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捉鬼 下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捉鬼 下

    一个年轻的后生笑了笑“杨哥,你喝多了吧这这说的是什么话了。,”

    宋国恩的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将碗筷放下,看着杨承祖道:“怎么,你查到是我了”

    杨承祖摊开双手“这一点,你早该想到的,不是么有资格出卖我的人并不多,知道我那么多底细的人就更少,那么小的圈子,很容易查啊。再说东厂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他们不是摆设。只是之前被朝廷压制着,有本领使不出,现在在我手里,查这么点小事,很轻松的。”

    宋国恩又看看王铁头“铁头兄弟,你是东厂理刑千户,查我的事,你是首领吧按说这些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和我做亲家,难道,你就不怕牵连”

    王铁头早早的放下碗,举起酒杯,一扬头将酒喝了进去。“我确实是首领,毕竟查我的兄弟,怎么能让别人来做,万一他们诬告陷害,不是坑了自己人我一直希望,是他们搞错了,反复查了几次,所有的线索都用上了。国恩哥,你糊涂啊咱们是从滑县一起出来的,没有杨哥带着,我现在还在滑县打群架收常例呢,哪能像今天这么威风咱们这帮老弟兄过去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哪个不是有吃有穿有老婆有小妾这些,不都是杨哥替咱挣回来的你倒好,反倒要捅自己人一刀,我的心里,真是不舒服。跟你做亲,是希望保下你家一个后代,好歹咱们是兄弟,不管你有天大的罪过,我也不希望你家绝后。”

    其他人这时也明白过来,原来今天这顿酒,并不是所谓的家宴,而是一场鸿门宴,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王铁头看看他们

    “你们在坐的每一个人,我都查过。至于我自己,杨哥也派别人查过。不过我不怕,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没做过吃里扒外的事,谁查,我也不怕你们呢,谁身上有什么毛病,自己知道,杨哥大仁大义,不追究了。谁让咱们都是乡亲,是老兄弟呢今后自己放明白一点,谁要是再犯,我就不客气了。”

    猛然间,他从靴子里抽出一柄匕首,重重的戳在桌上,匕首的尾部剧烈的颤抖着,一双环眼,则紧盯着宋国恩。

    “国恩老哥,你有啥说的没有还是说,你打算打一架。自从成了体面人,我们好久没打过架了,你要想过几招,我陪着你。”

    宋国恩摇摇头“我从小就不喜欢打架,你知道的,以前打群架,是被你带的没办法,几辈交情,总不能不跟着你去。现在到了这一步,还动手,不是太丢人了么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会反抗的。再说,到承祖兄弟家吃饭,我也没有带家伙的习惯。对了,我婆娘胆子小,你们别跟她说实话,我怕吓找她,就说我去边地卖粮食了,先拿瞎话哄着她,等她生了娃,有什么话再说。”

    杨承祖冷声道:“嫂子那里,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派人照应着。还有宋叔那,他跟我爹是换贴的兄弟,是我的长辈,不论如何,我都要让他享福。生老病死,都有我担着,有这么多兄弟这么多眼睛看着,我不会对他不好。但是我就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让你想要反我”

    宋国恩将手向后一背,做好束手就擒的准备“承祖,你是知道的,我进过学房,读过书,跟他们这些人,不一样。或者说,我和我爹想的,也不一样。他们只想着发财,赚钱,盖房子,买地,再不然就是娶上十几房小妾,过上好日子。可是我念书时,先生就教过我一个道理,君子立于天地之间,有所为,有所不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是只要自己活的好就可以的,大丈夫总要济世救民,才不负自己一生所学。所以当初你在滑县时,不管是平米价,还是填河堤,我都为你写个服字,那个时候,就算是有人要杀我全家,我也绝不会出卖你。”

    “你这么说,我信。当初在滑县,我知道有人收买过你,也有人吓唬过你,但是你都没在意,还是跟着我混。所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去了一趟南方,你就反水了难道我杀倭寇,还杀出错来了”

    宋国恩摇摇头“承祖,自己兄弟,那些场面话就不说了。宁波争贡是怎么闹起来的,薛娘子是怎么回事,谢家那位小姐又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有数。你在河南平米价,我是支持的,因为当时不那么做,说不定河南就要反了。可是现在你这么搞,我就不赞成了。你知道那些人背后怎么说,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在滑县,你跳下去填河堤,所有锦衣儿郎,走在大街上,老百姓都会挑大指,称我们一声好汉。可是现在呢,咱们走在街上,大家都拿咱们当了收税的,有多远逃多远,像避瘟神一样避咱们,你还觉得,你做的是对的”

    一名锦衣忍不住道:“国恩哥,你说这是啥话来别的不说,我们手里的钱,可比滑县那时候多了。再说,我看杨哥搞这个就不错,杨记的米价一降,其他东西的价也降了,怎么看,也是好事了。”

    “那是因为你鼠目寸光,眼睛里只看着自己这一亩三分田。杨记的米价低,是因为咱们让无辜的乡绅倾家荡产,乃至于打家劫舍。这么搞,和那些占山的山大王,有什么区别还有和北虏贸易的事,承祖,你心里有数,我就不说什么了。我只能说,你走的太远了,作为兄弟,我只想让你回头。我们现在是混的很光彩,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不希望我们的后辈子孙将来抬不起头,提到我们名字的时候,认为祖宗是羞耻。我也不希望,大家走在街上时,背后一群人,在戳咱们的脊梁骨。”

    “然后你就出卖我,出卖咱们这个团体”杨承祖指了指四周“你看看,这一屋子人,都是咱们从滑县出来的老弟兄。他们身上,大多有毛病。有的贪财,有的好色,可是那又怎么样都是一起出来的老兄弟,不管有多少毛病,只要大家够忠心,懂得维护这个团体,我也要给他们一口饭吃。可是你呢,你不管有多少道理,也都是在砸弟兄们的锅。”

    一众锦衣的目光中,都有了些怒火,不管什么时代,砸锅者,肯定会受到这个团体的共同抵制。宋国恩急道:“杨阁向我保证过,不会伤你性命,至于大家,也都可以保住官位,虽然日子过的不像现在这么逍遥,但是可以保住身家性命。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没想过害这些老弟兄。”

    他话音没落,房间里却已经炸开了锅,昔日的兄弟,个个面露杀意,有几个人向着杨承祖请示“这样的叛徒,杨哥,怎么发落”

    杨承祖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几名锦衣拖拽着宋国恩向外就走。来到门首时,才发现院落里早已经站了几十名杨家的护卫,手中提了兵器,显然早有准备。不多时,房间里传出了命令:大吉大利,不要见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