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秦帝子婴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少年刑徒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少年刑徒

    ??修筑骊山陵墓所征发的七十万人分为三类,一是咸阳周边征发的更卒、二是从天下较远的地域征调的正卒,这两类都属于服徭役的范畴。

    第三类也是人数最多地位最低下的一类,便是各地的囚徒,被送来筑陵。

    依照秦律,前两类人虽然是徭役性质,然而却与大家印象中毫无人性的苦役是有些区别的。

    最为显著的一点是这些人是有工钱的,而且还可以用部分工钱抵扣饭费,让政府提供饭食,衣服等也是由政府免费提供。

    而第三类人便惨的多了,纯粹的是“义务工”,前来服苦役只不过是相当于赎罪而已。

    然而就算是第三类人,政府也会定量提供饭食,而且会提供一次衣服,不必偿还。

    然而这个看上去不过是孩子的苦役看监工对他的待遇应该是属于囚犯一类。

    然而让子婴好奇的,一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成为囚徒,其二便来源于衣着方面。

    前面也说了,哪怕是囚徒政府也会提供一次衣物,然而这个孩子的身上却仅仅是套着一块破旧的麻布而已。

    这已经根本说不上是衣服了,不过是一块麻布上割了个洞,然后套到了脑袋上罢了。

    整个麻布虽说能够长度足够,然而套在身上后两侧的边缘早已破旧不堪,根本无法缝合,完全大张着。

    每一次动作都能够看到这孩子周身的情况,完全和没穿衣服相差不多。

    “这个孩子犯了什么错,为什么不给他发衣服?”子婴冷着脸接连发问道。

    在子婴看来,这么大小的孩子,纵然有错也应该是加强管教,而不应该送来从事筑陵这么危险的劳动,更不应该因为他年纪小而克扣他的衣服口粮。

    众人随着子婴的目光看去,也立即发现了子婴所知的是谁。

    毕竟这孩子的体型夹杂在一大帮成年人里不是一般的凸显。

    “臣…臣…臣这就去询问下缘由。”看到子婴的表情,安战战兢兢的回道。

    归到子婴麾下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安还未曾见到过子婴如此冰冷的语调。

    心中更是已经把那监工祖宗十八代都咒了一遍。

    “不必了,把那监工和孩童一起给我叫过来。”子婴回道。

    对一些官僚的作风,子婴是知之甚详,还是自己问清楚比较放心。

    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名监工安还恰巧认识,是自己的一名同宗之子,也正是靠自己的关系才谋到的这个监工的活计。

    当即怒声喊道:“申屠!还不赶紧滚过来!”

    这名叫做申屠的监工,原先不过是一个乡间的无赖,靠着安关系谋了这一个职位,便立时有些出人头地的感觉。

    平日里在乡间谁人会正眼看他几眼,然而在这里这么多的役夫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的和自己说话。

    时间一久申屠立时便飘飘然了起来,感觉自己也是个人物。

    正在以鞭笞役夫们为乐的监工申屠听到有人直呼自己的姓名,立时便有些恼怒。

    手持着长鞭还没扭过头来便先骂了起来。

    “哪个不长眼的……”

    一边骂着一边回头,一句话还没骂成溜,便看到了在身后不远处的脸色铁青的安及子婴等人。

    一看怒斥自己的是安,申屠原先趾高气昂的表情便立马凝固在了脸上。

    自己为何能够在这里过的如此滋润,就连其他几个监工和自己的上司也对自己客客气气的。

    不正是因为自己的认识这里的“老大”将作少府安嘛。

    把手里的长鞭一扔,申屠快步跑到了安的身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没等安发问便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有眼无珠,不知道到大人亲至,我瞎了眼!”说完又是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

    见申屠过来便首先拜见自己,安当时便有些不自在,狠狠的踹了申屠一脚,怒声说道:“长安君在此,还不赶紧见礼!”

    安这么一说,申屠这才注意到在安的身边还立着一个颇为秀丽的青年,就连安都后这青年半个身位。

    竟然就是传说中战绩滔天的长安君!

    听到安的话语,申屠心中更是一片冰冷。

    自己竟然刚才差点辱骂到长安君,这可是会掉脑袋的事情,长安君一怒恐怕就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安也救不了自己。

    “去把那孩子带来。”子婴没有搭理仿若呆滞在地的申屠,出言命令道。

    “我这就去,这就去……”听到子婴的话语,申屠这才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跑去带人。

    这一帮役夫里,就只有一个小孩,子婴说是孩子,申屠自然知道子婴所指的是谁。

    原先的那一队役夫,看到原先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监工,骇的在一群人面前跟一条狗一样。

    好奇之余正躲在一排对他指指点点,并未走远。

    不一会,申屠便把这孩子带了过来。

    近距离一看,子婴更是坚定了刚才的想法,这确定就是一个长未成的孩子。

    瘦弱的脸庞上满是各种的灰尘,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着一道道渗着鲜血的鞭痕。

    刚才侧着脸子婴没发现,这会一正视子婴才看到在这孩子的额头一侧黥这一个“斗”字。

    这孩子竟然还真实一个刑徒,看他脸上所黥刻的墨字应该是犯了与他人斗殴的刑罚。

    “为什么不给他发衣服,克扣他的口粮。”

    这一次没等子婴开口,安便首先狠狠地发问道:“长安君在此,汝最好老老实实的到来。”

    这孩子没有衣服是一眼就看的到的,克扣口粮则是子婴等人的猜测。

    毕竟秦国对囚徒的口粮供应虽然不丰美,然而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毕竟修陵是力气活,吃饱了肚子才有气力干活。

    不止子婴,所有的人的想法也差不多。

    若不是申屠不给这孩子足额发放粮食,这孩童在没生病的情况下又怎么会瘦弱成这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