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假如爱有天意 第八章

第八章

    领证的当晚,苏寅正和周商商在二十八楼今日大厦的旋转主题餐厅吃了烛光晚餐,饭后,又在高空的露台跳了一支舞,静谧的夜色,动人的音乐,娇艳的玫瑰。

    周商商趴在苏寅正怀里:“老公。”

    苏寅正搂着周商商,头顶是璀璨的群星,脚下是万家灯火,夜风徐徐吹来,不远处的广告电视正播放着交响曲演绎。

    “商商,谢谢你。”苏寅正低声开口。

    周商商轻笑一声:“谢什么?”

    苏寅正:“谢谢你这几年的陪伴。”

    周商商轻笑起来:“寅正,我真觉得不管做什么都是值的,因为我爱对了人,是不是?”

    苏寅正撇了下头,过了会,直接弯下腰,封住了周商商的嘴。

    商商,其实你爱错了人。

    不过这会是一个秘密,苏寅正一个人的秘密。

    ——

    “然后想去哪儿?”苏寅正搂了搂周商商的外套,噙着好看的笑容,“困了么?”

    周商商摇:“睡不着呢?”

    顿了下,“还是回家吧。”

    苏寅正点头。

    车子在夜晚的街上驶过,一路上灯火酒绿,借着外头的光,周商商还在看无名指上的钻戒,三克拉的粉钻,她总觉得太过奢侈,灼灼其华的钻石在暖色的灯光映衬下一闪一闪的。

    苏寅正伸手与周商商十指相扣,苏寅正的无名指上也有与周商商同款的戒指。

    ——

    车子停进公寓楼下的车库,车子停好的时候,苏寅正和周商商都没有下车,静寂的空间,有细小的花火在空气中碰撞。

    也不知道谁先开始,苏寅正打开车内的灯,淡蓝色的灯光荧荧地打在周商商泛红的脸上,苏寅正将车椅往后推,然后用膝盖分开周商商的腿,将她整个人抱在自己的胸前。

    周商商坐在苏寅正的腿上,低声问他:“真的要在这里?”

    苏寅正双手捧着周商商的脑袋,喘着粗气:“要不试一次?”

    周商商低下头咬了下苏寅正的嘴巴:“寅正,新婚快乐。”

    苏寅正将手□周商商的头发里:“商商,新婚快乐。”

    ——

    苏寅正伸过手,拉下了周商商连衣裙的拉链,“唰”的一声,拉链一拉到底,周商商整件连衣裙已经褪到了腰际,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紫色的胸|衣。

    苏寅正上上下下摸着周商商的腰,又软又嫩,美好的触觉立马在他体内点了一把火,他呼着热气来到周商商的乳|沟,然后将头埋在中间嗅了嗅。

    周商商软在苏寅正的怀里,双手也从苏寅正的衬衫里头伸了进去,贴着他的后背抚摸起来。

    苏寅正抬起头与周商商接吻,舌头溜进去,扫荡着她的口腔,吻了一会,难以按捺地解开了周商商的胸衣,胸衣解开后,胸前的便直接贴着苏寅正的胸膛,不过中间还隔着单薄的衬衫料子,时有时无的撩拨着他。

    苏寅正右手覆在周商商的左胸,细细地着,然后又感觉不够,埋头吻了上去,舌尖在中间打转,然后反复吸允。

    周商商红着双颊,不料身子又被箍的紧紧的,所以只能将头贴在苏寅正的肩膀上娇吁喘着小气。

    “商商……”苏寅正哑着声音叫她名字,周商商因为跨坐在苏寅正的腿上,所以能清楚地感受着抵在小腹上那物的变化,越来越热,越来越硬。

    周商商低下头,伸手解开苏寅正的皮带,“咔嚓”一声,皮带已经解开,然后是裤子的扣子,周商商坏心眼地起来,解了老长一段时间后抬起头:“解不开呢?”

    苏寅正只好松开握在周商商腰上的手,自己动手解裤扣,解开之后,拉下拉链,然后将裤子褪到大腿处,一气呵成。

    那物早已经蓄势待发,苏寅正的手来到周商商光洁的屁|股,左捏右捏,伸出一根手指从股|沟后头伸到前面,感受着里面的湿度和热度。

    “可以了吗?商商?”苏寅正红着眼,低声问周商商,问完,便试着顶了顶。

    周商商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那个……套……”

    苏寅正“嗯”了一声,“你说什么?”说完,一手抬起周商商的屁\股,一手握着自己的,塞了一半进去。

    “出去!出去!”周商商狠狠地拍了苏寅正一下,“你故意的,是不是?”

    苏寅正哪肯出去:“商商,你……放轻松点,你夹着我疼。”

    说完,又凑上嘴亲了亲周商商:“商商,我已经做好了当爸爸的准备了。”

    周商商狠狠地要了一口苏寅正:“可是我还没有……”

    苏寅正一边进去一边安抚着周商商:“没事,即使今天怀了,还有十个月的时间做准备。”说完,便全力贯入,直捣。

    周商商“嗯哼”了一声,双手从后面抓着苏寅正的后背,不解气,狠狠抓了一下。

    苏寅正吃疼,不过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一双黑亮的眼睛因为染上了情|欲,显得更加明亮,苏寅正伸手握着周商商的腰试着动了动。

    “商商,我们生个孩子好吗?”苏寅正又开口问了一遍。

    周商商低头咬了苏寅正一口:“谁要给你生啊。”

    “当然是苏太太啊。”苏寅正又抽动了下,温柔的速度格的折磨人,终于周商商忍不住哼了两声,咬着苏寅正的耳焙“寅正,你是不是快要不行了。”

    苏寅正放在周商商腰上的手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掐断,放平车椅,方便周商商的腿直接挂在自己的肩上,苏寅正跪坐车衣上,一下狠过一下,浅抽深送,直至周商商开始求饶:“寅正,我错了,错了……”

    苏寅正终于停下猛撞猛顶,重新将周商商圈在自己怀里,因为身体依旧连在一起,只要轻微一动,的滋味便开始放大。

    苏寅正理了理周商商有些乱了的头发:“老婆,我爱你。”

    周商商:“老公,我也爱你。

    ——

    离婚那晚,她问他:“那你还爱我吗?”

    爱,怎么不爱,只是因为那时候他和她已经有了伤害和裂痕,怕越爱越糟糕,越爱越伤害她,所以不敢爱了。

    所以这一次,好好把握吧,覆水难收的滋味你已经体会过了,从经以后,好好牵着她的手,让她的名字一直在写在自己的名字边上。

    ——苏寅正,你愿意娶周商商为妻吗?

    ——我愿意。

    ——周商商,你愿意嫁苏寅正吗?

    ——我愿意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