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血光 二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血光 二

    差不多就在那大汉下跪的同时,杨承祖的手已经扶向了腰际,随后就拔出了他的宝刀。他的刀抽的很快,在那名大汉的袖中刀,刚刚落到手中时,宝刀已经高举过头,随后就落了下来。

    江湖人也素来以狠为自我标榜,包括一些人,总是吹嘘着自己杀过很多人,或是做过某些大事。这条大汉本身,也是李五手下的干将,手上也沾过血,杀过人。但他杀的人,与杨承祖这种真正带兵打过仗的人比,又实在没有可比性,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不管李五的命令是多严厉,也不管他许诺了如何美好的愿景,比如背后有谁撑腰,又找了谁顶罪等等。终归,要行刺的是锦衣缇帅,天子宠臣,在那一刹那间,这大汉的心里是有所犹豫的,也正因为这种犹豫,他的刀并没有真的刺出去,自己的头就先被砍了下来。

    他是跪下之后出刀,结果就是,给人的感觉是他主动凑上去,挨了这一下,如同处刑一般,被杨承祖轻松解决。人头落地,,血随后就喷了出来,其他的打手,下意识的向后一退,也就在这时,杨承祖已经拉起永淳,冲向了身旁的胡同。

    胡同里也是有人的,不过没想到杨承祖出手那么干脆,二话不说,就砍了个人头下来。小巷里的人还没等反应过来,杨承祖已经冲了过去,一记铁山靠,撞在了第一人的怀里。一声闷哼中,那个持刀的汉子重重撞到墙上,口鼻喷血,身体贴着墙,无力的向下滑去。另外,两个人手里持的是短斧,刚把斧子举起来,白光已经在眼前闪起,随后,就是无尽的黑暗。

    最后一名伏兵见事不好,转身就跑,但随后就想起来,这是一条死胡同。转过身来,大喊着“别过来再过来我和你拼命”

    杨承祖压根就没理他说什么,而是大步流星抢到他面前,随后一刀就劈了下去。双刀互斩,一柄刀被砍成两半,随后就是刀手惨叫着退到巷子里,接着就倒了下去。

    外面的打手,这时已经从慌乱里恢复过来,一些人抽出腰里藏的短兵,向着胡同冲来,这条胡同狭窄,最多就是两个人并行,由于之前杨承祖杀了那名首领,其他人对他是有忌惮的。冲进来之后,为首者走的并不快,后面的人被前面的人挡住路,自己的脚步也只能慢下来。见两人已经跑到巷子的尽头,熟悉地形的人,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这是条死胡同,他们无路可走了。

    这种推进虽然缓慢,但是必须承认,在这种占有绝对优势的前提下,这种节奏的行动显的很有威慑力。如同猫戏鼠,永淳与杨承祖只能贴着墙壁站着,开着眼前的墙,杨承祖道:“永淳,你踩我的肩膀,我送你上去。那个妇人应该去叫人了,我想一会就有人来,不会有事的。”

    “我不男人头,女人腰,都是不能随便碰的。我怎么能踩到姐夫头上。再说,我要跟姐夫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不怕。”

    “别胡闹,他们见了我的腰牌还敢动刀,这里面八成有问题,你的公主身份,怕是也镇不住场子。”

    永淳得意的笑了笑,仿佛,外面那些杀手并非是敌人,而是自己的部下一样笃定“我从没想过靠公主的身份压人,我是觉得,能和姐夫死在一起,是最高兴的事啊。反正人早晚都是要死的,能和姐夫死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的。再说,我相信姐夫,一定可以救我。”

    “你对我真有自信,看看,外面那是多少人。”

    他选择这条胡同,就是因为胡同够窄,否则几十人展开围攻,就算是冷飞霜这种大高手,应付起来都会很麻烦。现在由于同时只有几个人可以砍到他,倒不是不能应付,但是对付起来,也绝对不轻松。如果算上人数,杨承祖武功再高十倍,也没什么意义。

    可是永淳已经从头上取下了一根锋利的金簪,以尖端对准了自己的喉咙“如果姐夫非要赶我走的话,我现在就捅下去我的力气很大的,谁也别想阻止我。”

    杨承祖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看着那些追兵,为首的两个人身形高大魁梧,目光和走路的姿态,都显示出,这两人拥有极为不弱的修为。一人手里持着护手钩,朝杨承祖一指“放下兵器,我们五爷有话跟你说”

    “说你娘”杨承祖直接骂出了一句脏话“连行刺的手段都用出来,大家就是没的谈了,都已经不死不休了,还说个球连腰牌都不还我,反倒是过来行礼,当我白痴啊。所以说你们就是一群泼皮,连行刺这种事都做不好,你们还能做成什么。本官是锦衣缇帅,提督东厂,今天你们敢来堵我,我让你们全家死绝”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取出了一卷油布,将布一圈一圈的缠在手与刀上,将右手和刀,绑在了一起,双手举刀过头,亮了个起手势。“不怕死的来啊看看今天,是你死,还是我死”

    “我们五爷,就是想和你说句话,没别的事,你想多”一条大汉与杨承祖交谈,另一名同伴,却猛的一矮身,向着杨承祖疾扑而去,随后那使钩的汉子也合身扑上,两条人影如同两只猎豹一般迅捷,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杨承祖面前,随后就听到两声惨叫,一个人踉跄着倒下,另一个人则怪叫着退了回来,手上、脸上多了几支短箭。

    杨承祖左手一丢,将打空的袖箭筒扔到一边,“来啊,我的袖箭用光了,下面,咱们可以对刀了。”

    后面的打手先是呆了呆,随后就咆哮着冲过来,杨承祖手中宝刀下劈,在对方躲闪之时,第二管袖箭出手了。

    “我说用光了你们就信,还说你们不是白痴,来啊,我们看看,今天谁死”

    小巷外,其他的打手排的层层叠叠,随时准备进去替补。路上的行人见到这个阵仗,自然有多远逃多远,不敢靠近。站在最外圈的打手也看不到里面情形,只能听到呼喝声,还有惨叫声,里面没传出命令,大概是还没分出胜负。一些人已经寻找着机会,想从后面绕过去帮忙,还有的琢磨着拆掉两边的墙。

    就在这时,一只手拍在了打手肩上“里面在做什么”

    “老东西,你谁啊李爷办事,不相干的人闪开,多问的话,信不信连你一起砍”

    手的主人猛一加力,这名打手一声惨叫,身子不由自主的矮了下去。这人的年纪已经接近五十,有的地方头发开始变白,但是力气大的惊人,随着他发力,那打手已经惨叫出来。

    “我是刑部衙门秦宗权,光天化日,你们居然敢持械伤人,信不信我把你们都带回衙门还不给我住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