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加盟 上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加盟 上

    cpa3004;这个时间段过来的,其实也是闲人,真正有身份有正事做的人,还在上朝办公,就算是想来释放善意,也不会有这个时间。来的人大多是勋贵子弟,京师纨绔,还有一些是跟杨承祖一起查抄过京营的。

    并不是有了那段并肩作战的经历,就会如何亲厚,只是经过那事以后,这些原本不拿权的二世祖们,有的也被家族重视起来,从原来的单纯吃闲饭,变的可以做点正事。家族里会拿出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事交给他们去做,家里家外,也有更多的重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变化还是符合他们利益的,所以对于杨承祖,也颇为感激。

    这干人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最多就是骂一些脏话,或是商量着什么时候再走一趟,把那些弹劾杨承祖的人堵在胡同里爆打一顿再说。还有的想着是不是要去雇一些御史,也去弹劾那些人最后把水搅混。

    这些人中,有才干的人也有几个,不过真说处理这种事,都超出他们能力的上限,是指望不上的。杨承祖与他们胡乱应承着,接着就谈起了杨记的生意,未来的发展。

    这其实也是他们背后的人家,前来探一探口风,如果杨承祖真的一蹶不振,那么曾经的合作可能就要终止,说不定那些勋贵中人,也要想着退股之类的事。如仙让杨承祖保持精神,也是为了安抚这些人的心,不让他们觉得杨承祖真被这种变化击倒,而丧失信心。

    他笑着与众人谈着发展的规划,接下来业务的领域,以及扩张的意图,这个计划还不算很完善。杨记现在的体量已经很庞大,杨承祖的能力还驾驭不了这么大的商铺,也是该放缓步子,消化现有成果的时候。

    他的计划不需要有多靠谱,只要表示出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以及杨记未来的前景够大,自己的士气还足,这些纨绔子弟也就知道,杨承祖没事,这个杨记还会继续经营下去,家里也就不必要撤股。又联想到昨天他去慈庆宫见过太后,想来这事说不定已经和圣母通过消息,肯定是得了什么保障,就更没问题了。

    大家说了一阵子话,那些纨绔们就开始嚷嚷着赌钱,如果不是怕郭九姐出来骂人,说不定有人就要提议去叫姑娘来了。不过他们的赌局持续时间不长,就被人搅了,众人差不多是抱着脑袋狼狈滚出了杨府。

    能够驱逐这帮人的,自然也是勋贵中的老资格人物。定国公徐光祚提前从朝里回来,他位分高,辈分大,只需要瞪瞪眼睛,就能吓走那帮小字辈。他过来,半是慰问,半是站台,郭勋人在山西,他就差不多是杨承祖的长辈。

    当初杨承在祖替老婆顶下杀人的罪过,徐光祚对这种行为很是欣赏,拍着他的肩头,满不在意的安慰“承祖,不要害怕,不过是拿了几文钱而已,不算什么大事。就算真的查证属实,也不过是革职,永不叙用。将来随便找个人丢个折子上去,马上就能起复。你岳父在山西练新军,只要练出点成绩,保你个前途,还费力么我听说昨天有人过来找麻烦,还有人闹着要跟杨记终止合作没关系,有老夫在这,我看谁敢来捉人,还反了他们了。谁不跟杨记合作的,你把名字告诉我,老夫虽然在朝里不拿权,收拾一帮这样的小人,还是绰绰有余。”

    不管徐光祚是否真的会充当挡风墙,当杨廷和的大势压下来时,这老人是否可靠也大为可疑,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份人情,杨承祖还是认的。他连连道着谢,又笑道:“小侄昨天去拜见过圣母了,还招待了我一顿御宴,圣母人在京师,心里想人,还要我多去那边坐坐呢。”

    话不用说的太明,有这个态度在,基本就可以确定没事,徐光祚过来,既是看杨承祖顺眼,也是考虑着郭勋的面子。让他对上杨廷和,自然是万万不能,可听这话以后,就彻底放了心,哈哈一笑

    “我就说么,就凭你和天子的关系,区区小事,怎么就能真的妨害到你两天之后不是要在城外校场看会操么,你把新军给我操演起来,让他们表现的好一点。说到底,最后还是要看本领说话。你在东南杀多少倭寇,又或者消灭多少佛郎机人,都没什么用处,离的太远,看不见。只有在万岁面前,把新军的解数都拿出来,万岁才能相信你是真有本事的,那些人,才放不倒你。”

    陆续着,又有一些锦衣官过来拜见,还有人带了手下来,几百条大汉,在杨家方圆四周各寻地方站了,手里拿了棍棒或是铁链,如果还有人像昨天那样过来找事,不用昆仑奴出现,他们就会动手把人打发了。

    来的锦衣官,没有地位太高的,不管怎么说,能够在内阁的压力面前,敢来拜一拜码头,带了手下过来站场子,这份人心总是要记下的。几位拜见的堂官名字已经留下,连外面那些放哨值守的,杨承祖也为他们备了酒菜,保证吃喝不愁。

    等到晚间时分,来的人就够了分量,严嵩、顾鼎臣,这两人居然再次联袂而来。严嵩本来就与杨廷和不大对,加上他发迹有很大原因是杨承祖关照,过来一趟,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顾鼎臣与杨廷和同殿为臣,在内阁里,位置又在杨廷和之下。上次来,算是奉令行事充当信使,这次还来,未免就有点目无上官,一不留神,就要多上一双小鞋穿。

    顾鼎臣对此自然也有觉悟,坐下之后,开门见山道:“老朽这次来,就是过来讨茶水的,叨扰叨扰。我这个阁老,纯粹是凑数的,万岁想要在六阁臣治政,用意我是明白的,不过难啊。杨廷和乾纲独断,升庵相公在东南立了杀倭大功,声望更重,朝野上下,很多人称赞这位贤相的功德。即便是起复的费健斋,在内阁里一样被他压得死死的。我这种小字辈,就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每天上朝一言不发,到了内阁里,也只需要按着杨阁的意思拟票就好。我这种伴食阁老过来,想来杨阁是不会在意的,在他老眼里,我连个敌人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我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今天过来,一是喝茶,第二是谈生意的。老朽家里出身商贾,小门小户,没什么积蓄。这些年为官,积攒下一点家私,听说杨记生意兴隆,不知道老朽是否有资格入上一股”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