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御剑仙瑶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残缺剑阵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残缺剑阵

    张龙愣愣的望着场中的景象,一种无力感涌向了他的心中,原本还能仗着胸前的那份八荒剑图威力将赵九歌和白青青死死压制住,虽谁知道局势瞬间扭转,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去改变。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着自己多年的兄弟一次次的在那剑光下受伤,惨叫。这份无力感深深的让张龙感到痛苦,记得上次出现这种感觉还是遇到韩松诚那次,打劫不成反被收服,那一次面对着韩松诚那有些玄妙的手段,自己也是内心震撼,深深的有一种无力感。

    张龙脸上有些麻木的看着场中的情况,局势自然是一边倒,数以十计的剑光源源不断的从赵九歌和白青青手里的飞剑发出,二人此刻已经不在顾及灵力损耗的问题,只求杀敌。

    锋利的剑光激向肥龙等几人,前锋上地面的青草无声的被那剑芒隔断,随着清风的涌入,那些青草被吹向周围。

    “噗嗤…。”

    不断的有着衣服被割破的声音,还有着划上皮肤刺去骨头的滋啦声。这种声音听到张龙耳朵里有些发麻,短短一会儿时间,地面上就全部被鲜血覆盖,周围的那些惨叫声张龙感觉越来越小。

    当张龙看到程金钱因为躲闪不及,无力去抵挡,一道剑光在他那漆黑的眼眸里不断放大,最后射向了程金钱的头颅。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张龙的眼睛里只剩下了这一幕。

    “老金…”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从瞪着双眼的张龙口里发出,随后眼睁睁的看着跟随着自己出生入死多少年的程金钱,倒入了地面上的血泊中。

    当程金钱身体倒在地上,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刹那,地面上的血迹向着四周溅射开来,声音细小,但是传入张龙的耳朵里无异于晴天霹雳,心脏在此刻都仿佛被一双大手紧紧握住用力的捏着。

    可是,张龙还来不及悲伤,转眼两名搬血境的手下,气息萎靡的缓缓倒下,看那奄奄一息的模样想必情况不太妙。

    这一刻张龙一下被惊醒,麻木空洞的内心仿佛有一种寒意遍布全身,突然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瞪大着双眼,脸色狰狞的咧着嘴巴撕心裂肺的呼喊道,“罗许清,你在不出手,我兄弟就要死光了,你还不快点出手。”说到最后,张龙的眼睛布满了血丝。

    他知道,平常两边人马一直互相看不惯对方,他自己这一边人仗着最先跟着韩松诚,一直持宠而娇,而韩松诚确实对他们几个心腹一直照顾有加,有什么手段或者法宝都是先赠予他们,而另一边罗许清一帮人,都是附近的散修,看不起张龙一帮人的身份,因为都是后来臣服于韩松诚的,所以自然而然抱成一团,而他们当中,罗许清修为最高,达到了化灵境后期,和张龙一样。所以一帮人以罗许清为首。

    此刻,在张龙看来,就算两帮人平常私下一直矛盾不断,现在危机关头,都是在韩松诚手下做事,罗许清不至于见死不救的。

    但是,他的想法却落空了。

    山峰上的四合大院门口处,五六道人影纵横交错站立在一起,双手环胸脸上带着快意的看着不足百米远的张龙一帮人受到的惨状。只不过后来随着赵九歌和白青青那恐怖的碾压后,众人都全身紧绷了起来,毕竟那两人的实力太让人觉得恐怖了,换做是他们迎敌他们也不见得能比张龙一行人做的更好,或许还不如张龙他们。

    听到了张龙那撕心裂肺响彻山峰的呼喊,众人脸上一凝。这时,罗许清旁边,一位穿着玄色布衣,脸色严肃的男子,语气有些迟疑的低声问道,“罗哥,我们要不要帮他们。”

    罗许清没有马上开口,脑袋里在飞速的思考着,权衡利弊了一番后,“不管他们。”声音透着无情,脸上还浮现着一丝残忍的笑意。

    “可是…”就在那位玄色布衣的男子脸上流露出犹豫,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罗许清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担心等会张龙一伙人死伤殆尽的时候,那两位该对付我们了,我们会步张龙他们的后尘。”

    玄色布衣男子一阵尴尬,他说担心的正是如此,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放心吧,岭主叫我们守门,等一下不会放着我们不管的,在说了,岭主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罗许清先是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动静的时候,才低头小声的对着身边的四五人说道。

    当罗许清的话语落下时,他们才放下心来,毕竟出了什么事自然有个子高的顶着。

    能借此机会除掉张龙一帮人是最好的,这样以后分赃的时候,他们获得的将会是更多。在利益面前,谁能不动心?再说了晚一点面对那两个杀气腾腾的变态,他们也能更安全一些。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场中就只剩下他和肥龙以及另外一名化灵境初期的兄弟还能站着,就算是还站着,也都是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下。三人中当属肥龙受伤最重,肩膀处的骨头都已经露出来,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划破了不少的口子,还留着血迹。

    拼尽全力抵挡住一道剑光,就连张龙都觉得自己有些油尽灯枯的错觉,借着这喘口气的机会,张龙的余光看向百米外。

    下一刻,张龙眼眶仿佛要炸裂一样,眼球布满了血色,看到罗许清一行人纹丝不动,他知道他们兄弟几人今天要完了,心里凄凉的一笑,这样也好,黄泉路上也能有个伴。坏事做多了报应也终于来了。只是让他愤怒的是没想到罗许清一行人竟然真的会见死不救。

    “罗许清,我日你姥姥。”随后张龙奋不顾身的大喊了一声后,举起手上的短剑,冲上肥龙的旁边,替他挡下本来能要他命的一击。

    肥龙虚弱的看着一旁的张龙笑了笑,没有躲过一劫的庆幸,只有哪怕到最后一刻,兄弟也能肩并肩的战斗着。

    肥龙这深深的一眼,是他最后一眼留恋着这世间的景象了。下一秒,一股带着寒意的巨浪灵力奔涌而来。

    “啊啊啊…”张龙看着这一幕有些疯狂的喊起来,他知道当这轮灵力过后,他身边还仅存的一位兄弟也要不复存在,他都已经油尽灯枯,自身难保都悬。还哪有能力帮肥龙呢。

    当赵九歌体内的灵力尽数外泄化成一股巨浪的时候,他本人也没有闲着,脚步快踩,手里斜提着青梅剑跟在这股灵力的后面奔向了张龙。至于另外一名化灵境初期的男子刚刚已经被白青青一剑解决掉了。

    那卷金黄色的灵力巨浪,带着刺骨的寒意,几个翻滚,就来到了张龙的身前,近在咫尺。

    这股灵力巨浪在瞳孔里不断的放大,张龙眼中带过一丝决绝,随后,将全身的灵力尽数的外放,将自己包裹起来牢牢保护,同时手里的短剑划过一道灵力,试图与这股灵力化做的巨浪做出一番斗争。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划过的灵力就犹如一叶孤舟,转眼被这股带着寒意的灵力湮没,继续一往无前的朝着张龙扑来。

    轰,狠狠的一声撞击,张龙成功的抵挡住了这一击,但是浑身骨头如同闪架了一般,鲜血冲嘴角和鼻子里溢出,整个人呈现状倒飞出去。

    但是,肥龙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当张龙在奋力抵抗这股灵力的时候,肥龙瞬间被这股金色寒流包裹住全身。

    咔嚓。

    肥龙那肥胖的身体炸裂开来,四分五裂朝着四周溅射,令人胆寒的是,这一次竟然没有丝毫的血液喷射而出,破碎开来的肉沫成了冰块般,上面还冒出一阵白色的寒气烟雾。

    就连地面上的那一层流淌的血液,此刻表面都被冻成了冰渣,淬体后的好处开始慢慢显现了出来,赵九歌自身的灵力附带着寒天剑罡灵脉的属性,如果赵九歌能凝聚出灵丹,到达灵丹境界,那么到时候,这个属性将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加,到时候他的全身灵力都会转化成蕴含着这份属性。

    转眼间,对面八人,七死一重伤,重伤的张龙卧倒在地,单手支撑着想要起来,但是全身的疼痛感令的他只能苦苦挣扎着。

    眼前这一幕,鲜红的血迹,泛白的冰渣,一地的断臂残胳,令的罗许清一帮人全身都涌出了一阵寒意,难以想象当换做他们面对这两个如同修罗一般的少年少女时,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

    在庆幸他们自己只是守门的同时,又在暗暗祈祷他们的岭主能快点恢复灵力,早点出来。

    跟在灵力后面前冲的赵九歌此时右腿一个弯曲,随后用力一蹬,左腿轻点两步,身子轻盈的落在张龙的身边。

    暗自挣扎的张龙看到这一情况还想做无谓的反抗,可是还没有准备动手反抗的时候,赵九歌手中的青梅剑划出一道弧线,带着剑光,斩向了张龙的头颅。

    砰。

    一声如同西瓜熟透后炸裂的声音,张龙的头颅就这样爆裂,血液早已经被寒气冻住,落在地面的时候,场景令人呕吐。

    就连赵九歌都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心里有些慌神了起来,张龙的头颅被爆掉,但是整个身子还在。赵九歌连忙伸出右手向着张龙的胸膛摸去,摸了两下后,收回手,手掌心里握着一枚玉筒。看都没看一眼,赵九歌就先收起来了,先前赵九歌看到张龙在自己问向他这是什么阵法的时候,他摸向自己胸膛,就留了一个心眼,这个时候顺手一掏,果然是有东西,赵九歌暗暗猜测,这一定和先前困住自己和白青青的那个东西有关。

    起身环顾四周,对面八人正如白青青所说一个不留,而这个时候的白青青已经踏步提剑来到了赵九歌的身边,战斗结束,远处的罗许清几人一脸的凝重,如临大敌,但是却不敢过来,又不敢私自离去。

    见到这般情景,赵九歌掏出来刚才从张龙身上手来的玉筒,只见里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八副图,没一副图片,都是一个人周围伴随着飞剑,姿态各异,一共有八副,随后扫了一眼玉筒记载的名字,八荒剑图。

    赵九歌皱着眉头,将玉筒递给了白青青,“这是什么玩意,不像阵法呀。”

    白青青诧异的接过玉筒,看起里面的内容来,一脸的沉思,良久才震惊的张大双眼,骇然的说道,“这好像是剑阵!”

    “剑阵?”赵九歌一脸的诧异,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白青青如此失态。

    “就是御剑组成的阵法,不过这好像不是完整的剑阵,只是个残缺的部分,而且这个玉筒也是被扩印的,不是原图。”

    赵九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想起来了什么,“那这残缺的还能用吗。”

    “可以用,张龙把这剑阵当作阵法使用,都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可想而知这是个好东西,你先留着,我想这个东西韩松诚一定知道是什么情况,说不定完整的就在他手里,等会杀进去逼问他,就知道具体的情况看。”白青青说到最后冷冷的一笑,女人是个记仇的动物,韩松诚调戏她的话语现在还记在心里。

    至于这个残缺的剑阵,虽然还算不错,不过对于她来说,没多大用处。

    赵九歌然后爱不释手的把玉筒收了起来,心里一阵火热,残缺的而且紧紧发挥出来的皮毛,就有灵力叠加的威力,难以想象完整的剑阵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现在只有等了解了具体情况后,才知道这残缺的剑阵是怎么回事,此刻的赵九歌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逼问韩松诚这剑阵的情况。想到这里,赵九歌抬起头,看向了四合院的门口,目光顿时与罗许清相对,罗许清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赵九歌和白青青已经向着他们迈着步子来了。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