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御剑仙瑶正文 第九章 见识

正文 第九章 见识

    对于三师兄吴天山来说,赵九歌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初次拜师见面的时候,赵九歌本来有些欣喜,因为自己好歹有师兄了。

    可是随后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虽然三师兄吴天山送给自己‘星芒盾’这个见面礼,但是在之后,就很少与自己接触,虽然谈不上对自己有什么敌对情绪,但是明显的不太想接近自己。

    二师兄曾青牛失踪多年,四师兄五师兄常年在执法堂,替玄天剑门在外面斩妖除魔,所以除了大师姐缚红绫之外,三师兄吴天山应该算是与他比较亲近的人,而且这么久两人一共也就见过寥寥数次。

    赵九歌也能感觉到,吴天山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这让他困惑不已,不过看到大师姐缚红绫和他也不是走的很近,赵九歌也有几分释然,虽然弄不懂具体原因,但是既然吴天山看他不太顺眼,他也没必要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站在吴天山旁边的是一位二八妙龄的少女,少女一身淡色纱裙,不抹粉黛,安静的站立在那,初看赵九歌还没有认出来是谁,不过随后看出来是谁后,不禁有些大跌眼镜,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是自己的小师姐,纱纱。

    印象里面的那个小师姐只不过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女,没想到几年不见,竟然变成了一副模样,头上的那两个羊角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青丝随意披在肩膀上,胸前也不再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已经具有一定规模,赵九歌在心里说道,当年的那个小屁孩如今终于有了一点女人味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起码那清纯的容颜就已经能看出,是一个美人胚子,如清水芙蓉一般。

    “看什么看,没看过还是怎么,怎么修为有点长进,就不会喊师姐了。”

    见到赵九歌盯着自己有点愣神,纱纱顿时双手插腰,轻声的训斥着赵九歌,那个模样没有丝毫淑女风范,只有着娇蛮,不过没有丝毫的让人反感,而是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扼…小师姐。”

    见状,赵九歌笑了笑,连忙喊了一声,纱纱这才流露出心满意足的情况,赵九歌知道,这才是纱纱真实的一面,活泼可爱,而不是像刚才那样安静的像个淑女在那。

    或许是受到气氛的感染,见到赵九歌回来,有许多话要说的纱纱,在这种情况面前,也不得不收敛一点,不管平时长辈们怎么疼爱她,她也不会不分场合持宠而娇。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就说两句。”晓风长老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了过去,眼前的十人,无疑算的上是玄天剑门的顶梁柱,就算几个没成长起来的弟子,相信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一样能够胜任。

    不谈三位长老那定海神针般的地位,就算是剑无心师兄弟三人,要不了多久,进入大乘境界后,就足以坐镇玄天剑门。

    至于缚红绫,吴天山,赵九歌以及纱纱四个弟子,也都是朝着这一方面培养,就像阶梯一样,一层接着一层,所以一个门派想要经久不衰,就不能够青黄不接,失去断层。

    而玄天剑门表面上似乎青黄不接,私下里,精英弟子却没有,丝毫不减,等三位长老寿元将至,剑无心师兄弟三人也就成长了起来,等剑无心等人差不多陨落的时候,第二阶梯的缚红绫也成长了起来,以此类推。

    一般而言,一个门派最关键的是顶尖修士的存在,不能出现断层,当然也许会有一些意外,有的妖孽弟子突飞猛进,或者顶尖修士出了意外陨落,所以对于精英弟子的培养,一些一流门派和势力是相当的重视着。

    眼下这几人都身份不简单,显然晓风要说的不是什么小事,其他几人似乎没多大反应,倒是赵九歌缚红绫纱纱等四个弟子,眼光里或多或少充满了好奇。

    “在我说件事情之前,你们得保证这个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能不能做到。”

    晓风的脸色有些严肃,同时语言里面还有一些肃杀之意,让赵九歌心里暗暗吃惊,究竟是什么事情,弄的这么严重。

    “能做到。”

    和赵九歌想法一样的,还有另外三位,四人异口同声的点了点头。

    “明天,我就要渡劫了,到时候带你们一起去观看,不过渡劫的希望不大,所以我希望你们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时候不要和第二个人说,明白嘛。”

    因为剑无心等几人已经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而且事先已经知道,所以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哪怕先开始的那种急躁,随着几个晚辈的到来,都显得平静了不少。

    到时候缚红绫等几个弟子吃惊不已,赵九歌目瞪口呆,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没想到近千年没出现过渡劫的情况,如今竟然有人能够渡劫,渡劫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听起来是那么的遥远,一般来说,如果都能够成功渡劫,那么就相当于是已经获得举霞飞升的资格,这对于一些修士来说,则是梦寐以求的。

    赵九歌心里一阵激动,虽然这个渡劫的人不是他,但是晓风长老却不是外人,缚红绫和吴天山先是吃惊,随后没有半点惊喜,相反还有着淡淡的担忧之色。

    倒是赵九歌和纱纱两个估计是年纪太小的缘故,所以没有往深处去想,只是看到表面而已,而缚红绫和吴天山清楚门派一位定海神针般的长老渡劫意味着什么,而且渡劫希望不大,那就意味着门派少了一个大乘境界的修士坐镇,少了一份顶尖战力,少了一份对其他门派的威慑力,那样子华夏世界格局的形势,都有可能因此而改变。

    整个华夏王朝,不算南蛮森林以及东海岛屿势力,大乘境修士的数量屈指可数,所以难怪今天这里气氛这么压抑,原来是这个事情,果然非同小可,不过缚红绫和吴天山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虽然渡劫是一大盛事。

    赵九歌很快就意思到了不对,看到众人的表情,似乎不因为喜,反以为忧?赵九歌心里有些疑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

    “不管结局如何,大乘境渡劫是一件很稀少的事情,你们观看之后,不管你们以后有没机会渡劫,能不能给你们到时候渡劫带来一点经验,但是起码能够让你们多一些见识,对你们是有着不小的好处。”

    晓风说完之后,停顿了片刻,然后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明天一早出发,你们四个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要给他们几个交代。”

    缚红绫赵九歌等四人似乎还没有这个重大消息带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不过听到晓风如此说道,四人也只好先离开这座竹林。

    出了这片竹林之后,纱纱这个丫头就立刻缠在了赵九歌的身边,而缚红绫有意无意的也走到了赵九歌身边,吴天山神情平静,见到两人和赵九歌走的这么近,眼神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彩,但是表面依旧平静。

    犹豫了片刻之后,吴天山微微点了点头,打个招呼之后,就驾驭着自己的飞剑离开了这片竹林,一身黄色剑袍在微风之中荡漾。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修炼到了化神境界后期嘛,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赶上他了,看他还得意什么,也不知道三师兄怎么了,这几年性格越来越古怪。”

    吴天山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纱纱,皱着小鼻子,撅着嘴巴气呼呼的说道,原本赵九歌以为三师兄只是针对他一个人,现在看来三师兄和其他两个师姐关系也不是怎么好。

    “不管他,现在看你修为赶上他了,他自然有威胁感觉,我看啊,要不了多久,等九歌修为也超过他的时候,看他还能怎么办。”缚红绫看着气呼呼的纱纱,轻轻一笑,揉了揉纱纱的头。

    “三师兄还是为了未来门派掌门的原因?”突然,赵九歌一语道破事情真相,以前他或多或少了解一些,只不过还只是在猜疑而已,现在,结合着纱纱刚才的话语,赵九歌顿时心神一动。

    “是的,一般而言,门派掌教传男不传女,所以当初你二师兄在的时候,他的呼声最高,随后失踪多年,吴天山本来是没有什么机会的,后来正是因为这个事情他才看到希望,本来不出意外也应该是他,就连师伯师叔都认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师傅已经到了道元境界后期,随时可以突破大乘,那么掌教之位就会退了,奈何多了一个你,她有了竞争对手,至于老四老五一根筋,不适合当掌教。”

    缚红绫笑了笑,似乎对于吴天山的小心思有些无奈,随后又继续说道,“谁让他自己不争气,当初玩世不恭,现在就连以前和他走得近的师伯都对他疏远了一些。”

    “我对掌教可没有什么兴趣,我看到时候还是听二师兄回来好了,早就听说二师兄待人憨厚,天资卓越。”赵九歌摆摆手,对缚红绫有的话语,丝毫不以为意,他只想修炼,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权利这东西他没想过。

    而且一般而言,门派传承的问题是重中之重,一般掌教接班人也会观察物色多年,像玄天剑门这种情况,是因为剑无心这近百年来修为提升太快,等到了大乘境界,他就不问世事,则安心修炼,自然没有功夫再去管其他的琐事。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