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假如爱有天意 第九章 尾声

第九章 尾声

    苏寅正和周商商扯了证的下一个月便办了酒宴,两场酒宴,B市一场,S市一场,B市的婚礼是在蒋爱玲的住持下完成的,传统的中式婚礼,新房就在周家的老院,早在婚礼前,蒋爱玲就让人翻新了一遍老宅。

    周商商能回B市结婚,蒋爱玲能支持给他们俩主持婚礼,这是苏寅正功不可没的功劳,来回跑了几趟解开了商商与蒋老太太的心结,上一世苏寅正是知道商商和蒋爱玲的遗憾,所以在和周商商结婚之前,苏寅正就像解决蒋爱玲在周商商的心里面的结。

    所以说,有些遗憾只能在时间倒流中圆满,比如商商和蒋女士,比如他和商商的。

    周老宅里里外外翻新了一遍,崭新的窗台上和朱红色的门窗都贴上了大红色的剪纸,周商商一身大红色旗袍坐在床沿,苏寅正走进来的时候,周商商侧着脑袋开口:“相公。”

    苏寅正被周商商的叫法逗乐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娘子。”

    商商好笑地抿了下唇。

    这样子的幸福就像老天恩赐,苏寅正眼角微微湿润,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黑亮逼人,俊雅的面容也在柔和的光线下显得格外隽秀亲和。

    苏寅正拉上周商商的手,探过身子要吻她,结果周商商侧了下头:“不行,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苏寅正黑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只会接个吻而已。”

    周商商瞪眼,顿了下,错过头直接咬住苏寅正的嘴巴,咬到两人直接翻过到了新。

    双双躺在大提花红绸被子下,周商商抱着苏寅正感慨:“寅正,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运,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就修成了正果,你呢,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苏寅正望着周商商:“是,很幸运。”

    ——

    “商商,要不我们就在B市定居吧?”

    这是婚后一个月后苏寅正提出来搬家计划,周商商惊讶地看向苏寅正:“我可是提醒你一句,你现在的事业重心都S市。”

    苏寅正走到周商商边上:“钱够花就好了,何况重心是可以转移的。”

    周商商想了会:“你要把公司从S市迁到B市?”:

    苏寅正实诚叼言蜜语了一句:“不是,我想把事业重点转移到你和我的家庭上。”

    上一世,周商商常对苏寅正的说的一句话:“寅正,钱只要够花就好了”,当时苏寅正心里可能还手周商商不理解自己,在商场上有时候赚的不是钱,而是野心,是日益膨胀有无止境的野心;然而当时他又何曾明白过周商商的想法,她不是觉得他赚得多了,而是因为他变了,她不忍嗅醒当时洋洋得意的自己,所以变相的告诉自己,赚钱是要度的,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有些道理很浅显,只是对于当时身在圈中深足泥潭的苏寅正的很难理解,即使理解也做不到,因为他还要更多。

    大师说“官财太旺,伤子”,因为上一世的记忆,苏寅正对这句话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他的命格在这一世依旧这样,他宁愿不要那么多的官和财。

    ——

    苏寅正花了一年多的事情将事业从S市转移到了B市,相对S市活跃的金融和市场,B市毕竟只是个二线城市,很多人包括华驹都对苏寅正的决定十分不理解:“你不会吧,结婚不代表就要跟着老婆告老还乡了?”

    苏寅正笑笑,然后问了句:“韩……铮……最近怎么样?”

    “哎呦,我说寅正啊,怎么感觉你生分地厉害啊,现在连十一的名字都叫不利索了。”华驹啧啧了两声,然后说起了韩峥的近况,“最近正被家里人逼着相亲呢。”

    苏寅正抿抿唇,没说话。

    华驹:“既然决定迁移B市,这几天有空哥们几个聚聚吧,你把商商也叫上……”

    “算了,最近太忙了,有机会再说吧。”

    因为心有余悸,所以幸福起来都会提心吊胆,即使他的幸福已经实名制了。

    ——

    周商商想把苏母接到B市一块儿生活,但是苏母执意留在S市:“生活这里那么多年了,舍不得了。”

    苏母不赚周商商又变扭了:“完蛋了,我是一个坏媳妇。”

    苏寅正好笑地抱上周商商的腰:“坏媳妇的后背都有一个坏儿子。”

    周商商转头看向苏寅正:“你还有脸说。”

    苏寅正碰碰周商商的嘴巴:“其实从B市到S市也就两小时的飞机,我们每个月甚至每个星期都可以回来一趟啊。”

    周商商就纳闷了:“苏寅正,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你怎么就在S市那么住不下去的样子?”

    苏寅正:“……”他有吗?

    ——

    周商商和苏寅正在B市定居的第二个月,周商商拿着一条验孕棒跳到苏寅正的身上:“老公,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苏寅正挑眉:“什么坏消息让你乐成这样子?”

    周商商笑呵呵地抱住苏寅正的肩膀:“亲爱的,咱们家的粉钱你准备好了吗?”

    苏寅正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弯着眼角的周商商:“有了……”

    “嗯。”周商商点头:“验孕棒显示是有了,但是也有出错的时候。”

    周商商还没有说完,苏寅正已经咧开了嘴,然后赶紧放下周商商:“怎么也不注意点,以后不准这样子了?”

    顿了下,便要拉着周商商出门,周商商:“做什么啊?”

    苏寅正:“上医院。”

    ——

    医院检查报告出来,HCG阳性,周商商的确怀孕了,已经有5周了,苏寅正有点失控,抓着周商商的手有点抖,周商商嫌丢人,瞪了苏寅正好几眼,结果他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脸上的表情越看越傻,牵着她的右手攥着她有些疼。

    “苏寅正。”周商商出声。

    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苏寅正将周商商护在身侧,低垂的眼眸闪着微光,心情还是平息不了的激动:“商商,我真的很好开心,好开心。”

    周商商笑,拉了下苏寅正的手:“其实我也很开心。”

    当然,除了开心外还有各种担心害怕。

    周商商有,苏寅正也有,不过周商商的担心害怕就是跟普通孕妇一样或多或少的焦躁症,至于苏寅正呢,要复杂些,前世的阴影太大,对于这个孩子是小心翼翼不能再小心翼翼。

    有一次,周商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周商商突然指着里面的一个女明星问他:“这个女明星叫什么啊,演技可真差。”

    没有人能知道苏寅正当时的紧张跟突然被触电了般猝不及防,手心脚心一道出冷汗,盯着电视屏幕看里面的那张脸看了眼,把手中削好的苹果递给周商商:“可能是个小明星吧,不认识。”

    周商商点了点头,然后咬起了苹果,苏寅正在周商商的边上坐下:“看些别的吧。”

    周商商侧过头:“为什么啊?我正看得起劲。”

    苏寅正已经拿过周商商手里的遥控器换了台:“这种没有剧情的片子没什么营养。”说完,换了一个儿童频道,“我觉得这个不错。”

    周商商歪着头靠在苏寅正的肩膀上:“苏寅正啊,我真觉得你有点小题大做了。”

    苏寅正摸摸周商商的头,没说话。

    周商商总觉得苏寅正有点不一样,但是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呢,周商商又有点说不上来,这种“不一样”在没结婚之前就开始了,然后在她结婚怀孕后,变得更加明显起来。

    之前对“苏寅正”的不一样,周商商是抱着“观望考察”的鞋,怀疑他可能是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所以在他每次处于“诚惶诚恐”“凝神不安”的状态时,周商商就顺着套他几句话,结果什么也没套出来,留意了苏寅正一些行为举止,除了有点“过分关”她,其他一切正常,并没有之前她所想的猫腻事件。

    周商商怀孕后脾气便有点不好,其实也不能说不好,就是有点阴晴不定,灿烂起来可以开开心心做一个下午的安胎,至于不好的时候,起床气可以一起“气”到晚上睡觉之前还不见消散。

    又是明媚的一天,苏寅正轻手轻脚从起来,亲自熬好粥后,又蹑手蹑脚地将睡袍褪去,安好地躺会周商商身爆右手习惯性圈住她的腰。

    结果周商商还是被苏寅正吵醒了,睁开眼睛望着他,一脸不开心地望着他,苏寅正赶紧安抚:“商商,该起床了。”

    周商商翻了个身,不理会苏寅正。

    苏寅正叹气,坐在周商商耳边说话:“商商,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周商商哼哼唧唧:“你心里有鬼。”

    苏寅正:“没……”

    周商商半躺起身子,盯着苏寅正的眼睛:“真没?”

    苏寅正将手放在周商商的肩膀,就在这时,周商商又阴转晴了,双手环绕着苏寅正的腰:“老公,我最近脾气是不是很不好啊?”

    苏寅正偷偷舒了一口气:“其实还好……”

    周商商怀孕后,苏太太便从S市飞了过来照顾儿媳妇,苏寅正目前的生意一直很稳定,相比之前的野心,苏寅正更想每天早点下班回家看老婆孩子。

    虽然孩子还没有生出来,苏寅正早已经认为这个孩子是上辈子跟他无缘的那个孩子,有时候,午夜梦回,苏寅正望着睡在身边的周商商,有想哭的冲动。

    很快,他也就快要有一个宝宝了,她可能会有商商的大眼睛,商商的嘴巴,他的眉毛……小手软软的,白白的,会将小手放在他的手心里,会贴在他的耳边亲热,会叫他爸爸……

    全书完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