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70 醉了的新婚之夜

070 醉了的新婚之夜

    一声‘湛太太’让薄荷险些从湛一凡的怀里滑出摔在地上,这辈子她被人冠名‘薄家大小姐’叫了二十八年,突然被冠上‘湛’姓,她怎能不慌张?

    湛一凡紧紧的揽着薄荷的纤纤细腰,见她这慌张模样禁不住的又俯在她耳边一阵低低的发笑:“紧张什么?先去车里。”说完便揽着薄荷向停车场而去,薄荷的腿已经开始发软,真难想象她竟然真的和湛一凡登记结婚了。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她的心里依然是充满了不真实感,直到回到车里,湛一凡摇下她的车椅倾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连连的叫了她几声名字她才回过神,抬头看向不知何时已经将自己压在身下的湛一凡:“你说什么?”

    湛一凡哭笑不得:“就这么没有真实感?”

    薄荷扣上手里的结婚证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失态,扭开视线:“不是……我只是……有些……”好吧,的确是不真实,好像一出戏,进去一会儿出来,自己就变成湛家人了。

    湛一凡轻轻挑起薄荷的下巴低头在她脸颊上轻轻的落下一吻,薄荷感觉到他那滚烫的唇却动也不敢动任由他亲吻着。

    吻从脸颊移到她的唇瓣上,湛一凡也不着急一口吻住薄荷,而是伸出舌尖在她唇瓣的轮廓上轻轻的扫了一圈,薄荷轻轻的咽了口口水,湛一凡你究竟要做什么?

    湛一凡又笑了,张口轻轻的摇了摇薄荷的下唇便抬起头不再戏谑她,只是俯在她耳边轻轻的喃道:“我们结婚了,以后我做这样的事,都是天经地义的。我们还可以做更多更多的事,懂吗?”说着手便顺理的也钻进薄荷的衣服里,冻得薄荷一个哆嗦。

    薄荷的脸‘轰’的便红了,有些尴尬又有些气恼,伸手推攘着湛一凡的坚硬胸膛:“你就知道这些事吗?”

    “当然不。”湛一凡知道或许自己的手太凉冻着了薄荷便将手抽了出来,这一次盯着薄荷的眼睛正儿八经的道:“我更期待和你以后的生活,更期待……你以后该怎么称呼我。”

    湛一凡的眼睛里总是有一块能吸引人的吸铁石,仿佛是一块巨大的能量石,让薄荷情不自禁,也让薄荷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不就是……一凡么……”她大不了以后不连名带姓的叫他‘湛一凡’呗。

    “你不乖湛太太。”湛一凡伸手挠了挠薄荷的腰,薄荷惊叫了一声:“啊!不要……”

    湛一凡笑着眯了眯眼抬起自己的五指灵活的动了动:“原来你怕痒……那你要不要老实的说以后该叫我什么?”

    薄荷想哭的心都有了,自己的确怕痒,而且是非常怕。他干嘛这么执着于称呼的问题啊……虽然很无奈,不过薄荷还是乖乖的缩着脑袋叫了一声:“湛先生……”

    湛一凡蹙眉,一副不大欢乐的表情:“你知道的,我期待的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难道是……老、老……公?薄荷在心里骂了一句‘我去~’,不过脸上却依然只是纠结,顿了好一会儿薄荷才又道:“你都加我湛太太,那我叫你湛先生也是应该的。”

    “呵……”湛一凡盯着薄荷的眼睛一笑,“原来你也很期待我对你的称呼嘛,小别扭,也不早说。”说着湛一凡便给薄荷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薄荷满身的鸡皮疙瘩又开始往下掉,湛一凡总是有本事让她觉得各种肉麻。

    湛一凡拉起薄荷的手贴上他自己的脸颊,薄荷愣住,她突然有预感湛一凡要做什么……但是又不确定……于是就看着湛一凡那越加温暖的眼睛,甚至看到他眼睛里投影出的自己。

    湛一凡勾了勾唇角,缓缓的叫出那两个字:“老婆……”薄荷浑身一怔,这两个字就像电流一般从她的头顶发麻到她最小的小指头。湛一凡竟然那么顺的叫出口,而且那声音那么的低沉磁性,仿佛已经叫过了几百次一般的熟稔,让薄荷……心跳加速的麻醉了。

    “该你了。”湛一凡轻轻的吻了吻薄荷的手心,笑笑的又盯着她很快的便将球再次踢到她的面前。

    薄荷艰难的吞咽着口水盯着湛一凡,叫就叫吧,也许不是那么难,就满足一下他。可是那两个字到了嘴边,薄荷就是叫不出口,那个音怎么就那么难发呢?

    湛一凡若无其事的的吹了吹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仿佛在警告一般,缓缓的便往她的腰间而来,薄荷吓得张口便出:“老公!”

    呼……薄荷松了一口气,看吧,也不是那么难,就是叫出口有些尴尬的想哭。

    湛一凡释然的一笑,手掌由薄荷的腰间来到她的脸颊,双手捧着她的小脸自己靠了过来:“乖。我该怎么奖励你?送你一个吻好了。”说完便将自己红艳艳的唇印了下来,薄荷只‘唔’了一声,余下的一切便都被湛一凡霸道狂嗜的吞入他的嘴中……

    *

    回去的路上,薄荷一直低着头翻看着两个人拿了结婚证在国徽下拍的纪念照,已经被照相处的人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出来贴在相框里。薄荷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好傻,一个三十三岁,一个二十八岁,明明都不是年轻姑娘和小伙子,可都是初次结婚,也许就是这么一辈子的唯一一次,拿着结婚证都有少许的迷茫和不真实感。特别是薄荷,甚至能从照片里看出自己当时还在神游状态,揽着她的湛一凡却是一副……老到的淡定模样,他对他们结婚究竟是怎样的看法?

    薄荷偷偷的看了湛一凡一眼,刚刚的一吻结束后两个人都有些心泛涟漪,他更是开门出了车在车外吸了一根烟吹了一会儿冷风才又坐进来,直到现在两个人也没再好好的说话。如果湛一凡以前真的是个处男,那自己岂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那么在海岩岛他岂不是也是初夜?那么这么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啊?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薄荷还记得他那晚是如何的勇猛,虽然有些莽撞,但是从他勤奋耕作的程度看来,他是个身心健康的已经不能再健康的程度了。如果这么些年真的……薄荷摇了摇头,她如何也不能相信湛一凡这辈子没碰过别的女人,只要不是他亲口说出来,她都觉得不可能。

    “可以正大光明的看我。”湛一凡突然说话,薄荷吓了一小跳,猛然发觉自己刚刚竟然在偷看他。

    轻轻的咳了一声,薄荷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我没看你。”

    “那你在看什么?一会儿歪着脑袋一会儿歪着脑袋,我还怕你的薄荷扭伤了。”湛一凡扶着方向盘开始拐弯,眼睛却含笑的不时向薄荷睇看而来。

    薄荷挑眉低头却难掩慌张:“我就是……就是看那边的风景啊,那边的风景要比右边好看。”反正她才不会老实交代一直在偷看他。

    湛一凡挑挑眉没再说什么,可是嘴角的笑意却明显的说,他什么也知道,薄荷又恼又怒却无发发作最后只能憋成一口气在心里久久难以消散。

    快到家的时候,薄荷问湛一凡:“你对于我们结婚……究竟是什么心情?为什么想和我结婚?就因为我们是指腹为婚的婚约么?”如果没有婚约呢?她总觉得湛一凡在这件事情上有些不冷不热,可是好像又比她急,但是呢……却又好像比她淡,她实在弄不清楚他的想法。

    湛一凡开始减速,这国产车子虽然比较便宜但是性能实在是差,也难怪排队进修理厂。车子在小区的停车场停下来,熄了火湛一凡才扭头看向薄荷准备回答她刚刚的问题:“为什么想和你结婚?什么心情?”

    薄荷还以为湛一凡不回答自己这个问题了,听到他这样说便又点了点头:“嗯。”

    两个人都不急着下车,虽然天已经黑了,虽然两个人肚子都已经饿了,可是这个问题如果现在不回答,就像是结婚证的最后一道程序还没有完成一样,都无法安心。

    “和你结婚,是因为……你就是薄荷啊。心情嘛……”湛一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激动?”

    薄荷因为湛一凡没有说‘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而是‘你就是薄荷啊’有些感动,不过很快又因为不确定的‘激动’而汗颜:“我没看出你哪里有一点点的激动。”

    “我隐藏的很深嘛。”湛一凡眨了眨眼,伸手摸了摸薄荷的脑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要那么不确定。这日子还长,我们才刚刚开始。就算我们的婚姻开始并不是因为爱,可是薄荷……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我吗?只要有一点点,那么这场婚姻便是充满希望的,我们一定能过好这小日子,也会越活越有滋味。我只期待和你怎么去迎接未来和这场婚姻,对于别的女人……着实没有兴趣,所以啊……你不要再胡思乱想,只要乖乖做我的妻子,和我好好的生活下去,一切都会好的,你也会慢慢的感受到我的想法,会知道……我究竟为什么会如此的喜欢你。”

    薄荷睁大双眼诧异的看着湛一凡,他……他……喜欢她?

    “虽然我也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怎样的心情,但是我能确定,我非常喜欢你,喜欢到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时,心情是欣喜若狂。”

    薄荷动了动唇,望着湛一凡,听着他的真情告白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此刻的心情比那股电流还让她难以抑制的悸动着,欣喜若狂……如此喜欢……虽然不及爱,可是却非常高兴她是他的妻子……

    薄荷几乎能体会他的心情。

    “喜欢我吗?”湛一凡盯着她的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

    领了结婚证的两个人,坐在这里,问着‘喜不喜欢’的话题,薄荷应该觉得讽刺和好笑,可是此刻却没有那样的感觉,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的紧张。

    湛一凡的手指温温热热的很舒服,捏着她的下巴没有往日的轻佻感,那份儿期待仿佛能透过手指的温度传递到她的肌肤,让她不断的心跳加速。

    “喜欢吗?”再次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薄荷动了动唇,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喜欢……就不会答应和你结婚了……”要知道,她当初是抱着拒绝这门婚事的心情啊,可是在看到湛一凡的时候,那拒绝的心情没有了,反而是一种释然。

    如果真的没有一点点儿的喜欢,她怎么会释然甚至是……欣然接受呢?

    对于容子华越来越淡然直至现在已经没有涟漪的感情,不都是因为他的出现吗?从来没有人会像湛一凡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也从来没有人的怀抱能像湛一凡这样的安全,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像湛一凡这样的抱着自己吻自己给她温度,她很难不去喜欢啊。

    薄荷伸出手轻轻的投入湛一凡的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会努力的,努力的和你过好日子,努力的……期待未来。只要卿不负我,我定不负卿。”这是她的誓言。

    “是誓言吗?”湛一凡看着怀里的薄荷,勾起唇角温暖的浅笑。

    “嗯。”薄荷这一次并没有否认,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

    湛一凡顿了顿,扣着她的肩也淡淡的道:“我不会给你机会的。”不会给你机会来负我。

    *

    牵着手提着东西上楼,薄荷一直看着两个人紧扣着的双手。以前,从来不敢想象这辈子也会有如此温暖的婚姻,虽然才刚刚开始,可是她已经能体会这个人给的温暖,甚至开始期待。以前总是幻想和容子华的未来,可是现实残酷和讽刺,容子华成了妹夫,自己从家里搬出来,而这个从未在生命里出现过的男人竟才是命中注定逃不掉的那一个。

    她二十八岁前绝对不敢想象自己有个未婚夫,可是现在竟已成为她的合法丈夫。

    掏出钥匙开了门,薄荷和湛一凡站在门口还未跨脚进去两声‘砰砰’炸响便在耳边传来,然后无数根的彩带向薄荷飞来,带着围裙的李泊亚和有力便站在门内的两边,一个笑吟吟一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齐齐道:“happywedding!”

    这是什么情况?薄荷眨了眨双眼愣愣的看向湛一凡。

    湛一凡举手老实交代:“我只让他们负责准备一下晚餐,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我的意思。”说完还将自己头上的一条彩带捻开,心里却十分满意这个惊喜,着实也把自己给惊到了。

    李泊亚握拳一声轻咳开始解释:“夫人,这是我和有力的主意,算是送给你们的结婚登记礼物。菜是我准备的,房间内的装扮都是有力准备的。祝你们新婚快乐!老实说,我当初死也想不到您就是我们boss的未婚妻啊,你们这叫做……什么来着?”李泊亚似乎突然忘了词扭头看向一旁的有力,有力顿了顿才道:“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命中注定。”

    李泊亚立即不停的点头道:“对对对,这个德国人都比我成语说得好。”

    薄荷点了点头,有力的中文听起来绝对没有一丝丝的外国口音,而且成语用的特别好。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命中注定?哈哈……薄荷乐了。

    湛一凡拉着薄荷进屋,李泊亚赶紧将东西接过去,有力则‘碰’的一声巨响在后面关上门。

    薄荷诧异的发现,这是有力布置的?墙上贴了中国喜庆的剪纸贴花,茶几上摆了插满鲜花的花瓶,还有一些新婚玩偶,全部都是喜庆的大红色一对一对的娃娃,这对一个大男人来说实在太不容易了。

    “有力谢谢你。”薄荷本来还觉得这两个人知道自己和湛一凡的过去有些尴尬,但是现在却觉得有些感谢了,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他们还能得到祝福甚至如此的惊喜,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祝福,比什么都来得让她开心。

    再看李泊亚准备的晚餐,薄荷惊讶的张大嘴:“哇……泊亚,这真的都是你准备的?”一桌子丰盛的美食啊,虽然不是中餐,但是意大利面,披萨和冷牛排,水果沙拉,就连甜点都做好了!

    李泊亚站在一旁一脸温和的笑容:“是的夫人。”

    薄荷打了个哆嗦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打个商量,能别叫我夫人,行吗?”

    李泊亚看向湛一凡:“那该叫什么?”

    湛一凡揽着薄荷的腰低头低声道:“胡闹,难道你还相当薄小姐?”

    “可是好怪……”薄荷总觉得自己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从一个小名门跳进一个大豪门,这不是人生悲剧么?她最想要的,不过是平淡小日子。

    “怪着怪着就习惯了。”湛一凡温柔的一笑,带尽了宠溺之色。看的一旁的李泊亚和有力面面相觑,这是boss么?

    也许是接收到了李泊亚和有力的怪异目光,湛一凡轻轻的咳了咳抬头有些不自在的看向他们二人命令道:“你们回去休息吧。记得交给你们的案子继续跟进,这段时间辛苦些。”

    有力和李泊亚解掉各自身上的围裙放到一边打了个招呼便离去了。

    薄荷看着门关上了才问湛一凡:“他么这么幸苦的准备都不问他们吃不吃晚餐你就赶他们走,会不会太残忍啊?”而且回去还要继续工作,这就是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啊。

    湛一凡拉着薄荷的身子面向自己,低头吻住她的唇重重一吮,抬头才道:“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闲人勿扰。”

    “洞房花烛夜是婚礼当晚,今晚才不是!”薄荷推开湛一凡转身拉开椅子在餐桌上坐下,湛一凡‘咦’了一声,盯着薄荷浅笑:“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

    薄荷低头羞红了脸,她要的并不一定是盛世婚礼,只要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婚礼……便足矣。

    湛一凡先走过去替薄荷脱了外套,房间的空调温度已经上升到足够的温度。两个人便穿着拍结婚照的t恤准备就餐。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又倒好红酒,最后在关了灯,房间被微弱的烛光照着,一顿晚餐……就变成了温暖的烛光晚餐。

    薄荷抬头看着湛一凡,湛一凡举起酒杯:“来,祝我们结婚快乐。”

    薄荷也拿起酒杯,‘铛~’的一声轻轻一碰,两个人都是一饮而尽。薄荷放下酒杯,扇了扇有些潮红的脸老实交待:“我酒量不好,余下的不喝了。”

    湛一凡挑眉,眼眸闪过一抹算计:“那怎么行。这是我们的结婚的大好日子,别的日子不喝都行,今晚必须要。至少这杯交杯酒要喝。”湛一凡又给薄荷倒了半高脚杯,薄荷有些苦恼的盯着那红彤彤的酒,咬了咬牙从椅子上站起来两个人都向前倾的弯腰。

    湛一凡拿着酒杯的手臂绕过薄荷的手臂,交叉相交,一杯交杯酒微甜又微苦的互入各自口中,一口饮尽交杯酒,薄荷恍然有丝错觉,湛一凡那明亮的眼睛好像狐狸。

    薄荷坐回原位,湛一凡已经开始切牛排,迅速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端到她的面前:“快吃些东西。”

    薄荷点了点头,拿起叉子将牛排一块块的往嘴里送,吃了一半又吃了些沙拉和意大利面,肚子有些饱感就再也吃不下了,她觉得头有些晕,才喝了两杯而已,难道醉了?

    湛一凡又替她倒了一杯,薄荷不停的摇头晃脑:“不行,我不能……喝了……”

    湛一凡却拿起酒杯晃了晃笑笑的又道:“这一杯,为我们的未来干杯。终有一日,我们会深爱对方……”

    薄荷醉眼朦胧的看着湛一凡,他说的话真好听。终有一日子,我们会深爱对方。薄荷咧嘴嘴角便笑开了,是啊,她一定会爱上这个男人的……终有一日……虽然不是现在,也不是过去,那一定就在未来咯……爱究竟是什么…是心甘情愿的付出,是心甘情愿。

    又一杯下了肚,薄荷放下酒杯‘砰’的一声便倒在了桌子上,嘴里开始呢喃:“结婚……结婚了……我结婚了……快乐……快乐……我结婚快乐……”

    湛一凡挑眉,才三杯就倒下了?果然不是好酒量。有些哭笑不得,他只打算把她灌迷糊可没打算真的灌醉。

    起身走到薄荷身边慢慢的蹲下来,伸手戳了戳她的手臂轻声询问:“猫猫?”

    “……呼……好热……”

    “薄荷?”

    “……我……结……婚……了……”

    “老婆。你喝醉了。”湛一凡冷静而又肯定的下了定论,然后弯腰便将薄荷抱了起来,看着怀里的薄荷湛一凡满意的勾起嘴角:“谁说酒后不能乱性?我看你明天怎么说!”

    悠然自得的将薄荷抱回房间放在大床上,湛一凡低头看着床上的薄荷,洁白的脸蛋儿因为饮酒已经被衬的樱红,一头长卷发在脑后散开,穿着t恤和西裤虽然很怪,可是这就是她的风格。轻轻的吞咽了两口口水,他已经开始感觉到口干舌燥。

    俯身撑着床先吻了吻她的唇,还有红酒的味道。湛一凡勾了勾唇,伸手拉着她的t恤下摆,薄荷身子却是一滚忽然拉着被子打了两个滚。

    湛一凡被吓了一跳,再看床上的薄荷,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个春卷。

    “薄荷?”湛一凡再次不确定的轻唤了一声。难道这女人根本就是装醉给他看?

    薄荷又突然滚了起来,卷开被子又卷住被子,来来回回的让自己变成春卷,嘴里还不耐烦的开始大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不是春卷,我不是春卷呀……呀呀……”自动的带了一串回音,缭绕。

    湛一凡哭笑不得再次弯腰趋下身子将薄荷滚动的身子按住:“你究竟是真醉还是假醉?”

    薄荷一声尖叫:“啊!啊!不要强奸我,不要强奸我,不要强奸我!”

    湛一凡愕然,盯着自己按着薄荷肩膀的手立即撤了回来,薄荷的尖叫才停止下来。强……奸?这女人,喝醉了竟是这般?难道就不能乖乖的躺着让他……湛一凡真的是哭也哭不出来了。才喝了三杯酒,就能让她变成这个模样。

    薄荷又开始在床上滚起来,一边滚一边喊着:“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天鹅肉肉肉肉肉肉……你给不给我吃?”完全是闭着眼睛乱喊乱问。

    湛一凡本来不想回答,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竟然点了点头还很冷静的道:“给你吃,给你吃!”

    “呵呵呵呵呵呵……”一串古怪的笑声,薄荷继续着卷来卷去的动作,“小凡凡你乖乖的要给我吃肉肉呀……我要吃肉肉……小凡凡……”

    小凡凡……湛一凡嘴角不停的抽搐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绝对不会灌她第三杯酒。第二杯,那才是刚刚好嘛!

    “小凡凡你怎么不理我!?小凡凡!”

    “难得您喝醉了还记得我!如果你敢叫别的男人的名字,你一定死的很惨!”湛一凡伸手把薄荷抓起来捉进自己的怀里,薄荷又是一声尖叫:“啊——!”

    “闭嘴!”未免再听到强奸儿子,湛一凡低头便堵住薄荷的嘴,又是舌吻又是轻咬又是啃嘴,而薄荷由一开始的挣扎到慢慢的平静,再到最后的……呼呼大睡。

    湛一凡低声咒骂了一句从床上跳起来冲向外面的卫生间,他发誓,以后就算用强的也绝对不会再灌她喝醉!因为这实在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于是,新婚夜便这样悄然的渡过……

    薄荷昏沉沉的睡了一夜,再睁眼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八点。

    薄荷抓过眼镜戴在脸上,看到墙上的时钟惊吓的‘啊’一声便坐了起来。

    “完了完了,我今天迟到了!”八点半上班,现在已经八点,她没有以身作则,这个部长还怎么混啊!

    薄荷惊叫的大喊着完了,可是刚坐起来头就一阵昏沉沉的,完了……她的脑袋怎么这么晕啊,昨天究竟怎么了?薄荷摇了摇头,原本横在腰上此刻却被她甩开的手臂再次粘了上来,一把便将薄荷捉进怀里再次拉入被窝里。

    “湛一凡?”薄荷低呼,他们怎么睡在一起?愣了两秒,在湛一凡漆黑的眼睛里,薄荷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昨天登记结婚了!他们还吃了烛光晚餐喝了交杯酒……可是余下的事情她好像都记不得了。

    “我们!?”薄荷低头一看,她身上什么时候换了睡衣?

    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一脸的漠然:“早安……”习惯性甚至是默然性的招呼,顿了顿才充满了不满的又道:“没有男人愿意和一个睡得像猪一个女人干什么事情……”说完便将薄荷又往自己怀里塞了塞:“你到底知不知道,昨晚是我们的新婚夜?”

    薄荷傻呵呵的一笑,翻腾着要起来:“我上班真的要迟到了!”谁让他昨晚灌她喝酒的。想让她意乱情迷吧?没想到让她真的喝醉了。薄荷对自己的酒量那是完全有谱啊,三杯必倒。

    湛一凡手臂一横却再次将她压在床上,被子下的大腿也迅速的压上她扑腾的双腿双脚,不爽的再次低声呢喃:“老婆……”他半宿没睡好,软玉在怀,他是个正常男人,还是一个没得到过正常x生活的正常男人!

    薄荷不为所动,反而因为他的钳制而不耐烦的怒声大吼:“我要迟到啦!”已经八点十分了……

    湛一凡僵了僵,这一次极快的放开了对薄荷的束缚,自己翻身便坐了起来,背过去冷冷的道:“今天星期六。”然后便下了床荡出了卧室。

    星期……六?薄荷抓过一旁的电子钟一看,果然……星期六。

    薄荷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向湛一凡消失的门口原本紧绷的神经才慢慢的松懈下来。顿了顿却又气急的一声怒吼:“湛一凡,你骂我是头猪!?”

    ‘呯呯砰砰’一阵响动,薄荷光着一只脚从卧室跑出来,湛一凡正在收拾昨晚的剩菜残羹,薄荷站在门口望着湛一凡惊恐的问:“我的睡衣是你换的?”

    湛一凡望了望她,算是默认。

    薄荷开始结结巴巴:“那、那、那我我我……”她不是被看完了!?虽然早就已经被看过,可是现在的关系和在海岩岛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呀。

    湛一凡叹了口气,扔下手里的抹布看向薄荷不太冷静的问道:“我们结婚了对不对?”

    薄荷点了点头:“虽然是这样……”

    “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名字我的姓氏,你的身体统统都是我的,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薄荷分析了一下湛一凡的话,听他的口气,她怎么好像是他的私有物?

    这么一想,薄荷顿时又是微恼,甩脚便将脚上的另一只鞋朝着湛一凡的方向甩去大吼:“湛一凡,我是个人,我的身体我的人都是我自己的!”吼完怒气腾腾的便转身,刚走一步却一跤摔在地上,该死……左脚踩到右脚了,呜呜。

    薄荷从没这么丢人过,用力的捏着拳头捶了地板两下挣扎着欲再爬起来,身子却突的一轻,整个人竟然腾空了起来。转了个身子,薄荷看向湛一凡,正阴沉着脸低头看着自己,薄荷捂着自己的脸:“你别看我!”她觉得好丢人,刚刚的气焰也被自己这一恼给弄没了。

    湛一凡也不说话,走到床边将薄荷丢在床上,按着她的屁股便狠狠的一个巴掌。

    “啊!”虽然隔着睡裤,可是薄荷哪里被人打过屁股。顿时瞪圆了双眼一脸诧异的瞪着湛一凡,他竟然打她!?

    “你打我屁股?”薄荷隐忍着怒气憋红着眼睛和整张脸望着湛一凡,挣扎着便要爬起来。

    “就算屋里暖和,你该不该不穿鞋就乱跑!?”湛一凡沉声一吼,瞪着薄荷毫不退让。

    薄荷却是一愣,竟是因为她光着脚……

    薄荷最经不得的便是别人对自己的好。湛一凡问的理直气壮,她根本就无法反驳,憋了一会儿才红着脸咕哝哝的又道:“那你也不能打我屁股啊……真的很痛。”

    “你全身上下,就屁股的肉最多,不打你那里,那你说打哪儿?”湛一凡似乎还隐忍着怒气,薄荷却是越听越委屈,转过身朝向另一半准备不搭理他,他怎么越说越起劲儿了,她瘦又不是她的错,他还拿从哪里下手做文章了?

    薄荷嘟着嘴,他以为她不知道吗?他是因为她那会儿发脾气而不满,不就是因为昨晚……她睡着了嘛,不过那也是因为他灌酒的原因啊,他要是不灌她,她也不会喝醉。不过花延曲曾经说过,她喝醉酒是很……怪的,不知道她昨晚有没有丢人?

    “我昨晚……喝醉了,没做什么蠢事吧……”薄荷忍不住的还是问了句。

    湛一凡冷冷的哼了哼:“我终于知道人肉春卷是怎么做的了。”

    人肉春卷?薄荷一惊。

    “也知道,原来在你的内心,我不是湛一凡,而是……小凡凡。昨晚不是还叫的挺起劲儿的?现在再叫啊!我保证,你再叫一次,我一定把你衣服扒光!”

    薄荷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她真的这么……丢人啊?小凡凡?杀了她吧!她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湛一凡叹了口气,又从后面一把将薄荷抱入怀里,薄荷一怔,微微侧头看向身后的湛一凡。

    “昨晚我什么都没做成,今晚……给我吧。”

    薄荷红了脸,给什么?那个?

    “你以前说,婚前禁止性行为,现在我们结婚了,我什么都能做了,对不?”湛一凡的手从薄荷的领口钻进去,薄荷一个哆嗦抓住湛一凡的手腕:“还、还是晚上吧……白、白天我、我不要……”是啊,他们都结婚了,她的确没理由再拒绝他了。看他那憋屈模样,薄荷估计自己再不答应他也快要强上了……!为了禁止强上这个犯法的行为,她还是心甘情愿一下好了。

    湛一凡兴奋的一口便堵住薄荷的嘴,大早上给了一个火辣辣的热吻,喘着气放开她,他便又转身出去只丢下一句话:“我去卫生间抽烟!”随后便传来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薄荷摸着自己水润润的嘴,谁求他吻自己了!?勾了勾唇角,这个别扭的男人。想要,昨晚明着要啊,她也许……也会给的。

    下了床找卫衣换上,又去客厅找到湛一凡的行李箱来将他的衣服都挂出来,看来……他是会暂时住在这里了,她也不打算撵他走了,合法夫妻,有苦同吃嘛。

    薄荷挂好湛一凡的衣服,吸完烟的湛一凡一身烟气的便出了浴室,薄荷正在收拾餐桌,扇了扇鼻息间浓烈的烟味蹙眉看向湛一凡:“能把烟戒了么?吸烟喝酒,以后生的孩子都不健康的……”

    湛一凡一怔,目光灼灼的看向薄荷。

    薄荷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了什么,立即窘迫的低了头:“我没那个意思,就觉得……吸烟对你身体也不好,那个,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关心你的身体健康是应该的……”

    湛一凡的目光便又深沉了几分:“猫猫,我都懂得。”

    薄荷扔下自己手里的抹布,大恼:“你再叫我猫猫,我就扒你衣服!”就他会威胁这一招吗?这名字就像‘小凡凡’一样让人恶心好不好!

    湛一凡却咧嘴一笑自动扯着衣领便道:“猫猫,来吧。我不介意的。”

    薄荷突然觉得,遇到厚脸皮的男人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这个男人……他吃定自己了!

    ------题外话------

    ——喝醉了的薄荷很白很可爱,有木有?o(n_n)o哈哈~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