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堂会 四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堂会 四

    嘉靖天子对于张氏的发作,早有准备,并不着急“圣母,您身在深宫大内,居然还知道杨都督家中女眷的情形,真是神通广大,耳目灵通。想来,宫外也有人,给您通报消息吧。不过这通报的人,做的不够好,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仙确实是行院出身的女子,可是与杨都督相识于微末,共同扶持,情深义重,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子。今天看她的唱功,显然为了这出戏是下了功夫的,朕不能让她白受罪,准备加封她一个诰命身份。”

    “诰命万岁请慎行,她出身卑贱,还是个妾室,如何当得诰命难道一家人中,您要让妻妾都有诰命身份”

    “圣母明鉴,朕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祖宗成法中,也从没有人说过,不许妻妾都有诰命。只不过长久以来,我们都是被一些事束缚住了手脚,遇到事,就想不通了。就像天子立后,多出于寒门,搞的好象皇后只能出于寒门。可是从洪武立国以来,从未定过这等规矩。这诰命的事,也是一样,朕决定了,等到戏一唱完,就封她做个诰命夫人。那些老规矩呢,我们是要遵守的,可是一些压根就不是规矩的规矩,就不能用来困住人的手脚。杨都督这个人,很不错。不管他有多少女人,又或者是喜欢唱戏,还是喜欢什么,朕都不介意。他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就是够忠心,谁对朕好,他就对谁好,谁对朕有二心,他就对付谁。这样的大臣,自然可以做群臣表率。大家可以学他找女人,也可以学他唱戏,只要知道学他对朕忠心,其他就没关系,圣母以为如何”

    张太后眼前一黑,身子差点扑倒在桌上,天子口中说的虽然是如仙的诰命身份,实际上,却是向她这个太后宣战。陈氏被一脚踢死之后,椒房不可无主,张太后最近也正在想方设法,为嘉靖安排皇后。

    她的亲族不算大,可是当了皇太后之后,自然有的是人上赶着来认亲,瓜蔓累葛,想要找到个合适的女人立后也不是难事。与此同时,她还需要提防蒋氏那边,为嘉靖安排皇后,抢了她的生意,剥夺她圣母的权柄。

    可是听嘉靖的意思,显然是自己决定了立谁,而且这一次,也不想买太后的帐,不接受她的干涉。最后那番对杨承祖的说辞,更是差不多公开对抗太后的权威,在她的脸上扇耳光,张太后只觉得头晕目眩,血气上涌,连戏台上演的什么,都已经不清楚了。

    等到她恢复神智时,却是被嘉靖带头的一阵带头喝彩给惊醒的,戏台上的演出已经到了尾声,郭槐被断了斩刑,扮包公的杨承祖,正在命令着开铡。这个片段,杨承祖用了老派演法,戏台上备了狗血,杀人的场景表演过之后,就要泼洒狗血,以示杀人。

    这种手段后来被戏台取消,可是在现在使用出来,在场面上,确实有着强烈的震撼效果。永寿道:“郭槐这个刁奴,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身为寺人,对万岁不忠心,却和奸妃勾勾搭搭,就该有这个下场。”

    “皇姐说的极是,做宦官的,贪一点,狠一点,做事霸道一点,都没关系。他们只需要记住一点,对皇帝必须要忠心,否则的话,不管有多少好处,只有这一个短处,就该死的。郭槐这个人,可以做到那么高的位置,肯定是有本事的,宫里,说不定有他许多义子,义孙,翻开功劳薄,说不定还立过多少功呢。就像圣母身边的那个张华张伴伴一样,是前朝旧臣,说起功劳,可以说几天几夜,可是他事主不忠,不管有多少功劳,也一样该死。”

    “圣母,您年纪大,知道的道理多,给我们说一说,像郭槐这样与奸妃沆瀣一气,不把天子放在眼里的奸佞,该杀不该杀”

    永寿一副好宝宝的样子,扯着张氏问这个问题,仿佛是女儿向母亲撒娇,可是言语却似棺材敲钉,在张太后的心上重重一击。永慷公主在旁听了,也不由蹙眉,心里暗道:皇嫂已经这把年纪了,就算无病无灾,又有几年可活,万岁和公主,这又是何苦

    她再看看那一边的蒋氏,心知,多半是皇帝不准备让张氏比自己母亲活的长,既然蒋太后身体不好,他们就准备加速张氏的死亡步伐,让她早点上西天报道。

    俳优借着演剧对君王提建议,或是借古讽今的说一些事,反映一些情况,都是很寻常的事。像是宪宗时,身边的俳优阿丑,就借演戏,讽刺过当时的得宠宦官汪直。可是杨承祖身份是大都督,又掌厂卫实权,位高权重,这样的人,赤膊上阵,借着演戏触张太后的霉头,这就有点少见了。

    又是处斩奸妃亲近的太监,又是火烧冷宫,即便是那些命妇,也看懂了这戏是对着谁唱的,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即便是与国同休的大员之妻,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只跟着天子的步伐喝彩,打赏,其他的话一句也不敢多说。

    演出结束后,一众演员拉着手,到台上谢赏,蒋氏吩咐道:“给如仙娘子赏彩缎十匹,赤金首饰头面一套,赐她个三品诰命的身份。等到新年时,要她进宫朝拜,哀家要和她说说话。”

    永淳知道,母亲这是要借着和如仙说话的当,看看自己的外孙子,再和她聊聊自己外孙的事。可是看看柳氏,小声说着“母后,柳夫人也是三品诰命,这样不大好吧”

    “哦咳看哀家这个脑子,居然把这事忘了。不过哀家说出口的话,怎么能更改,柳夫人,哀家向万岁说一句,封你个一品诰命夫人,也免得被你的儿媳妇比下去了。今后没事,要常来宫里走走,陪哀家多坐一坐。”

    今日这场大戏,让蒋氏周身舒泰,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就连精神,都比往日好了许多。张太后则应承着,直到封赏结束,才在两名宫人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寝宫。

    远方丝竹锣鼓声阵阵传来,显然仁寿宫今天晚上还要有一场狂欢盛宴。

    这个把自己视为寇仇,用阴招要除掉自己的天子,就是自己千辛万苦选出来的老主,你在天之灵,为什么不阻止我,让我犯下了这样的错误,如今已经无可挽回。

    张氏脑海里,闪现着正德驾崩后的种种,如今朝堂上的变化,乃至于各种荒唐。永寿和杨承祖的司通,恐怕已经得到了皇帝和蒋氏的默许,大明皇室,将面临巨大的丑闻,这个荒唐天子,却是自己一手选出来的。

    如果当初能够另选一个太子,是不是如今,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又想起今天这场大戏,新君迫不及待的,要对自己这个圣母动手了,哪怕自己不和他的母亲争什么,新君都把自己当做眼中钉了。

    她思想着,忏悔着,恍惚中,似乎嘟囔了一句“误我”身边太监刚想问一声,却见张氏的身子,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前殿还在一片喜庆气氛中,嘉靖正拉着杨承祖的手,非要他与自己吃了晚膳再回去,一名伺候张太后的小太监,忽然跑来禀报:张圣母,中风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