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2 要玩,就让你尽兴

072 要玩,就让你尽兴

    薄荷知道,如果自己说不愿意,薄烟要怀疑她的心里究竟还有没有容子华,虽然真的已经没有了,死心了,不再有任何想法甚至……心动了。

    如果她说愿意,可她却又不想为难自己,她不想当薄烟的伴娘,她和薄烟已经回不到当初,至少表面的那般好,她无法勉强自己。

    薄荷闪了闪眼眸淡淡的道:“我不愿意。”

    蔡青奕不可思议的看着薄荷,似乎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拒绝,她一向是自己说什么都言听计从的。

    蔡青奕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这是烟儿的婚礼,你不愿意也得愿意!虽然我并不想让你当她伴娘,可是烟儿说她就你这么一个姐姐,她这么的看重你,你不要不知好歹!”

    薄荷听着蔡青奕说完勾唇冷冷一笑:“在你眼中我的拒绝是不知好歹,在我眼中,她的要求却是无理取闹!”这个世界上还有姐姐给妹妹当伴娘的事?前提是,这个姐姐曾经暗恋过这个妹夫……薄烟啊薄烟,你究竟在想什么?你要把你的心计毫不掩藏的都表露在她薄荷的面前吗?薄烟,你为什么如此可怕!?还是,你真的只是单纯而已?

    蔡青奕伸手便抓住薄荷纤细的胳膊往身前一拉,眯了眯眼睛满脸不善:“薄荷,这是我给你的警告。既然你已经搬出来了,我虽然不能每天督促你怎么做薄家的长女,但是你要有自知之明,这个家里,你没有权利反抗任何事!你必须按照我的命令我的吩咐去做这一切,你听到了吗?”

    薄荷诧异的瞪大双眼看向自己的母亲,她真的是生养自己的亲生母亲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心狠,如此冷漠的母亲?她可以不爱自己,可是她怎么能一次有一次的凌迟自己的心?

    薄荷抬起胳膊挣开蔡青奕的钳制,往后退了两步。

    她不想再和她说任何话,一个字也不想,自己不想做的事她不能再强迫自己,她只要不点头不答应,她就没有办法!薄荷侧开身子向楼洞走去,蔡青奕张了张嘴,她不明白薄荷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心死了一半的灰色。蔡青奕想不过,她养这个贱丫头这么多年,她必须得对自己言听计从,她不能违背自己的任何意思!

    于是蔡青奕想也没想便扬起自己手里的包向薄荷的后脑勺咋过,手臂还没落下,一只大手便及时的捉住了蔡青奕的手腕。

    “啊!”蔡青奕一声惨叫,薄荷听到立即回头,她很意外洛倾城竟然出现在这里。却又在看到蔡青奕扬起被抓住的手腕还有那晃荡的铁链黑包便有些明白了,却又不敢相信的带了些疑惑问道:“你要用这个打我?”

    “我……”蔡青奕的脸色又青又白又红,她无法否认自己刚刚的企图,所以恼羞成怒的冲着洛倾城大吼:“放开我!”

    洛倾城不为所动只是看向薄荷,薄荷向他微微点了点头:“放开她吧。”

    洛倾城甩开蔡青奕的手腕,蔡青奕捂着自己青紫的手腕狠退了两步,瞪着薄荷又瞪了洛倾城两眼冷冷一笑:“如果你做出有辱薄家名声的事,你爸爸和我都不会饶了你!”

    薄荷冷冷一笑,此刻心里对蔡青奕已经没有了半点儿感情的冷声质问:“什么叫有辱声誉?婚前有孕?”这不是说的薄烟么?

    “薄荷!”蔡青奕怎么会听不出来薄荷的弦外之音,恼意不减的狠狠刮了薄荷一眼,转身踩着高跟鞋才气冲冲的离去。

    蔡青奕一消失,薄荷脸上那阴厉冷漠的刀子才缓缓的收了起来。这个人是她的母亲啊……她已经不再期盼不再等待却依然无时无刻的凌迟着她的母亲,她也想无情也想不再留任何情面的去反击,但是心里始终有那么一道坎,生她的人是她……薄荷始终无法做到最狠,始终都会让怯那一步。

    薄荷抬头看向洛倾城:“你来这里……做什么?”他的到来实在让她意外,不过刚刚要不是他,也许自己的后脑勺就会被自己的母亲给攻击一道了。

    “刚刚谢谢你。”

    洛倾城脸色有些尴尬,也有一丝狐疑的微红:“我来是因为……以为给我说的地址。”

    薄荷没有把洛倾城的反应放在心里,她以为这个男人只是不习惯和女人相处而已,毕竟她已经见过他几次,他每次都是如此的行为怪异。

    “你问她要的地址?做什么?”薄荷只是挑了挑眉,也没打算和洛倾城解释刚刚的情况,而他显然似乎也没兴趣。

    洛倾城将手里的袋子递给薄荷:“昨天你和以为一起帮了我,听她说你胃不好,这算是我的谢礼。”

    薄荷狐疑的接过来,低头一看,几副包裹的很严实的……中药?

    薄荷愕然的看向洛倾城,洛倾城挥了挥自己那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这算是我的举手之劳。愿你……早日康复。”说完洛倾城顿了顿便转身离去了,薄荷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蹙紧双眉,这个洛倾城……还挺有意思的嘛。虽然木讷了一些,但是……却也是个温柔细腻的人。

    薄荷提着药上了楼,心里原本还因为蔡青奕的到来而有些郁闷难平,回到家中看着空荡的家就更加郁闷了。

    湛一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回家也没个交代?她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才刚刚登记结婚吧?难道她就要开始独守空闺了!?

    薄荷将中药放在桌子上走进卧室,拿起电话来按了按,没电了?薄荷想起来,自己这手机的确已经好几天没充电了,昨晚回来太累直接把电话扔到一边竟然也忘记要充电。薄荷挠了挠头,找到充电器连接了手机,转身无奈的又走出卧室,总觉得……这都是个什么事儿啊?

    从袋子里拿出中药,薄荷隔着包纸闻了闻,闻起来都甘苦不知道喝起来是如何的味道?可是自己的胃的确需要养一养,这算不算是白来的药材?也不知道那洛倾城的技术究竟怎么样。

    薄荷闲着也是闲着,将要搁到一边又出了门,这一次是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些菜和肉和砂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点,薄荷肚子饿的咕咕叫,打开笔记本快速的搜索了一下做粥的方法,倒腾了一个小时后,有点儿糊味的青菜粥终才于出锅。粥出锅的同时,中药也熬好了。

    薄荷拿出小碗,回忆自己在电脑上看来的步骤,用抹布垫着滚烫的砂锅小心翼翼的将药倒了一碗出来。

    薄荷拭了拭额头的汗,端起黑乎乎一碗的药汁闻了闻转身就想吐。

    “这是什么啊?中药就是这个味道?”薄荷有些嫌弃的将药丸放到一边,这么苦的药,还有糊掉的青菜粥,早上又被蔡青奕找了麻烦,顿时肚子里窝了一股子气。

    “湛一凡你个混蛋!花言巧语把我骗去登记,说好的要对我好要宠我的话呢?都tm的是骗子!”薄荷气哼哼的低吼一番端起药‘咕噜噜’按着鼻子喝了,只觉得简直苦到自己心里去了的难受啊,摁着胃,如果不是强忍着,她一定已经吐出来了。

    趴在洗漱台上缓和了好一会儿薄荷才又端起糊掉的青菜粥拔了几口,越想越心酸,这过的是个什么日子啊……为什么结了婚比不结婚这心里面还要觉得憋屈!?丈夫不是妻子可以依靠的天地么?为什么他却消失不见,甚至两个音讯也没有?

    一碗饭也没拔完薄荷就将碗和糊掉的粥都丢到一旁,洗了个手转身出了厨房进了卧室,拿起还在充电的手机原本想拔掉充电器,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次手机竟然有些拔不出来?薄荷用了一些力道,充电器一甩,手机竟然飞了出去,然后‘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薄荷汗颜,立即跑过去捡起来,摔过无数次的手机这一次竟然摔花屏了?薄荷叹了口气,难道命中注定自己真的该换个手机了么?装上被摔的支离破碎的手机电池,薄荷期待的看着它开机,可是在看到它一片花屏时,薄荷无力的坐在地上,有些东西,碎了就是碎了,再也难以还原……原来,该丢弃的时候,越是挣扎,越是破碎。

    薄荷放弃了打电话,将破碎了屏幕的电话放到一边,翻出工作报表准备开始工作。空出自己的脑袋,将一切杂念和不该想的东西统统丢到一边,薄荷很快便沉浸在了自己喜爱的工作里面,埋头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直到觉得视线模糊才抬起头看向窗外,原来天色已暗。

    薄荷起身开了灯,伸了一个懒腰,肚子又‘咕咕’的叫起来,这才觉得自己又饿了……这一日三餐还真是麻烦事。

    有了中午自己做糊了粥的经验,薄荷决定做饭这事儿还是以后慢慢学习,现在还是出门去觅食先填饱肚子才是妥当。取过门口衣钩上的大衣薄荷再次出门,这一次出门却比早上还冷,只要戴上衣服上的帽子裹紧大衣御寒,走出花园薄荷眼睛瞄过对街的手机店,该不该不买个新手机啊?

    薄荷叹了口气,虽然说自己没什么重要的事,但是作为检察官的工作如果真的因为没手机而让人无法与自己顺利联系,那就是她的过错了。

    薄荷并没有带多少钱,所以她决定先去看一看。

    刚刚过了马路还没有进手机店,一辆红色fd跑车便‘吱——’的一声停在了跟前,薄荷也未在意,只以为是路人,自己也慢悠悠的向手机店晃去,脚刚刚跨进温暖的手机连锁店一步,身后却突然倾来一股强大的迫力,薄荷只是惊呼一声人就被抓到了fd跑车旁。

    “有力?”薄荷抬头匆匆的看了眼抓着自己的人便开始挣扎,她的力道怎么也强不过这个德国男子,被他一把塞进车子里,薄荷还未起身那边有力就已经跳进车里,‘咻——’的一声车子便蹿了出去,呛了薄荷一嘴的冷风。

    升起车篷,薄荷才微微觉得好受了些,但是这fd就算是在市里面也开得太快,薄荷晕晕乎乎的本来肚子还是饿的,这极速的车速让她一时吃不消,抓住车窗上的手把就想呕吐。强力忍着,薄荷根本没时间问有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要以这么快的速度冲锋,也没时间问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什么也不说就把她抓上车,难道是和湛一凡有关?

    薄荷的脑海里只冒出这个念头,这个念头却让她有些毛骨悚然的害怕,没来由的。

    车子驱出市区到了郊外,硕大的月亮遮掩在迷雾里却让这个夜晚出奇的明亮。

    两旁是茂密的庄家和高大的树木,丛丛斑驳的树影不停的流走在车窗上,薄荷已经渐渐的平稳了自己的情绪,扭头看向一脸阴霾之色的有力,薄荷始终什么也没问。

    车子很平稳的在一户白色的院落外停下,有力熄了火才扭头向薄荷看来,冷漠的脸上藏不住的带了丝讥诮:“夫人,下车吧!”

    薄荷并未动弹,冷峭的盯着有力冷冷的道:“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是生有歹意还是别有企图。”薄荷始终带了丝警惕,而这警惕不比有力那隐藏不住的讥诮少。

    有力冷笑一声,冷酷的脸上极力隐藏的讥诮迸发而出:“对你别有企图?夫人你太高看我有力了!”说完有力便下了车甩上了车门。

    薄荷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掌心,如果有力没有别的企图,那就是湛一凡……让他带自己来这里?湛一凡要做什么?

    薄荷作为检察官的敏感比常人多很多,此刻她已经闻到了一丝丝不寻常的味道。这是郊外,湛一凡一夜未归连个电话也没有,而湛一凡得力的下属突然出现把自己抓到这里来……

    薄荷的心突突的急跳,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有力已经步至铁门外,一只手撑在铁门上,身子微微后侧的回望着站在车边的薄荷,抿了抿唇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薄荷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深意。

    湛一凡难道在里面?带她来是湛一凡的授意?湛一凡,你究竟要做什么!薄荷带着疑问迈开了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院落异常的干净,角落里的花花草草,并驾齐驱停在左边的一辆商务车、电动摩托和……自行车。

    薄荷抬头望向有力的背影,已经走至玄关处隐没在强大的光芒中,薄荷跟着走过去,站在玄关口便能一眼看清宽敞明亮的大厅。

    沙发,茶几,透明式厨房和酒柜、吧台,完全现代化的装饰风格。

    在厨房里转悠的李泊亚见到薄荷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立即便是扭头微微皱眉的看向已然落座沙发的有力:“你把夫人带来的?你不是出去办事,怎么敢这么做?”

    捧着茶杯喝了一口浓茶的有力冷冷一哼:“难道她不该来么?”

    李泊亚无奈的摇了摇头立即饶了路从厨房走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才漫步的向薄荷走来,依然是温温的一笑:“夫人,原谅有力的无礼,他对你粗鲁了吧?”

    薄荷盯着走近的李泊亚,心里无数的疑惑也终于问出了口:“湛一凡在这里?为什么有力觉得我应该来这里?”有力这个人的性子她大抵也算是摸得五六分,忠诚于湛一凡,在海岩岛的时候,他的态度就是鉴于自己对湛一凡的态度而转换着。今晚的粗鲁和无力不正是说明一件事?在有力的心中,自己对湛一凡不好,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不值得他尊重。

    李泊亚颔了颔首:“虽然boss一再交待我们不能去打扰你,可是……这个时候,也真的是需要你陪在boss身边。”

    薄荷终于意会出李泊亚的话中有话,眸子一沉盯着李泊亚不再客气:“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boss……昨晚受了点儿伤,一整晚都在发烧。直到今天下午才平稳了下来,现在还在楼上沉睡。”

    “什么?”薄荷闻话已经扬起自己高高的眉头,沉稳的情绪变得急切起来:“怎么会受伤呢?昨晚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其实早上boss醒过一次,醒来便给夫人你打了电话,但是……打了大约五通你一直也没接,最后甚至……关机了。boss以为你在生气他一夜未归便吩咐我们在他睡觉的时候不要去打扰你,他一定想亲自和你解释吧。”

    李泊亚的话没有起伏,听起来温温和和的,但是薄荷听得出来,他言语间也在责怪自己,责怪她的固执,责怪她没有善解人意。

    薄荷想到自己那没电的手机,一定是她早上出去买早点的时候他打来电话,至于关机是因为没电了……薄荷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也是没用的,叹了口气望向楼梯:“在楼上吗?还在睡?伤势怎么样?怎么不送去医院?”

    “不严重。一根手指长度的伤口,家庭医生来家里缝过伤口,挂了一天盐水了。”

    一根手指的长度还不严重?薄荷不得不对李泊亚刮目相看,他们究竟是正经的商人还是披着商人外衣的黑社会?薄荷觉得,自己不得不对湛一凡进行一番了解了!

    “我上去看看。”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迈步向楼上而去。

    “左拐第三间卧室。”李泊亚望着薄荷的背影微微一笑的提醒。

    薄荷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楼梯口,李泊亚转身看向有力无奈的一笑:“你呀,看着沉着冷静冷酷无比,其实冲动而又幼稚。但是这一次……”

    有力挑眉,这次如何?

    李泊亚笑意加深:“做的不错。”

    有力冷哼一声:“需要你说!大爷饿了,你做饭就不能做快点儿!?”

    薄荷站在门前有些徘徊犹豫,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丈夫一夜未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受伤,她也见过情形悲惨的受伤患者,但是现在却突然有些害怕看到他受伤的模样。湛一凡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实在不太像个普通的凡人,从海岩岛开始,她始终看不透这个男人,他太会隐藏情绪,太会制造假象,太让人捉摸不透……

    薄荷轻轻的推开房门,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湛一凡。

    握着门柄,薄荷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沉睡的湛一凡。

    就那么看着,直到自己也觉得久了才转身轻轻的将门合上,然后才又迈着脚步轻步移至湛一凡的床边。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病态,盖着被子也看得见他身上并没有穿衣服。薄荷轻轻的蹲下来伸手揭开被子的一角,左手臂上缠着纱布,透过纱布能看到隐隐的血迹……薄荷叹了口气,轻轻的将被子合上用力的拢了拢眼眸再转向湛一凡沉睡的脸:“嘁……原来你也是个凡人。”

    会受伤,会流血,会生病了乖乖躺在床上沉睡的凡人。薄荷却没发现,自己在看到他已经安然无恙时相较于开始的心急和担忧此刻安然放松。

    薄荷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慢慢的有了些平衡的感觉,也许他并不是那么难懂,自己也不曾用心去理解他,也许理解了,就不是那么难以看透。

    薄荷在床边蹲了一会儿,就一直看着湛一凡那即便受伤却依然英俊不减的脸,以至于湛一凡突然睁开眼睛她也恍若未觉,愣了一下才张嘴低呼而道:“你醒了?”

    湛一凡听到薄荷的声音扭头看来,眼眸里闪过一抹迷惑:“我做梦么?”

    薄荷一怔,做梦?看着这样的湛一凡,眼神没有戒备没有深沉没有霸道没有轻狂,薄荷想到他一夜未归又受伤心里顿时升起一抹念头。

    于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应道:“嗯,做梦呢。”

    湛一凡笑了笑:“真好,梦里的你没有生气。”

    薄荷也是一笑:“是呀,我没有生气。”

    湛一凡依然笑着:“刚刚结婚就不回家让你一个人在家里,是我不好。”

    薄荷竖起手指轻声‘嘘’道:“你受伤了嘛,别说那么多了。我都明白的。”

    湛一凡看着薄荷如此‘善解人意’的温柔模样,果然觉得不真实,的确是个梦,挣扎着不太清醒却想醒来的梦。

    “猫猫……”湛一凡突然低唤了一声。

    薄荷眸色一沉,他就不能换个称呼吗?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正玩的开心还不能露出破绽来,难得湛一凡如此没有戒备的时候,她能不多问点儿有用的信息?

    “嗯?”薄荷压抑着自己的颤抖温柔的答应。

    湛一凡的手指慢慢的从被子里爬出来抓住薄荷床边的手指,朦脓的声音带了些依赖的又低唤了一声:“老婆……”

    薄荷心里叹了口气,又答应:“怎么?”

    “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吧。”湛一凡望着薄荷,眸如星光。

    薄荷浑身一颤,这句话吸引力实在够大。

    “唔……”薄荷淡淡的垂眸,“可是你受伤,我们怎么过好日子?”

    “我受伤……那是意外。”湛一凡盯着薄荷,眸色一沉,只是薄荷没有发现。

    “下一次意外,会不会要了你的命呢?”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的眼眸恢复一片澄净。

    “我还要和你白头到老,怎么舍得没命?”湛一凡紧紧的拽着薄荷的手指,似乎为了让她相信自己的话而加重了力度,疼的薄荷蹙眉。

    湛一凡立即松开手指,急急的道:“对不起。”

    薄荷微微的呼了一口气,摇头轻笑:“没事。”

    湛一凡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能亲我吗?”

    “哈?”薄荷诧异的瞪大眼,他不是神志不清?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一颗色狼的心,实在不容易啊……

    “咳,不行。”薄荷摇了摇头,她才不会主动亲他。

    湛一凡的脸上流过失望的神色,薄荷假装没有看到的别开自己的脸:“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受伤!你是个商人,怎么会沾惹上动刀的事情?难道你在做什么不法的交易?”薄荷最是担心……湛一凡瞒着自己在做一些不法的勾当,那她该怎么办?

    湛一凡忽然沉默,盯着薄荷的眼眸毫不掩饰的一沉,薄荷正在疑惑自己是不是一口问得太多太急就见到湛一凡那样的眼神,心里更是一重,糟了……正思量间湛一凡便已经伸手将床边的薄荷抓住,薄荷惊呼一声,湛一凡掀开被子**的上身带着薄荷一个翻滚,薄荷再睁眼,湛一凡滚烫的身躯已将覆在自己的身上,薄荷抬头对上湛一凡的眼睛,那深沉的双眸已然恢复往日的神采……

    薄荷吞咽了两口口水,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在逗他了。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却又紧张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清醒的?”什么时候知道她在骗他玩?

    湛一凡勾唇:“叫你猫猫的时候。”

    是吗?她果然没隐藏住自己那颤抖的双眸。但是,如果是那么早他便发现了,那他岂不是一直……?薄荷瞪大眼,伸手一把推开湛一凡自己翻身坐了起来,气呼呼的便道:“难得你配合我玩那么久!”薄荷转身要下床,湛一凡也急忙坐起来一把拉住薄荷的胳膊:“既然你要玩,我当然陪你。”

    “可到最后是你在逗我!”薄荷懊恼,她竟然总是逃不出他的诡计。

    “我没逗你,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你在逗我罢了,既然要玩,就要让你尽兴吧。况且我们是夫妻,这算是夫妻情趣?”

    湛一凡言语间也有些不确定,薄荷回头看他,湛一凡温温的笑了笑:“真的很高兴醒过来能看见你,不生气了吧?”

    她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么?不过……好像在他面前,的确容易生气了些。那是因为他没事总是爱惹她,而且每次都能轻易的让她恼羞成怒,怒不可抑。

    薄荷挣不开湛一凡大手抓着自己的钳制,也想着他受伤不能让他真的动太大的力,最后便由着他抓着自己。

    看了看瞅着自己的湛一凡,**着上身,左臂裹着纱布,薄荷叹了口气终于解释:“我没生气。早上……出门买早点,没带手机,回来的时候发现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本来想着给你打个电话质问你刚刚结婚就去哪里鬼混……谁知道电话被自己摔坏了。”虽然解释有些别扭,可是薄荷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是在小心眼儿的生气,她哪有功夫和他生气啊,不回来就不回来吧,反正他们还没举行婚礼,不算是真正完成程序的夫妻。

    湛一凡听了薄荷的解释竟一把将她冲动的抱在怀里。

    “喂,湛一凡你还有伤……”

    “嘘,让我抱抱你。”湛一凡俯在薄荷耳边的嘴唇动了动,薄荷僵硬不动,抱她伤口就能好么……

    “我很高兴你会和我解释,我也知道你不是小心眼儿会生气的女人,可是早上你不接电话的时候我竟然真的……”竟然真的着急了,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是冷静的人,但偏偏他在那一刻不冷静了,恨不得能起来回家去和她亲自解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当时的模样只怕回去了会让她担心便还是按耐了下来。

    “真的什么?”薄荷红了红脸,侧眸看向湛一凡贴着自己的脸。

    湛一凡笑了笑没再说话,薄荷抿着唇,哼……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

    “你为什么会受伤?湛一凡,你必须告诉我,我们已经是……是夫妻了。”他不能瞒着她。

    “这些事……你比不担心,是我生意上的意外而已。”湛一凡敛了敛眸内的精光,东区那帮人,他一定会让他们不得好死,竟然恼羞成怒的偷袭他,他湛一凡虽然初来乍到中国,但他岂是好惹的对象!?

    “你不说我现在回去了。”薄荷咬了咬唇,虽然也许是商业机密,也许自己的身份也着实不适合知道,但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受伤,又是被什么人伤了。

    湛一凡从薄荷的颈窝里抬头看向薄荷执着的侧脸:“真的想知道?”

    薄荷对上他的视线认真的点头:“嗯。”

    湛一凡叹了口气:“你知道东区的名义帮吗?他们掌控着东区的天海乐园,而我要在云海市建立最大的游乐场,所以他们自然与我敌对生厌。前些日子我带你去过的那栋大厦,那本来是我要租下来的办公楼,也从那之后一直在着手开始装修,但是他们名义帮借着关系现在要和我争抢那栋楼,甚至抬高十倍的价钱。昨天我就是去处理这件事,最后一次谈妥租金,虽然不太划算,但是也总算是得了下来。谁知道名义帮在我去车库取车的时候竟然暗伏打手,二十几个人……我没有全胜而退才受了点儿小伤。这下……明白了吧?”

    薄荷张了张嘴,竟是这样?

    “那名义帮我知道,他们是和政府有默契的混迹于黑白两道之间的帮派。他们名下有财团,却也干些不法的勾当……竟然是他们以如此卑劣的手段伤了你?”薄荷的胸口处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意,这帮该死的家伙竟然暗伏打手,竟然二十对一!?

    不过薄荷也要对湛一凡刮目相看,没想到他即便是对着二十个打手竟然也只是伤了一道口子,难怪李泊亚会说不严重,幸好没有别的伤处。

    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胳膊微微向自己胸口拉去,贴着薄荷柔软的胸脯,一个僵硬,一个柔软,薄荷顿时便感觉出二者的差异,顿时窘迫的红了脸:“湛一凡……”

    “嘻。”湛一凡先是邪邪的笑了一声才俯在薄荷耳边又正经的道:“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告诉你,是因为你是我妻子,你既然问我,又执著,我就告诉你。但不是告诉你这个检察官身份的,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名义帮的人惹了我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反击回去。如果你插手,让人知道了会小瞧我湛一凡的。”

    薄荷推攘着湛一凡的胸口,努力的隔开两个人身体上的差异感,还好自己穿着棉袄,不然更为明显……她岂不是更为尴尬?

    薄荷推攘半响不动只能叹气:“我知道了……我不会插手的,况且我也不是假公济私的人!”

    湛一凡摸了摸薄荷的脑袋:“真乖。”

    乖你妹!薄荷心里大囧,要不是他无耻,要不是顾忌他身上有伤,鬼才让他胸贴胸!

    “咕~”薄荷正在翻白眼儿,自己的肚子里却不客气的‘咕噜’一声叫,薄荷按着自己的肚子,糟糕,她是真的太饿了。

    薄荷红着脸抬头看了看湛一凡:“我……出门准备吃饭来着……就被有力给抓来了。”

    “他把你抓来的?”湛一凡蹙眉。

    薄荷立即点头:“嗯,毫不客气呢!粗鲁的把握塞进车里,还给我甩脸子……”死小子,让你给我臭脸色,这次让你知道点儿厉害。

    湛一凡‘呵呵’的冷笑两声,放开薄荷拿过一旁的衣服便匆匆套上。薄荷也立即起身,下床抱过一旁的衣服递给湛一凡:“把外套穿上吧,虽然房间有暖气,但是受伤最好不要再感冒。”

    湛一凡笑着伸开手臂:“你给我穿。”

    薄荷傻眼,这是在……耍无赖么?

    虽然无语,不过薄荷念着湛一凡受伤的事情也愿意暂时对他百依百顺。湛一凡穿了白色t恤里面,外套是一件灰色的针织衫,颇为居家。薄荷将袖子套进湛一凡展开的手臂里,从后面拿着另一只手臂又套进湛一凡受伤的左臂,小心翼翼的穿着。

    毕了,湛一凡提了提身上的棉裤,薄荷这才看这个卧室,不像是暂时找到的住所,于是问湛一凡:“这房子……”

    “有力和泊亚他们的。”湛一凡抓了抓头发,整理完毕便拉着薄荷的手往外走去。

    薄荷有些疑惑:“那为什么买在郊区?”她没记错,来的时候两道都是庄稼和高高的树丛。

    “这是西区,其实也不远。他们喜欢住在不嘈杂的地方,这里空气也比较好。”

    “但是每天上班不是很麻烦么……”

    “忙的时候市里面有公寓,不忙才住这里。”

    薄荷点了点头总算明白了,倒是没想到李泊亚和有力竟然喜欢住在郊区,到有些羡慕他们的生活方式,如此悠闲自由。

    湛一凡拉着薄荷下楼,李泊亚正在摆弄餐桌,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已经穿戴整齐恢复精神的湛一凡颇为惊讶:“boss。你已经没事了?”

    湛一凡淡淡的‘唔’了一声:“多盛两碗饭,我们一起吃。”

    “嗯,好的。”李泊亚急忙转身回到厨房,有力在吧台那里看资料,听到声音也抬头望来,看到相挽的湛一凡和薄荷只是闪动了一下双眸,什么也没说。

    湛一凡也什么都没说,薄荷暗暗的等待着湛一凡对有力的‘惩罚’。什么?她为什么如此确定他会惩罚有力?呵呵,薄荷就是很确定,确定已经肯定湛一凡这一次会小惩有力一番……谁让他对她不礼貌还冷嘲热讽来着?

    李泊亚又添了两碗粥,薄荷闻着香香的粥又想起自己中午熬的,一脸叹气的看向李泊亚问:“这粥你到底是怎么熬制的?为什么我却煮糊了?简直是难以下咽的成果。”

    李泊亚有些讶异的看向薄荷:“夫人在学习做饭?”

    薄荷咬着筷子:“是要学一些,不然天天吃馆子也会厌烦的。”

    李泊亚点头:“的确如此。熬粥其实很简单,一会儿吃饭我教你吧……”完了突然又补充一句:“想学习什么,我都能教你的。”

    薄荷一笑:“那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这也是为boss谋福利。”李泊亚的不言而喻让薄荷红了脸,他以为她学习做饭……是为了湛一凡?薄荷低头拔饭,虽然也有些这里面的原因,但也不是全为了他。

    一筷子青菜香菇落入薄荷的碟子里,薄荷抬头,湛一凡冲着她正温柔的浅笑着:“不用如此幸苦。以后家里有厨师,没厨师……也有我呢。”

    薄荷怔了片刻,低头婉然,耳边又传来湛一凡的声音:“有力,去市里买些食材回来。泊亚你给他开个单子,别漏了,既然湛太太想学,你就先给她入一下门。”

    薄荷扭头望向湛一凡,他虽然之前说了那样的话,但是转过来便又命令有力……这明摆着是在差遣有力为她做事情呢?

    李泊亚无良的咧嘴一笑,看起来依然温和无比:“是,boss!”

    有力却苦着一张脸,好心还是被当成路肝肺了?看来他完全小看了这个女人在boss心目中的分量嘛!冷哼一声,有力埋头愤愤的喝粥,该死的!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