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1 薄烟的喜事

071 薄烟的喜事

    衣服到最后自然是没有扒成,薄荷也就是嘴上逞个痛快,真要让她付诸实际行动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件事是扒湛一凡的衣服。

    湛一凡似乎很忙,刚刚和薄荷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到厨房就接到李泊亚的电话。

    “boss,不是我不人性化在这样的日子催促你,而是这件事真的需要你来解决,我们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了。”

    “东区那边人闹事?”湛一凡将水关上,甩了甩手淡淡的挑了一下眉看向同时向自己望来的薄荷。

    “……是。还是租金的问题。他们抬高了三十倍,明摆着是串通了要故意给我们下套子。”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湛一凡伸手在薄荷的围裙上擦了擦水坏坏的一笑:“猫猫,我要出门了。”

    “湛一凡……”薄荷已经无力纠正了,她究竟哪里像猫了?相比起猫猫,她更乐意他叫她老婆。虽然也同样的肉麻,但是比起猫猫……总要好些。

    但是湛一凡就像是来了兴头似的,完全把这别号当成她的小名了,叫的乐此不疲。

    湛一凡伸手又将薄荷捉在怀里,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你一个人在家要乖,很抱歉我今天不能陪你。”

    “我又不需你的陪伴,我也刚好有很多公事还没处理完,你快走吧,你走了我更方便办公!”薄荷是真觉得湛一凡的存在反而是自己的麻烦,他一句猫猫就能让自己搓半天鸡皮疙瘩,浪费时间。

    “你竟然没有不舍得我?”湛一凡略感失望的拌了拌嘴,“难得我还舍不得离开你,你个没良心的。”说着还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头。

    薄荷瞪大眼瞪着湛一凡:“你走不走?”戳她的脑袋,她也会痛的好不好?

    湛一凡啧啧了两声,对于薄荷迫不及待让她离开的模样真的让他‘痛’了心,不过还是没忘记在薄荷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然后才匆匆的去换了衣服离开,走的时候开的自然是他自己相对来说已经比较低调能停在这小区里的车子。

    薄荷已经有些能熟练的刷碗,快速的收拾了一下满厨房的狼藉出来时摸了摸自己有些饿扁的肚子,好歹也是新婚早上,怎么着也该吃顿早饭再走吧?薄荷又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自己嫁得是个比自己还忙碌的商人呢。

    薄荷找了些吐司出来就着开水便吃了,吃完又将自己的工作文件翻腾出来,打开工作文件却又摸出手机,顿了顿才给出门不久的湛一凡发了条短信过去:记得吃些早饭。

    看着发送成功,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他们已经结婚……发条短信是应该的,如此安慰了自己便心安理得的准备看文件,可一个字还没看,门铃却响了。

    薄荷挑眉,是谁?难道是以为,或者胡珊和张煜寒?也只有他们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薄荷起身去开门,却在见到门外的两个人时,自己也意外的怔住了。

    湛一凡听到手机短信在响便拿起来看了一眼,看到短信内容时禁不住的勾起了唇角,这个别扭而又可爱的小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啊!想着想着嘴角的笑容大大的扩散,叫他怎么能不喜欢?

    湛一凡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薄荷多想让他今天没有离开这个小家,那么就不是她一个人面对找上门来的薄烟和容子华。

    “姐!”薄烟急急的上前抓住薄荷一脸担忧的样子,“你怎么离开家这么久也不来个电话?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你怎么都不回呢?”

    薄荷心里冷笑,薄烟,你曾几何时给我发过短信打过电话,该不会是打错了发错了号码吧?可看向一旁的容子华,薄荷知道,她都在做给那个人看而已。

    薄荷轻轻的挣开薄烟的手漠然了神情:“你们怎么来了。”

    容子华拉下脸:“烟儿担心你,我才带她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们是一个地方上班,想知道你住在哪里并不困难。”

    薄荷想到‘跟踪’二字,是啊,她蠢。湛一凡都找得到她,何况容子华?

    “你不请我们进去?”容子华揽着因为被薄荷冷然相待而一脸委屈的薄烟,盯着薄荷的视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份儿温润,反而是冰冷如霜,锐眼如锋。

    薄荷还没有邀请他们却已经挤着身子进了屋,薄烟抖着肩又低声的抽泣了起来:“姐,你怎么能从家里出来住在这样的地方呢?爸爸妈妈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

    薄荷看了薄烟一眼,自己转身在桌子旁坐下来:“茶水自己倒吧。还有,这是我乐意住的地方,我不觉得委屈。”他们会伤心?薄荷想,这辈子他们都不会为自己伤心吧,她已经不会去奢望了。

    “烟儿你坐。我去给你倒茶。”容子华扶着薄烟坐下,薄荷多看了容子华一眼,往日里容子华对薄烟也体贴温柔,可是今日从见到起却是比往日更甚了十倍。薄荷不免又多看了薄烟几眼,她眉眼娇羞,完完全全已然是个幸福的小女人,感情……到她这里晒幸福来了?

    薄荷没什么兴趣的低头继续看案子,她手里的事情太多,一个湛一凡已经让她无暇分身,哪里再去更多的关系薄烟和容子华?

    “姐,你真的不回去吗?我生日的时候你不在……家里好了冷清的,这是我二十四年以来,第一次没有你给我过生日。”薄烟有些委屈的盯着薄荷,薄荷想起来,薄烟的生日是十一月二号,过了已经快十天了。

    “对不起,我太忙了……”薄荷的确从未错失过薄烟的生日,每一次都无比隆重盛大的生日宴会……而相比起自己每一次被遗忘的生日,她实在很难想象自己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又是怎么才保持一颗……没有恨他们的心,也许是期盼太多了吧,失望也太多,于是失望淹没了自己已经无暇无力再去恨再去责怪了。

    “姐,爸爸已经不生气了。妈妈也在念叨你……你回去吧。”薄烟又拉住薄荷的手,当真是一脸的期待。薄荷盯着薄烟的眼睛,为什么她越来越看不明白薄烟了?很多时候,她明摆着告诉自己她在演戏,她明摆着对着自己撒谎,肆无忌惮的各种眼神各种装无辜装可怜……但是为什么这一刻她却看到了她眼眸里的真?似乎真的,在劝她回去?

    容子华将热水捧到薄烟的手里,然后在薄烟的旁边缓缓的坐下,又揽着薄烟的腰才看向薄荷也淡淡的应付了一声:“回去吧。别让爸妈太担心。”

    薄荷冷冷的笑了一声:“如果你们是来一起劝我回去的,就省了这份儿心吧。回去吧,我住在这里挺好的。”至少不用看父母的脸色,也不用看薄烟是如何的被父母疼爱各种幸福,她已经不想再委屈自己了,从那样的家里出来,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姐……算了,你想怎样便怎样吧。可是……这个月底我和子华的婚礼,你一定要来参加啊。”薄烟期待的望着薄荷,薄荷却险些将手里的笔折断,婚礼!?不是心痛也不是不甘,而是震撼,这么快!?

    薄烟轻轻的敛了敛眸子里的幸福光芒,抬头对上容子华的视线温温的一笑:“其实,我们想等到明年初再举行婚礼,怎么着也要让姐姐和姐夫先举行了婚礼吧。可是我怕那个时候……烟儿穿婚纱就不好看了,所以爸爸和妈妈,还有子华的爸爸妈妈都同意这个月底就举行婚礼。姐,你是家里的一份子,我想让你也知道。所以……我就让子华带着我来见你。”薄烟的手似有若无的抚上自己的小腹,薄荷恍然大悟,难道薄烟竟然是……

    “怀孕了?”薄荷蹙眉看向容子华。

    容子华的俊颜微微的有些发红:“两个月了。是我那次不小心,让烟儿受了苦。”

    “唔~”薄烟摇头,“烟儿不苦,烟儿好幸福!”薄烟的眼睛笑起来就像月牙一样的美,两个人像是没有旁人的幸福对视。

    薄荷像是全身都被抽去了力量一般,这两个人……竟然在两个月前便已经……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求婚,那个时候,她还在苦苦暗恋容子华,那个时候她什么都还不知道他们去已经珠胎暗结!

    长长的叹了口气,薄荷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其实除了心底的那抹无力,也没有别的想法。

    “我们想去登记,可是爸爸说户口薄让姐夫拿走了,姐姐……姐夫是不是要和你登记了啊?”薄烟看了看房间里的装扮,到处都是喜庆的剪纸甚至一对一对可爱的瓷娃娃,就像一个小小的新房一样。

    薄烟站起来进了卧室,不一会儿便将户口薄找出来然后递给薄烟:“拿去吧。你姐夫来过,现在走了。”她不想告诉他们她已经登记的消息,其实,是不想让她告诉爸爸,爸爸会如何利用这桩婚姻她不是不明白,她不想让自己那么悲哀,特别还是在刚刚结婚的这时候,至少不能!所以她有意混淆薄烟和容子华的思绪。

    薄荷没有正面回答,薄烟心里还在猜测怀疑,容子华却已经站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们就先离开了。”然后扶着薄烟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容子华的眼神有些冰冷,薄荷无力去猜想他此刻的想法。

    “姐,我们回去了哦……”薄烟朝着薄荷笑了笑,低下头的一瞬间眸内闪过一抹冷光,难道他们已经登记了?

    “嗯,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儿,容子华你照顾好……薄烟。”薄荷叹了口气,容子华却扭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薄荷顿了顿,难道她说错什么了吗?容子华很快便又扭过头去,扶着薄烟小心翼翼的出了门只留下一句话:“如何照顾薄烟,我心里知道。你不必反复的说。”

    薄荷看着容子华和薄烟消失的背影久久的才深吸了一口气,感情……她又自作多情了。

    关上门,薄荷靠着门板深深的叹了口气,薄烟怀孕了,所以婚礼会在她之前举行吗?薄荷并不着急自己的婚礼,反正对于她来说婚礼并不是结婚的证明,红本子才是。去房间里翻出两个放在锦盒里的结婚证,看着上面傻傻的两个人薄荷咧着嘴角便傻笑了。

    她有湛一凡,她有两个红本本,她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不过工作是做不下去了,薄荷已经被捣腾的完全没了心情。

    于是打了个电话让洛以为出来玩:“下午出来和下午茶,晚上我给你介绍一个人。”都说,有了男朋友要介绍给好朋友。那她有了老公是不是该正式的介绍给洛以为呢?虽然曾有过一面,对那毕竟不是正式的,所以薄荷思前想后觉得该给他们二人来个正式的见面晚餐。

    洛以为自然是欣然答应,这丫头遇到自己的事情总是那么热情和欣喜。

    薄荷换上隐形眼镜,找出一件墨蓝色的英伦风大衣,又找出一条连身长裙套上线袜和皮鞋便出了门。

    约定的地方在市中心,这一次是薄荷先看见洛以为。

    薄荷轻步的走过去拍了拍洛以为的肩,洛以为扭头看到薄荷差点儿尖叫出来:“天啦,你一次比一次漂亮啦!”

    “和你站在一起,你还好意思说我漂亮吗?”薄荷睨了洛以为一眼,这丫头才是会让任何女人都自行惭愧的美。虽然大脑直白了一点儿,但这才是洛以为的可爱之处,如果她又漂亮又聪明,虽然完美,可是就不是洛以为了。

    “哎哟,在人家心里,你才是最美的嘛。”洛以为娇嗔的抱着薄荷的胳膊撒娇,薄荷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难道每个人的爱好都是恶心别人?

    下午两个人随便逛了逛街吃了点儿小吃,刚到五点薄荷便给湛一凡发了条短信:几点下班?

    洛以为将热奶茶递给薄荷,薄荷接过来温温一笑:“谢谢。”

    洛以为‘咻~’的一口便将一团一团的布丁吸进嘴里,满足的吞下之后才笑嘻嘻的看向薄荷:“今晚我们吃什么?”

    薄荷将习惯插进奶茶杯耸了耸肩:“你想吃什么?”

    想到湛一凡不让自己喝奶茶这事儿,不过他现在又不在身边就算自己喝了他也是看不见的便也大口的喝了几口,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在路上随意的逛着,薄荷还从未如此慢节奏的和谁逛过街,现在做来,也觉得时间稀奇享受的事情,难得惬意。

    “这个嘛……”洛以为挠了挠头,“我们两个人的话,就吃西餐,可是三个人的话,不如吃中餐?我喜欢吃辣的,你呢?”

    “我……”薄荷皱了皱眉:“什么都好。”其实她不喜辣的,伤胃。

    “那我们去吃川菜吧?我知道有一家川菜馆子的味道特别好,我哥特喜欢,以前就爱带我和因为去。要不我们去那儿?”

    薄荷微微的颔首:“你怎么说便好。”不知道湛一凡喜欢吃辣的吗?虽然每次和她在一起懂得时候都是吃些清淡的,但是对于他的口味薄荷确实不知道。

    正想着手机便响了,薄荷立即掏出来,还没看洛以为在边上便叽叽声的不停道:“我说薄荷,你该换个手机了,现在人人都用直板智能手机,只有你,还在用几年前的老款式。你看边边角角都磨掉漆了。”

    薄荷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我觉得这个东西倒没必要奢侈。”

    “那你有什么奢侈的东西?要对谁说你是薄家大小姐都没人相信,吃路边摊,用旧款手机,以前还穿着千年不变万年不换的古板制服。天啦,这种女人都要绝种了!”洛以为抚着胸口一副不得了的模样,薄荷眨了眨眼睛却是慢悠悠的道:“为什么要让别人相信我是薄家大小姐?吃路边摊,旧款手机,万年不变又怎么了?”薄荷倒觉得这些身外之物和身外之事不值得自己去追求。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哪怕是作为一个人,想让别人爱自己,首先就得爱自己不是么?”洛以为挠了挠自己的大波浪头发瞅着薄荷淡淡的道。

    薄荷一怔,如此浅显的道理从洛以为的嘴里说出来,却是不可思议的。

    这一次,薄荷答不上话来,洛以为说的太正确了,让她根本无法辩驳一词。薄荷想想以前,她的确不爱惜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生活或是人生,她都被父亲和母亲牵引着往前走,直到最近才慢慢的发现寻找自我……洛以为说得对,她想得到爱,就必须得爱自己。

    “你说得对。”薄荷看向洛以为抿了抿唇,“一层不变,甚至为了迁就别人而不爱惜自己的行为,的确很难得到任何人的爱。首先要爱自己,做自己,才有机会得到一切你想得到的。”

    洛以为听到薄荷竟然不仅赞同自己说的话还夸奖自己便乐了。

    薄荷这才翻开手机,湛一凡回来的短信:晚点回家,别等我,先去吃饭。

    薄荷蹙了蹙眉,她并没有告诉湛一凡自己要介绍他给洛以为认识,所以他工作忙……自己也的确没什么好埋怨的。

    叹了口气,洛以为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薄荷松下眉头,带了歉意的看向洛以为:“没事,他今天太忙可能来不了了,都怪我早上没告诉他晚上要吃饭的事……”薄荷以为他会准时下班,可现在才感觉到原来湛一凡真的很忙,他是湛氏国际的继承人又是亚太地区的总负责人,哪里能由着她的时间来自由?

    薄荷也感觉到自己与湛一凡之间的差距,他并不是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而是一个大企业的ceo,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偏偏走在了一起,虽然才刚刚起步,但是往后的日子是如何的不顺,她几乎可以预见。

    叹了口气,洛以为则以为薄荷还在内疚便拉着她道:“没关系啦,反正还有下次咯。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我见的人……是不是就是上次在我们家那边大庄园外见到的那个超级帅哥呀?”

    薄荷没想到洛以为竟然猜到了,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是的……但他算得是超级帅哥?”是长的挺好看的,但算得上如此夸张?薄荷总觉得,长得好看的人夸奖别的长得好看的人,有些怪异的不真实。

    “哇勒,你的眼光是有多高?这样俊美的男子你说不好看要遭天谴的呢!不过,他是不是你的未婚夫啊?就是对不对?”

    薄荷扶了一把额头,淡淡的允道:“哦……”她又不是眼光高,她也知道湛一凡是个好看的男人,可是洛以为你是个大美女,如此花痴一个男人,会不会太丢面子?

    洛以为抓着薄荷又十足的兴奋大叫起来:“哇哇哇,好帅啊!薄荷,我就知道配得上你的男人不是普通的男人!”

    “是谁前些日子还说让我不要冲动,让我不要轻易和陌生人结婚……”薄荷对于洛以为此刻轻易的改变立场只因为遥遥见过‘湛一凡’一面的行为深感‘无语’。

    洛以为傲娇的扬了扬自己漂亮的下巴线条:“那是因为我有一双识人的火眼金睛!只看一眼,我就知道那先生是配得上你的。”

    “哦?”薄荷来了些兴趣,“你怎么见得……?”只不过一眼,真的就能看出什么来?

    洛以为眼眸染上闪烁的亮光:“他如此器宇轩昂,气度不凡,定不是普通的富二代那样混世纨绔,而且……能买得起两亿的庄园,那是普通人家能做到的?不论人就说身家,要这样的才配得上我心目中的学姐啊!”

    薄荷怔怔的看着洛以为,她从不知道自己在洛以为的心中竟有如此的地位?需要如此的家世如此的人才入得了她心目中配得上她薄荷的眼?她真如此美好?薄荷禁不住的莞尔,这世上只有洛以为才将她如此高抬吧?

    如果湛一凡要知道只不过一眼而已,洛以为就因为他的容貌气度和家世而肯定了他的地位该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薄荷和洛以为还是去吃了西餐,只不过才吃了一半,香槟还未喝完洛以为就急急忙忙的接了一个电话。

    “是我哥。”放下刀叉洛以为匆匆的道着便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喂,哥。你没事儿吧?”

    “妹,快来救我——!”电话那边的洛倾城只传来一声哀呼便‘咔’的一声没了音,洛以为瞪大眼睛看向薄荷:“我哥肯定出事了!”

    薄荷皱了皱眉:“你哥他……到底是怎么了?”

    洛以为喝了两口甜汤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饭我吃不了了,我得去救他。我哥每天被我妈安排着相亲,我哥有点儿恐惧陌生的女人,往往都能应付,可是每次遇上对他饿狼扑食的他就向我求救!这次肯定又遇上难缠的对象了!”洛以为说着便从椅子上站起来拿着外套便走。

    薄荷立即叫来买单放了钱便起身匆匆的跟出去。

    “既然你哥哥要相亲,遇上一些主动的女人,有什么不好吗?”跟着洛以为走出西餐厅,薄荷满是疑惑的问。

    “你不知道,我哥在上高中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那个女生爱慕虚荣,她不知道我们洛家的家世所以在瞄到更好的对象时就抛弃了我哥,我哥从此对自己没自信,对女人始终抱有一丝观望态度。所以我哥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个处男。为了他的贞操,也为了他那颗幼小的心灵,我都必须得救他于水火之中啊!”

    “哈?”薄荷瞪大眼睛,洛倾城至少也有二十九岁了吧?这世界上还真的有长的又好看年龄却不小的处男?薄荷不由得想到湛一凡,他究竟是么……

    “你和我一起去吧?”洛以为打开车门便把薄荷塞了进去,薄荷还来不及说什么洛以为便关了车门,薄荷想了想,反正自己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和她一起去看看。

    洛以为驱自己的车很快便到了洛倾城相亲的地方。

    一个小酒吧,昏暗而又暧昧的灯光朦胧的投射在小酒吧的每个角落里,性感的外国女星的歌声在酒吧里回旋游荡,每个小隔间里都坐着闲散的人,喝酒,谈笑风生。

    洛以为拉着薄荷一直往里面走,走到最里面才终于找到洛倾城。

    洛倾城醉眼朦胧的斜靠在最里面的角落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靠在他身上,又摸又亲,看来已经吃了洛倾城不少豆腐。洛倾城看起来神智并不清醒,由着自己身上的女人对他动手动脚动嘴,甚至对方的一只手已经钻到他的衣裳里他也似乎没有感觉,只是眯着眼睛靠在那里,没表情也没反抗的动作。

    薄荷想,如果是不认识洛倾城的人,只当他们是在这里**的情侣而已。

    洛以为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那女人后脑勺上的马尾用力向后一拽。痛的那女人一声惨叫传来:“啊——”手也连忙从洛倾城的衣服里抽出来护着自己的头,还没来得及转身看身后突来的突袭者是谁就被洛以为一把给扯出沙发来推攘在过道里。

    “tm的是谁——!?”落败而又狼狈的倒在地上的女人捂着自己疼的呲牙咧嘴的头皮抬头愤怒的大吼。

    洛以为勾唇一声冷笑:“好好看看本大小姐是谁。”

    薄荷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洛以为。在她眼中的洛以为,总是个胸大无脑的花瓶美女,总是浪费了一张美艳的脸蛋儿而绽开白痴一样纯真笑容的傻大姐,可是今天看来……这个为了保护自己哥哥贞操而露出一脸阴冷笑意的洛以为,另一个洛以为……薄荷开始有些好奇,她还会怎么做?

    “你……你是……”地上的女人姿色很平凡,但是因为画着浓烈的妆容所以看起来并不糟糕,糟糕的是她身上那半褪的暴露衣裳,大冬天除去了外套,里面竟然吃穿了一个半罩杯的吊带衫。

    “薄荷,你带我哥出去。”洛以为捏了捏自己的指节,又扭动了脚腕,冷冷一笑:“这个女人不好好相亲,竟然妄图吃我哥的豆腐,那我就让她见识见识我们洛家的厉害!”说完洛以为便扑了上去,虽然不是技术性的打架,可是美艳的美女一旦泼妇起来,那也觉得称得上是……够辣的!

    薄荷搀扶起昏昏沉沉似乎已经不省人事的洛倾城,在睨眼看向洛以为扭成的那一团,癫狂的洛以为竟然拽着对方的头发把头往地上磕,对方虽然惨叫,可是抓着洛以为的胳膊那力道……

    薄荷不忍再看,扶着洛倾城吃力的往外走去。

    她是个检察官呀……见到这一幕,是该装作没看见呢,还是没看见呢?算了,这是警察该管的事,现在下了班的她……只是个小小公民。

    薄荷将洛倾城扔进后座,因为惯性的力道,在将洛倾城那一米八三的身高一百六十斤体重的身躯扔进后座的时候,自己也随之倾倒在了他的身上。薄荷挣扎着撑起身子,慢慢的退出车内,就差一个头便能出来之时,手腕却突然被紧紧拽住。

    薄荷愕然,还未抬头望去,自己的身子便被人用力一拽给拽入了车内。因为前趴的姿势,所以倒下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再次倒在了洛倾城的身上。

    薄荷抬头,撞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薄荷一颤,他醒了?

    薄荷挣扎欲起,奈何对方竟然扣着她的腰,拽着她的手腕,根本无可奈何,只能叹口气抬头无力的道:“洛先生,放开我!”

    在灯光透过车窗的照耀下,洛倾城的眸色一沉,似乎才恍然大悟似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薄荷挣扎着终于从洛倾城的身上撑起来,不太顺利有些磕磕绊绊的从车里出来,站直了身子揉了揉后脑勺和手肘深吸了一口外面有些凉却很清新的空气,扭头看向此刻已经坐起来,揉着自己沉重的头的洛倾城淡淡的道:“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个男人……别人吃了他豆腐,他竟然毫无感觉?却又在此刻突然醒来。

    洛倾城向薄荷看来,脸上有丝疑惑的表情:“我该记得什么?”

    薄荷冷冷的笑了笑,洛以为已经推开小酒吧的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看到洛倾城坐在车门口也是愣了一下:“哟,哥!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以为?”洛倾城看到洛以为似乎终于有些清醒了:“你把我……救出来了?可是……”洛倾城又看向薄荷,似乎很不解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哦,我之前和薄荷在玩,听到你出事我就把她拉来了。你放心吧,里面那个女人已经比我打的鼻青脸肿啦。”洛以为难得打架,所以此刻是无比的得意洋洋啊,还是气势决定成败。

    “鼻青脸肿?”洛倾城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洛以为。

    “恩啊。我们来的时候,她正压着你上下其手呢。哥,你的脸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哇……难道我做错什么了……”洛以为慢慢的向薄荷的身后靠去。

    果然,洛倾城一副懊恼的神情:“媒人问爸妈的时候我们怎么交代?”

    “欸?”洛以为一时怔住了,她为了呈痛快的确忘了这一茬……以往都是冒充哥的女朋友,可今儿个这个女人太过分了,所以她才一时冲动的……

    洛以为挠了挠后脑勺:“大不了以后没人和你相亲了呗……”最严重的后果不也就是这个,再说,她已经向对方报了自己的身份,对方要怪,也是怪她吧。

    洛倾城摇了摇头,一直站在一旁默不出声的薄荷却道:“洛先生该因为有这样的妹妹而感到高兴,而不是唉声叹气。”

    洛倾城抬头向薄荷看来,眯了眯双眸有些不快的道:“你懂什么?”

    “我的确不懂你此刻的心情,但是在以为听到你有难便扔下饭菜急匆匆奔来救你的这份儿情上,你也不该责怪她做的任何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真正为了你而不顾一切,就算是亲姐妹也难得如此奋不顾身只为对方。这样的感情,你该珍惜,该感到庆幸,而不是因为她的冲动而责怪她的莽撞行事。”

    洛以为看向薄荷那冷然的侧面,她在为她说话……为了她,训斥哥哥呢。洛以为此刻只觉得心里是无比充实而又温暖的,就算回家真的被妈妈给责怪她也是不怕的。

    洛倾城沉默的看着薄荷,过了一会儿才冷冷的哼了一声:“我并没有责怪她,我是在怪我自己警惕性太低。反而……我要感谢她,总算让我有机会不再相亲了。”顿了顿洛倾城的眼睛慢慢的转向洛以为又道:“她是我的妹妹,也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之一。”

    洛以为一怔,看着洛倾城什么话也没说。

    洛以为开车送薄荷回之前吃饭的餐厅,因为薄荷的车还停在那里。

    洛倾城歪着身子在车后座休息,洛以为下车送薄荷。

    薄荷找到自己的车坐进去,洛以为才拉着薄荷的手轻声的道:“谢谢你哦,刚刚为我说话,好感人。”

    “我只是有感而发。”薄荷也希望有这样一个亲人能为自己奋不顾身,她只是羡慕洛倾城罢了,难得洛倾城心里还是明白的,不然她就要看不起那个男人了。

    “其实我哥是家里最疼我的人。虽然我和因为是双胞胎,可我和因为因为性格和相貌的差异,一点儿也不像双胞胎也不爱走在一起,还不如我和倾城之间来的亲密。爸妈每次打我的时候倾城都是顾着我,每次我失恋倾城也会找甩了我的男人算账揍他们,倾城在我眼里,很重要很重要。但是我却是第一次听到倾城说我是他最爱的人之一,我是他妹妹啊,这份儿血浓于水的亲情,不需要解释的。”

    薄荷看着洛以为,她总是很羡慕洛以为的家庭,她的兄弟姐妹,她的父母,她的亲情。为什么同样是血浓于水,却是那般的不一样?为什么她和薄烟做不到如此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说爱着对方便能做为对方奋不顾身的事情?

    薄荷回到小公寓,打开门看着空荡的房间,打开全部的灯光着脚走在地板上。

    桌子上还有薄烟和容子华喝过水的茶杯,门口还摆着湛一凡的新拖鞋。

    薄荷掏出电话,没有湛一凡打过来的未接来电,甚至未读短信。

    薄荷将电话搁到一边,躺在床上裹着被子便睡了。

    再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昨晚回来开着的灯,现在依然还开着。

    薄荷拉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头的电话看了看,已经十点半了。湛一凡竟然宿夜未归!?

    薄荷蹙了蹙眉头,翻开电话号码有些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问问,手指动了动却还是将电话搁到了一边。掀开被子下床,一番洗漱完了薄荷才摸着自己饿的咕咕叫的肚子,昨天早上还在吃湛一凡买来的早餐,今天早上就是自己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空荡荡的厨房了?

    薄荷叹了口气,换了长毛衣和打底裤穿了棉大衣拿了点儿钱和钥匙便出了门。

    刚刚出门,床头柜上的手机便‘嗡嗡’直响,来电显示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薄荷在小区外买了些包子和豆浆,一边走一边吃,怎么也没想到走到楼下竟然会遇到……应该是久候她已久的薄母,蔡青奕。

    薄荷一口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去,愣愣的喊了一声:“妈。”

    蔡青奕的脸色很是难看:“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又上下的看了薄荷一眼:“果然是住在什么地方,就是什么人。”

    薄荷蹙眉,她穿的也许是素淡普通平民了一些,但是她难道不觉得如今的自己要比从前衣柜里只有套装制服的自己要好上千百倍?薄荷不动神色也没有回嘴,只是看着蔡青奕,不知道她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你妹妹月底要结婚的事,她说她已经告诉你了。”蔡青奕神情漠然的瞅着薄荷,又眼带嫌弃的瞄了一眼她手中的包子和豆浆,满是不屑。

    “嗯。”薄荷当然没有忽略蔡青奕严重的不屑,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那么遭她的厌弃……

    蔡青奕冷冷的道:“她希望你能当她伴娘。”

    “我?”薄荷诧异的抬头看向母亲,心里也是无比的惊讶,薄烟,你究竟是作了什么样的想法?明明知道她以前喜欢容子华,明明两个人之间各自心知肚明,她却提出这样的要求!?薄烟,你是在试探我吗?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