恢复非彼恢复?

    “我会尽快学会怎么炖汤!”薄荷能不知道吗?自己做的要比外面餐馆的更多的营养。但是学习做饭又不是那么快的事。

    “嘻嘻,”洛以为又是一笑,这次的笑多了几分猥琐,这么一个美人儿,露出如此的笑意实在让人觉得怪异。就在薄荷觉得怪异时,洛以为又道:“要不,我送湛先生几盒恢复精力的药吧?我以我的人品保证,我给的药绝对不伤身不伤神不伤肾,快速恢复战斗力,比这萝卜炖牛肉强多啦!还能延长战斗力时间哦……”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