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君臣 上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君臣 上

    “哈哈,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会操这种事,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新鲜,反反复复,就是那些东西,大家走走队列,喊上几声。可是今天,又是佛郎机又是鸟铳,还有不停冲杀两个时辰,三大营会操时,根本连想都不敢想。不过最过瘾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一声为除了万岁,我们谁都不认。大哥你说,我当时要是说一声,让他们动手杀尚书、杀阁臣,他们会怎么做。”

    “他们不大认的清谁是阁臣,谁是尚书,但是肯定会提着刀杀上去,万岁指谁,他们就杀谁。包括臣在内,也不会有丝毫手软。”

    乾清宫内,结束了会操的嘉靖与杨承祖,君臣两人在殿内对坐,面前则放着各样果品以及蟠龙菜为主菜的御宴。对于这道菜色,嘉靖有着特殊的感情,几乎是每过几天就要吃一次。

    这位很有分享精神的天子,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也开始在宫廷中推广这道菜色,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每次他招待亲信御宴时,必然会有这道菜。两年时间里,宫中已经形成一个共识,谁有资格被赏吃蟠龙菜,谁就有资格算做简在帝心的心腹。

    不过与往日不同,过去两年中,即使是陶仲文陶神仙号称圣眷第一,也只是万岁吃蟠龙菜时必有他一份,可是今天的杨承祖却是与天子吃的同一份蟠龙菜。作为唯一的见证人,张佐在放心之余,又有了一分嫉妒。

    本来内臣对比外臣的优势,就是时刻陪在天子身边,亲信第一。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这个中官,终归是不如这位外臣受宠。也幸亏自己的脑子没抽,在这三天里,没接受那些人的礼物,也没在万岁面前多说一个字。

    有方妃和其他九名美人的关系,杨承祖这次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就是革职,如果把雪娘的事算进去,可能连革职都不会。但是真正让嘉靖如此欢喜的,杨承祖想来,还是那解甲事件。

    天子的兴趣明显很好,与他谈了很多,从京师里政治格局的变化到踢死陈皇后,又到兴献皇帝陵寝修建情况等等,倒是像极了一对兄弟在闲话家常。

    一边吃掉手里的菜卷,嘉靖一边说道:“大哥当初就说过,朝野上下,有能力者很多,但是愿意为朝廷出力者很少。现在想来,真是这么一回事。就拿今天那些人来说,金舜举、李虔甫他们都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主。又有满腹经纶,如果说让他们练兵,也肯定能练到这种地步,但是他们练出来的兵,肯定不会只听朕一个人的。就拿边地来说,有些地方的兵,据说只认自己的将主,换个人过去接手,都可能压不住场子。只有这九千人,朕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让谁管他们,他们就听谁的话,这才是朕要的部队。今后这个宣教官,朕一定要推广开来,把他们派到各处的部队里,肯定比监军好用。”

    “宣教官确实可能比监军好用,关键还是要让士兵明白,自己是万岁的兵,不是其他人的兵。做到了这一步,他们就只会砍人,不会去问为什么要砍人,被砍的人有什么罪过,那些不是他们该考虑的问题。这些人,就是刀,刀的作用是砍人。决定砍谁,是拿刀者的事情,刀本身,不需要思考原因。他们只需要考虑,怎么砍的更准、更狠,更快就好了。练兵五营,一万五千人马,转战东南、屯门、现在还有一万三千多人,这些人,都是天子您的快刀,随时可为万岁杀人。”

    嘉靖点点头“好一口快刀这刀的刃口,朕看见了,绝对合用。东南杀倭,杀的痛快杨慎和大哥的奏折,朕每次都看,对比武宗旧例,当初武宗朝时,也不见能斩杀真倭千级,只这一项,满朝文武,谁人能及不过还是委屈大哥了,明明那些钱,你是替朕拿的,最后却要你来扛起这个名声,这是朕有负于兄。”

    “万岁别这么说啊,臣是做里子的么,做里子,干的就是脏活累活,没人愿意做的活,都是我来做。其实他们弹劾我,也在情理之中,我做海贸、粮食、绸缎、瓷器,这是在抢他们的钱。他们自然恨不得把我食肉寝皮,如果有一天我做到让所有人都夸奖我,那这官就真的不该做下去了。”

    嘉靖哈哈一笑,“几天之前,有人在这里,也跟朕谈过道术之分。与大哥你讲的一样,他确实是在强调道,而不强调术。与你可以算一个知音,他认可你的术,但是认为你破坏了道,所以建议朕把你先束之高阁,等你明白了道为何物之后,再行起用。话说的多漂亮是没用的,他的心思,朕是明白的。锦衣卫复建了,你又从东南回来,所有人都知道,朕要用你掌管锦衣。他们不希望这样,你和朕一条心,你来管锦衣卫,他们的日子都不好过。如果能让你闲置几年,把指挥使这个位置交给朱宸那样的人做,等几年之后你再出来时,整个锦衣就废了。到时候裁或不裁,都是一个样子,反正奈何不了他们。”

    事实上不独是锦衣卫,包括杨记也是一样,这种商铺的运做,也是依托于强大的权力护身。如果杨承祖真被罢了官,或是被收了实权,那么这么大的商铺,名义上就没了可靠的靠山,局面就维持不住。会有很多人出来对杨记进行打压,攻击,然后就是拆分,在其巨大的尸骸上分一杯羹以自肥。

    杨记的那些福利手段将被停止,粮食保障之类的措施,也将彻底废除,粮价又会变回以前。之前杨记聚集的人气,因为这种信用的破产,也会消耗殆尽。即便未来杨承祖东山再起,有了这个前车之鉴,杨记也没法再开起来。

    嘉靖叹了口气“朕其实有点不明白,那些夫子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值经筵的时候,为朕讲圣人之道,也能侃侃而谈,恨不得让朕成为一个圣人。可是结果呢现在杨记出来了,京师的粮价降了三分之二,连带着,其他的商品也在降价。他们当朕不知道,皇姐是经常出去买东西的,她什么不知道这是好事啊,东西便宜了,老百姓可以吃上饭了,农民安心的在家种田,城里的流民少了,没人想着一定要活下去,然后起来造反了,他们反倒不高兴了。说好的圣人呢不是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么”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人不是民啊。”杨承祖随口丢下一个肉卷,放肆的大嚼“并不是所有两条腿走路会说话会喘气的,都被他们当做民看的。这帮人说的爱民,也不是爱那些种田的,无业的,更不是食宿无着要造反的。他们说粮贱伤农,事实上,杨记的粮食收购价,就是比照正常时节定的。灾年的时候,市面上米贵如珠,那些农人的粮价,其实是不涨的。只是在卖出来的时候,加了钱,种田的人并不是到了灾年收入就高,相反倒是会饿死。等到了丰年,粮食打的多了,收米时,是会降价的,最后反倒是粮食种的多,收入倒下去了。杨记的粮食统购统销,不求利益,砸了他们手里的饭碗,他们自然要恨我,要将我千刀万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