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撑腰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撑腰

    杨承祖现在不能像安陆时那样,再为这位太后揉肩捶腿,不过还是能像个儿子似的,跪在太后身前,一问一答。今天这顿御宴,很可能是太后的招待,但同时肯定也是嘉靖向自己释放信号,告诉自己不用慌乱,圣眷还是在自己身上。

    两年没见,蒋氏的身体似乎有些差,气场比起当初却充足了许多,像是太后这个称呼,她已经可以毫无压力的接下。说起要为杨承祖做主时,也不是一句单纯的客气话,仿佛是又回到了安陆王府时那位王妃的派头,如果真的需要,完全可以把这个义子般的晚辈护在身后,保他平安。

    不管是否真的需要,这份情义还是很让杨承祖感动的,除了柳氏之外,蒋氏于他也可以算做半个母亲。当然,当事人自己不太清楚这一点,但是这份爱护之心,也让他心头一暖。以膝代足,向前跪行两步,脸上满是笑意

    “太后放心,臣是很厉害的,在东南杀倭杀的人头滚滚,后来又去屯门打佛郎机人,杀的那帮人啊您想我这么厉害,朝廷里的大臣,又怎么敢来惹我再说大家都知道,我对万岁只最忠心的,谁敢陷害忠臣,不怕被太后处置了么。所以他们真的没敢害我,最多是有点小误会,沟通上不大顺畅,等将来慢慢沟通,大家彼此明白对方是什么人,事情就好做了。”

    “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往前来一点,离哀家那么远干什么。”杨承祖不敢离的太近,太后却是没有压力,叫到身前,伸出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如同慈母之于顽皮的儿子。

    “对你,哀家是很了解的,那些大臣说的,也不全是错的,比如说那佛郎机人的事情。听说礼部那里确实来了一队佛郎机使节,说是要换约,租赁壕境。租就租吧,偷着弄就完了,何必非要搞的这么正式,你看,给自己惹祸了吧。哀家听说那些夷人长的也像个人一样,并不是三头六臂,血口獠牙,但总归是夷人。租了朝廷的地出去,于大臣们而言,就好象是把脸租了出去,怎么能忍的下。不用说,肯定是他们给你使足了银子,你帮佛人说话,真是的,难道你许了他们,万岁装个不知道不行,非要闹到京里来,让万岁怎么办你啊,糊涂。”

    “太后说的是,臣这个家大业大,家里有那么多妻妾,这个要穿戴,那个要衣服,将来还要有儿女要养,总要多积攒点积蓄。不过臣可以发誓,绝对没做过对不起陛下,对不起太后的事情。”

    蒋氏点点头,“哀家信的过你,不管谁想动你,也得先问过哀家的意思才行,只要我没有咽气,就没人可以欺负你。来,起来说话,跟哀家讲讲,你在东南是如何杀倭,又是如何打佛郎机人的。已经有快两年没听你给我讲故事,没听你在哀家面前唱戏耍宝了,心里总是怪想的。去年,万岁倒是让戏班子进宫唱了一次,可是少了你,总觉得欠了点什么。说的好,重重有赏,宫里这些宫人你看中哪个,就赏你一个领回家去。”

    宫女搬来一张大椅,杨承祖并没有臣子的拘束,反倒是像在外游历归来的儿子,在母亲面前吹牛,讲述自己冒险经历一般。手舞足蹈的,开始说起了东南杀倭到屯门海战的经历。他也知道,这些经历,肯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嘉靖天子耳朵里,成为陛下对东南情形的了解。

    而在慈庆宫的另一边,佛堂内,张氏兄弟同样手舞足蹈的,向张太后描述着朝堂上发生的一切。

    “姐姐,你是没看见,当时的情形是有多激烈,据说言官站出来三十几个人,联名上告,而且是有凭有据的。这种声势压下来,哪怕万岁是为了维护一个平衡,或者照顾一下大臣的体面,也要把这个人办了。当初我姐夫在位时,遇到这种事,也肯定是要处置人的,证据确凿啊。那小贼天大的胆子,连国土也敢卖,割了半个壕境给佛郎机人,让他们在那里开设市场,又在广州设立十三行,让洋人有资格当牙行。前年天家才说,见佛郎机人就打,现在就要和佛郎机人做生意,这不是和万岁故意唱反调么,我琢磨着,这次他肯定好不了。万岁已经说了,要查帐,查帐啊,这是要人命的事,他这次活不成了”

    张鹤龄考虑的是另一件事“姐姐,您说我们为什么不把那事也捅出去就算不适合在朝堂上说,现在过去那边说总是可以的吧。他就在蒋氏那里吃饭,我们带人去把他抓起来,再去永寿公主府捉永寿,来个当面对峙。那些奴婢下人,只要用刑,肯定会说出事实,司通公主,这种大罪闹开,还怕要不了他的脑袋么”

    张氏看着自己两个兄弟,表情说不出是喜是怒,语气也很平和“你们觉得,哀家现在,该去捉人”

    “正是如此。姐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眼前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以什么罪名,司通公主你觉得这样的罪名,适合宣诸于口么现在京里还有佛郎机使者,你们觉得,让这些人知道,大明的一品都督和永寿公主有私情,是对皇家很有面子的事情”

    她的语气严厉,两个兄弟便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听她继续发着脾气“我知道,你们并不喜欢如今这位天子。可是不管喜欢或不喜欢,他都已经继了大位,并且坐稳了龙椅。大明的天子,也就是整个天下,我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私下怎么做,在大事上,我们必须维护天子,维护这个江山社稷为人臣者,这是起码的本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不用其他人动手,哀家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们。”

    两人不敢多言,但是又不明白,既然是这种态度,又何必搜集那些证据。张太后显然明白他们的想法,长叹一声

    “哀家搜集那些东西,并不是要对付任何人,只是希望能拿捏住一些把柄。然后可以和蒋氏好好谈一次,让她答应文丰与永淳的婚事。我所做的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这事考虑,你们不要坏了我的大局。”

    对于和皇帝联姻,张家兄弟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当初张嗣宗因为这事而丢掉性命,两人于永淳甚至于嘉靖都是有极多不满。这次的联姻,他们推出的人选堪称完美,迟迟达不成协定,在这两人看来,只能算永淳不识抬举,心里颇有怨言。

    不明白太后为什么把这桩联姻看的那么重要,又或者为什么不发挥太后的影响,直接下旨促成这事,非要搞的这么复杂

    张氏又叹了口气“你们啊,还是搞不明白局势,还以为哀家像你姐夫在位时一样,执掌六宫当初老主为君,整个大内人人听我调遣,至照儿登基后,哀家说话也是算数的。可是如今,整个内宫里,哀家的令,甚至出不了这方圆之地,就连蒋氏那边都影响不了,你们还希望我能决定永淳大婚内宫中如今肯奉我号令者,差不多全在我这房间周围,也不过是老主留下的旧人老奴,还肯认我这个未亡人罢了。真若是让他们去拿人,你们当拿的住么醒醒吧,天已经变了,哀家这把年纪,还有几年可活,你们好好活下去,不要再像过去一样任性妄为,免得将来,咱们张家真的要绝后啊。”

    她语气强烈,情绪也有些波动,由于说话快,忍不住阵阵剧烈咳嗽,两位国舅直到这时,也有些觉悟,似乎张家这棵大树,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牢固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