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永淳公主 一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永淳公主 一

    reaco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正如当日在金殿缴旨时,面对言官的弹劾,杨承祖一言不发一样,当时的默默承shou与现在的反击,都同样有必要。当时杨承祖挟战功而归,如果在金殿上寸步不让,咄咄逼人,难免给皇帝以居功自傲,桀骜不驯的印象。即使是彼此之间交情好,当时不说什么,心里也难免会有芥蒂,日后终究是个问题。

    现在他若是不报复,同样会让天子觉得,这人心机过于深沉,可以做到宠辱不惊,一样不是好事。所以他这次反击,算的上是奉旨行事,只要不做的太过分,天子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报复,也是天子对他酬劳的一部分。

    曾经的天子宠臣,翰林院编修徐阶,就在会操结束后,被外放到广西那边去做知县。徐阶是嘉靖二年探花,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嘉靖登基后,第一批招收的进士,算是天子门生。

    不出重大意外的话,本来应该是皇帝的心腹,重点使用,在翰林院混些资历,可以做京官,即使外派,也该是升格。这回以平级外放,又是去的广西那种地方,显然就是贬谪。对他的处置,显然就是皇帝层面出手,为杨承祖出气。

    这种报复只要有理有节,不要扩大到太高的级别和太大的层面,皇帝是不会干涉的,再收拾一些突然与杨记中断合作的商人、士绅,皇帝就更不会反对。不管是两个新上任的东厂堂官,还是下面的办事人员,或者想着立功,或者想着保住位置,有的干cui就是想着重振东厂声威。

    总之基于各种原因的人们,以高速行动起来,京师内外一时间鸡飞狗跳,已经有几名六部小官及商人被东厂带走,家属哭天抢地的到处去求情,下面就是敲竹杠的事了。

    与憨直的王铁头相比,霍虬为人更为阴沉,心机也多,虽然他的位置在王铁头之下,在东厂里反倒是比王铁头更为吃香。几日时间里,身边已经聚拢了一批人手,为其四处奔走。

    他们今天盯上的,是五城兵马司的一名巡城御史,在他家对面,一处茶棚里,霍虬带着十几名番子在那里喝茶,一名番子小声的禀报“这个曾显南啊,确实是个硬骨头,您看,他们家住的这破房子,还是租来的。手脚干净的很,查不到什么弊病。”

    霍虬哼了一声“你们就是一个字,蠢督主的话,你们都忘了么我们是刀,只要负责斩人就好,其他的事,不要多想。他没问题,你们不会让他有问题么。哼,敢和咱们督主作对,还要封咱们杨记戏楼的门,这样的人不收拾,将来不是所有人都要踩到咱脸上了。跟我做事呢,可以多拿一点,多占一点,没什么关xi,只要一条,长点脑子”

    几名番子不住点头,称赞霍虬英明,一名番子无聊的向外观望,希望从这座破房子里,看出什么端倪。忽然他一拉霍虬“霍掌刑,你快看,那不是咱督主么他旁边那个小倌是谁啊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生的好俊啊,难道是他老人家的得宠娈童”

    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混蛋咱们督主我最了解,他只好美女,不好美男。什么栾童,肯定都是不喜欢的。你他娘的”霍虬边说边看,随即眼睛也直了。杨承祖身边,赫然一名相貌俊美的文生公子,两人手拉着手,形象很是亲近,这是什么意思

    那名挨打的番子问道:“霍掌刑,要不要我们过去施个礼”

    “别乱动。根据我的经验,这不知道是督主新看上的哪位姑娘,女扮男装出来玩,我怎么看着她这么眼熟啊。像谁,一时想不出来。娘的,不对劲,为什么有人缀着督主,难道那女人是有丈夫的阿宽阿标,你们两个去叫人,周围的人能叫多少叫多少,把那些跟踪的人挡住,其他人跟我暗中跟随保护督主。这个什么曾显南,将来慢慢的对付他。”

    时间倒回一个时辰以前,地点则是皇宫之内。

    杨承祖这次进宫,既是来看望蒋氏,也是受了委托,来开解永淳公主。时间距离选婿的文会越来越近,但是永淳的态度,依旧是那么冷淡,似乎对于选驸马乃至于生活都没了兴趣。

    作为母亲,蒋氏可以容忍女儿不嫁,但不能容忍女儿每天萎靡不振,精神恍惚。虽然她对女儿的关注远不如儿子,但终归是自己骨肉,她有点担心,女儿会不会在这种状态中出什么问题,也知道女儿和杨承祖很投缘,就只好请他来开解一下。

    如果不是杨承祖已经成亲,蒋氏是打算让他娶了永淳的,这样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女儿不至于受罪,能有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丈夫。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注定是没可能实现的,但是对于女儿和杨承祖的亲近,也没表示过反对,反倒是很乐yi永淳有个谈的来的朋友。

    这也是她对杨承祖的信任,相信这个自己看做儿子的心腹,是不会也不敢对永淳有染指之心。两人这样的接触固然有点大逆不道,也总比女儿窝在宫里病恹恹,随时可能玉陨香消来的好。

    固然明朝公主不怎么受待见,但是当连续两个驸马出问题后,蒋氏也开始觉得自己对这个女儿有所亏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试图予以弥补。甚至连出宫散心这种大逆不道的要求,也破例批准了。

    永淳的居处位置比较偏僻,说好听一点是幽静,说难听一点,就总觉得像是冷宫,没什么人气。等到了宫外,这种气氛就更浓烈一些,只有几名打扫卫生的宫人的在那里扫地,越发显的阴森恐怖。

    以杨承祖现在的权柄,如果有个类似容嬷嬷之流的人物欺负永淳,他是不介yi出手打发掉的。但是这里显然连这么一位恶宫女都没有,永淳就那么躺在床上,仿佛一支在阴暗的角落里,孤独开放的花朵,随时可能在不经意间凋谢。那种感觉,让他觉得心里莫名的一疼,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逃亡与追杀的夜晚,耳边又响起那深情的告白。

    见到姐夫的喜悦,似乎给了少女无穷的活力,永淳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来到杨承祖面前蹦跳着“姐杨大都督,你来看我了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见我了。我我现在不好看,你先出去,等我打扮一下,再来见你。”

    她话没说完,头上就被姐夫打了一下“别打扮了,今天我是奉了旨陪你散心的。别废话,快去换衣服,带你出去玩。”说完,就把一套男人的衣服丢了过去。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