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九百三十三章轻越雷池

正文 九百三十三章轻越雷池

    下一页

    京师虽为首善之地,但也不代表,城中全都是琼楼玉宇殿阁楼台,光明与黑暗,永远是共生体。出了宣武门再过了骡马市,房屋就渐渐显示的低矮破败,间或还有许多断壁残垣。京师人口过百万,算是眼下世界范围内人口承载量最大的城市之一,可城市还没到负担不了的地步,也不至于每一处空房子里都能住上人,像是这种人烟稀少的荒凉处依旧存在。

    杨承祖背着永淳一路逃到这里,见没了人在后面追才停了下来,把人放在一边,自己喘了一阵粗气,随后又自嘲似的笑笑“在东南上万人的阵仗都见过了,结果被一群泼皮追过来,丢人啊。怎么样秀嫣,害怕不害怕”

    永淳公主的脸上没有丝毫惧意,反倒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不怕,跟姐夫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不过她只笑了两下,脸上就又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姐夫我的脚好疼,不知道是不是断了。”

    女人的脚是碰不得的,可是她痛苦的样子,杨承祖还是担心不安全,只好抱着她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角落里,褪下了她的靴子。她穿的是男人穿的官靴,里面塞了东西,保证她能穿着靴子正常行走。奔跑起来就不方便,加上她本就不是那种运动细胞发达的女孩,一下子崴伤了也是正常的。

    即使隔着罗袜,这种观察伤势的举动依旧比较过分,杨承祖想了想“你的脚是不是很疼啊,我还是扶你回你姐姐那。罗婆治跌打很有一套,她出手一定没问题的。”

    “不要我不要去姐姐那,也不要罗婆给我看。姐夫,你不是也练武么,也懂得正骨的,帮我揉几下就没事了。”

    杨承祖脱下她的靴子,托起小腿观察她的脚时,永淳的脸已经胀的通红,这时候大着胆子说完这句话,就一路红到了耳根。杨承祖看了她一眼,见她羞怯的模样,心里一阵叹息。“永淳,这不方便。”

    “我不管,我就要你给我揉。”破天荒地,永淳难得的任性起来,随后低下头,不敢和杨承祖对视。

    “对不起,我太任性了,姐夫一定觉得我不懂事,不可爱了吧。可是可是我可能很快就要出嫁了,到那个时候,再想见到姐夫,就很难了。其实我想过了,说是把那个人想象成喜欢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过没有关系,反正就是这样,做不到,就努力做,再做不到,我就去死。朝廷的公主短命的很多,我家的几个姐姐,也是生下来不久就夭折了。跟她们比,我已经算很幸福了,可以活这么大,还有姐姐、姐夫、母后、皇帝弟弟那么多人疼我,在乎我的感受,我已经很高兴了。”

    秀嫣低着头,修长的脖颈处已经泛起一片红晕,声音也渐渐低下去

    “我最近的身体一直不大好,太医开过药,都被我倒掉了。那些药太苦,也治不好我的病,我的是心病,吃药是没用的。像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上天赐下的恩惠,人要知足,不能要求的太多。将来就算死掉,我也可以瞑目,至少和姐夫一起跟人打过架,还让姐夫背着我跑那么远,我该知足了。你说的对,我们该去姐姐那里,让罗婆给我治伤,免得母后担心。”

    她努力的想要坐起来,但是肩膀上多了一只有力的手将她按住“不,我说的不对,你说的对。伤是不能拖的,我给你揉几下,或许就好了。不过我手重,没有罗婆有准,你忍着点。”

    杨承祖温柔的说着,一咬牙,轻轻除下了永淳脚上的罗袜,露出那只雪白纤细的脚掌,和上面涂抹的丹蔻。她没缠过足,但是天生就是一对小脚,如同这个人一样,纤细柔弱,不堪风雨。他将手自足弓一路摸索到踝骨部分,轻轻揉捏着。

    “问题不大,应该没伤到骨头,我这里带着有药膏,抹上之后就能止疼。”杨承祖边说,边从身上取出药囊,里面找出一盒黑色药膏,在永淳的脚上轻轻涂抹,随后又在上面轻轻的揉着。

    感受着男人的手,在自己脚上来回揉动,热流顺着脚掌一路向上,直达心脏。永淳的心高速的跳动,两耳轰鸣,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姐夫跟自己说的什么。身体无力的靠在墙上,一条腿搭在杨承祖的膝头,另一条腿无力的抽动了几下,随后就那么放着。檀口大张,不住的喘着粗气,汗珠布满了额头。

    药在踝骨部分敷好,杨承祖见永淳一副呆呆的样子,额头上布满汗珠,大口大口的呼吸,眼神迷离,双手紧抓着身边的枯草。那模样仿佛是正在承受自己的宠爱,而一只纤足就在自己掌握之中,心内激荡之下,竟是低下头,在那足背上轻轻亲了一口。

    “啊”永淳轻声叫了一声,随后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方才发生了什么,却并没有发火,而是用极轻微的声音说了句“姐夫”

    真是个敏感体质。看她的样子,杨承祖心内一动,这样的体质,其实是男人的恩物,怕是稍微用点力气,就能让她飞到天上去。拿出手帕,在她头上轻轻的擦去汗水,身子微微前倾,几乎要贴到永淳的脸上。

    后者一脸茫然,并没有反抗或是逃避的意思,反倒是听之任之,任男人对自己为所欲为。只是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同时扬起了头,显然已经做好准备献上樱唇。

    “永淳,你听我说,回到宫里,给我好好吃饭,好好喝药。太医如果不好,我们就换个郎中,总之一定要找最好的郎中,看好你的病。只有你的身体好了,才能多和姐夫出来玩,如果总是病恹恹的,你怎么出来啊。成亲的事,你不用管,有姐夫帮你处理,你不想嫁人,就没人能逼你。我不会让你不喜欢的男人碰你一根手指,这是姐夫对你的保证,你应该信的过我的吧。”

    “恩。”永淳小声应了一声,睁开眼看了看他,又害羞的把眼闭上“可可是你和母后怎么交代啊。她一定是要你劝我嫁人的,结果到现在我不嫁,你会不会被骂。”

    “不会的,太后她老人家很明道理,不会怪我的,你只管放心。再说,太后让我劝你是为了你好,而不是要逼你做什么,真的,只要你高兴,太后心里就欢喜。如果你活的不好,或是出了什么问题,太后那么大年纪了,我怕她受不住打击。所以要尽孝,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活的好好的,而不是委曲求全,那样大家都会不开心。起来,试试自己能不能走。”

    他扶起永淳,后者试着走了几步,虽然不那么灵便,但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一说抓着姐夫的胳膊,头靠在杨承祖的肩上,向前走去。前面一片棚户,外加低矮破旧的房屋,和七拐八绕的巷子,已经进入京师里比较复杂的贫民区,或者可以叫做,无法之地。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