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奉旨凌弱 三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奉旨凌弱 三

    他语气很平和,但是言语中已经充满了傲慢与无礼,夏皇后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就暴怒起来。这位恬静的妇人,自从进宫之后,给人的印象,就是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对待自己身边的宫人,也素来以宽厚闻名,并不是一个性情乖张之人。

    可是今天,进宫以来所受的冷遇,四年之中所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在这位前皇后心理堆积的不满和抑郁,在这个时刻被点燃释放。这位皇后已经顾不上后果或是风仪,只想要痛快的把自己的情绪宣泄出来,心里才能舒服一点。

    作为皇帝,嘉靖并不会真的对这位嫂子做出什么薄待的局面,但是他对于两位圣母的态度,以及对这个皇嫂的不闻不问,宫廷里的人是看得见的。大内深宫,跟红顶白是常态,这位皇后不得帝心,下面的人,就也敢欺负她。

    四年时间里,皇后身边的得力亲信一个又一个被清除,撤换,有一些人倒戈还有一些人则消失的不明不白,没人再见过他们。吃喝用度上,虽然不至于有所亏欠,但是明里暗里,受到的一些刁难和区别对待,还是能感觉的出来。母族在东南的利益被杨记侵吞,就连自己家定下的未来媳妇,也被卖到了教坊司里,这些事也让她的心里窝了一口气。

    现在,仅剩的一名心8,..腹宫人又牵连到这种事里,连命也保住,这位皇后的情绪爆发,也在情理之中。杨承祖的这种无理态度,气的她眼前阵阵发黑,身体颤抖着“你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哀家的面前放肆你记清楚你的身份,即便哀家现在不是皇后,依旧不是你这种奴婢可以任意折辱的。”

    她抬起手指着杨承祖的鼻子,态度恶劣到了极处,面对锦衣武臣,她也不需要有太好的态度。在她心中,这种佞幸武官,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他尊敬的地方“你可以随意去写奏折,去天子面前搬弄是非,就说这火是哀家放的,蒋氏那里,也是哀家不让人去通消息。用这些罪名来治哀家的罪,我不怕你”

    就在夏皇后的情绪到达的时刻,在宫殿内,忽然出现了一件,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两人原本距离很远,可是由于她的情绪激动,身子不经意间前走了几步,杨承祖方才也向前走了几步,距离拉近了一些。这时他忽然向前,竟是直接来到夏皇后面前,随后一把捉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指放到嘴里,轻轻吸了一口。

    先是一愣,随后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哀家杀了你”自进宫以来,未曾与男人亲近过的夏皇后,这时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折辱,抡起了巴掌,向着杨承祖的脸上打去。可是就在她的胳膊刚刚扬起时,就觉得手上一麻,自己的手腕,已经落到杨承祖另一只手的掌握之中。

    杨承祖的两只手抓着她的两只手,向下一拉,身子前倾,几乎贴到了夏皇后的脸上。惊怒之下的夏皇后尖叫着向后躲闪,不让对方的脸碰到自己的脸,可是身体上的接触,依旧让她觉得仿佛被一条蛇缠在了身上,周身寒毛倒竖。

    “娘娘,别叫了,没用的。外面负责值哨的,都是臣的人,您就算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进来的。”杨承祖依旧是那么不紧不慢的,将头凑向夏皇后的耳边,一字一顿说着。

    “听说皇后自进宫以来,未蒙宠幸,臣受先皇大恩,或可为主代劳,安慰一下娘娘的寂寞之苦。”

    “你你敢”夏皇后尖叫几声后,发现并没有人进来,恐惧吞噬了她的内心,随后是整个灵魂。偌大的宫殿里,面前只有这个男人,他不管身份高低,依旧是个男人。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力之人,再加上第一次被男人握住手,心中狂跳,气力已经用不出来,无力的挣扎着,但还是被杨承祖拖拽着,来到了桌案之前,紧接着,整个人就那么被按在了桌案上。

    男人的脸已经凑下来,惊恐万状的夏皇后拼命的闪避,双脚无力的蹬踹着,可是起不了多大作用。杨承祖的声音,如同恶魔一般在她耳边响起

    “臣不敢么或许吧,娘娘可以去告发么,说我调系你,然后我就要诛九族。可是,在那之前,臣会先向万岁告发,告发你与宫外男子司通。这场火灾,就是你们两个幽会时为人发觉,失手打翻火烛引发的。臣现在总领厂卫,随时可以为娘娘找出几十个间夫,到时候,不但你要死,你的家族,也一样要死。秽乱宫闱,罪很大的。你说的很对,我确实和永寿在一起,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永寿以前的丈夫,也是我杀的。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查这件事的人,要么做了东厂的人,要么做了死人,娘娘还准备,继续查下去么”

    他的表情,在昏黄的灯影下,显得异常的狰狞“本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多好。可是你非要那么敏感,见到我就以为见到了坏人,把你所有的不开心,都归结在我身上。讲打讲杀,还要说我是罪魁祸首。你还当你是皇后啊,你现在不过是深宫大内,一个等死的女人罢了,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是坏人。皇后娘娘,要不要我这个坏人教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折辱”

    杨承祖的一只手,已经控制住了夏皇后的两只手,另一手伸向了夏皇后的腰带。他的动作很慢,有意的让夏皇后看到自己的动作,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腰带时,夏皇后屈服了。

    脆弱的外壳被敲碎,露出里面柔软的心,夏皇后先是尖叫着连喊不要,可是却没有力气挣脱。眼看自己的衣服真的要被解开,她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哀求道:“大都督,杨大都督,哀家错了,哀家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求你你要哀家说什么,哀家都说,只求你不要不要那样。”

    “看看,这样不好么像这么谈,多好”杨承祖冷笑一声,在她额头蜻蜓点水般的一稳,随后松开了手,夏皇后无力的瘫软在了桌案上,接着又滑到地上,草草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连滚带爬的向角落躲去。

    “夏皇后,不用这个样子,臣这个人说到做到,说不碰你,就不碰你,不用怕。至少今天你安全了。至于今后么,出了慈庆宫这种事,证明大内的安全很成问题,臣执掌厂卫,自然要负责宫禁安全。从今天开始,臣不定期的要过来,有时间的话,会去看您。如果皇后娘娘寂寞的话,臣随时可以过来陪娘娘说话。也许会带一些朋友过来,你们会相处的很开心的”

    他笑的很灿烂,可是那笑容在夏皇后看来,却是世间最可怕的景象,双手紧紧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双手紧紧抱着膝盖,仿佛刚刚已经经历过了一场凌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