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御剑仙瑶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蠢蠢欲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蠢蠢欲动

    “兄台是什么人,样子想必不是无名之辈吧。  ”

    打量了半天,梁永田终于开口说话,不过说话还算礼貌,并没有因为赵九歌的出言不逊就像对待冷如风和罗邪那样狂妄嚣张,说到底无非是是因为赵九歌那和他一样的修为,以及不凡的气质使得他自己心里隐隐有些忌惮。

    “我是什么人关你屁事,刚才谁那么嚣张要把人打的说不出话来。我到要见识见识是怎么动手的。”赵九歌丝毫没有顾忌梁永田的身份,直接没有好气的说道,同时脸上明显的有些许怒气。

    梁永田就算是傻子都明白了眼前这位青年来势汹汹的样子,分明是为了刚才那两位玄天剑门的弟子出头,如果是这样一个不好难免会又多生出风波,虽然梁永田有些忌惮眼前的这位黑色锦袍男子,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怕。

    “你也是h玄天剑门的弟子?”梁永田挑着眉头反问了赵九歌一句,只不过这次言语之间少了几分客套,而傲慢的神色也再一次出现在了梁永田的眉宇之间。

    “哼,这是我们玄天剑门的首席弟子,赵九歌。”

    见到梁永田一副挺牛逼哄哄的模样,冷如风始终脸色冷峻,沉住气等着赵九歌处理眼下的这个事情,但是性格有些急躁的罗邪则梁永田的那个模样,忍不住上前一步大声的喝道,脸上同时浮现一抹得意,仿佛替赵九歌高兴一般。

    罗邪此言一出,那些棋乐剑府的弟子顿时纷纷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眼前这位黑色锦袍青年竟然是玄天剑门的首席弟子,特别是梁永田脸色变幻了几次随后有些复杂的打量着赵九歌。

    梁永田心里明白,这次的事情可能就这样收手了,既然人家是玄天剑门的首席弟子,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刚才他心里打算息事宁人的计划自然也不可能落实了。

    老实说不管是梁永田还是他身后的那些棋乐剑府的弟子,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圣地的顶尖弟子,心情有些忐忑的同时又有些好奇那些圣地的首席弟子又会是如何不同,不过当他们九歌和他们差不多灵丹境修为的时候,心里自然生出了几分不以为然。

    梁永田半天没有说话,心里悄悄的权衡利弊了一番,刚开始涌现出的震惊也慢慢归于平静,因为他同身后的师弟师妹觉得一样,堂堂圣地首席也不过如此嘛。

    “哈哈哈哈,说我棋乐剑府没人,我圣地玄天剑门也不过如此嘛,就连首席弟子也是这个模样。”梁永田没有丝毫顾忌的大笑了起来,在他不动手是最好,就算动起手来自己也不惧,同样是灵丹境界后期修为,他梁永田怕个什么,相反他的心里甚至还有一些蠢蠢欲动,心里有一点期盼动手,那样说不定还能借此扬名。

    这个时候,裴素素和三无也从一旁来到了赵九歌的身边,只不过没有流露出一丝的灵力波动,梁永田当然两位,一位容颜出众,一位光着头的和尚,瞳孔微微一缩,虽然两人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灵力气息,但是梁永田却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感,而且这两人可是和赵九歌一起来的,能够和玄天剑门首席弟子混到一起的,自然也不是普通人!

    梁永田深呼了一口气,随后继续一脸傲慢,眼神带着冷意盯着赵九歌,他想的很清楚,大不了就是一战,或许如果赵九歌今日如果展现出元婴境的修为,再加上他玄天剑门首席弟子的身份,他早就认怂了,但是赵九歌只有灵丹境界的修为,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雷州,他也吃不了什么亏。见到赵九歌己,梁永田毫不畏惧的眼神对视着赵九歌。

    “呵呵,有不有人手底下见真章不就行了,莫非棋乐剑府的人都只会呈口舌之争吗。”

    面对着梁永田那咄咄逼人的气势赵九歌淡淡了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见惯了争斗的他早就不喜欢废话,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最好不用言语解决,况且欺负冷如风和罗邪,哪怕梁永田不摆出这副姿态,赵九歌也不会与他善罢甘休的。

    随着赵九歌这股剑拔弩张的话语一说出,空出的气氛陡然变的凝聚出来,赵九歌身上的气息一凝,一股肃杀的气息从赵九歌的身上散发出来,手里面的‘寒冥’剑身上一道荧光乍现。

    一声冷哼从梁永田的鼻孔里发出,既然能当上这个棋乐剑府的首席弟子,自然肯定有两把刷子,面对着赵九歌那要动手的样子,梁永田没有丝毫畏惧,相反冷冷一笑,刚才有些收敛的气势同样爆发开来。

    除了梁永田之外,那些其它的棋乐剑府弟子倒是有些紧张,毕竟玄天剑门的名声太过响亮,而且还是面对的一位首席弟子,索性的是他们有一群人,对面只不过寥寥几人,仗着人多势众他们才稍微有些心安,眼见要动手,数十位棋乐剑府的男女弟子纷纷运转起灵力,同时催动着手里面各种各样的法宝,刹那间灵光闪烁,气息扑面而来,虽然数十人气息并不是特别出众,但是一起散发出来倒也是不容小觑。

    罗邪本来还想问问赵九歌那位绝色女子是谁,可是一见到赵九歌要为自己强出头动手的模样,顿时放下了心中的心思,而是悄悄在赵九歌的耳边说道,“九歌,要不我们算了,我和冷如风没有吃多大的亏,毕竟这里是他们棋乐剑府的地盘,且对方人多势众。”

    赵九歌心里一暖,知道罗邪这是怕自己吃亏,受到什么伤害,虽然罗邪表面说他没有吃什么亏,但是从他那絮乱的气息上赵九歌怎么能来,何况这口气肯定咽不下去,只有要发泄出来。

    “我们是兄弟就不要说这么多了,你是了。我们兄弟之间不说二话。”赵九歌丢给罗邪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扭过头来继续面的棋乐剑府弟子。

    罗邪还是有些不放心,嘴唇动了动,准备要说出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冷如风连忙用眼神制止了罗邪。

    “你们先在一边去,我一个人来,正好让我领教一下玄天剑门首席弟子究竟有多么了不起!”

    感应到身后数人的动作,一手握着飞剑一手拿着那个晶莹剔透玉葫芦的梁永田连忙说道,同时脸上带着些许傲慢和自信。

    闻言,那些棋乐剑府的弟子们虽然放下了手里面的法宝,但是自身运转的灵力却并没有停下,不过却微微往后退了几步,这样能够保证等会儿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就能够随时出手。

    而在梁永田说话的时候,赵九歌就已经动了,在外面历练这么久,自然不像当初那个小白一样,什么经验不懂,真正比斗起来,往往一瞬间就能够决定生死胜负,所以赵九歌直接先下手为强,他可不会像个傻子一样讲究什么风度,等着人家蓄力准备好了再动手。

    而如今金纹游龙在前几天才释放出去消耗掉,还来不及用时间重新用灵力蕴育,所以赵九歌一出手,为了抢时间,就用出了玄天剑决的第三层日月。

    漫天的剑气陡然而出,到了赵九歌这个修为,以及对于剑决的领悟程度,释放出剑气自然是随手的事,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还得需要时间慢慢酝酿。

    先是数十道剑气纵横交错对着梁永田而去,随后赵九歌剑姿发生改变,右手紧握的‘寒冥’不断的挥舞着,随着第一次挥舞,涌现而出的剑气都在悄然发生着改变,最后直接在虚空之中爆发出一阵气势。

    漫天的剑气变的清冷凌厉,犹如日月一般,清冷耀眼!

    梁永田半眯着眼睛虚空之中那犹如密密麻麻蝗虫一般的剑气,要知道赵九歌选择动手的时间恰恰是他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而这个时候他压根没有什么准备,哪怕他体内的灵力一直不断的在运转着,但是他已经晚了赵九歌一步,就算他同时释放出剑气,也需要时间,何况那样最多也只算是棋逢对手。

    梁永田可以明显的九歌每一个姿势都带着玄妙的气息,哪怕是现在随手释放出的玄天剑决都不是冷如风和罗邪两个人能够比拟的,自古剑仙出玄天,果然名不虚传!

    梁永田眼里一道精光闪过,这些念头在他的心里一闪而逝,毕竟眼前两人正在激斗,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出神,此刻庆幸的是左手还有一个先前准备对付冷如风以及罗邪而拿出来的那个晶莹剔透的玉葫芦。

    梁永田随手挥舞着右手紧握的那把本命飞剑‘放声’。数道剑气陡然涌出,直接触碰到赵九歌最开始随手释放出来的剑气,而他自然不会只有这么一些动作,随后体内的灵力直接源源不断的涌去他左手上那个晶莹剔透的玉葫芦上。

    双方数道剑气直接触碰到一起,爆发出一声声轰鸣,两人随手释放的剑气虽然威力惊人,但是并不是真正杀手,接触之下没有分出什么高低,只不过四散的残留剑气直接落下四周的树枝上,顿时在一些粗犷的树干上留下了一条条沟壑,至于树枝细小的,直接斩断掉落在地上,至于那些树叶更是掉落一地,如落雨一般发出轻微脆响。

    一招消散,接连又是一招而来,那明显有些不一样的几十道剑气仅仅跟在后面,剑气散发着寒芒,给人一种清冷锋利的感觉,正是玄天剑决的第三层日月,对于日月或许赵九歌并不是领悟的太过高深,但是比起出师门时,已经进步了太多。

    而另外一边,经过了灵力的灌输,梁永田手里那个晶莹剔透的玉葫芦终于绽放出光芒,就好像一头凶残的野兽张开了狰狞的牙齿一样。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