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抓破脸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抓破脸

    “他们是体面人,能对我怎么样,不过是说几句疯话,以前听的都惯了,没关系的。”红牡丹同样小声回答,又在杨承祖的胳膊上捏了一下,暗示他不要冲动。

    张延龄哈哈一笑“杨都督,你果然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连一个这样的女管家,也值得你回护。你府中这么多女人,你真的护的过来么”

    “难说啊,能做多少做多少,能护几时护几时。大家出来做官,图的是什么还不是护住自己想要护住的女人,保住她们的平安,大家高高兴兴,皆大欢喜。臣这个人,是个没什么大追求的,所求者无非就是合家团圆,荣华富贵。只要是我的女人,我都会尽量保护她,能护多久就护多久。”

    张鹤龄点点头“杨都督说的好,也只有你这样的性子,才能收获佳人的芳心。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有些花能看,不能碰,碰了的话,是会死人的。该收手时且收手,少年得意需回头。有些事,不是别人不知道,而是不想说,或者不该说,但是不说不代表不管,真到了忍无可忍,或是闹的动静太大,那就是要出大事的。”

    他又指了指身边那名书生“这是我本家的晚辈,叫做张文丰,是咱们北直隶有名的才子,年纪轻轻,已经高中举人,如果继续进学,一甲不敢说,二甲是囊中之物。他听说你有些名气,所以过来拜见一下,有几篇文章,请你指教一二,你不会拒绝吧”

    张文丰这时才来到杨承祖面前,施了个礼,又送上了一份请贴,邀请杨承祖参加几日之后,于京师张家的一处别院举办文会。这个文会永淳公主也会参加,请杨承祖务必出席。

    这次的文会,不像普通文会那么正规,更像是一场皇亲国戚间的家宴,与会的所谓文人,也无非是这些皇亲中读书的子弟,再有就是几个幕僚。也正因为此,永淳才有机会出席。

    她这个望门寡妇的身份,比起出嫁前,倒是更方便出席一些聚会,当然这也是有两个太后放纵,以及默许相亲的因素在。不管怎么说,这次的非正式文会,对于张家来说,就当做了相亲会看待,如果永淳不出问题,那么这门亲事就差不多是定死的。

    他们上门来找杨承祖,一是知道他今天在金殿处境不利,一向跟他亲如手足的皇帝,这次居然没有支持他,而是真的要查。一般来说,佞臣走到这一步,下面就是要整体完蛋了。如果不是有张太后的再三命令,这两兄弟今天来,就不是这个态度了。二来,也是知道他是有一些才名,而且还知道永淳和他有些不清不楚,纵然这种话不能挑明,但也话里话外点出来,让他放明白一点,不要坏了张家的大计。

    于这对兄弟而言,这种态度,已经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自己拿着对方的把柄,居然还要尽量说好话。对于他们而言,这种经历还得算是破题第一遭,可是一想到今天在慈庆宫听到的那些话,也只能尽量维持着这种在他们看来大失颜面的态度,与杨承祖交谈。

    “金殿的事,我们也听说了,你年轻气盛,做事太冲动了一点,难免树敌过多。你想想江彬,当初在位时何等风光,最后又是什么下场。咱们之间,有过一些误会,不过我们还是爱惜你是个人才,不希望你真的为一些错误就毁了一生。只要你今后洗心革面,圣母那里会为你说话,尽量为你求情的。查帐这种事,可大可小,圣母说句话,我们弟兄为你斡旋,最多意思意思,退赔一点,其他没什么的。这文会的事,你不要忘了啊。”

    杨承祖也听了出来,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点出知道自己和永寿的私情,只是不好明说。希望自己做个明白人,大家各退一步,互不相犯,同时促成这段婚姻。永寿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肯定能对她施以很大的影响,甚至说替她拿主意。

    而在这桩婚姻里,永淳个人的意见占的权重过大,即便是张太后也无法干涉她的决断,能左右她的,只有蒋氏、永寿等少数几人。自己在这些人面前,或多或少,都能施以一定影响,只要自己为张文丰说一些好话,他招驸马的事,就差不多是定了。

    张文丰倒是没说什么,他为人似乎有点腼腆,不大好意思说话,只把几份文稿递过来“久闻杨都督才名,小生自愧不如,区区几篇拙作,还望大都督多多斧正。”

    杨承祖翻阅了一下,这里面都是一些日常练笔的文章,他对于八股文是不懂的,也看不出好坏,能出自举人之手,总不至于太差。看文字,字写的倒是很漂亮,书法上的功底很不错。他摇了摇头,将文稿推回去

    “这东西,你们找错人了。文丰兄是举人,我是个锦衣卫,哪有锦衣卫给孝廉指点文章的道理那文会,我尽量安排时间,不过二位国舅想必也知道,朝廷里的事多。会操之后,我就要闭门待查,说不定到时候就要去都察院喝茶了,这个时间上的事,我可说不大好。”

    张延龄没想到,自己好心来邀请,也摆明了自己掌握的东西,居然他还敢拒绝面色一变“杨都督,你最好搞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本侯是在诚心诚意的邀请你。”

    杨承祖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摊摊手“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诚心诚意的在拒绝你。当然,我不是说我一定不去,要看时间的。这种宴会,总不可能就永淳一个女子去吧,如果永寿公主去的话,我可能也要跟去。”

    “你好大的胆子”张鹤龄这边拍案而起,他没想到,自己两兄弟不说的话,对方真够胆子说出来。不管天子怎么信任他,总不可能放任自己姐姐和他有私情吧这种事闹到君前,还怕治不了他的罪

    杨承祖冷笑一声“我的胆子不大,二位候爷胆子才大,上一次在我府里这么拍桌子的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本官好歹是一品大都督,这里也是都督府,谁给你们的胆子,上我家里调系我的管家真当本官,治不了你们么”

    他发作的原因,是为了一个女管家张家兄弟四目相对,都有点云里雾里,红牡丹由于在京师里有一定名气,对她的根基也是调查过的。知道她是清楼出身,当初在滑县,似乎还被一些歹徒欺辱过,这样的女人,也值得他维护,甚至跟自己两个国舅摔脸子

    张鹤龄哼了一声“你最好知道,你在说什么,做什么。有些事我们不说,是不想不事情闹僵,不是对你无可奈何。你不要以为天衣无缝,我们只要把永寿公主府的下人抓起来,还怕问不出你们的丑事到时候,天子岂能容你”

    “张侯爷,你信不信我把你家的下人都抓起来,能问出你勾结蒙古,企图谋朝篡位的野心来保证龙袍玉玺,一个不缺。到时候就算是太后护着你,怕也是难逃个满门抄斩吧”杨承祖毫不怯阵的站起来,两眼直视着张鹤龄

    “你们所求的什么,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永淳对张公子有好感,我自然乐见其成。不过,我不接受威胁,也不接受交易,更不会用公主的终身幸福去交易什么。所以,这个文会我尽量出席,但是我不会如你们所愿,为你们帮忙。”

    他又用手指了指张文丰“你这个人看上去文文静静,像是个很不错的读书人,希望你表里如一。如果让我查到,你有什么欺瞒公主的地方,就算你是孝廉,我一样有把握,把你搞的生不如死”

    张延龄勃然变色,想要发作些什么,但是终归是想到太后的嘱咐,只跺了跺脚“狂徒,简直是狂徒你给本侯等着,到时候,有你的好看。”也没有告辞或是送客之类的过场,拉着张文丰出了房门,背后只有杨承祖一阵大笑,和一声冷漠的“不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