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跟红顶白 上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跟红顶白 上

    对于闹的这些事,红牡丹是知道的,等到人走了,她哭的满面泪痕的靠在杨承祖怀里“何必呢我连你的侧室都不算,最多是个没名分的野女人,为了我,不值得的。..再说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在大户人家的妾室,这个年纪不赶出去卖出去,就是侥天之幸,只要能让你过了这一关,就算把我送上哪个大人的床,我也心甘情愿。可是可是你却为了我得罪国舅,这真的不值得,我不配。”

    “没什么配或者不配,进了我的门,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女人,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名分,是你不想要,不是我不想给,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于我而言,牡丹姐,你和如仙她们一样,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张家兄弟就是两个疯子,居然跑到我家里,调笑我的家人,我自然不会给他们面子了。再说我也压根就没打算和他们和谈,大家出来做官,和气生财自然是好的,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要和气,像是张氏兄弟这种人,你对他们越和气,他们就越逼你,退一步进三步,没完没了。所以一开始我就不会退,也免得他们将来废话。”

    郭九姐等人知道这事以后,倒也是一起支持杨承祖,尤其九姐更是搂着牡丹道:“放心吧,有我在呢,没人可以欺负你。早知道是这事,我刚才就冲过来打人了,我就算把他们打一顿,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可惜我爹在山西练新军,要不然我给他写封信,让他想办法帮帮相公。”

    “别乱来,岳丈在外练兵,这个时候最好是跟京里各方面都没牵扯,否则难免会被人怀疑有私心。掌握兵权者有私心,是为万岁所不能容之事,所以这面的关系你别想。”

    听杨承祖这么说,刘五儿也频频点头,支持他的观点。对于嘉靖的态度,饶是刘五儿这种毒士,也看不大清楚。“这位天子,比起先帝来,要阴沉的多,做事么,让人看不透,我也猜不出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也许就是做个样子给人看,板子高举轻落,最后天下太平,但也许就真的会降下雷霆之怒,那也有可能。”

    杨承祖没心没肺的笑了笑“是啊,我这杨记啊,产业啊,都是依附于天子而存在。如果万岁真的下旨,也许我就什么都没了,你们到时候就得做好打算,各奔东西,现在看什么值钱赶紧藏起来,免得到时候被抄走。”

    话音刚落,就被几个女人分别捉住,幺娘在他身上咬了一口,恨恨道:“这家里最值钱的就是你了,到时候我把你砍成十八块,装在坛子里带走,到了地方再拼起来。”

    李家姐妹、柳氏等人,算是家里比较悲观的那一部分,如果不是杨承祖拦着,柳氏甚至准备进宫面见蒋氏求情。又想着让杨承祖把钱交出去,请求皇帝谅解,再不行就典卖家产,赔偿亏空。

    总算九姐在这上还比较明智,抱着柳氏道:“娘啊,现在拿钱出来,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么这个时候,必须咬紧牙关,就是说自己没做过,才有一线生机,您别害怕,大不了我明天回家一趟,把丹书铁券拿来,到时候相公把这个交上去,什么罪过都免了。”

    岑莲咬着下唇一言不发,她进门的时间比较晚,算是感情比较疏远的,如仙哼了一声“怎么了,这位妹子敢情是有自己的念头有什么念头只管说,咱这个家里说什么都成,想走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分家。”

    岑莲沉吟良久,脸憋的通红,最后才小声道:“我是想说,趁着现在还没开始查,咱们可以跑啊。广西那里十万大山,就算朝廷发来百万人马,也不能把每个山头都搜一遍。你们跟我回广西,我让阿爸举旗造反,辅佐承祖哥哥做皇帝。”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自这可爱的少女嘴里说出来,结果是没遭到训斥,反倒被杨承祖抱在怀里连亲几口道:“大胆的丫头,说这种话是要受罚的,看为夫家法伺候。”抱起她就向卧室走,如仙扯了扯绣姑,也跟在了后面。

    在杨承祖于内宅惩罚岑莲时,外面来了几波客人,都被挡了驾,其中有五城兵马司的,也有都察院的,还有顺天府衙门的。这些人品阶权柄都不高,来这里,主要的目的也是恶心人。

    杨家家大业大,手下人马众多,难免有人惹上官非,然后躲进杨宅不出门,欺负官差不敢上门锁人。这帮官员来的目的都是一个,希望杨家交出犯人,不要阻挠司法。还有是几位京师的商人,他们和杨记有着供货或是销售的契约,这时候上门,有的是希望立即结算货款不要等到年后,还有的是表示要终止合同。

    等到杨承祖把岑莲和绣姑都弄成了一瘫烂泥,和如仙打的难解难分时,红牡丹过来通报了消息,随后就也被抱上去加入。直到完事之后,才披起衣服来到书房,见书房里,差不多坐满了人,官商地主,应有尽有。

    杨家的护卫,在霍虬的率领下,全在门首候着,目光不善。他们是在南方杀过倭,见过血的主。回到京里本以为是可以当大英雄大豪杰,没想到居然是来了这么一手,心里都窝了火,对这帮找上门来的,差不多就当成了死敌看,只要杨承祖说句话,便是拔刀杀人也是敢的。

    见他出来,这些来客也纷纷起身施礼,毕竟他现在还是一品都督,不是这干人能招惹得起的。看了那几分状纸,又看了看契约,杨承祖冷笑一声

    “列位,你们有的是京师的父母官,百姓的青天大老爷,有的是我杨记的老伙伴,大家合作了很多年,彼此熟的很。今天这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你们现在各走各路,我回去陪我的老婆睡觉,你们觉得怎么样还是说,非要一个交代不可”

    顺天府来的是一名书办,本身不能算官,姿态放的更低“大都督,我家京兆其实也很难做啊。这几份状纸,都是有根有据,实在压不住。内中一位员外的千金,是逃了婚,到你们杨记学戏的,您说说,这要是闹开了,实在是不太好。还望您把人放回去,让他们父女团圆,还有那几个人,也交出来,我家京兆表示,一定会秉公处置,如果不信,您可以派人去听堂。”

    一名商人也站出来道:“我家与杨记签这份契约时,以为杨记只是做布匹生意,没想到后来你们做粮食,然后又把粮价弄的这么低。粮价搞的这么低,我们雇佣工人就变的困难,给以往的工钱,工人就不愿意来,最后要加钱,才可以雇到人。员外让我带句话,杨记的粮食如果不涨价的话,我们的布匹生意,实在是做不下去了。”

    “好啊,既然你们坚持,那就别后悔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人我一个也不会交,谁敢在我的家里拿人,就问问外面那些护院答应不答应。至于契约,想中止的没门,签了字就要认,谁敢不执行,我就抓他进诏狱。至于想要结算货款的,把单子拿出来,按着契约规定,提前结算该承担的损失,自己给我承担清楚。今后想不想合作都随你们的便,不过行船走马三分险,不和杨记做生意的人,自己路上多加小心。霍虬,抬银子去,跟他们结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