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解甲 下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解甲 下

    “昔日孙武演阵,吴王妃不遵号令亦斩,是以吴军令行禁止,可称强军。今日,主将三次下令,军卒将佐置若罔闻,可见其为骄兵悍将,不遵号令。以此等士卒临阵,主将将令难行,何以能胜老臣以为,其东南平倭之功,其中必有蹊跷。”

    金献民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改授兵部尚书,以总宪而至本兵,职业习惯似乎一时还没改过来,行动中还是有很强的都察院风格。就算是东南杀倭事中,杨慎自始至终全程参与,他也丝毫不给面子。看来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把杨慎一起拉下来弹劾一通,很有当初坐镇都察院,铁面无私的风格。

    嘉靖天子不嗔不喜,看向身边其他几位大员“众卿,依你等之见,杨卿是否有罪”

    “臣以为,今日会操,功过两分。新军善战,有目共睹。新军不遵号令,亦是众人亲眼所见,是以应将其重新整编,着五军都督府,重新教练,严军法,明赏罚,以振士气明纲纪,此军方可堪用。”现任总宪李钺是边帅出身,带的边军亦称骄横,不过像这种公开无视命令的,也是第一次见。

    他显然还是很爱惜这些新军的精神,不管怎么说,能够反复冲杀演练两个时辰的部队,都不能说是弱兵。能把部队练到这个程度,也不能说主将无能。他斟酌了一下字句,居然为杨承祖求情。

    “陛下,老臣以为,杨都督练兵确有成效,但只求战力,不求纪律。将士凶如虎浪狼却无绳索束缚,士卒可以不遵号令,若用以为战,必要害民。因此,只能算是不过不失。东南杀倭之功应无虚假,然东南地方所奏,新军滋扰地方,残虐生民之事,亦应详查。”

    嘉靖不置可否,忽然看向了孙交“孙爱卿,你也是在边军带过兵的,如何看待此事”

    孙交脸上的神色颇有些复杂“万岁,臣以为,还是招杨都督当面问个清楚为好。老臣看来,这支人马夏日冲杀两个时辰,又于日光下列阵,阵型不乱,兵无怨语。如果说这样的士卒军纪涣散,老臣无法认同。”

    一语中的,金献民、李钺全都不再做声。事实上,看出这个问题的大臣并不是孙交一个,但是现在内阁以及都察院包括刑部、大理寺,传出来的风向都是要倒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当这次的会操结束后,对杨承祖的调查就要开始,随后就会拿出他收受贿赂,贪墨军饷的证据,接着就是对他的清算。

    在这种大背景下,他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这次会操,如果他能在会操中取得一个不俗的成绩,说不定天子就会爱惜他的才干,而对他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这样的结局,显然是这次调查的发起方以及内阁所不能接受的。

    也正因为此,今天观操的大臣,实际上分为两派,那些武功勋贵世袭将门是来站台撑场子,这些带过兵,真正有实战经验的文臣,主要就是来找麻烦的。

    从这支部队的表现看,这绝对不是什么纪律涣散的散兵游勇,甚至眼下在国朝境内,也找不出一支有同样素质同样纪律的军队出来。可是大家都选择性回避这一点,重点还是谈他们不听号令的事。至少要在舆论上形成导向,让万岁认定,杨承祖带兵无方,把这方面的路堵死。

    武功勋贵那边,内阁想来已经跟他们通了气,这次要动的只是杨承祖,不是那些勋贵。包括郭勋的山西练兵,都是利益交换的一部分,保证这些人不要乱说乱动,破坏内阁方面的布局。

    当然,如果那些勋贵真有人不知死活的跳出来硬顶,杨廷和这边也有足够的弹药,把他们一起收拾掉。是以今天这个场合,那些世代将门的勋贵们,只是带了个脑袋过来,嘴不会说一个字,哪怕这个问题放在明处,也不会出来分说。

    孙交这时候出来,却把这个大家都在掩盖的问题摆了出来,这就有点不配合了。金献民等人甚至在想,他不已经和杨承祖划地绝交了么,怎么还出来站台,难道杨承祖的夫人出了问题,要他女儿做填房

    众人胡思乱想中,嘉靖已经下了命令,将杨承祖叫到了御坐之前。“杨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部下,不肯听从命令,你让他们解甲,他们听不到么”

    “启奏陛下,臣受皇命,于东南练兵,定名为忠字五营,营中设宣教官,每日所讲者,惟忠君二字。每日三军用饭、操练之前,必三呼万岁,然后方可进行。每日早晚,三军皆呼吃万岁的饭,穿万岁的衣,向京师方向遥拜三次,时刻不忘,自己乃是万岁的兵。除了天子,他们谁都不认。于东南作战时,臣是皇命委任的带兵官,他们自然听臣号令,令行禁止,这不是因为服我,而是因为忠君。练阵演兵,是为万岁所演,是以臣一声令下,他们纵然热死也不会动摇。可是让他们解甲,乃是军令,并非圣旨,三军儿郎以为那是臣自己的意思,所以就没人执行。”

    “原来如此么”

    “正是。自新军进京以外,给养皆不充足,士兵每日饮食,远不及在东南。军饷亦不如东南时充足。但仍安守大营,从未有骚扰百姓之举,亦无半句怨言,只因他们知道,这是在京师,他们是万岁的兵,绝对不会给万岁丢脸。今日万岁在此观操,他们在烈日之下,冲杀两个时辰不知疲倦,亦是因为皇恩浩荡。万岁一句话,慢说解甲,就是赴汤蹈火,这些军卒也不会有半点犹豫。但是万岁下旨之前,带兵官的命令,他们是绝对不会听从的。”

    嘉靖点点头,对身旁侍立的宦官张佐道:“你去传朕的口旨,让三军解甲”

    “万岁有旨,解甲解甲”十几名小宦官在张佐带领下,骑着快马,在校场上往来奔跑,手里举着那铁皮喇叭,把嘉靖的口旨传递下去。片刻之后,无数铠甲落地。

    听到一声声金属与地面的撞击,嘉靖霍然站起,推开身边的宦官宫人,站到观操台边,手举铁皮喇叭高声问道“朕问尔等,尔等是何人的兵听谁的话”

    “我等是万岁的兵食万岁的俸,穿万岁的衣,听万岁的话,为万岁赴汤蹈火,视死如归除了万岁,我们谁都不认”

    气势如虹,声震九重。徐阶面色一变,看向金献民、李钺,心知,自己这一次,怕是要糟糕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