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奉旨凌弱 一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奉旨凌弱 一

    下一页

    慈庆宫的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自身的宫殿是保不住了,好在今天晚上风不算太大,火没烧到其他宫殿,已经算是万幸。风中传来东西烧焦的味道,隐约还有哭声。张佐带领着一批宿卫太监,如狼似虎的将一批宫人拖出来,身上上了绑绳,时不时以拳脚殴击。

    厂卫的人,在天子特许后,也已经赶到慈庆宫这里,着手对起火原因进行调查。平日里,京师里几大机构之间,对于案子是要抢的,可是真到了这种大案面前,大家的态度就变成了能推就推。宫廷的水太深,即便是大人物牵扯进来,说不定也要惹上无穷的手尾,自然是能避则避。

    张佐现在司礼监做秉笔,又兼御马监掌印,宫禁安全是他负责,这样的事情一出,他是逃不掉的。本来正在愁眉苦脸,想着该怎么逃脱惩罚,杨承祖拿了金牌过来,不啻于天降救星,因此宫廷禁卫武力第一时间,就为杨承祖开道。

    起火的事怎么调查,杨承祖实际没有什么头绪,他没学过侦察,本体的家传的功夫里,也没有应付这种场面的经验。好在厂卫里奇人异士多,本就有不少精通此道之人,秦何两人,又都是刑部名捕,对于侦破这种案子更是驾轻就熟。虽然天还没亮,但是这些人已经进入废墟里,开始了翻检调查,杨承祖则带着一部分人,开始了对慈庆宫众人的询问。

    留在张太后和夏皇后身边的,只是一些年老失势的宫人,还有一些,就是张佐安排过来的耳目。当初张太后威风最盛时,整个皇宫的太监宫女,几乎都为她所用。但是这几年时间,嘉靖对于稳固自己后方的工作做到很到位,太监宫女大幅度的换血,皇宫中可以称为张太后心腹者,就已经只有几十人了。

    比起强势的婆婆,夏皇后能用的人本来就不多,正德与她关系冷淡,夫妻甚至没有圆房。她这个名义上的皇后,在正德在世时,就不怎么受宠,等到正德死后,日子就更难过一些。

    在南京,有她家的一些亲族,杨承祖的海贸和新军操办中,也有夏家的人出来掣过肘。可是这么一位皇后实际没什么用,那些皇后家人,甚至还不如一般的地方官好用,倒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夏后和张太后沾亲,婆媳关系还是可以的,但是日子过的不好,正德不宠幸她,丈夫死后,嘉靖继位后,对她这个嫂子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吃喝用度虽然还能保证,可是宫里的存在感极低,上面有张太后,真正怕她的人不多。于广大宫人而言,这位前皇后更像是这皇宫里的一件会走的家具或是喘气的布景,没几个人真正尊敬她。

    正德初死时,她靠着皇后身份,手上还抓了一部分人马,还曾追杀过刘五儿,可现在,她身边只剩了一名亲信宫女。为了落她的面子,那名唯一的亲信,是当着她的面,被几个身强力壮的粗壮宫女拖拽出去的,表面上说是协助调查,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个宫女铁定是回不来了。

    那名宫女拼命的挣扎着,抗拒着,高喊着娘娘救我,然后被那几个宫人一路拖拽而出,双手紧抓着地面,十指的指甲生生磨掉,血肉在金砖上,留下十条直线。

    杨承祖大马金刀的与夏皇后对面坐着,按说他一个外臣还是个男子,是不能与皇后对话的。即使要说话,中间也要隔上帘子,身边还得有宫人伺候。可是在嘉靖的授意下,现在房间里,只有这一男一女,更没有什么珠帘隔绝,让杨承祖得以看清楚这位皇后的样子。

    夏皇后的个子中等,看上去正好是恰倒好处的那种身高,能够成为皇后的人,相貌不会太丑,虽然出身小门小户,但是经过仪态培训之后,皇后娘娘的表现也不会太失礼。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与这间房间融成一体,那位宫女的惨叫与哀号,对她没有什么影响,也不见她开口求情。

    头戴凤冠,身穿黄色大衫外罩锦缎霞帔,由于衣服宽大,看不出她的体形。但是给人的感觉,总让人觉得她很瘦弱,如同一朵在黑暗中逐渐枯萎的花朵一样,这位丽人的大半生命力,似乎已经被皇宫大内所吞噬,现在剩下的,只是一具空壳。在这个夜晚里,面对这位曾经下旨追杀过刘五儿的皇后,杨承祖心里却没有多少恨意,只是觉得,她有点可怜。

    他甚至想起来孙雪娘,若干年后的雪娘,会不会也像这个夏皇后一样,在深宫中逐渐枯萎,无声无息的死去希望她能活的比夏皇后幸福一些,否则自己,就真的害了她一生。

    “娘娘,您身边这位宫娥的事,确实对不住,几个奴婢手上不知礼数,动手没轻没重,您别见怪。您也知道,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查个清楚,大家才能安心。所以问肯定是要问的,不过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您的那名宫女如果没有问题,将来肯定会放回来,继续伺候娘娘的。”

    夏皇后的眼睛闭上,不与杨承祖对视,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面无表情。半晌之后才冷冷说道:“福姐儿若是能放回来,那几个收拾她的宫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为了保全自己,她们也不会让福姐儿活着出刑房。你们这么做,这次的回禄,是要算在哀家头上了”

    她的语气里无喜无怒,并没有惊惧或是愤怒的情绪在里面,仿佛是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你就是新任的东厂督主吧这个位子,一般都是宦官做,上一个以外臣身份掌东厂的是江彬,他已经千刀万剐了。至于你么,将来是个什么下场,就要看你的造化。哀家劝你一句,趁现在,多念经,多拜佛,求佛祖保佑,你家宅平安。说实话,哀家是知道你的,哀家的宫里,有好多你写的话本,开始是奴婢们看,后来哀家也会看,从火场出来时,还带了一本。”

    她怀中抱着一些东西,杨承祖也不知道是什么,这时才清楚,原来是自己的作品。一瞬间,她以为夏皇后是在笑,不过房间里灯光昏暗,他也没法确定。

    “你的话本写的不错,很好看,不过,你该多写点忠臣孝子,少写风花雪月,免得妇人们看了以后,心眼活动,做出些不好的事情来。文以载道,你的道有的很好,有的很坏。”

    本来是自己来审问她,居然现在变成了听娘娘教训,杨承祖看着夏皇后的面孔,心里有点理解正德。这位皇后,相貌上未必比刘五儿差多少,但是举止上,实在太过端庄,端庄的像一个机器人,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思想上也是一丝不苟的刻板,如果在床上,估计连叫几声都不肯的。如果自己的大妇也是这样,那自己肯定也要头疼。

    他微微一笑“娘娘过奖了,臣一定把娘娘的教诲记在心里。现在,我们还是来谈一谈今天起火的事吧。”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