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驸马与文会 二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驸马与文会 二

    虽然说是招驸马的文会,但是从表面上看,这次还是个正常的家庭宴会性质,大家喝喝酒,聊聊天,兴致到了,就写几首诗。或是谈谈生意,说说闲话,没有什么太严格的规矩。

    佛郎机的贡使终于完成了换约,不管大臣们如何反对,但是天子还是在那份佛明壕境条约上,盖上了帝王印玺。从这一刻起,大明朝廷承认了佛郎机对满剌加的事实占领,终止见佛郎机即杀的命令,并且给予佛郎机朝贡权,也承认十三行的合法地位,允许大明商人与佛郎机进行贸易。满剌加的王子带着大臣到礼部闹了两回,随后就被一些身份神秘的人警告了一下,接着就销声匿迹,不再闹腾。

    对于这些皇亲国戚来说,满剌加王子的心情无关紧要,他们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利益和得失。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杨记有股份,还有一部分则投资了南方的海贸生意。这帮人身娇肉贵,不可能真的去和风浪搏斗,挣一个玩命钱。

    但是投资之后收取红利,或是给人当靠山吃干股,类似的事干的不少。和佛郎机的航道通了,就意味着海贸可以正常进行,自己的投资将有了回报。从这个角度看,这些人对于朝贡成功的事还是持支持态度,顺带对杨记也颇多赞语。至于一些人的卖国说,这干人大多是嗤之以鼻,区区一荒岛,也叫卖国若是都能卖出这么个价钱,这卖国倒是件好生意了。

    几名参选者聚在一起彼此寒暄着,表面上看是一团和气,私下里,却是在悄悄的过招。大家都是体面人,也都有背后的靠山,站出来打一架是不可能的。只是尽可能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让帘笼之后的永淳公主看见自己,多赚一点印象分。

    珠帘之后,一个四十几岁的美妇人,坐在上首,永淳陪在下首,隔着帘笼,看着外面的年轻书生们走来走去。永慷大长公主论起来,是和张氏更近一些,和嘉靖这边,走的也不算远。尤其永淳生的美貌,神态中与永寿那种霸气不同,显的楚楚可怜,更惹人怜惜。

    看着她的模样,永慷公主长叹一声“可怜的人儿,天生一个美人坯子,命怎么就这么苦。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这次姑母一定为你做主,找一个好的。姑娘家面嫩,有话不好意思说,不过没关系,你往外看着,如果看谁顺眼,就把你手里的这朵金花赏给谁戴上,姑母就知道你的心意了。”

    永淳点点头,低头玩赏着金花,似乎没怎么留意外面的人。永慷公主之后又劝解道:“秀嫣,你难道还惦记着陈钊听说他似乎是还没成亲,要不要让你姑丈派人,把他请过来不过他的事,闹的有点大,你要是还想点他,怕是有点麻烦。”

    “姑母,我不想挑陈钊的。我跟他其实也没见过,谈不到喜欢不喜欢的,更谈不到惦记。”

    “那就好了,你不惦记他就好,这些人啊,都是才俊,样貌文采都很好,你挑哪个,都不算差。其实你该知足,好歹相公是自己选的,姑母我出嫁时,连你姑丈的样子都没见过。直到成了亲的时候,才看到他的样子。说起来,姑母倒是有点羡慕你呢。跟姑母说说,你先找个什么样的或是让他们给你写首诗,要不做幅画”

    永淳摇摇头,却想起了在那片破壁残垣中,男子在自己足弓上的一稳,身子都有些发麻。脚不自觉的转动了几下,忽然问道:“姑母,他们他们有人会唱戏,或是弄乐器么”

    永慷公主愣了愣“唱戏这个我估计他们是不会的,都是念书人,没人学这个。乐器啊大概没准备吧。秀嫣,其实姑母年轻时,跟你一样,希望夫君什么都行,吹拉弹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人样子还得好,否则怎么配的上公主呢可是后来我却明白了,咱们虽然生在帝王家,可要说嫁人啊,比起普通的女人还要差一些。好人家不愿意挑咱们,愿意娶咱们的,多半就是一群混帐。”

    她的身份比较高,算是有资格说话的,倒也没那么多遮拦“我的长辈里,有好几个嫁的都是泼皮无赖,实在是混帐透顶,可也只能认命。我的阿舅是国子监的监生,你姑丈念书不大行,其他的东西都不会,简直就是个蠢木头。我刚开始的时候,也偷偷流泪来着,一想到自己一辈子就跟这么个人过一辈子,就想还不如死了算了。可是等过了几年之后,我就感觉出他的好了。不会的东西,可以学啊。他们出身寒门,读书就已经很费力了,哪来的时间和钱,去学那些东西。等你们成了亲,他们可以慢慢学,就像你姑丈一样,早晚有学会的时候。”

    “还有,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该嫁人。做丈夫呢,最重要的人好,老实本分,不是会那些东西。只要他对你好,听话,知道疼人,就是好相公了。等到你有了孩子之后就知道,那些东西,真的都不重要。”

    她受了张太后的命令,自然是想促成张文丰的,隔着帘子看了看,张文丰确实得算丰神俊朗,一表人才,相貌比崔元要强出一大截。这人的风评也不错,如果不是尚主,怕是有机会考取进士的,这样的人当了驸马,只要有人提携,成就未必就会低于崔元。

    崔元倒不至于需要巴结张文丰,可是从永淳的幸福角度出发,选一个这样的丈夫也算理想。永慷公主指着张文丰道:“你看啊,这个张文丰啊,是个举人来着。在咱们北地,也算个有名的才子,虽然你说的那些他都不会,可是比你姑丈强的多了。他的为人也很不错,还是出身寒门,靠自己苦读考取的功名,是正人君子。你们若是成了夫妻,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好好对我么听着姑母讲述着婚姻生活中的点滴,那些平静之中的幸福,永淳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京师城外,夜风吹拂下的告白;贫民窟那里,他挡在自己面前,浴血杀人,保护自己的样子。姑母怎么会明白,经历了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之后,平淡的生活,又怎么会对自己有吸引力

    再说再说自己的脚都被他亲了,怎么还能嫁给别人呢永慷大长公主见她这羞赧样子,也是一笑“嫣儿,你的心意姑母知道了,这驸马啊,咱们就选了张文丰。金花你不好意思送,姑母帮你送。”

    她吩咐一声,宫女就将金花拿出去,送到张文丰手中,在外面接待客人的崔元,也就明白了后面的决定。笑着上来与张文丰说着闲话,不经意间,就带着他向一边幕僚,及几位侯爷那边走去,算是对他身份的认定。

    管家已经张罗着准备酒席,让那些落选者,不至于太过失落。就在这一片喜庆气氛之中,永寿公主与杨承祖闯了进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