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万家生佛·千夫所指 上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万家生佛·千夫所指 上

    谢家虽然没退还永淳的庚贴,现在都已经满门抄斩,男的杀头,女的入教坊司了,这门姻亲也就没人真的在意,永淳固然可以守着望门寡不嫁,再找个夫君也不是不行。虽然现在大家在倡导理学,要求妇女守节,可是谢家是通倭被抄家的,再要公主为这样的人家守节,这种话怎么张的开口。

    当初对谢家实施的严惩,其实有点用力过猛,不过天子的本意就是杀一儆百,警告一下东南大族豪门。加上证据确凿,通倭这事性质也有点恶劣,朝中的官员不好出来说话,最终导致这个几百年名门最终破灭。杨承祖又从谢家抄出了不少比较可靠的证据,证明了谢家通倭,以及收买朝内官员,为他们走私打掩护,或是煽动朝廷禁海。

    因为这件事,后来有一些中低层的官员落马、贬谪、发配地方,在朝廷上很是闹出过一段风波。现在这件事过去了,公主的事,就又被张家提了起来。

    与上次不同,这次张家端出来的,不是张嗣宗那种歪瓜裂枣,而是一个名叫张文丰的正牌举人。对于大明驸马群体来说,即便是个秀才出身,在这个群体里都得算高级知识分子,举人由于有了选官资格,一般是没人会去当驸马的。

    与张嗣宗那种二世祖不同,张文丰是正经的寒门贵子,虽然是张氏宗族,但是自身是宗族里的远房弱枝。从小没受过张太后什么帮衬,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奋斗成了举人,然后才在家族里有了立足之地,属于奋斗成材的励志型人才。

    这样的人一般来说都志存高远,而且他年纪也不大,今年刚刚过了二十,未来前程不可限量,不知道张氏用了什么办法,才让他答应当这个驸马。

    这个人的相貌永寿也是看过的,确实称的上仪表出众,英俊潇洒,为了避免谢昭那种事重演,还特意派了人到老家查了根基,证明他绝对不是秃头,也没什么恶疾。即便是蒋氏和嘉靖,也对这个张文丰挑不出毛病。

    从另一方面看,这其实也是张家在向皇帝示好,随着万岁一天天长大,张太后一天天衰老,张氏想要维持这个富贵,就得有新的关系。如果张文丰可以尚主,那么张氏宗族的富贵可期,反过来说,太后现在还是有点势力的,这部分力量也会因为联姻的关系归顺到皇帝手下,于大局上也颇有帮助。

    永淳自己先是一个驸马被流言搞掉了,又一个驸马死的不明不白,随后连驸马的宗族都被屠了。自洪武之后,大明已经很多年没出过这么克夫的公主,其实名声已经很有些不好听,找一个张文丰这样的驸马,怎么看,也是良配中的良配。要说问题的,那就只有一个,永淳自己不愿意。

    她虽然说出的理由是什么守节啊,要讲究节烈啊,可是这种理由实在是骗不了人,永寿看着杨承祖,一双凤眼内,暗藏着几分玄机“张公子其实各方面都很不错,即便是我这么挑剔,也挑不出毛病来。你是知道的,出了谢昭那事以后,再选驸马的时候,大家都是拼了命的查,毕竟魏彬满门都杀了,谁敢大意啊。张文丰真的是没问题的,可是二木头死活就是不要,逼急了,她差点在宫里上吊。幸亏我在她身边安排了人手,要不然”

    杨承祖心内一惊,原本以为在京师中的人,是相对安全那一部分的,怎么好端端的,要出人命了想起两年前那个秋日的夜晚,少女的告白,和那如同小鸽子一样的胸膛,今天重逢时,她已经变成大姑娘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依稀可以发现,她的相貌和神采里,已经有几分像永寿。这样的姑娘,居然就那么一个人,躲在皇宫里,悄悄上吊

    “她到底为什么不想嫁啊你们问过没有。”

    永寿两眼紧盯着杨承祖,见他问的这么干脆,不像是说谎话,心内暗道: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也许,这事里他真的是无辜的,不过总归和他有关,只好着落在他的身上。

    永寿并非是没有主见或是缺乏谋略的女人,但是与杨承祖相见之后,她就习惯把问题丢给他,让他去拿主意。自己做一个小女人。这两年自己经略杨记,布局用谋,现在也该歇歇了,再说他一个罪魁祸首,难道不该出点力气么

    想着这些,永寿已经打算,如果杨承祖想不出主意,或是方案不够好,自己就把他儿子打一顿再说。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不想啊,二木头人越大,就越像个闷葫芦,即便是我,也问不出什么心里话。你要是想问,就自己去问个清楚了。反正现在,你先想个办法,张圣母那边催的紧,想的是要是没什么意外,就把婚约定下。二木头闹了上吊以后,她倒是不敢催了,可是没有理由,这事也不好硬挡,总归她也是圣母,面子要给的。”

    “这事倒是好办,我明天就让锦衣卫去查这个张文丰的底,把他的问题都找出来,往张氏眼前一扔,我就不信了,她还有脸说什么。”

    “问题是张文丰这个人,似乎真的是个好人,还是个才子呢,身上没什么可挖的吧。”

    “没有我不会编么总归需要他有问题,他就一定得有问题,敢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娘子放心,为夫一定办的妥帖,不会委屈二妹。不过她的心结,总是要想办法解开,要不然也不是个办法啊。驸马的事是小事,关键二妹的心事,才是大事。”

    永寿心内颇有些酸楚,你这坏蛋说的倒轻巧,二妹在自己怀里说梦话,喊出你的名字时,可知我心里是什么感受但不管怎么样,总归是自己姐妹,还能怎么办。只好点点头

    “你自己处理好就行,也不要太急,你明天先去金殿缴旨,然后等着小弟给你的封赏。你这次立了大功,肯定是要赏的,也有一些人怕是也要看你不顺眼。毕竟你现在做的事,不知道挡了多少人财路,好多人恨不得把你食肉寝皮呢,做好准备,有不少人要查你呢。”

    “查我啊,欢迎。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查出什么来。”杨承祖不介意的笑笑,又问道:“娘子,咱家的生意,现在经营的如何”

    永寿笑了笑,“咱的杨记现在在京师里是最大的买卖,百姓们衣食住行,都能和咱们扯上关系。钱肯定是赚的,要说评价么,八个字:万家生佛,千夫所指。”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