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徐阶

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徐阶

    cpa3004;“向道器之别。看书阁kanshhu最新~更新曰盈天地皆形色也。就其不可睹不可闻超然声臭处指为道;就其可睹可闻体物不遣指为器。非二物也。今人却以无形为道,有形为器,便是袭了宗旨。喜怒哀乐即形色也。就其末发浑然不可睹闻指为中,就其发而中节,灿然可睹闻指为和。”

    乾清宫内,一名年轻的学子,正在嘉靖天子面前侃侃而谈,与他谈论着天子最感兴趣的话题:“道。”

    “所谓的道,其实就是人心,为吾一身之主,为天地万物之主,轨有外于心。天家,世间最重要的就是心,只要能够掌握住心,就是掌握住了道。您修的道,就是修心,能够洞察天下之心,就可掌握真正的大道。”

    嘉靖天子津津有味的听着这名年轻人的讲述,不时的点头,“很好,爱卿,你很那些读书人不一样。他们喜欢谈儒,并不喜欢谈道。朕修的道,在他们眼里,是不务正业,是荒唐。说不定在背后,他们还会笑我,你和他们不一样,不但有学问,还懂得道,这一点很难得。你所学的心学,与朕所修的道,亦有相通之处,很有些道理,这心为万物之主的说法,朕也是第一次听说,将来要和陶神仙好好探讨一下,看看有无互补之处。”

    这名年轻的学子徐阶,乃是嘉靖二年的探花,在翰林院做了两年编修,今年也才刚二十二岁。大明朝有十八岁入翰林院的李东阳,二十岁中探花的徐阶虽然可以算惊才绝艳,但是还不够引起嘉靖的关注。可是他在翰林院内的表现,却比李东阳抢眼的多,也正靠着那些表现,最终获得了在天子面前露脸的机会。

    其师从心学大师聂豹,是江右学派弟子,在儒家为主流的翰林院内,也敢公开表示自己的学派和见解,并且把心学的说法与道联系起来,终于获得了天子的赏识。虽然他不像严嵩或是顾鼎臣,已经获得了实质的提拔,但是能够不定期的在乾清宫接受嘉靖的召见,与天子热情的谈道,比其官位的升迁,其实更为重要。

    “陛下,心学之道强调格物,也就是研究事物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另一种样子。在格物之道中,万事万物,都有着自己的规律,而天下最最强的力量,就是规律。人力在规律面前,注定是要失败的一方。顺天应人,并不是说要我们听天由命,什么都不做,而是要什么找到规律,并且按照规律去做,才能事半功倍。如果有人试图破坏规律,破坏规则,就会被规律本身所粉碎。鲧治水不成,禹治水成功,就在于后者认清了规律。而治国之道,最重要的规律,就是对事不对人,以法度厘定人心,以国法赏功罚过,不因人而异,不因人而废。于人之规律,则首要讲良知,如果一个人不肯讲良知,则注定当不了一个好人,就更做不了一个忠臣,不能为天子办差。”

    “爱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臣只是从今天朝会上的事,想到了心学所讲的规律,今天那些言官,他们努力维持的,其实就是规律,也就是道。他们中有人很迂腐,有人不知变通,也有人不通庶务,但他们都懂得一个道理,维护规矩正因为规矩是不能也不该变通的,天下才能太平,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一旦我们可以因人而废法,就等于是破坏规律,那么最后就会损害朝廷。君臣父子,这是伦常大道,如果伦常大道不行,则天下就难安定。百姓也就会失去对天子的敬畏之心,朝廷,就没办法运转了。”

    嘉靖天子面色如常,还是像过去一样用心倾听,只有一旁侍奉的张佐发现,这位陛下的情绪,似乎已经发生了一丝波动,心里开始暗自窃喜。那尊黄金天妃像,现在就在张佐的家里供着,他当然不喜欢有人说杨承祖坏话,所以嘉靖的这种变化,他心里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爱卿,你是在弹劾杨承祖”

    “臣不敢”徐阶中进士时,杨承祖已经离开京师,两人实际上没有过交流,他对杨承祖与皇帝的交情是知道的,不过也不知道具体得宠到什么地步。这次出来,固然有着受人之托的因素,同时也是想着,要维护自己心中的正道。

    那名委托者,是一名心学大家,亦是徐阶心中极为推崇的人,想要诛灭杨承祖的理由,也并非是利益,而是出于公义。那名委托者已经总结了杨记,总结了海贸,最后推敲出杨承祖的意图。如果他的意图为真,那么不单是徐阶,任何一名有操守的读书人,都该将之除而后快。

    这个时候的徐阶还没有受过挫折,相反正是春风得意,也就少了那种隐忍与谋定后动的特质。相反行动的比较积极,事到了这一步,他已经退不回去,既然站了出来,就要把立场表达清楚。

    “陛下,臣并非言官,也不敢随意参劾大臣,是以不敢说人,只敢言事。杨都督当然是有功劳的,但是人有了功劳,并不代表能为所欲为,如果一个人立了功劳就可以抵消他的罪责,那这个天下就没了规矩二字,也就是与道不相符合的。所有人都会觉得自己有功劳,又都不会拿自己的罪责当罪责,最终混淆掉的,就是是非。”

    “杨都督能够促成佛郎机来朝,又剿了倭寇,是有功劳的,但是不能倒果为因,以功掩罪。他行事上重视的是术,而不是道。割壕境是术,许新军战场的缴获,可以不归还失主,而是由士兵分配也是术。他的这些术之所以成功,全是建立在破坏道的根基之上,如同饮鸩止渴,如果大家都沉迷于术,而荒废了道,就是害了整个天下。选官受重于德,就因为官员是万民表率,他的材,百姓看不到,他的德,所有人都能看到。如果让百姓认定,天子用的都是无德小人,就会失去对朝廷的敬畏之心,大家都不信任自己的父母官,遇到事不想靠规则,而想找关系,这个天下就会大乱。”

    嘉靖点点头“爱卿,你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杨某毕竟忠心耿耿,我们不可令忠臣心寒,否则还有何人还会忠于朕”

    “陛下,微臣不敢擅议大臣,单云杨都督之忠义,臣亦有所闻。大都督于东南练兵,以恩义相结,以重金为赏,使将士归心,三军效死。杨都督令出如山,浙江新军赴汤蹈火皆愿为都督而死,此等忠良,确当大用。只望天家念及五代故事,慎用此将,则天下兴甚,百姓幸甚,天下幸甚。”

    嘉靖面色如常,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笑意,与方才的情绪大不相同“爱卿,你说的,道术之论,很有些意思,朕记下了。将来,我希望你能多来,和朕谈一谈道术之分。”

    张佐原本以为徐阶弹劾杨承祖,嘉靖就会发火,没想到当徐阶提出道术之论后,似乎皇帝的立场发生了变化,真的开始支持徐阶的意见。心里不免有些嘀咕:难道风向有变,杨都督要失势了这个天子,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那徐阶不是给都督下烂药么,怎么后来又夸起大都督的本事来,这帮文人真是摸不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