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查帐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查帐

    发现一家非常好吃的手工曲奇店铺,可搜索淘宝:”妙蕾手工曲奇”或者“妙蕾“。有一款10多种口味的什锦曲奇,超级美味很适合边看书边吃哦

    次日,午时,慈庆宫。,

    稍早时节于奉天门举行的大朝会,杨承祖果然遭到了意料之中的猛烈攻击。他先是金殿缴旨,接着就有都察院的人,开始对他进行攻击。发动进攻的,都是一些官阶不高的御史,以及户、兵两科的给事中,算是大佬们常用的探路尖兵,发动试探性进攻。

    科道言官可以风闻言事,弹劾人不一定非要有多过硬的证据,总之大概有些风声,他们就可以发动进攻。由于这次他们手里有比较详实而且完善的证据,攻击上也比较猛烈,从一开始的宁波争贡责任倒查,显然就是有的放矢。

    包括杨承祖把祭海神的金像自己藏了起来,弄了一尊铜的放在那里偷龙转凤,再到对大内家的有意针对,这些东西都言之有物,只是由于宁波的事发生的比较早,而且又遭到了洗劫,证据上并不算充分。不过稍后的屯门海战上,他们手上就可以拿出东西,从开始打压狼兵,到后面与岑莲的纠葛,差不多说的都是真相。

    户部那边,还有人拿出了详细的军饷开支,证明盐商助饷六十万,以及宁波那边发卖贼脏的收入,数字超过百万,军队的实际开支绝对没有这么多,这里面的收入差距超过一百万,这么大的数字,足够再打一场仗了,不管是谁,都需要做一个交代。

    杨廷和等人,并没有开口,还在那里静观其变,顾鼎臣既然把消息带到了,聪明人就该选择认罪退出,如果不识时务,杨廷和也不会介意出手追斩。与以往的情形不同,他们这次手上是有真抢实弹的,天子即便是从维护脸面的角度出发,也要对杨承祖做出处置。否则的话,其他人有样学样,那么维系这个朝廷正常运转的根本:规则,也就无从谈起了。

    可是杨承祖始终没有表示过任何的退让,也没对那些证据进行否认,当然,对于金佛等事他是不会认的。其他的问题,他一概不答,既不去驳斥,在金殿上舌战群儒,也不去申辩,仿佛被人堵了嘴巴一样,就在那里听之任之。

    这几名言官发言之后,见天子既没有表示拿人,也没有表示愤怒,陆续就又有言官开始加入。他们未必是哪一路人马,手上也没有新货,不过跟风打落水狗总是好的。

    按照经验,这种宠臣受到攻击,天子一般第一时间就会站出来说话,如果不说话,很可能就是表达一个态度:我要看看他到底是忠还是奸的,你们继续。

    于是大家出现的就越发有恃无恐,随后,就有六部五寺等衙门的中层官员出来,拿出一些更为致命的东西开始了真正的进攻。

    查帐,这算是这次倒杨派的杀手锏,部队的帐比较混乱,很少能经的起查。一群丘八,文墨上的本事很寻常,加上军需使用没有定数,即便是真正的清官,往往也说不清帐目。何况杨承祖大发了一笔横财,查起帐来,差不多就可以查出国朝第一蛀虫

    从杨廷和的角度看,这么多东西拍下来,即便是当初武宗时代的江彬,也要被皇帝骂一顿,或是打一顿板子。新君比起武宗更为注重规则,朝廷也需要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秩序,那么维护这位宠臣的力度也不会像前朝那么大。

    他没指望真的一轮把人斩了,不过这些证据堆上来,总是能让天子明白一个道理,你这个亲信实际是个小人,不值得重用。最好的结局,就是革职,或是保留个荣衔,然后回家冠带闲住。可是嘉靖最后下的处置却是:待视察新军后,着令有司详查,杨承祖于新军会操后,闭门待勘。户部拨专人,核销军饷开支,详查之后,再行处置。

    这种处置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固然这样的待勘,有可能是彻底倒台的前奏,一场勘察下来,发现了更多问题,最后从革职变成流放或砍头,但同样有可能高举轻落,最后告诉大家这人什么事都没有。

    杨承祖磕头谢恩后下殿,随后就被张佐叫住,说是万岁下了旨,于慈庆宫赐宴,随后就把他领到了这里。

    现在的慈庆宫是两宫同住的态势,蒋氏,张氏两个圣母都住于此,很像是另一个时空里,大清朝东西两宫太后双雌并举的态势。

    两位太后倒是没这么大权柄,彼此也没这么严重的冲突,但是想要她们亲如姐妹,彼此走动也是不可能。事实上围绕着两边的相处礼节,谁该对谁行礼,都有着无数的暗流,以及台面之下的小冲突。

    好在今天这个场合,张太后那边不会愚蠢到真的过来踩场子,杨承祖也就乐得没心没肺的大吃大喝。名为蟠龙菜的肉卷,自己一个人就吃了一半,似风卷残云似的,将御宴吃了三分之一有余。蒋氏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先是一阵大笑,后来又有点不是滋味

    “承祖,你吃东西的样子,还是那样。当初万岁少年时,也跟你差不多,不过现在他吃什么都只能吃几口,然后就要有人提醒他不能贪多,还说什么事不过三。却不如你吃起来那么随性了。”

    “太后,那是下面的奴婢不好好做事,回头呢就把这爱多嘴的打死几个,其他人也就老实了。万岁是万民之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几时还轮到别人来管了臣这个人啊,就是没学过什么规矩,一吃起来就肆无忌惮,您别见怪。”

    “不怪,不怪,哀家看你这么吃,心里是高兴得很的。听说别的大臣,就算被赏御宴,一道菜也只敢吃一口,剩下就不敢碰,最后白白浪费了,还是你这样吃,才对的起御膳房的手艺。”

    虽然地位提高了,可是她的气色比起当初在安陆时还差了一些,似乎北地的水土不服,也在影响着这位太后的健康。她见杨承祖吃完,招招手,将他叫到了自己身前,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母性的慈爱

    “承祖,万岁现在是一国之君了,行事上得有个君王的样子,国事也重,哀家不能让他陪着我,而荒废了天下。永寿虽然偶尔也进宫陪我说话,可终究时候还是少,哀家身边就只有永淳和你,能说几句贴心话了。在安陆时哀家就说过,心里是拿你当成儿子看待的,如今一样是,你要是不烦我这个老太婆,就多来这里转转,陪我这个老太婆说说话,我就知足了。你这一走两年,哀家的心里,也是颇为挂念,今天听说是缴旨,怎么样,没人为难你吧如果有就说出来,哀家会为你做主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