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为君粉身亦无悔 下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为君粉身亦无悔 下

    她在孙家,对于杨承祖及他的杨记所面临的攻击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具体的危机程度,却搞不清楚。忍不住问道:“杨世兄,这次的事,难道真的很麻烦”

    “是啊,今天朝会上”杨承祖话说的很有技巧,他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虚构或夸张,即便是将来求证也不会露馅。但是靠诱导,又能让对方觉得,自己确实是被逼到了绝境,这一关是过不去的。从小生长于官宦之家,对于这类事本就异常敏感的雪娘,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这个心上人被抄家的情景。

    杨承祖见她这副神色,心里一松,总算是靠演技加上话术,摆脱了这个女人,这种大家闺秀都懂得趋吉避凶,跟红顶白,应该不会再想着和自己在一起了吧可是就在他以为孙雪娘会像躲瘟疫一样,躲开自己时,不料孙雪娘的神色在经过开始的惊恐和无助之后,又渐渐变的坚毅起来,忽然一把捉住杨承祖的手

    “世兄,上次在恶虎庄,是你救了我,救了我的一生,现在,轮到报答你的恩情了。放心,我一定会保你平安。”

    “孙小姐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做什么。我是个男人,天大的事情,自己也可以扛的起来,再说我当初救你,是出于令兄的委托,也是因为孙老司空,你不必我还是希望你,能找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良配。”

    孙雪娘露出一丝凄苦笑容“良配杨世兄,你不必用这种话哄我了,在我面前的路,其实说开了只有三条。要么进宫为妃,要么嫁你为妻,再不然,就只能孤独终老,做一辈子老姑娘。其实如果你拒绝我,我是想过走第三条路的,即便是不嫁人,我也可以活的很好。但是听了你的处境之后,我改变主意了。不管怎么说,陛下总比恶虎庄的那个男人要好一些,不是么”

    杨承祖没想到,在孙雪娘眼中,嘉靖天子居然是这么一个形象,其实以他看来,嘉靖即便除去皇帝身份,自身条件也不算差劲。至少来讲,配孙雪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她何以这么看

    以他的立场,自然是想要促成自己的好兄弟与他心中女神的姻缘,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好兄弟心里的女神,自己实际是很看不上的。不过看到雪娘这副神色,他又有一丝犹豫。毕竟之前,已经有一个被踢死的皇后,如果这个也闹到那种地步,即使不考虑孙交的问题,于这个熟人而言,显然也不公平。

    “孙小姐,据我所知,万岁乃是一代圣君,不会做出强人所难的事。对你也是发自真心,你们当初在安陆是见过面的,他不止一次跟我说起过,对你的心意,如果你不想进宫,万岁也绝对不会强求。”

    原来如此么杨承祖的话,于孙雪娘而言,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其他东西,比如他当初与自己同行时,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拒绝。

    可是到安陆后,迟迟不肯提亲,等到进京后,竟娶了郭九姐。现在想来,肯定是当时的世子,对他施加了压力,等到世子变成了皇帝,他就更不敢跟自己有什么瓜葛。

    这种猜想并非完全没有根据,至少在雪娘认定自己的美貌不会被男人厌恶这个大前提下,这种推测完全可以自圆其说。于是,心内的一点恨意,已经转化为了一种更深的依恋,无辜的皇帝,则成了她心里记恨的目标。

    看他说话的态度,如果自己表示出不想进宫,或许他会为自己争取,甚至和皇帝抗衡吧。既然他如今已经到了这么窘迫的地步,自己又为什么还要为他添麻烦她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恶虎庄的那个夜晚,单身一人一刀,将自己从地狱,拉回了天堂。不能再让恩人为自己,再冒那种风险了,这对他不公平。既然当初你救了我,现在,轮到我来救你了。

    “多谢你的好心,不过即便万岁不强求,天下又有谁敢娶我呢”孙雪娘无奈的笑笑,又戴上了面纱“我今天的行为有些孟浪,世兄别见怪就好,不管将来如何,我永远不会忘记恶虎庄的那个晚上,也希望你记得,还欠我一个来世。”

    她就这么离开,杨承祖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算不算帮了皇帝老弟一个大忙。但是不管怎么说,看她的态度上,似乎已经不排斥入宫,对于嘉靖来说,恐怕是比消灭了倭寇或是佛郎机来朝更好的消息。

    不过孙交的位置太高,除非是他退下去,否则他的女儿进宫,对于朝内的局势必然引发极大的影响,说不定引发的物议,比起自己这次还要大。所以从理智的角度出发,很可能这事会先达成一个默契,然后再徐徐图之,相信以皇帝的沉稳,也不会做出直接立后的决定。估计还是会有个倒霉蛋会先成为皇后,然后成为过渡的牺牲品。

    等到回到家里,不想又来了一波意料之外的客人,国舅张延龄、张鹤龄。两下里的关系始终不怎么样,听说在这两年时间里,因为生意上的事,两边的手下还发生过几次群殴。

    从表面上,都是一帮京师泼皮所为,但背后站的是谁,心里都有数的很。今天杨承祖刚被勒令会操之后闭门待查,这边两位国舅就上门,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会是什么好意。

    与他们同来的,还有一位二十出头的书生,生的面皮白净,相貌周正,站在那里也很有些风度,一看就是那种学识出色的文士。红牡丹作为管家,正在招待一行人用茶点,张氏兄弟则有一搭无一搭的与她说着话。

    红牡丹快到三十岁了,在大明算是老女人那一行列,如果是在清楼,现在她都当了老保。张氏兄弟对她未必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却还是开着一些不怎么好听的玩笑,红牡丹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过还是能看出来,她不高兴。

    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那位书生,眼观鼻鼻观口,仿佛老僧入定,对于红牡丹连看都没看一眼,也没说一句话。见杨承祖进来,红牡丹这才退出去,只是在两人擦身而过时,杨承祖小声道:“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我帮你出气。”手机用户请访问.piaoti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