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68 共居一室

068 共居一室

    洗了个澡,薄荷才发现没有洗发膏没有洗澡的沐浴露也没有牙刷牙膏,走得太匆忙,这些东西都没带。

    只好擦干净身体穿了衣服吹干头发,喷了喷口气清新剂匆匆的先去上班。还在路上的时候薄荷的头发就干了,由于发质很好,所以头发并不干燥,于是在停车场便将头发麻利的挽了起来,刚刚下车便看到胡珊也来了。

    胡珊给薄荷塞了一份儿文件偷偷的道:“你有空的时候瞧瞧,如果有什么地方觉得不满意告诉我就是。嗯,这是另外三颗钥匙,还有一份儿早餐。张煜寒做的。”胡珊眨了眨眼在薄荷还没说一句话的时候便撒腿跑了。薄荷举起手里的早餐袋子,包子和装在保温瓶里的豆浆?没想到张煜寒这么出息,竟然是个疼媳妇的三好男人。

    薄荷走进办公室,一路的‘部长’问候她都表现的完全没有异样。一上午她看起来也完全没有事一般,只不过吃午饭前把签了名的合同递给了胡珊还有一万块钱。

    “押一付三,合同。”薄荷递给胡珊,胡珊立即揣下,还惊恐的四处望了望:“老大,不必这样,一个月就好了。”

    “你以为我住不长久?”薄荷眯了眯双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胡珊根本就没料想她会认真。

    “我……不是……”胡珊挠了挠头,其实的确是,她以为老大只是闹闹,过段时间会很快回去的。

    “我不是开玩笑的。”薄荷放下合同低声而道,在胡珊诧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办公室。

    餐厅。

    薄荷端着餐盘刚刚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梁家乐似乎也准备追过来却突然顿住了脚步最后讪讪离开,因为薄荷的对面突然站了一个委员。

    薄荷抬头看见是容子华,什么表情也没有便又低头吃自己的午餐。为了她的胃,为了身体,即便没有胃口她也强迫自己吃下去的。

    容子华在薄荷的对面坐下来,一边夹着菜一边瞅着薄荷,谁也没先说话。

    也许是真的沉默太久,以至于容子华突然说话薄荷却浑身一颤吓的一抖。

    “你说什么?”薄荷并未听清容子华的话,揣平了自己的心绪抬头又看向容子华问。

    “听说你离家出走了?”容子华很平静的又问了一次。

    薄荷咬了咬筷子,最后放下来只看了容子华一眼便低头:“薄烟告诉你的吧。”

    “不是。是今早我送薄烟回去,你父亲告诉我的。他说,让我看见你,劝你回去。薄荷,你二十八岁了,怎么还玩这样的把戏?”容子华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训斥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让薄荷听了顿时恼意横生。

    ‘哗’的一声薄荷站了起来,低头瞪着容子华毫不客气的便道:“容子华!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如果是我的家事,你也还只是我未来的妹夫,而我是你的大姨子!再说……你又知道什么?凭什么这样说,又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来质问我!?原来,你也只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而已!”

    薄荷不顾周围各种诧异的目光,如此大庭广众的失控发怒绝对是薄荷人生中第一次。在各种诧异的目光下薄荷端着餐盘转身便离去,容子华在背后站了起来,深邃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她却头也不回,然后越走越远。

    这个下午谁也不敢再惹薄荷,包括办公室里的那些人。但是薄荷每次走到一处都能听到私底下的讨论。

    “薄部长和容委员关系不是很好吗?”

    “对啊,怎么成大姨子和妹夫的关系啦?”

    “我听说薄部长也订婚了,她不是薄家的大小姐吗?”

    “今天中午你没看到薄部长发怒的样子,好恐怖呢……”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就睡啊,他们以前关系那样好,我还以为他们是恋人呢……”

    “别瞎说……”

    薄荷将文件统统扔在桌子上,坐下来捂着额头,她中午为什么不忍一忍啊……她这脾气怎么就越来越暴躁了?

    “嗡嗡嗡~”桌子上的电话一阵震动,薄荷拿起来无心的浏览而过,目光却突然定住。

    湛一凡?

    薄荷打开短信,只有六个字:一切平安,勿念。

    薄荷嗤之一笑,湛一凡,谁念你了?可是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你不在身边,如果你在多好啊,她一定马上就和他去民政局登记,然后堵住所有人的嘴!

    原本的倔强在看到这六个字时也统统消失了,薄荷动了动收拾也给湛一凡回复了一条:我却是乱七八糟,没空念你!

    发送完毕薄荷却惊诧自己,为什么要给他发这样的短信?

    这一天无比漫长,不过因为是星期五,所以事情也比较繁多。好不容易下班却已经是六点,薄荷收拾了一下和还在忙碌的胡珊他们告别便出了办公室下了楼。

    停车场里,刚刚找到自己的车,薄荷却停住了脚步,前方站在车旁的身影是她没料到会来的,自己的父亲……薄光。

    薄光看见薄荷无恙心底才暗暗的松了口气,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一直漠然无澜。

    “你准备怎么闹?今天也打算不回家吗?”薄光盯着薄荷又拔动脚步慢慢走过来的身影淡淡的问,仿佛根本就不在乎,可是薄荷知道他这次在乎,而且是很在乎,不然他也不会亲自来一趟,还愿意在她几万块钱的奇瑞车旁等她下来。

    薄荷开了锁,并没急着上车,而是站在车的另一边看着薄光的淡淡的道:“不打算。”

    “薄荷!”薄光立即便揪紧了眉:“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在耍性子?”

    “你觉得我是在耍性子?”薄荷眯了眯眼睛,虽然她戴着黑框眼镜,可是她宁愿自己现在什么都看不见,那她就看不见他眼底的那丝不耐烦了。

    “难道你不是吗?你觉得爸爸对你不如薄烟好,爸爸以后会注意……”

    “注意?爸爸,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情,而不是注意去刻意做的。爸爸你还不明白吗?我要的是你们对我的爱……父母对孩子的爱……可是现在,我已经不稀罕了不想要了。二十八年,我太累了。你走吧,以后……没重要的事,我不会再回那个家的!”

    薄荷拉开车门坐进车里,她怕自己再和他对着站下去,眼泪会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薄光却急急的拍打着车窗大喊:“薄荷!你给我下来,薄荷!我和你说话你怎么能……”

    薄荷压下副驾驶座的车窗,扭头以冰冷的视线看向薄光:“我不会告诉媒体我搬出薄家的事,婚事也不会取消,你不用担心我给你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你放心吧……我做不到以前那样憋屈的活在薄家,可是我也不会让你失去一切。”顿了顿又道,“还有,别再来找我,我不想在你面前卑微……爸爸,别再做让我连‘爸爸’也不愿意叫您一声的事。”轻轻的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薄荷便驱车而去,薄光则垂下双手看着她的车远去,竟然无法迈动脚步。

    容子华从后面走出来,担忧的看向薄光:“伯父……”

    “这个孩子……她放弃我了?”薄光看向容子华,眼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一抹‘心痛’。

    “薄荷她只是……”

    “她只是对我彻底的失望了……她不再期盼亲情了。”薄光惨白的笑了笑,如是的叙述事实。

    容子华的眼底也写着心痛,是啊,薄荷的态度,薄荷的话,似乎真的不再期盼亲情了。为什么会这样?薄荷,你以前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却从不告诉我?

    薄光揉着额头,沧桑的双眸写上了一丝疲惫:“其实……我今天来真的只是想接她回家,我也想告诉她,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那样做了,可是她为什么听也不想听我说就走了呢……”薄光的呢喃却更叫容子华心痛,薄荷,你变了吗?你看到你的父亲为你如何神伤了吗?

    薄荷回到公寓,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自己却疲惫万分的倒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再也不想动弹。

    晚饭吃什么?其实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但是她不会做饭,连最普通的泡面也不会,最拿手的应该就是泡咖啡,但是她现在已经戒了咖啡,竟然找不到能暖胃的东西。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薄荷被自己脑海里容子华和父亲的话折磨的浑身难受却爬不起来。直到门铃一声‘叮咚’而响,薄荷才坚持着爬了起来,慢慢的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胡珊、张煜寒还有……洛以为。

    “以为?”薄荷诧异的看向洛以为。

    “你给我的地址,忘啦?”洛以为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又举起手里的盒子:“呐,我们打包回来一起吃的饭菜,就知道你肯定还没吃饭!”

    胡珊嘿嘿一笑:“老大,这是你朋友吧?我们上次远远的见过,所以在楼下碰见就一起上来啦,其实我们也买了食物给你。”胡珊和张煜寒一起举起手里的各种打包盒,薄荷就站在门口,眼眶却是一阵湿润。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如此贴心的一些人?

    胡珊和张煜寒进厨房去找碗,结果便是一个碗都没,原来胡妈妈早就把上一批房客留下的东西统统收拾走了,便只能将就打包盒和卫生筷摆在桌上。

    洛以为拉着薄荷去了卧室,薄荷才想起自己中午的确给洛以为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租了个房子而且搬出薄家了。

    “是因为昨天下午在婚纱店的事吗?”洛以为其实一直担心薄荷,所以今天中午看到薄荷的短信便开始心急火燎的担心。

    薄荷摇了摇头:“不是。是很多原因。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洛以为却拉下脸来:“就别勉强了,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薄荷收敛起笑意,她的确不想笑。

    洛以为一把抱住薄荷:“薄荷,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的,就好像你当年帮我打跑那些流氓一样,我也会替你赶走悲伤!”

    “我什么时候帮你打过流氓?”薄荷抬头煞风景的问。

    洛以为风化了一般的站在原地,不是吧?这么多年感情是她一个人自作多情?

    “我上高中的时候打过不少流氓,原来你是我见义勇为中的一个啊。难怪这些年你一直追随着我,看来就你最有良心了。”薄荷又拍了拍洛以为的肩,洛以为无奈的暗暗叹气,瞧她这么多年究竟摊上了一个多没良心的学姐啊!那些激情岁月竟然只有她一个人记得?现在想来竟是悲凉。

    薄荷见洛以为一脸苦相才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逗你的!我这辈子就打过两次流氓。一次是帮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一次让自己深陷泥足。我当然记得你……从那天开始,你就像个跟屁虫一样,我怎么会忘记?”

    “好哇,你逗我!”洛以为顿时又精神满溢的跳了起来大呼,追着薄荷要挠她痒痒。

    听着卧室传来的笑声胡珊和张煜寒对望一眼,张煜寒揉揉胡珊的脑袋道:“放心了吧?我看老大会没事的。”

    “是啊,她有个朋友还真好,这个洛小姐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还以为长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是狐狸精呢!”

    张煜寒‘嗤’的笑了出来:“瞧你这不正的思想。快让老大她们出来吃饭,今天的晚餐真的是大大的丰盛呀……”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得薄荷饱饱的,吃完胡珊和张煜寒收拾了一下便告辞了,明天是周六两个人也在商量去哪里玩一玩。而洛以为去留了下来,其实薄荷的公寓还暂时没法睡的,床上用品也没有,厨房用具洗漱用品都没。不过正因为吃得很饱所以吃晚饭送走胡珊和张煜寒薄荷和洛以为就以散步为由去了超市一趟。

    买了洗漱用品,买了十几个盘子十几个碗,买了一些油盐酱醋茶和别的用具,买了一些床上用品和泡面才打道回府。

    “明天我们去买些家具,鞋柜啊,墙纸啊,沙发套啊,一定要把这个家缓然一新变成温暖小窝!”铺床的时候洛以为还颇为兴奋的道,薄荷想了想符合点头:“嗯,也行。的确该买些东西装扮一下。”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住下去。

    洛以为的家境和门第虽然不错,可是他们家一向都是穷养,孩子也比较独立,所以这些材料也知道该在哪里买,便也开始期待起明天来,要知道她一直期待自己有个小窝能让自己打扮呀!于是两个人铺好了床便各自洗了洗匆匆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以为和薄荷就起来了,洗漱完毕换了衣服便早早的出去吃早餐。薄荷上大学的时候就吃过路边摊,还是经常的,为了节约用钱。于是豆浆油条煎饼果子都不觉得有什么,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吃完也就到家具市场了。

    选了一天,白色一簇簇桃花的墙纸是洛以为坚持的。米白色的鞋柜,米白色的书桌和一些贴纸,又选了浅蓝色的绒布沙发套和一个黑色茶几,红色的毛绒地毯和白色的一套餐桌。

    下午‘哗啦啦’几乎所有东西就全部送到公寓了,等换上新餐桌新的书桌,贴上墙纸,套上沙发套,还给古董衣柜打扮了一下,原本破破旧旧无温度的公寓立即变成了温馨十足的小窝。就连打扫的干干净净不再有油渍的厨房,焕然一行蓝色调的浴室都立即变得小巧玲珑而又可爱了。

    那天晚上洛以为还是回去了,薄荷一个人熟悉着新的公寓,新的环境,新的……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家。在沙发上坐下来,薄荷打开笔记本,台式电脑一起留在了薄家,而她要开始新的一切……那么一切都该是新的。

    那天以后容子华和薄荷再也没有打面对过话,而薄光也没再来找自己,薄家好像一瞬间和薄家真的切断了关系,他们彻底从生活里消失。她自己每天一个人上班一个下班一个人在外面买饭吃,一个人在一个人的家也渐渐习惯。

    而她也没再接到湛一凡的短信或是电话,仿佛他也消失了一般,直到半个月后。

    加班回来的薄荷外带了一桶肯德基,抱着还是热的肯德基裹着大衣严防越来越冷冽的风走进楼栋上楼。薄荷并没觉得今天和往常有什么不同,什么也没想的往楼上爬,气喘吁吁的爬到四楼却突然看见自家门前站了一树又高又长的影子。

    黑影慢慢的回头看向刚刚爬上楼满头是汗的薄荷,轻轻的勾了勾唇淡淡的只道:“回来了?”

    薄荷吓得另一只手里的包‘啪’一声重重落在地上,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惊魂未定:“湛一凡?”

    这一天,薄荷其实比往日要忙许多,因为一个案子需要自己明天出庭证明,所以她必须准备明天即将和律师进行辩论的素材,她不允许犯人逍遥法外,所以她到现在才回来。

    薄荷在上大学的时候吃过肯德基这样的垃圾食品,不得不说,虽然是垃圾食品,但是味道出奇的好,让她有些喜欢,但是她也知道那是不健康的,便也吃得少。但是今天下班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吃些什么,没时间做饭,更何况她本来就不会做,洛以为送的几本食谱还全部搁在茶几上动也没动。所以她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灯火通明的肯德基时便停了车,然后买了一桶回来,如果吃不完还能留着明天吃吧?她是这样想的。

    拖着和往常一旁疲惫的身体爬上楼,薄荷觉得额头冒了些汗,也许是穿得太厚,也许是因为怀里抱着热乎乎的肯德基,所以她觉得有些热。

    但是她却没料到门口会突然站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许久未见的……湛一凡。

    其实也不太久,不过十七八天,她却已经搬出了薄家过上了早已经想过却没勇敢做过的一个人的生活。

    湛一凡对着薄荷笑了笑,只说了三个字:“回来了?”轻描淡写的就像是早上才刚刚分别的人。

    薄荷却吓得手里的手提包都掉在了地上,惊诧愕然的瞪着眼前穿着黑色呢子风衣的男人:“湛一凡?”他怎么会突然回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湛一凡沉黑深邃的眼眸闪烁,盯着薄荷微微的笑:“我回来了。”随即便上前来展开自己宽阔的怀抱一把将薄荷揽入怀里。

    “唔……?”薄荷还有些惊魂未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股冷风便从耳边拂过,随即便是一股强劲的温暖怀抱。

    直到湛一凡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自己的耳边响个不停薄荷才确定,真的是湛一凡?自己的未婚夫……那个让她感觉到安全说要和她结婚便宠她的男人从英国……回来了?

    薄荷抬头诧异的看向湛一凡,看到他坚硬的下巴线条,这些天心里那股莫名的落寞和孤单才渐渐的消散了一些,虽然两个人的怀里还隔着肯德基,不过薄荷却身处另一只手轻轻的拽着湛一凡近在手边带有温度的衣服,轻轻的有些不确定的问:“真的……回来了……?不会……突然又……急匆匆的离开?”

    湛一凡眸色一怔,低头看着薄荷仰起来望着自己的脑袋,虽然鼻息间全部都是炸鸡的味道,不过心里却像有一团暖阳渐渐的散开然后弥漫,温暖的不得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不走了。事情解决了,我会一直在这里……我已经成为中国公民,是一个能和你结婚又不会为难你的男人。”

    薄荷一头扎进湛一凡的怀里,闭着眼睛,颤抖着睫毛,她竟不敢看他的眼睛,好像有一股磁铁能轻易的将她吸进去,她惊怕了,怕的不敢再看,只能匆匆收回视线。

    湛一凡,湛一凡,湛一凡……许久不见竟不觉得陌生不觉得尴尬,她是着了魔了么?

    *

    进了屋,薄荷用盘子将炸鸡装出来。允指鸡块,玉米棒,面包,鸡翅,其实吃多了会很腻,而她也绝对吃不完,但她不知道自己能吃些什么。

    湛一凡一脸嫌弃的看着桌上的这些鸡块,显然是这辈子都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薄荷叹了口气先给他倒了杯茶,现在冷静下来也有一个大大的问题想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住这里?”她并未告诉他自己搬出薄家的事,而他显然是刚刚回来,因为他还带着行李箱。

    “泊亚还在云海市,他告诉我的。”湛一凡捧着热茶喝了口才眯了眯眼经,还是伸手拿起一块鸡翅啃了啃,看来也是饿了,不知道在薄荷的家门口究竟等了多久。

    薄荷蹙眉:“你的人跟踪我?”

    “不是跟踪,是我让他们关注你的一举一动,虽然我不在,但是我要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没想到……你竟勇敢的搬出了薄家。”消灭了一根鸡翅湛一凡就没再动炸鸡的意思,擦了擦手环顾这个小小的但是却温馨十足的小家,湛一凡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满意之色,只是薄荷还没注意到而已。

    薄荷撅了撅嘴:“的确是我难得的勇敢。”

    “还有吃的么?”湛一凡摸了摸肚子,“我一天没吃东西了,有些饿。”

    薄荷瞪大眼:“怎么一天没吃东西?你是刚下飞机吗?飞机上不是有吃的?”

    “下午下的飞机。飞机上的东西我吃不习惯。我想吃你做的饭。”湛一凡冲着薄荷温温一笑,薄荷却傻了眼:“我做的?我不会做饭。飞机上做的……都比我做的好吃。”薄荷绝对不敢夸自己的厨艺,她的确不会做饭,每天工作这么忙,累的像条狗,回来也没时间联系做饭啊。

    湛一凡的脸上写着失望,看了看炸鸡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饿着肚子吧。”

    薄荷却站起来:“我做泡面吧,以为给我说过做法,不过……你愿意当我第一个赏脸之客么?”

    “泡面?”湛一凡却再次蹙眉,薄荷叹气,也许湛一凡是个连泡面都没吃过的人。

    薄荷走进厨房,在洗干净却一次没用过的小锅里盛满水,然后打燃煤气照。虽然不如家里的设备来的新和现代化,但是小时候家里也是煤气照,那个时候她常看见田妈和张厨娘怎么用,自然也就不陌生。薄荷拿了两袋泡面,又从冰箱里取了两个鸡蛋和一些青菜。

    只是……荷包蛋应该怎么下锅?算了,今天做蛋花吧,蛋花要比以为说的荷包蛋容易的多。薄荷又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小碗,轻轻的敲了敲蛋壳,可是在裂开鸡蛋的时候却不小心捏了个粉碎,于是碗里全部都是破碎的蛋黄和蛋壳,蛋清却几乎全部流到了外面。

    薄荷愕然的看着炤头上那一片狼藉,怎么打个鸡蛋这么难?

    惴惴的拿起另外一个鸡蛋,薄荷忽然不敢下手,万一再打碎怎么办?那不是又浪费一个?正在发呆,一只大手轻巧的便从薄荷手里拿过鸡蛋,薄荷抬头,湛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来到了厨房。

    湛一凡又重新拿了一个小碗出来,先轻轻磕了磕蛋壳,两根手指轻巧一捏,蛋壳便自由的裂成了两瓣,而蛋清蛋黄‘滑’的一下便顺理的溜到了碗里,蛋壳则完完整整的分成两瓣还在湛一凡的手指尖。

    薄荷惊讶抬头看向湛一凡:“你会打鸡蛋?”

    湛一凡又撬开锅盖,因为水又开了。

    “不就是鸡蛋。”湛一凡将锅盖放到一边麻利的撕开泡面袋子将两个面饼放入锅里,薄荷又愕然了:“你难道还会煮泡面?”她以为,连肯德基都不吃的人是没吃过泡面的。

    湛一凡并没搭理薄荷的那些惊讶,而是自如的又打开冰箱从里面又拿了一个鸡蛋出来放到薄荷手里:“再试一个。”

    薄荷忍不住的多看了湛一凡几眼,慢慢的接过鸡蛋轻轻的碗的边缘磕了磕,湛一凡指示着道:“别紧张,轻点儿,可以用双手捏住蛋壳向两边慢慢的……对……”

    当蛋清和蛋黄顺利的滑进碗里时薄荷大大的松了口气,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露出一些笑容来:“这做饭比处理案子还难。”

    湛一凡摇了摇头轻笑:“我以前独立过一段时间,刚开始没有一分钱,也只吃得起泡面。习惯了,就不难了。”

    薄荷抬头,湛一凡正拿着碗将煮软的泡面捞出来,煮沸的水散发出浓浓的白烟,笼罩着湛一凡的脸,顿时迷离。这样的男人,独立过?经历过贫穷?

    湛一凡将锅里的水‘哗’倒在水池里,薄荷挑眉:“为什么要倒掉?而且,你这是在洗煮熟的面吗?”薄荷已经来不及去感叹湛一凡的经历,他的怪异煮面方法已经把她拉回现实。

    挽着袖子正在刷锅的湛一凡却只是淡淡的道:“泡面里含有大量的防腐剂和脂肪,先煮一煮,然后倒掉水再用凉水洗一洗,再加热水煮加调料,吃起来不仅更好吃,也健康许多。”

    脱了外套只着衬衣的男人,微微的挽着袖子,敞着胸口,侧脸有些冷硬漠然,可是看在薄荷眼里却是无比的温暖。

    “湛一凡,你怎么什么都会?”薄荷好奇的问。

    湛一凡将青菜篮子放在薄荷面前:“先摘青菜。”

    薄荷接过手,不会打鸡蛋不会煮泡面,但是青菜还是会摘的,不就是把叶子一片一片的摘下来么。

    于是薄荷开始摘青菜,想到自己大学的时候,微微的沉呤了一下侧脸又看向湛一凡:“我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也独立但是关于生活自理这方面倒是什么也没学,每天我忙到支持路边摊最便宜的饭菜,或者直接在超市买了桶装的泡面吃,做饭……还真的是从所未有的事。你是什么时候独立的?你怎么学会做泡面的?”

    “我也只会做面条。”湛一凡又将已经洗干净的面条放进重新煮沸的水里,慢慢的放调料。

    薄荷点了点头,垂眸放水洗青菜微微的羡慕:“可是在我眼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哪像我,什么也不会。”

    “那你愿意吗?”湛一凡突然转身靠在炤台上,侧头看向旁边洗菜的薄荷。

    “嗯?”薄荷有丝不解的看着湛一凡,愿意什么?

    湛一凡眯了眯双眸,伸出手指戳了戳薄荷没什么肉而且很小的脸:“为了洗手作羹汤,为了我……去学习做饭?”

    薄荷的心猛地跳了两下,湛一凡的眼睛很深很黑,她总是看不见他眼底的那些情绪或者想法,他从来都是那么的看不透。可是他现在的一个问题却让她有些方寸大乱,心跳加速。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薄荷只是看着湛一凡并没有回答,湛一凡勾了勾唇又转过身去,倒入已经搅拌好的蛋花,拿过薄荷已经洗干净的青菜放入锅里,浓浓的香味飘来的时候淡淡的才道:“我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

    抬头看向薄荷,薄荷依然还是怔怔的,湛一凡丢下手里的筷子,挑起薄荷的下巴便凑上自己的嘴。

    厨房炤台之上有个窗户,窗户对面是另一栋楼,只要同样打开厨房的窗户便能望见他们这边在做什么。可是薄荷此刻已经无法在想那些,只感觉到湛一凡带满了男人气味的唇瓣正贴着自己的唇,不论是轻轻的咬还是慢慢的啃或者重重的吮……薄荷都被这个原本应该浅尝辄止的吻却偏偏加深加重而弄得气喘吁吁。

    缠绵的一个吻结束了之后,湛一凡离开薄荷的唇瓣,额头却还抵着她的额头,低头也看着她那含羞带怯的脸蛋儿而微微勾唇浅笑。捏着她下巴的大拇指擦了擦她嘴唇下的几丝银线,魅惑十足的道:“刚刚就想吻你了,果然,实际行动要比在脑海里想的要甜美的多。”

    脑海里想的?薄荷‘唰’的红了脸,突然想起一件事:“泡面!”

    “可以起锅了!”湛一凡直起身子,原来他在接吻的时候便已经关了火,所以才没让泡面糊成一团。薄荷不得不佩服湛一凡,能一心两用的人,一边接吻还不忘了关火的人只有他吧?

    两碗香喷喷的泡面,就着一个肯德基全家桶,也算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薄荷吃了一口泡面便满足的眯起了双眼,吞了下去抬头一脸惊讶的看向湛一凡问:“这个是泡面吗?真的是?”

    湛一凡拿起筷子还没动,听见薄荷这样带满惊喜却又不可置信的问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你亲眼见到下锅的。”

    “可是真的好好吃啊,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泡面了!”薄荷惊喜万分的又赶紧埋头去吃,当然还不忘了抓两块鸡翅在手里啃。

    湛一凡看薄荷吃的那股狼狈模样,心底却是一片温暖。如果她开心

    ,他愿意为她做更多能让她露出这样表情的食物来。瞧,她多容易满足啊,只不过一碗泡面而已,却能这样开心。这世界有多少人不知道去珍惜这样的傻瓜,看起来有个坚硬的铁金刚外壳,里面却是琉璃水晶一般的易碎……!

    吃完饭薄荷主动担任刷碗的职责,虽然弄得到处都是水渍,但是由于是第一次没有打碎碗她已经很满足了。收拾了厨房薄荷再出来,湛一凡在阳台上打电话。薄荷甩了甩手上的水,看向角落里湛一凡的箱子,他是下了飞机便过来这边等着自己吗?

    湛一凡拉开阳台和客厅的隔门进来,收起电话向薄荷走来。

    “都已经快十点了,你回去吧。”薄荷说的理所当然,湛一凡停住脚步望来反而一脸意外的样子:“谁说我要回去了。”

    薄荷愕然:“你不回去……难道打算在我这里过夜么?”

    “不然我怎么等你到现在。”湛一凡说着便又做过来站在薄荷跟前。

    薄荷眯了眯自己的近视眼,这个男人该不会有什么……别的企图吧?

    “不行!你自己有家,不能窝在我这里。先别说我这里只有一个床,还这么小,我们又还没结婚,不能住在一起!”她想起那天晚上他偷偷潜入自己卧室发情的模样,薄荷忍不住泛起浑身的鸡皮疙瘩,她可不敢和这危险的男人共处一室。

    “原来你是在抱怨我们还没结婚这事儿啊。”湛一凡张开怀抱把薄荷抱进怀里,薄荷没想到他突然抱自己,立即红了脸开始挣扎:“湛一凡,你说话别动手……”

    “你别动,让我抱抱!”湛一凡反而不太耐烦的一声命令,薄荷顿住了身体,凭什么他说不让动她就不动了?可她还是乖乖的呆在他怀里没再乱动。

    “我就要住在这里。除非你愿意和我一起回我湛家去。”

    薄荷想起那个古代庄园似的房子立即摇了摇头:“我才不去。”他们又没结婚,去了是什么意思?况且,她这才刚刚搬出薄家别墅一个月都没有就搬去湛一凡他们家的别墅,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我这地方挺好的。”薄荷真的比较喜欢住这样的小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什么都有也很温馨自在。

    想着薄荷便又推开湛一凡,抬头认真的看着他:“湛一凡你快回去吧。”

    湛一凡有些无奈的叹气:“这么晚了,你真的舍得让我走啊?我下了飞机好累,又没怎么休息,这些天一直在忙家里的事……”

    听他提起薄荷才记起来湛伯父的事,于是立即打断湛一凡的抱怨问:“你父亲怎么样了?没事吧?你回去这么些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湛一凡顿了顿才摇头:“没事,挺好的。”显然是不愿意多谈,可是薄荷有种直觉,湛一凡这次回英国去那边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过……既然他不愿意多谈她也就不问,况且那是湛家的事情,她还不够资格问。

    “既然这样……”薄荷摸了摸头:“你睡沙发好了。”她也看见了他眉宇间的疲惫,她也不是真的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况且他还给她做了泡面。

    湛一凡的脸上立即露出一丝笑意来,扣着薄荷的脑袋便在她脑门上重重的印下一个吻:“谢谢你,小猫!”

    小猫?薄荷立即张手挥开湛一凡的手臂,抬头怒视:“都告诉你千儿八百次了,不许叫我小猫!”

    “薄荷薄荷的多生疏啊,难道你要让我叫你小荷……?”湛一凡也不在意被薄荷挥开,转身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便向不大的沙发走去。

    “……”小荷和小猫一样恶心。薄荷哭笑不得:“你叫我薄荷吧,我不介意。”生疏也比恶心死来得好。

    湛一凡在沙发上坐下来咧了咧嘴直接拒绝:“不要!”

    薄荷险些跌倒。可不可以后悔,现在让他滚出去?

    薄荷郁闷的去柜子里找了一床被子,因为害怕冷所以她给自己添置了两床被子,虽然洛以为后面又给她送了一条蚕丝被,但是先前的被子也是装上了套子的。抱了一床出去放在沙发上,湛一凡在洗澡,所以薄荷就先跪在地毯上帮他收拾了一下行李箱。本来准备整理一下放到旁边去,薄荷却突然翻到一些感冒药,拿出来看了看,难道他感冒了?可是不会啊,整个人没有半点儿感冒的痕迹。

    “咔~”卫生间一开薄荷立即将药塞回去,然后将箱子抱到一边去站了起来。

    “被子在沙发上,你睡吧。”说完薄荷就低着头溜回房间,关门的最后一刹,她还是看见只围了半腰的男人身材有多完美结实,简直就是致命的男色!

    薄荷拍了拍胸脯,她这是怎么了?先前在海岩岛的时候也看到过他的身体,而且还坐在他背上给他按摩过,那个时候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羞愤更多。现在怎么会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速,而且觉得他的身材……是致命的诱惑力?

    薄荷拍了拍自己的脸才察觉到,她的脸早已经绯红到滚烫了!

    薄荷吞了吞口水,不想那么多了,快睡觉!

    上次有过的经历,薄荷将门轻轻的反锁,然后滚进被子里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闭上眼睛开始催眠自己。

    而房间外,刚刚换上睡衣的男人听得那一声反锁的‘啪’响,回头望向卧室的门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还真的在防他?这究竟是一件好事的……还是一件坏事?

    薄荷在床上滚了大约快一个小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一方面因为白天工作很累,一方面却又因为湛一凡突然回来,不仅回来还在她现在租的小房子里的客厅沙发上,还因为厨房的那个吻而有些微微的微漾睡不着,所以思想开始发生激烈的争斗拉锯,以至于一个小时后才渐入梦境……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到了几点,薄荷突然醒来,觉得很渴。

    于是下床穿上鞋,摸到床边的黑框眼镜戴上,又摸到水杯便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倒了一杯热开水薄荷转身准备回房间,有些清醒的目光却淡淡的投向不远处的沙发。沙发上的湛一凡蜷曲着身体窝在那里。湛一凡很高,薄荷一米六七的个子湛一凡都能高处她一个头。而且湛一凡不瘦,他很结实,甚至有些壮。说实话,那么大个男人屈居在只能坐三个人的沙发上看起来很可怜,不仅无法躺直,还要担心随时滚下来,哪里是睡觉简直是折磨。

    薄荷挠了挠头,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感冒还是假的,万一再睡着凉了她会不会内疚?

    薄荷吹了吹滚烫的开水狠狠的喝了两口然后放下杯子,再掇手掇脚的猫着身子走过去,弯腰看向沙发上沉睡的湛一凡。被子掉了一半,那边的肩膀根本就没盖着……薄荷叹了口气,伸手推了推沙发上的男人:“喂,湛一凡!湛一凡你醒醒……湛一凡?”

    薄荷叫了三声湛一凡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来,薄荷指了指自己的卧室轻声道:“进去睡吧,我睡沙发。”

    湛一凡又闭上眼睛转了个身子面向里面,咕哝着淡淡的道了句:“没事,你快去睡吧。”

    “可你睡着沙发太小了。你进去吧,我睡沙发就没事的……”虽然也会小,但是不会像他那样憋屈吧。

    湛一凡‘哗’的突然坐起来,伸手用力的拽着薄荷的手腕勾唇一笑:“我们一起睡。”

    虽然没开灯,但是窗外的月光特别的亮,所以湛一凡脸上的笑,甚至睫毛的倒影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薄荷有些慌张的想要挣扎,湛一凡却拉着她的手腕一股执着和认真。

    薄荷想说,还不如她自己睡,他继续憋屈算了。可是他那么用力,眼神那么真,她再躺下的时候湛一凡已经抱着她一起躺在她的床上了。

    “那你……可别乱来……婚、婚、婚前禁……禁止那、那啥的……”说薄荷当借口也好,说她传统古板也好,反正她唯一担心的这事儿无论如何也会坚持到底的。如果湛一凡敢强上,她就废了他老二!

    湛一凡闭上眼睛也只是微微的收紧了抱着薄荷的力度,没再说什么,不久薄荷头上就传来他无比均匀的呼吸声。薄荷还在坚持,因为她怕湛一凡趁自己睡着了乱来。但是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自己强撑的眼皮却渐渐的垮了下来,好累……真的好累……好想睡……不一会儿薄荷便真的在湛一凡宽阔而又温暖的怀里睡着,薄荷的均匀呼吸声一传来,头顶原本已经睡着的男人却忽然张开眼睛,低头看了看她熟睡的脸。

    “薄荷?”轻轻的唤了一声,没得到回应,湛一凡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的信任自己?什么时候才愿意把心把身体都心甘情愿的交付于他?结婚是吗?他早已经迫不及待了……

    一觉睡到天亮,薄荷舒服的蜷了蜷身子,醒来的那一刹便突然想到昨晚的种种。霍的睁大眼睛往旁边望去,枕头是空空如也,整个床上也只有自己。

    薄荷立即坐了起来下床穿上鞋跑出客厅,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在沙发上,湛一凡的行李箱也在沙发旁,不是做梦?难道自己让他到床上睡反而是一场梦?

    薄荷皱了皱眉,那他人呢?

    薄荷慢慢的走向沙发,突然发现沙发上竟然有张纸条,薄荷立即拿起来,是湛一凡写下的!

    “小猫早安,我有重要公事先去公司了。昨晚你睡的很不老实,踢了我无数次,抢被子无数次,今天晚上回来再和你算账!哦,厨房里有粥,是我买的,还有包子,应该都还是热的,千万要吃了再去上班。——你的一凡。”

    薄荷一直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湛一凡外表起来看正儿八经的可是她知道这个人骨子里透着一股子邪劲儿,三番五次的调戏她就是表现。不过看他这字条的意思,难道他们昨晚真的同床共枕了?薄荷用力的咬了咬唇,该死的湛一凡,竟然真的跑到她房间里去了?怎么不去踢死他呢?

    放下纸条薄荷先去洗脸刷牙,然后走进厨房揭开锅盖,哇……放在热开水里的是一碗粥和四个包子。

    薄荷咽了咽口水,说实话她真的饿了。

    立即端出来就在厨房里薄荷三下五除二的拔了几口粥又先吃了两个包子才狠狠的喘了口气,她发现自己的胃口是越来越好了,以前的猫胃口现在也总算有些正常了。眯了眯眼睛,难道是因为从薄家搬出来所以才胃口大好的原因?

    薄荷眯着眼睛笑了笑,将剩下的粥和包子都解决完,又刷了碗才走出厨房。

    一看时间,竟然已经七点半了。薄荷不敢再耽搁,立即换了衣服穿上厚大衣拿了宝宝换上高跟鞋干净出门,哦,今天要上法庭所以还要带上检服!

    一路堵车,不过还好自己租的房子离检察院并不是很远,八点二十的时候终于顺利的赶到办公室。

    “部长早上好。”

    “早上好。”

    “部长早。”

    “早。”

    薄荷一坐下来,一级检察官小刘便端了红茶上来笑嘻嘻的问薄荷:“部长,今天发生什么好事情了吗?怎么这么开心啊?”

    开心?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脸,赶紧转身看向窗户上的倒影,原来自己眉眼带笑,严肃的表情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温和?

    薄荷立即换上往常的模样,转身看了看小刘:“上班还八卦我的事情?”

    小刘吐了吐舌转身便跑开。

    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真是的,她哪里有开心?

    下午要薄荷亲自出席法庭检举的案子是一桩养老院苛待老人的事件,这家养老院收取老人儿女每月交的养老费,但是并没有尽责的照顾老人,反而常常殴打一些患了病的老年人,也没有给他们吃好的饮膳食物,反而拿一些馊的东西喂养他们。这件事被周围的居民发现,于是到检察院进行检举,而薄荷也暗查暗访了好几次获得了不少证据,这次一定会让这家养老院不仅拿出赔偿,还要让他们关门大吉!

    薄荷整理了一上午资料,吃午饭的时候王玉林才将这次养老院的律师资料递给薄荷。

    “老大,这次是言律诗和您打这场硬仗呢。”

    “什么?”薄荷微微扬眉,结果王玉林手里的资料,这个言律诗她听说过,是个不分好坏只要对方重金聘请便会答应的狠角色,而且他打的案子百分之百都只会赢,就连检察院常常公诉的案子也不例外,这两年因为他也让云海市人民检察院在人民心中的地位下滑不少。

    “他今年一共打了三十六场官司,场场都是赢。这个人嘴很毒,断案的手法也很特别,上次李部长就输在他手里,就连我们容委员都和他交过手,不过那次是平手,那也是他唯一的一次例外了!”

    “我们毕竟不是律师!”薄荷扔下资料,低头继续吃饭,竟然知道对方是个狠角色,而且还是个不分好坏只管拿钱的混胀人物,她当然必须吃饱了准备下午的一场恶战了!

    “老大,听说这个言律诗还很帅哦!今年二十九岁,身高一米八五,容貌俊美,堪称律师界第一帅哥啊!”

    薄荷看向顿时变成花痴的王玉林翻了翻白眼,她帅哥已经见的够多了,再帅能帅过湛一凡?薄荷嗤之以鼻,湛一凡的确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而且他还不仅仅是帅,他的身上还有一股的魅力,靠近大叔范儿,却又没那么沧桑……

    “老大,老大?”王玉林在薄荷的眼前不停挥手,薄荷突然醒神:“怎么了?”

    “你刚刚怎么在发呆啊?好像在想谁似的……想谁啊?”王玉林八卦的靠过来一脸的好奇。

    薄荷伸手推开王玉林的脸,不自然的一声轻咳:“没有。快吃饭,下午你和我去法院!”

    “知道啦!”

    薄荷低头微微的喘了口气,真要命,她怎么会想起他?而且不自觉的拿他和别的男人比,更要命的是,竟然自觉性的就把他竖立为胜利压倒别人的那一方?她哪里来的这股子……自信啊!?

    开庭时间是下午两点。所以吃完饭薄荷就和王玉林赶往法院。在路上的时候薄荷还在看资料,算是把那些资料印入脑子里,王玉林也有些紧张的看着资料,快到法院的时候薄荷正要关机手机确实一响,原来是条短信。

    薄荷打开短信,是湛一凡发来的。

    薄荷不自觉的转了转身子避开王玉林会看见的可能性才打开短信:下午干什么?

    薄荷迅速的回复:上法庭。

    湛一凡:哦……人民法院?

    薄荷:嗯……

    湛一凡:完了呢?

    薄荷:回去继续上班。

    湛一凡:完了我来接你,我们去民政局。

    薄荷微微的张了张嘴,民政局?脑子一片嗡嗡的响,去登、登、登记结婚吗?

    “老大,到了!”王玉林并没发现薄荷的异样,车子一停便下了车。

    薄荷没时间再回复,又盯了那短信几眼迅速的关了机然后抱着文件下车。

    一行人见到薄荷和王玉林便疾步走来,都是养老院老人们的儿女,还有一两家媒体。

    “检察官大人啊,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替我们讨回公道!”

    “检察官大人,我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都是那些畜生造成的,你一定要替我们讨回应有的赔偿啊!”

    “检察官大人,公理何在啊……你要是不赢,我们还该怎么相信政府?”

    “检察官大人,可以告诉我们你对这场官司的胜算有几分呢?”

    “检察官大人……”

    在王玉林和司机的阻挡下薄荷才顺利的突破重围,一路向阶梯上走去,目光淡淡的落向那被媒体包围的男子。的确挺拔俊逸,只是看侧面便已经非普通人物。

    薄荷停住脚步,听得他对媒体的嚣张言论:“不管政府也不管世人怎么扭曲我当事方的行为,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的虐根性包括趁火打劫,如果有人想要趁机敲我当事方一笔而不讲究人道的话,我言毕绝对使尽全力为我当事方争取属于他的名誉。”

    薄荷眼露厌恶,冷冷一笑:“公道?趁火打劫?敲一笔?人道?名誉?”这五个词他究竟是带了多少自信说出口的?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是检察官……”有媒体一声低呼,立即便有媒体涌上来将摄影机对准薄荷,举着话筒到薄荷嘴边问:“请问检察官这是在向言律诗挑战吗?他可是律师界的不败律师神话,你对今天的案子有什么看法吗?”

    薄荷看见那言毕慢慢扭头看向自己,那双狭长微挑的双眸同样写满了对她的不屑。也许见她年轻,也许见她还是个女人,也许也只以为她是逞口舌之快的冷笑而已。

    “他有父母吗?”薄荷转回自己的视线看向摄影机,“既然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又凭什么不败神话?孙悟空都败在如来和唐僧的手里,他又岂敢永远嚣张!?”目光淡淡的又转向言毕,薄荷发现他眼眸底已经有些微微的愠怒,被惹毛了?不急,这才刚开始!就凭他刚才的那席话,薄荷今天也会让他死定了。

    “哇……”媒体一片哗然,王玉林偷偷竖起大拇指。

    “借言律师的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不讲究人道的话,我薄荷绝对会使尽全力为人民取回一切赢的赔偿损失……还有道歉!”冷冷的撂下狠话薄荷便转身向阶梯之上而去,王玉林立即跟上俯在薄荷耳边轻言:“老大,你太犀利了,那言律诗的脸都变了。”

    “还不是变脸的时候。他只是没想到我这么嚣张而已,他的实力我的确不能小觑。”薄荷冷冷的回应王玉林,王玉林立即点头,薄荷伸手接过检服:“去更衣室吧!”

    两个人消失,各大媒体又冲向伫立在原地似乎已经快风化了的男人。男人却眼神示意自己的助手,那助手立即挡开各大媒体,男人转身也向阶梯上走去,嘴角隐隐的勾起一抹笑意来。

    说他嚣张是吗?呵,已经许久没有人能挑起他对战的**了,希望她的确不会让他失望!他倒要瞧瞧,这个女人有什么厉害的能让他不再嚣张。

    ------题外话------

    ——这几天希望没有把你们的胃口都养大了,为了过年不断更,从明天开始便是日更一万。亲们不要抱怨哟,日更一万七儿都要卯足了劲儿滴存稿呀,拼呀……o(n_n)o~

    ——一号咯,用票票砸晕七儿吧,(*^__^*)嘻嘻……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