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名派密事正文 50、我教你画画

正文 50、我教你画画

    许祯根本没有多想。

    她嗯了一声,很诚实地说道,“你和他帅得各有特色,不过我还是觉得他的帅比较温柔,你的帅有些疏离。”

    殷玄宴面无表情,只是默默地看着许祯画那个男子的样貌。

    但许祯却敏感地察觉到,身旁这人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

    她狐疑地扭头看他,却见他认真地看着她面前的画,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她便想,难道是我产生了错觉?

    许祯又继续画了好一会,才将整幅画画完。

    她将画放好,伸了伸懒腰,正想要放松下,殷玄宴却突然淡淡道,“给我也画一张画像。”

    许祯闻言惊讶地扭头,却见殷玄宴的表情非常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迟疑道,“你长得太好看了,我画不来。而且我画功差,肯定会把你画丑的。”

    殷玄宴淡道,“你不会画。我教你画。”

    许祯有些郁闷,“这要怎么教?”

    殷玄宴的神情很认真,眼神却有些幽深。他捉住了许祯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淡道,“先认真观察我的样子,再画我。”

    他捉着许祯纤细白皙的手在他脸颊上摸,一边摸一边用低沉的嗓音说道,“这是我的眉毛,它是什么形状的?”

    许祯盯着自己手指正在抚摸过的眉,下意识地答道,“你的眉毛很浓密,很笔直,颜色很深,是一道很英气的眉。”

    殷玄宴很满意许祯的回答,又捉着她的手摸过他长长的睫毛,漆黑的眼眸,继续问她,“那我的眼睛呢,它又长得怎么样?”

    他的眼睛长得怎么样?

    许祯盯着他那幽深如大海般的眼眸,心跳却不自觉地变得快起来。

    见许祯发呆,殷玄宴依旧用低沉的嗓音问她,“说说看,我的眼睛长得怎么样?是什么形状的?又是什么颜色的?”

    他一步步引导着她。

    她便跟着他的引导将心里的想法如实说出,“你的眼睛形状有点长,但很大。你的瞳孔很漆黑,却会发光,那里面有一片璀璨星空,还有……我的倒影。”

    他扬了扬嘴角,捉住她的手往鼻子摸去,问她,“那我的鼻子?”

    许祯手摸着他的鼻子,眼睛看着的却是他鼻子下面的薄唇,粉红的,光滑的,润润的。

    她脑海里想着的都是和这样好看的唇亲吻的感觉,不知不觉,她的心跳又更快了,连脸颊也像被火烧着了一样,热乎乎的。

    殷玄宴低沉地嗓音再次响起,他催促着她,“说说看,我的鼻子到底长得怎么样?”

    许祯飘远了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这才答道,“哦,你的鼻子长得很高,很直,如果我的小手指是个小人儿的话,都可以在你的鼻子上滑下来了。”

    这次许祯说完答案,不等殷玄宴有所动作,她的手已经自觉地摸向他的薄唇,很自觉地答道,“你长了一张所有女孩都想亲吻的,极其性感和诱惑嘴,你不笑的时候,你的薄唇看起来充满神秘感。你笑的时候,你的嘴唇又满满的都是温柔。”

    殷玄宴问,“那你喜欢我笑,还是不笑?”

    许祯想了想答,“笑。”

    于是他便扬起了嘴角,浅浅地笑着。

    许祯看着他的笑,只觉得心跳已经快得像擂鼓一样了。这世上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看,这么勾人心魄的笑容!

    只听到拥有这绝世笑容的主人把头俯在她耳边,小声地问她,“那你现在想亲我吗?”

    废话。她当然想,非常的想!

    她看着他勾人的笑,头已经不自觉地扬起,嘟着唇往他脸上凑去。

    她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温柔地回应她。

    却没想到,他伸手挡开了她凑上来的脸,淡淡说道,“既然现在你已经非常了解我长成什么样子了,那就开始画吧。你画得像我了,我们才睡觉。”

    许祯:???

    这人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先前那么费尽心思,卖力地撩我,现在却推开我,叫我画你的样子?

    我此刻心情澎湃得紧,要怎么冷静下来画你!

    许祯心里有无数的怨言,所以即便手握着毛笔,她却无处下笔。

    只听到害她心乱如麻的罪魁祸手俯到她身旁问,“怎么,还是不会画我的样子吗?”

    不等她点头回答,他已从她身后伸手过来,捉住了她握笔的右手,轻声说,“既然你不会画,那我教你画。”

    接下来,殷玄宴果真握着许祯的手,在她面前的宣纸上一笔笔地描着他自己的模样。

    他甚至还一边画,一边低声重复着许祯刚才对他外貌的描述,“我的眉毛很浓密,很笔直,颜色很深,是一道英气的眉。我的眼睛形状……”

    随着眼前渐渐画出来的男人的脸,和身后那把声音的低声描述,许祯脑海中殷玄宴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又逐渐变得无比的清晰。

    偏偏他握住她右手的那只手还在隐隐约约,若有似无地用指尖轻轻摩挲她的手背,令她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在画画这件事情上。

    她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个小恶魔在尖叫,在抓狂,在不停地催促着她快点把身后的少年扑倒。

    她也想啊!可是,以她的实力,实在没法强行扑倒殷玄宴。

    好不容易画完画。

    许祯把毛笔一丢,有些着急地回头问殷玄宴,“我们可以睡觉了吗?”

    殷玄宴点点头,淡道,“当然可以。”

    然后,许祯便看到他让下人打水进来,无视掉她火热的注视,一个人慢条斯理地沐浴更衣,浑身香喷喷地躺倒在床上。

    她爬上床,挨着他睡,小声地问,“要不,我们亲一亲?”

    他转过身来看着她,漆黑的眼眸依旧幽深得像一片海。

    他说,“好好睡觉。”

    接着就真的闭上眼睛沉沉睡了。

    于是,这天晚上,许祯啥也没得到,就那样心痒痒地熬到了深夜,迷迷糊糊地睡去。

    即便是睡着了,她的潜意识也依旧在提醒她,明天一定要亲到殷玄宴。

    她不知道,殷玄宴在故意惩罚她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惩罚他自己。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摄政王妃:王爷好霸道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