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低头 二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低头 二

    cpa3004;做了多年刑部总捕,得罪的人不知道多少,明里暗里,黑道白道,自然会有无数的仇家。但是够胆找到总捕头家里的,终究还是少数。毕竟眼下是太平盛世,秩序的力量最大,没人真的能和官府正面抗衡。真若是伤害了刑部捕头的家眷,自己的家眷也别想落好,六扇门的手段用出来,天下之大,也未必真有容身地。

    可是今天巷子口徘徊的陌生人,以及自家门首站的几个人,都说明确实是有人找到了门上。秦宗权的夫人小他二十几岁,是个大家闺秀,亦是家乡那座小城中有名的美人,两人之间年龄和门第出身差距悬殊,按说是没什么可能产生交集。

    可是世事无常,正因为美人的名声,给那位善良的女人带来了灾难,到庙里烧香时,遇到了一群穷凶极恶的山贼。秦宗权与师弟两人挑了整个山寨,所有匪徒无一幸免。又用几个月时间,将那个惨遭摧残,一度想要自尽的女子的心从黑暗中拯救出来。岳父家当时急着把姑娘嫁出去遮丑,至于身份年龄的差距,也就顾不上,这位受尽磨难的美人终于成了秦宗权的填房。

    为了躲避流言,他们搬出了小城来到了京师,又靠着自己一拳一脚,奋斗成了刑部捕头。那位美丽的女子,也终于走出了当初那段阴霾,虽然她自己因为山贼的摧残已经不能生育,但是与秦宗权的子女相处的也极好,与亲生无差。每天在家里为他准备饭菜,洗衣做饭,过着虽不富裕但却很幸福的日子。

    江湖中,有些人是知道这女人是秦宗权软肋的,但是也知道,这女人是秦宗权的逆鳞,谁若是动了她一手指头,秦捕头就要拼命,因此即便是仇人,也没人敢动她。这条巷子里,也住了秦宗权的一些弟子门人,即便是有仇人上门,也不至于真的没有还手之力。这种阵仗,确实少见,但是不管是谁,只要敢动他的夫人,他也肯定不会让那人好过。

    他武功高强,耳目灵通,目光看似无意的向两侧瞥去,马上发现了树上、房顶,都有人占据着。手里多半拿了弓弩,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不过自己家人可能都在对方控制中,他是没什么机会退下去的,只能默默运气,将锁链缠的紧一些,步伐依旧坚定。

    来到门首,几名守门的汉子目光锐利,表情阴冷,长刀在日光下闪着寒光。秦宗权冷冷道:“光天化日,就敢摆弄刀剑,你们是想坐牢么”

    “大捕头,这些人是我的人,就算是摆弄火铳,也不犯王法。”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来,“有话进来说吧,你这院子不错,布置的挺用心。嫂子是个心细的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羡慕,羡慕啊。”

    这声音秦宗权并不陌生,等他走进院子时,果然看到那年轻英俊的锦衣都督就坐在院子里,身后十几名彪形大汉持鸟铳护卫。就在他迈入院子的时候,分明能感觉到,身后有人用弩机一类的东西,对准了自己的后背。

    杨承祖看着秦宗权,表情倒是很亲切“大捕头,今天回来的晚了些啊,我还差点派人到茶楼那边去请你了。请京师里各路头目吃饭讲茶,为他们划地盘,这想法不错。虽然于法度不和,却是恢复秩序的好方法,我很喜欢。可你这讲茶没什么用,京师里帮会的地盘划分,最后还是要我们厂卫说了算,那些人,过两天我也要给他们摆茶,到时候怎么分,还是要重新划定。你这事,办的太早了。”

    秦宗权上前跪倒磕头“草民拜见大都督,寒舍简陋,不适合招待贵客。大都督有什么话,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谈,草民若有冒犯之处,情愿任凭大都督发落。”

    “大捕头,你太客气了。前两天在宣武门那边,我是要谢谢你的。至少你为我说了话,当时几百人,你一个人,却够胆子让他们住手,并且他们真的住了手。这个人情,我认,今天上门,就是特意来道谢的。来人啊,上礼。”

    四名大汉举了托盘上来,托盘内,码放整齐的金叶子以及银锭,在日光下闪着光芒。“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大捕头不要嫌少。”

    “大都督,您太客气了。草民不过是个捕役,您这些礼物,足抵的上我几辈子的俸禄。算命的算过,草民是个穷命,受不得如此厚礼,还请大都督收回去。草民只求和拙荆及子女吃一口粗茶淡饭,睡个安稳觉,还望大都督体谅。”

    “大捕头,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呢是可以穷一点,可是嫂子是千金小姐出身,你怎么可以让她受穷呢她今年才刚三十几岁,正是女人最美的时候,人又生的那么俊,你怎么忍心让她做重活还有令爱,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将来出阁,是要准备一份嫁妆的。京师就是这点不好,嫁妆不够厚,女人就没面子。人活一张脸,你不忍心让你的女儿将来被婆家看不起吧,拿这些东西为她办份嫁妆也是好的。还有令郎,生龙活虎一条好汉,又说了亲事,彩礼也不该太寒酸,这些都是要用钱的。”

    杨承祖说到此站起身来,围着秦宗权走了两圈“大捕头,不是我说你,你一身好本事,这是没话说的。不过做人呢,要放聪明一点,脑子要灵活一点,日子才能过的好一些不是么我们厂卫别的不敢说,但是有一条,比耳聪目明,你一定比不过我,所以你做了什么,想做什么,我都知道。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处理这个问题,但是我敬你是个好汉,也体谅嫂子当初受过的磨难,所以,我想给你一个机会,我这个人很少给人机会的,能不能抓住,就是你的本事了。”

    “我的娘子,我的儿子,女儿在哪”秦宗权并没回答杨承祖的问题,而是冷声问着。几名东厂番子举起了鸟铳,杨承祖摆摆手

    “干什么把家伙放下,大捕头是个聪明人,一把年纪了,不会干出混帐事来的。他是爱惜娘子,爱惜儿女的,怎么会做出让她们伤心难过的事都是自己人,拿刀动枪影响不好,收了家伙。”

    他又朝秦宗权道:“秦头儿,嫂子那水做的人儿,我见犹怜,你忍心让她为你担惊受怕再者,老夫少妻,你是该疼她,不是该让她担心的。你也是五十几岁的人了,该考虑退下来,让小字辈的上位了,是不是总挡别人的路,别人是不会开心的。到那个时候闹的大家都不舒服,何必呢交个辞呈,告老还乡,多陪陪夫人,做做家务,过几天安生日子吧。”

    秦宗权的牙齿紧紧咬在一处,铁一般的硬汉,这时身体竟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他闻不到血腥味,这院子里也看不到打斗的痕迹。但是这锦衣都督要想动谁,自己女儿那点武艺,又有什么用也不一定非要有打斗发生。他沉默片刻之后,一字一顿道:“你放了她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