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打压 一

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打压 一

    事实证明,永寿公主的预见很有些道理,杨承祖到家时,家里已经来了几波访客。先来的是几位锦衣堂上官,以及武功勋贵府里的人,或是杨记的几个股东。

    这些人有一些不需要接待,只留下名刺和礼物就可以送客,还有一些,九姐也可以代为接待,说一下夫君有事不在,改日拜访之类,也足以招待。可是接下来拜访的客人,既不好推辞,接待上,也很有些麻烦。

    礼部尚书加衔,东阁大学士、入直文渊阁,当今六阁臣居末的顾鼎臣,这个访客既不能慢待,却也不易招待,着实是让人有些头疼。虽然他在内阁里只是个小字辈,目前连发言力都没有,只能当应声虫,可问题是,应声虫阁臣,也是阁臣,不是好得罪的,一样要谨慎对待。

    杨承祖回来时,红牡丹与过去一样,早早在胡同可等着,就像是盼着丈夫回家的老婆。见他回来,先是上前去帮他整理了一下官服,又颇有些嗔怪的说道:“我的老爷啊,您还知道回来,千岁那边也是,来日方长,非得急在这几天么。顾阁老在书房等了您半天了。这个人和咱不熟,夫人是武家之女,跟他没交情,也不好去接待,奴家又是个下人,现在只有一个严嵩陪着他说话,这成什么事了,我真怕他拂袖而去了。”

    “顾鼎臣啊”杨承祖笑了笑“没事,这人我想不至于真的拂袖而去,再说严嵩跟他是同榜进士,大家很有交情,就算聊一晚上,也一样有的谈。牡丹姐不用着急,下去备点茶水点心,我去跟顾老倌聊几句。”

    见他这副没正经的样子,红牡丹颇有些没辙“老爷啊,你真是的,人家可是阁老,你这个样子是不行的”她话没说完,杨承祖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大摇大摆走向书房,红牡丹除了羞怯的跺跺脚,也无可奈何。

    书房内,严嵩俨然半个主人一样,与顾鼎臣相谈甚欢,如果不知道,只当这里是严府而非杨宅。能做到内阁这个地步的,养气功夫都了得的很,即使当真枯坐一夜,也完全可以胜任,何况严嵩和顾是同榜进士,又都有极深的文化修养,自然是不愁没话题可聊。

    如今的严嵩已经在嘉靖提拔下,升为国子监祭酒,这个职位的意义,在明朝非同小可。翰林院是五品衙门,而国子监祭酒是四品职位,而且是比较清正的官职。所以这个职位,就是翰林清流的一个跳板,在祭酒位置过渡一下,就能直升侍郎或者寺卿,接下来就可以朝着尚书、阁臣的方向前进。

    顾鼎臣虽然是先达阁臣之位,但是对这位同年没有丝毫轻视,言语中还是把他看成个平起平坐的人物看待。等到杨承祖进来后,他的态度就更为恭敬,竟是主动上前施礼,不停的表示感谢。

    他是南直隶昆山人,杨承祖剿灭倭寇,算是保全了此老的桑梓,从这方面看,说是恩人不能叫错。但是他的感谢,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嘉靖天子提拔顾鼎臣入阁的消息,严嵩是一早通过书信传给杨承祖的,毕竟这么重要的人事变动,他有义务让杨恩公知道。这个人,在历史上很是有些地位,比如阁臣以清词得位,靠写清词来获得天子赏识,就是从他起的头等等。不过对于杨承祖来说,对这些都不怎么了解,他对顾鼎臣的主要认识,还是来自戏剧和曲艺。

    后世的沪剧、苏州评弹,都有专门顾鼎臣的故事,因为业务上的关系,对这个老人,他比之王守仁还要熟悉几分。顾鼎臣出身不好,父亲是个卖针线的商人,还是个妻管严,一直没有子嗣,老婆还不许他纳妾,也不许他收用丫鬟。

    后来有一次下雨,去店里给他送饭的丫鬟不能及时回家,留在店里避雨,就被五十开外的顾老爷子强推了,而且一发入魂,居然真的有了身孕。再后来,就生了顾鼎臣。

    不过顾妻对于这个老生子没有好看法,先是不认,后来又蓄意谋杀,包括把刚出生的孩子扔到磨道里,各种手段不一而足。甚至于有一段时间,顾鼎臣是在养父家中生活。

    等到他中了状元之后,顾妻还是不准他认生母,最后还是靠着亲朋规劝,才让他母子相认,认祖归宗。那时候顾鼎臣的生母,还在顾家灶间煮茶,干着粗使丫头活计。

    杨承祖得到他入阁消息后,在昆山也顺手做了些事,他在南直隶的权势极大,有一帮勋贵帮忙,南京六部里也有人,顾家还不够资格算望族,要想扛住他的压力其实很难。

    顾鼎臣的生母此时已经不在人世,他只是表了个态度,找人去说了几句话,顾家那面就把顾鼎臣生母与顾父合葬,坟茔形制等等与正妻一样。顺带顾家那位正室虽然死了,但她的亲族还在,杨承祖只是随便聊了几句,那一家人就被收拾的很惨,最后只好拉下脸,写信进京向顾鼎臣求援。

    这些事,顾鼎臣其实是不方便做的,不管一个人的官职或是权柄多大,都是对外,而不能对内。你不能把自己的威风用在自己家人头上,是以他中了状元后,顾家大妇才不怕他,乃至他成了阁老之后,也不能为他生母讨回公道,甚至那个大妇的家里,还能光明正大的找他要好处。

    杨承祖做的这些事,算是为他出了口气,也尽了人子之孝,顾鼎臣今天的拜访,也自然是来表达一下自己对杨承祖的感激。他一个六阁之末,不管怎么看,杨承祖也不会来刻意讨好他,这个人情他是要认的。

    顾鼎臣作为一个儒者,能和皇帝谈修真,然后引为知己,被提拔入阁,就知道他的为人,与那种硬骨头诤臣等自然大不相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为人处事有点像严嵩,比较阴柔,也不怎么有主见,颇有些泥塑阁老伴食宰相的潜力,或许嘉靖提拔他,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杨承祖心里,颇有些恶意的揣测,同时也觉得,如果这些特质不是装出来的话,未来应该对顾增加一些支持,确保将来的内阁里都是这样的人。

    寒暄几句之后,三人彼此落座,严嵩哈哈一笑“杨都督贵人事忙,我等按说是不该来打搅的,不过顾仁兄心急,甚至等不到缴旨,我也只好冒失的把人带来,杨都督应该不会见怪吧。”

    “是啊,顾某今天冒失打扰,其实也有苦衷。杨都督是英雄,在下是一心想要结交的,今天过来,我还能讨一碗茶,若是明天来,怕是夫人们就要用大棍子赶人了,所以只好来做一次恶客。”

    杨承祖脸上带着笑容,语气也很平淡“未斋相公,难道是内阁,准备要对在下或是对新军动手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