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定标杆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定标杆

    慈庆宫大火之后,原有的宫室建筑被烧的面目全非,大半建筑物都不能再住人,只能在原址上重新修建宫殿。这个工程,以往一般是内廷的太监来负责,可是这次,嘉靖天子却坚持把活计交给了杨记旗下的营建队伍来做。

    杨承祖从东南,替天子刮了几十万现银的地皮回来,木料之类的物料也很是筹备了一批,从工料到资金,都不缺乏。为了修建宫殿,杨记又捐出了三万两银子,加上皇宫的拨款,这次宫殿的重建,共计准备了白银十二万两有余,算的上一项大工程。

    这种工程,对于太监来说就是肥肉,宫里有不少人惦记着,可是张佐却率先发了话,连工带料,都用杨记的,如果谁敢说个不字,改日被杨大都督请到东厂喝待客茶时,可别怪张佐没先给大家提醒。有他这个态度在,宫里那些想伸手的太监,也要考虑一下,自己是否够分量惹的起这尊大神。

    毕竟张太后和夏皇后身边的宫人,整体换了一茬,张太后身边的亲信,都被杨承祖找罪名给除了。一口气弄死太后身边几十名亲信宫人,有这个事在前,宫里的人对于杨承祖也有点害怕,不敢随便去招惹。

    还有些人在私下里传着一些不怎么靠谱的谣言,比如听说永寿千岁,似乎和这位大都督有染。有人看到过,永寿千岁在宫里拧大都督的耳朵。那亲热劲,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

    还有人说,夏皇后似乎被杨大都督占了便宜,自从被大都督问过话之后,夏皇后晚上就总做噩梦,大喊大叫,嚷嚷着什么你别过来,再过来就死给你看之类的话。白天的时候也怕生人怕见光,总是蜷缩在角落里,人变的有些疯癫。按照一些老太监的说法,这分明像妇人被男人强要了身子之后,才有的表现。

    这些谣言的内容太过离奇,传播范围并不怎么广,再后来,就连传谣言的人都失踪了,就没人再说。总之杨记的大批工人到宫里开始了营造,工地上忙碌的热火朝天,那些工头都是杨记选派出来的,忠诚可靠。有些太监试着去接触了几次,发现无懈可击,根本没有自己做手脚的地方,只能无奈的离开。

    杨记的经营范围多,招募的工人也多,有手艺的进了工坊,够条件的进了军营。总归也有一些是只有力气或是只会做泥瓦木工,这样的人,除了做建筑工之外,也没有太多的作用。其中一部分,可以到部队里做夫子,帮着搬运粮草,安营扎寨修营房。大部分人,就只能靠着杨记揽工程,靠力气换饭吃。

    以杨记的体量,他们倒是不担心没有工作,存放粮食需要粮仓,工人提供宿舍,连带医馆膳堂之类的福利性建筑,都有着干不完的活。像是这种皇宫的大工程,虽然大,但是这种工程,即便是内廷来做,也是由太监承包下来,再转包给其他的工头。层层发包下来,最后干活的人,手艺反倒未必强过杨记的这帮工人。

    做这种工程,杨记是不图赚钱的,料用的都是好料,工程也是追求万年不坏,那些负责营造的太监来看过几次,本来是想挑毛病的,最后却全都成了苦瓜脸。

    “这这是怎么话说的,杨记这样做事,是不行的啊,都像他们这么搞,今后我们就没活路了。要么,以后营建的事都给他们做,要么,就得咱们自己往里赔银子。”

    一些小宦官,去找了自己的干爹或是老祖宗诉苦,可是这些在宫里很有地位的老太监,也只能摇摇头“这个人,咱们动不了,厂卫一体,又和公主那里有瓜葛,就连张老伴伴,都被他杀了,我们,又能怎么样看着吧,这人总不能一世富贵,等到有朝一日他蹦达到了寿数,再慢慢收拾他不晚。”

    工地上,杨承祖头上扣了一顶铁盔,陪着同样扣着铁盔的嘉靖,巡视着工程进度。他是看不懂图纸的,也不大懂建筑,但是有这个态度在,下面的工人不敢偷懒怠惰也就够了。

    参照后世的安全帽,所有进入施工区域的人,都被他强制要求戴上了这种盔,可是真正安全帽是用什么材料制做又是如何制作的,他也不知道。大多数工人都是戴的柳条编的斗笠,而像他和嘉靖这种身份,就是一顶同样形状的铁盔,看着反倒像是日本的足轻。

    嘉靖边走边道:“这工程的事,朕是不懂的,可是朕听张佐说了,宫里已经有人开始叫苦,到他面前去说这些工人的坏话。要么是说他们的活计不好,还有的说,这些人里藏着匪徒,自从他们进宫后,宫里就丢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做的好,那些该杀的奴婢,已经知道害怕了。就冲这一条,不光是这慈庆宫重建,将来其他的建筑,也要交给杨记来做。那些奴婢,只知道贪朕的银子,却不知道做事,全都该死。”

    “陛下,让下面人做事,总是要让他们得好处的,如果为万岁做事,却不能分到油水,将来您就找不到肯做事的人了。臣和他们不一样,这次算是请罪,哪敢沾油水,可是那些公公们不能和臣比,他们没有那么多来钱的路子,又想谋个富贵,也是也不容易。”

    “朕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么,可是他们把工程拿到手,转头就包出去,撒手闭眼什么都不管了,这就太混帐了一些。三弟写信来,也跟朕提过,皇陵那边的情形更严重,不少人想要插一手,从工程款里搞些钱。如果不是三弟顶的住,那皇陵还不知道要被修成什么样子。”

    工程这种事,工程越大,可做手脚的地方越多,嘉靖现在口袋里有了钱,本身又是个喜欢奢侈的性子,用起钱来手脚就大。上次娶陈皇后时,一是他对这个皇后不满意,二是当时国用不足,婚礼办的不算奢华。

    可是这次迎娶雪娘,被他看做生平第一大事,光是婚礼用款,就做了三十万两的预算。除此以外,他还准备修改明朝的祭祀习惯,把天地合祭改成分祭,这就又要修建一批祭坛,开支也大的吓人。

    这次重修慈庆宫,其实就是为了将来修建那些祭坛做预算摸底,搞清楚建筑里各个环节的实际开支是多少,并以此为标准,将来太监再想骗钱就困难了。

    这种断人财路的事,也只有杨承祖有胆量做,嘉靖天子也只对他放心。听到皇帝提起陆炳,杨承祖心知,这个历史上嘉靖天子的宠臣,虽然因为自己的出现被搁置了四年,但是现在,怎么也该他重新归来,进入朝堂。未来的大明,朝廷上必然有他的影子,而至于自己,现在要做的是先消灭内鬼,把内部的毒瘤挖出来。那只害群之马,终归是要清除掉,大家心里才能安定。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