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永淳公主 三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永淳公主 三

    “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杨承祖轻轻哼起了这首来自前世一部电影里的主题歌,永淳歪着头,一脸好奇“姐夫,你唱的什么,跟你平时唱的不一样,也很好听。..反正姐夫唱什么都很好听了。”

    “你没听过的,我只是随便乱唱,别往心里去,来,跟姐夫去玩。今天只要你开心就好,随便玩,不管玩的多凶,姐夫都帮你。”

    两人边说边走,眼前就是曾显南的宅邸,两人都没有对这所残破的房子有过多的关注,直接从前面走了过去,钻到了一条胡同里。这里开着一处棋馆,一群上了年纪的人,两两一组,在里面捉对撕杀。

    这种地方搏彩的事其实发生的不多,棋力高低这种事,日久天长彼此心里有数,加上一盘棋分胜负的时间太长,真正好赌的人,不会在这种游戏里浪费时间。大多数人,都是在这里消磨时间,顺带过过瘾头。只有一些外来人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才会在这里赌棋,然后被馆主赢去一笔钱。

    永淳于棋道上有着极高的修为,即便是永寿,如果不拿出全部的精神,也不是这个妹妹的对手。随着年龄的增加,她的棋力越发高明,大内之中,已然少有敌手。棋馆里这些人的棋力,比起她来,其实都是有差距的,杨承祖和她都是生面孔,穿的也十分华贵,棋馆的人不敢怠慢,由着他们信马游缰的在里面乱转。

    永淳嘴里哼哼着学自姐夫的那首歌曲,那些下棋的老人,却多半哼着从戏楼那里学来的京剧,氛围很是有些怪异。一桌的两位老人,都是上了年纪的,身上衣服也颇为考究,显然都是有身份的人。永淳转了一圈下来,发现还是这两人棋力为高,就专心的站到这里,津津有味的看着。

    那两个老人初时倒是觉得这后生很有趣,永淳的模样生的可爱,属于不招人讨厌的那种,对于她的观看并没有意见。但是永淳和杨承祖的亲近劲,外加嘴里哼哼的小调,却让两个老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到这里下棋大约是图个清净的,这种吵人的行为,确实很不招人待见,一个老人抬头看了看永淳“年轻人,你没有事做么我们两个老人家,在这里下下棋,也不会聊什么,很闷的。你还是和你的朋友,到别处去转转比较好吧。再不然,让馆主给你们准备一壶茶,老朽请客。你们坐下喝茶,不是也很好么”

    在他看来,两人的关系就是一个英俊后生和一个栾童,这种事,在大明不算什么,相反还叫风雅。倒也没什么意见,对他们的亲近说三道四,只是觉得,两人实在是太不分场合了,在这种地方亲近,不怕影响别人么。

    永淳乖巧的一笑“老人家,我只是喜欢看棋而已,喝茶什么的,没什么兴趣。你的茶我也闻到了,味道一般,我不喜欢喝的。还有,您的棋如果这样下,就快输了。”她伸手指了指棋盘一处“您下面应该把子落在这里,这样才有希望扳回来。”

    这个老人看了看棋盘的局势,忽然发现,这个栾童说的极有道理,这一子落下,整盘棋的变化,就完全不同。怒气减弱了一些“你棋下的不错那就乖乖看着就好了,下棋啊,是一件修身养性的事情,都像你这么唧唧喳喳,我们就没办法思考了。”

    另一名老人咳嗽一声“观棋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唐老,你这受人点拨赢的,可不好做数啊。”

    “万闲兄,你已经赢了我两盘了,这一盘,老夫扳回一城,也是天意。这位小朋友,也算是急公好义,免得我输的太难看么。”

    棋馆的馆主对于这两位老人十分尊敬,似乎担心这里发生冲突,忙客气的过来,要招待杨承祖两人入座,大意就是把他们赶到个没人的地方,不要继续打扰这两位老者。永淳摇摇头“多谢好意,我就不坐了,姐夫,我们走吧。”

    听到姐夫二字,馆主的心里一阵恶寒“这个年轻人也太狠了吧,怎么连自己的小舅子也不放过,姐弟两个都被他搞上了,这简直岂有此理。”

    杨承祖对于围棋本来就是没兴趣的,永淳说走,他是没什么意见。可是就在他即将迈出棋馆大门时,迎面,却是挡住了几个人,把去路封死。正中是一个三十开外的中年汉子,一身劲装,手上戴着铁护腕,身后之人手中提着棍棒,还有几个人带着单刀,俨然一群跑江湖的汉子,与这间棋馆格格不入。

    “朋友,我是旁边铁心武馆的少馆主,武大鹏。这些,都是我的师兄弟。这间棋馆,是我们罩的。唐老和薛老,是这里的老客人,你们今天冒失的过来,打扰人家下棋,然后转身就走,这笔债怎么算啊,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这名少馆主边说,边用凶狠的目光瞪过来,把永淳吓的,向杨承祖身后躲去。铁心武馆算是附近比较有名气的势力,在壬午之变时,馆主武铁心还曾经上城协防过。虽然只是搬运箭矢弹药,充当夫子一级的身份,但终归是上过战场,在街坊里,就获得了较高的威信。

    武大鹏也跟着父亲一起去当过力夫,随后就觉得自己是见过血,见过死人的,在附近这一带,就越发骄狂起来。那名馆主皱了皱眉头,上前两步“别胡闹,这两位是客人,年纪轻,性子跳脱一点。唐老薛老都没说什么,你就不要在里面生事了,武馆主知道不会答应的。”

    “我爹不在家,去和铁刀堂那边谈判了,这里今天我做主。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铁刀堂派来的探子,来砸咱们场子的。我爹说过,最近要小心谨慎,东厂要搞人,铁刀堂也要搞人,我们不能有丝毫大意。这位小倌你别怕,我是不会害你的,只要你说出名字,再说你在哪个堂子里做事,我就放了你。如果你肯陪我去喝一杯呢,我就保你没事怎么样”

    武大鹏显然把永淳当成了相姑堂子里的男人,或者说,先把对方认做这个身份。反正一个文弱书生,看打扮也不是有功名的,加一个相貌很眼生的男人,就算是再能打,也打不过自己这么多人。

    他生平最喜的就是这种像女人的男人,加上这种人看上去就没什么根脚,自己差不多是吃定了他们,伸手就要去摸永淳的脸。

    两名下棋的老者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制止这一场荒唐的闹剧,几名客人围起来看着热闹,棋馆的馆主一脸焦急的要来劝解。一片混乱之中,一声脆响,武大鹏一声怪叫,手捂着头向后退去,鲜血顺着指缝向下流淌,棋子如同断线珍珠撒了一地,导致武大鹏头破血流的石制棋子盒,紧握在一只白生生的小手里。

    手的主人似乎也没料到,自己居然能造成这么辉煌的战果,与受袭击一方差不多同时呆住了,随后拉起杨承祖的胳膊,向外就逃。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