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打压 三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打压 三

    严嵩虽然是文官,但实际上,可以看做是杨承祖半个门下,他说话越发的谨慎“其实现在这些人闹的很是有些不成话,杨新都的意思,也是息事宁人。..大都督的为人,我们心里都有数,卖国之类的话,是不必理会的。可是如果由着他们继续泼脏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大都督不可不查。”

    “所以杨新都的意思是,要我离开这个位子,把好不容易恢复运行的锦衣卫交出去,交给一个他们认为合适的人接管那么几年之后,回到我手上的锦衣卫,又是一个什么样子”

    杨承祖并没有隐藏自己内心的打算,直接就把实话说了出来,那杀气倒是渐渐淡了,似乎听了内阁的这个安排后,他的怒气确实在降低。杨廷和的这个安排,倒算是尽可能的为自己考虑了,甚至在掌握了一些自己与佛郎机人的交易细节后,还愿意让自己继续在朝为官,对于一向处事公平的杨廷和来说,这确实可以算是最大的善意。

    拿捏住对手的把柄,然后进行敲打,在筹码摆在台面上以前,就让目标认输。这是杨廷和这个级别的人物,惯用的手段,真正要是把杨承祖的证据摊到台面上时,彼此都没了退路。

    从身份和力量上看,显然首辅没必要在意一个锦衣指挥使或是一品武职都督,不愿意走到那一步的原因,还是怜才。

    那些人神通广大,手上的证据很是过硬,包括杨承祖在前线到底贪了多少钱,收了葡萄牙人多少好处,以及与埃米叶娜的事,都有所掌握。还有人拿到了一些证据,证明他的杨记葡萄牙人海洋贸易中,充当中介之类的身份与葡萄牙人有广泛的商业往来。十三行的设立,也有着为洋人谋利的嫌疑,总之这种事,想找黑点总是可以找到,何况杨承祖一身破绽,极易攻击。

    依照律法,或者说规则,这些事闹到台面上,至少可以罢官,严重一点,或许就要死人。现在只让他交出锦衣卫,但是还可以继续做都督,只是换到个闲散衙门里,于杨廷和来看,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如果今天来的是杨慎,恐怕说的话,就要难听的多了。

    他们当初在东南并肩杀倭寇时,表示的态度是要大明海波平静,现在杨承祖的作为,简直就是背弃了理想,只要好处,说不定杨慎看来这就是见利忘义的鼠辈,是否有资格跟他说话还在两说。顾鼎臣能拿出这个态度来,已经算是难能可贵。

    杨承祖面色如常,将顾鼎臣带来的几份证据看了看,随手一放“杨新都倒是看的起我,居然还愿意手下留情,我还以为他拿到这些,只想着把我的头砍下来呢。”

    “杨都督大概是有误会,新都相公一直说,您是国朝年轻人里的楷模,是个真正做大事的人才。升庵公子从南方回来后,对您的一些行事不太认同,但是总体上还是承认,不管是练兵还是带兵,杨都督都是不世出的才俊,值得推崇。新都相公爱才,不忍见您这样的人,就真的因为这些被毁掉,所以才答应给一个机会。他让我带了句话来,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人不能一错再错,该收手时须收手,该回头时要回头。”

    杨承祖原本冷峻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放下茶杯,轻轻击了几下掌“新都相公高义,在下倒是要感激了。不过我不知道,顾老您是怎么想的。今天过来,您带的是杨阁的意思,这个意思我已经知道了,下面我想听听,您是什么意思。”

    顾鼎臣含笑点头,并没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看了看严嵩“我与惟中是同榜,彼此也算的上投契,他对我说过很多大都督的事。虽然你我文武两道,但是老朽还是要说一句,大都督,是功忠体国的大忠臣,今天过来,带杨阁的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想拜见一下大都督,在您面前讨碗茶喝。”

    “未斋公,我这的茶确实不错,杭州的新茶,京里很难买到。如果您有兴趣,我是很欢迎您过来喝茶的。”

    “这样就好了,我本来还担心,自己一个伴食阁老,变成了白食阁老,要讨人嫌弃了。既然杨都督这么说,那老朽可就要厚着脸皮,多过来坐一坐,多喝几碗您的新茶。”

    “欢迎以极,茶是一门手艺,要的是心境和学问。您老人家是状元公,在这方面是行家里手,小辈有什么不懂的,还望您多提点。”

    顾鼎臣一阵大笑,似乎方才那些事从头到尾都没发生过,与杨承祖谈起了茶经。直到临告辞时,才有意无意的说道:

    “新军既已到京,大家的意见是,观一观新军的操练。虽然在东南有实打实的战绩,不过北方的人总是没有看过,再说怕他们像我这个南方人一样,到了北方水土不服,手软脚软,那样的话,就不如让他们留在南方,继续打倭寇了。”

    “顾阁放心,这支人马是天家要打造的新军,不管是江南还是塞北,全都一样站的直。等到操练时,自会拿出一份手段,让百官心服。”

    等到送走了两位阁臣,一直负责送茶的红牡丹满面愁容的进来收拾茶具,最终忍不住道:“老爷,他们说的你你怎么考虑的”

    “考虑牡丹姐,你觉得,我该怎么考虑。”

    红牡丹对于这事也想了半天“如果按我的想法,那就是退了。谁让他们把证据都捏的死,不退的话,也许会更惨。可是老爷你和我们不一样,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我只是希望你多想一想,然后就去做,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一定会支持你。”

    “假如我真输了,说不定是要抄家的,牡丹姐是不是现在该庆幸没嫁给我了。你现在还这么好看,就算不再我府里做了,出去之后还是”

    他开玩笑似的打了个哈哈,结果迎上的却是红牡丹那几乎能杀死人的眼神,吓的把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红牡丹一字一板道:

    “我早就预备了一份文书,上面写着我是你的妾,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就把那份文书先拿出来,然后吞金。就算死,也要进你家的祖坟你现在肩膀上担的,是我们整个内宅所有女人的前途和未来,不要想着什么这事和某个人无关。大家生死一体,荣辱与共,你到哪,我们都会跟到哪,再胡说的话,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女人的厉害。”

    言语虽利,热情似火,杨承祖一把将她抱起来朝肩上一扛,不理会女管家的踢打与抓挠,向着内宅如仙的房中走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