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隐驸马 上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隐驸马 上

    蒋太后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精神还是不好,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嘶哑,大概是被烟伤了嗓子,短时间内,是没什么可能恢复正常的。..嘉靖见到母亲这个样子,心情又有些低沉,反倒是蒋太后笑了笑,宽慰着自己儿子,又催促他快去处理奏折,不可因私废公,只把杨承祖留下。

    等到嘉靖离开后,侍奉的宫人也被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了杨承祖与永寿两人。杨承祖心知该来的总是会来,不等蒋氏说话,已经抢先跪倒在地“太后,臣有死罪,请太后责罚。不过这事,与秀嫦没有任何关系,请太后不要怪罪于她。”

    永寿也贴着杨承祖跪下一言不发,蒋氏看看两人,最终叹了口气“冤孽,全都是冤孽。”她的声音嘶哑,稍一用力,还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永寿连忙起来,为母亲捶着后背,又端过来的药汤。

    蒋氏沉了半晌才道:“承祖,其实你当初去三关镇救人时,哀家心里也曾想过,你和秀嫦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私情。可是后来又觉得,这种想法太过荒唐,你是个识大体,知轻重的孩子,秀嫦她也是个不用哀家操心的。你们之间,不会做出什么令哀家操心的事情来才对,谁知道你们你们居然。真是的,张氏那边,把这个消息拿过来,哀家知道,她们没安着什么好心,可是这事,终究是你们做下的。天赐,也是秀嫦生的吧哀家却还要她认天赐做螟蛉义子,现在想想,简直就是笑话。”

    “母后,是儿臣行事荒唐,不关承祖的事,母后尽管罚儿臣就好。”朱秀嫦之前已经被骂过了,脸上犹有泪痕,两眼也有些肿,可此时还是再次跪倒,向母亲承认着罪行,同时为杨承祖开脱着。

    “您是知道的,儿臣向来任性,就像当初恋着万嘉树不想嫁给乌景和一样,后来恋上了杨郎,也就不管不顾的为他生了儿子,从没想过后果什么的。更没想到,会让母后蒙羞,杨郎是皇弟的架海金梁,就算是为了江山社稷,也请母后高抬贵手,饶了杨郎一命。儿臣情愿替他去死。”

    “你不要说话,在一旁跪好。”蒋氏咳嗽了几声,紧盯着杨承祖“承祖,哀家曾经想过认你做螟蛉,与你母亲柳氏也是很谈的来的朋友。说起来,永寿就如同你的姐姐,永淳就像你的妹妹。可是你你怎么可以对你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来就算是永寿动了心,你也该把持得住。你这样的乱来,哀家很失望。”

    “太后,这不关永寿千岁的事,是微臣一见千岁,就惊为天人,从此就管不住自己。千方百计,用了很多手段,最终我们成了好事。如果要怪,就都是臣一人之过,这件事,臣愿意受罚。”

    “别当哀家不敢罚你”蒋氏的面色阴沉着,虽然身体很差,但是依旧有着太后的威严。“大明朝从来不缺能做事的官,你虽然行事有些手段,但朝廷也不是离不开你。哀家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宫人把你打死,就算是万岁,也救你不得,你该明白这一点吧我也知道,让你做驸马是强人所难,就算是武定侯府那边,也不会答应。现在哀家给你两条路,第一条,就是你在哀家面前保证,和永寿从此不再见面,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今后你们两人,不许再有任何往来。第二条路么,就是哀家赐你和永寿一死,等你们死后,再把你们合葬一处,让你们可以死后做一对夫妻,你自己选吧。”

    永寿想要求情,却被太后无情的目光制止住,两眼含泪的看着杨承祖,伸出一根手指,让他去选第一条路。杨承祖朝她笑了笑,又给太后磕了个头“多谢太后成全臣和秀嫦,说起来,秀嫦替臣生了儿子,臣却不能给她名分,是臣有负于她。若是死后能与秀嫦同穴而眠,也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臣选第二条路,愿意和秀嫦一起死。”

    蒋氏看了他半晌,这才问道:“你决定了,不后悔朝廷中,还有许多事等着你做,你死之后,这些事又怎么办你的家小,你的妻儿,又该如何”

    “臣绝不会后悔。至于那些事,朝中文武群臣,多有才俊,有臣一个不多,无臣一个不少。他们会替臣,继续辅佐万岁,把事情做下去。至于臣的家人,有万岁和太后的照顾,我想他们不会受任何委屈,纵然臣有罪,但是天赐,依旧是您的外孙,是万岁的外甥,有您和万岁的照看,他们会活的很好。”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安静的,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可以听到声音。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蒋氏悠然叹了口气“罢了这都是前世的冤孽,你们两个,坐下说话吧。”

    事情挑明了,两人反倒是没什么顾忌,朱秀嫦大方的坐在杨承祖身边,两人的双手紧握,时刻不分。蒋氏看两人亲近的样子,又忍不住长叹道:“这都是前世种下的冤孽,今世就成了这个样子。哀家心里,一直觉得对不住秀嫦,那个仪宾她不喜欢,哀家也知道不是好人,可是哀家又有什么办法后来她支撑王府家业,也受了很多的罪,吃了很多苦,还受了很多物议,哀家也都记在心里。到进了京,她依旧在为这个家业努力支撑着门户,连带得罪张氏那边,其实也是为了秀嫣,为了替天子赚钱。”

    她又看了看杨承祖“至于你,张氏恨你的原因,哀家很清楚。她们先是拿到了你和秀嫦来往的事做要挟,要你成全张文丰这个驸马,可是你不但不答应,反倒是把张文丰关到了诏狱里。她们自然要想办法除掉你,否则又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可是这事若是闹到天子那,无凭无据,说不定,万岁反倒要包庇你来着。哀家这个做娘的,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被一个大臣当外室来养,反倒是最有可能要你的命,在最早听到这事时,哀家确实也想过,要斩了你的头。”

    “可是后来哀家又想了想,却觉得,自从乌景和死后,秀嫦虽然来王府的次数少了,可是每次看她的时候,她都变的很快乐,和过去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既然她觉得快乐,那就什么都好了。”

    蒋氏说到此,看了朱秀嫦一眼“坐到娘身边来,即便是娘同意你们的事,也要有个规矩,他就算是驸马,也不敢如此放肆的。”

    朱秀嫦乖巧的坐到了蒋氏身边,为她捶打着肩膀,蒋氏又指了指杨承祖“你也过来,帮哀家捶一捶。方才哀家是试试你,看来,我的女儿没有选错人,只是命不好。若是早几年你来王府做仪宾,她就不用受这份苦了。”

    杨承祖心花怒放的来到蒋氏身旁,与永寿一起,轻轻的为蒋氏捶打,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自己和永寿的关系,终于在太后面前得到了特许,今后两人就算是合法的司通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