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低头 一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低头 一

    杨记的这种大规模行动,在京师里自然闹的沸沸扬扬,丐帮的力量在京师的江湖势力中一向属于中等以上。这次被连根拔起,后面带来的,就是新一轮的争斗和角逐,即使是在首善之地,不敢打的太过分,但是一些撕杀与拼斗,也是再所难免。

    一些闲人,无聊的跟在官军或是杨记工人后面看热闹,京师里帮会的头领,则带着自己的心腹,在茶楼酒肆间讲数,谈论着地盘的划分。在这些谈判地点的门口,一些穿着皂衣翎帽的公人怀抱着单刀看着那边,若是有人有谈崩的迹象,这些公人多半就会咳嗽几声,提醒一下他们注意保持理智。

    这群江湖大佬的会谈,都是由刑部捕头秦宗权牵头组织的,坐镇的公人,也是他的弟子门生。京师各堂口大哥,不管背后有什么靠山,在京师这片地方混,总要受衙门的约束,若是秦宗权这边铁了心找谁麻烦,那日子也没法过。

    对于杨记这种规模的反击,刑部是插不上手的,事实上,在贫民窟事件发生后,嘉靖天子大发雷霆,接着内阁也对刑部做出了严查京师治安的重要批示。不管怎么说,一位朝廷一品武官,在京师差点被人砍死,于朝廷的脸面无光,也是对整个朝廷体系的蔑视。

    从维护权威以及朝廷尊严的角度出发,也是可杀不可留。刑部本来会同了五城兵马司,想要来一轮扫荡的,只是衙役们多与这些城狐社鼠有着关系,这种扫荡往往会先放消息出去,最后抓些小虾,大鱼捉不到。

    这次新军直接出阵,原本三法司那边也有人存了看笑话的心理,可是这帮人这种扫地似的查法,贫民窟里不少藏了多年,身上背着大案的案犯都被捉到了,就轮到三法司脸上没光。

    于秦宗权而言,对于这种破坏性的扫荡,实际是不怎么认同的。京师这种地方,一样有帮会存在的土壤。扫了一个丐帮,还会有新的帮会出现,这种扫荡只能算是治标,不能治本。新帮派出来要立威,要镇场子,无视以往已经形成的利益格局,可能把手伸到别人口袋里,最后往往搞的更血腥。

    他靠着多年积累下来的人望,把这些帮会头领聚集起来开会,算是尽自己最大能力,保证京师治安不至于太过恶化。这种谈判,不一定真的有效,这边谈完了之后,出去接着打也有可能,他人微言轻,能做的,就是带上自己的门人弟子,对这些头目做出足够的威慑。

    有了这次丐帮覆灭的前车之鉴,其他帮会多少也要考虑一下后果,对于刑部这边的面子,可能会比往日卖的更多一些。那些年轻的捕快,对于这种扫荡其实甚为羡慕,至少刑部就没有这么大的威风,能够搞这么大动静。有了这么一闹,一段时间内,公每人中人对于城狐社鼠的威慑力就会更大,大家对公人的畏惧也会多些。

    秦宗权这边亲自接待了几个京师里最大帮会的头目,他的威望高,面子大,场面话交代下去,告诉他们各自约束好部下,若是谁敢闹出大风波来,那自己就要不客气。那些帮会龙头不管在外面如何嚣张,在大捕头面前是不敢放肆的,几位素有积怨的头目在秦宗权面前,表现的亲如兄弟。地盘、利益的划分,也分的很是清楚,告辞时,还亲热的对秦宗权打着招呼“大捕头,有时间出来喝茶我儿子下个月讨老婆,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等到那些老大离开后,几名弟子兴奋的议论着,这些老大平日可没这么好说话,这次大军扫地皮,还是很有些效果的。另外几个人则讨论着李五这次的下场,他们有人在锦衣卫里有点关系,透露着,那些京师里走失女娃的案子,似乎也是丐帮做的,背后,可能还牵扯上了某些大人物。

    这种消息算是这帮地里鬼最喜欢的,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着那大人物是谁,要女娃又是为了什么。秦宗权皱着眉头呵斥着“不要乱传闲话,是不是很闲若是闲的没事做,就给我出去巡街。”几名年轻的弟子不敢再说,乖乖的出去打听消息,防范着可能出现的骚乱。

    女娃被绑架的案,秦宗权其实也查到了丐帮头上,他那天过去,就是去要人,外加给李五一些警告的。丐帮里掳孩子的事情多,把好人弄成残废,逼着他们去偷或是乞讨,手段残忍的很。李五以前算是有分寸这一类,不会在京师里做这案,不知道这次是抽了什么疯,居然跨了线。

    按着秦宗权的想法,他过去,要把孩子救出来,再抓走一批人犯。李五是不能动的,他如果被带走,整个贫民区就没了秩序,留着他,再让他管住部下,远比直接动了他效果要好。可是没想到,锦衣卫居然直接来了个大扫除,把丐帮的力量连根拔起。

    若是他初入公门时,对于这样的行动是双手支持的,心里还会喝几声彩,这么多年捕快做下来,他现在考虑的,却是这样的快意恩仇之后,后面的问题该怎么处理。上面的人一拍脑袋,自己这些人,怕是要跑断腿,才能保证局势不恶化下去。除了治安的问题,他脑海里回想的画面,则是自己看到的那几具尸体。

    一刀吻喉,弩箭射杀,石灰包蒙了眼,然后一刀刺过去。这些手段,实在是太过眼熟了。天下不存在天衣无缝的案子,杀人者有了自己的习惯,再次出手,就会留下破绽。他想起自己初入公门时,带自己入行的前辈教授的经验,谢昭那件案子,差不多是有眉目了。

    虽然上面把案子压了下来,谢家又是通倭贼,没人真愿意查,但是不代表真相也能被压下来。多年的公门生涯,很多所谓原则之类的东西,已经向世道或是现实妥协。可是总有一些原则是不曾变的,比如万事查清真相,可以冤枉好人,但不能放过恶人这一点,就始终未变。

    再者,安陆的铁万同,乌景和,他们也还需要个公道。明知道这次的对手,自己多半是赢不了,甚至用国法不能制,但是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这大明天下,总有几个正人君子,能出来主持公道。

    等到中午时分,谈判的事差不多已经结束了,不管事实如何,名义上,大家已经谈的七七八八,京师里不会有大规模的械斗。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离开这间茶楼,直奔自己的家中走去。

    对上这种敌人,总要先安顿好家人,把他们送到乡下去,然后自己就可以放开手脚,和那位权臣斗个高低了。他心里盘算着,除了自己的家人外,师弟的家人,也该送走,免得对方报复到他们身上。还有那些弟子,这事不是他们的事,不该拉他们下水。

    他这么想着,堪堪来到自己家所住的胡同外面时,目光忽然一寒,脚步渐渐放缓,缠在腰间的铁链悄悄的取下来,一圈一圈缠在胳膊上。有人,找上门来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