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重逢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重逢

    下一页

    如仙看看朱秀嫦“人就在对面茶楼,那你还在这坐着,怎么不派人过去,收拾了他们”

    朱秀嫦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能收拾,我早就动手了,张家那对宝货在那边坐着,你说我怎么动手。毕竟那老婆子还在宫里,我们总要投鼠忌器。其实他们也是被别人当枪使了,真正的主事人藏在幕后,就算拍死张家弟兄,也没意义。”

    一听到是寿宁侯搞的,如仙也觉得没办法,在近两年生意里,杨记与张家的碰撞不少,两下里闹过几次摩擦,甚至还打过一次群架。总算是有永寿以及几位勋贵护持,杨记没有吃亏,张家那面,也不是没事作死的人,没想到这回,居然又故态复萌了。

    一听到寿宁侯,永淳还是有点怕,不管谢家被灭门,她名义上,还是谢家的媳妇,也就是守望门寡的。被人发现在这里扮个男装等姐夫,总是有些不大好听,永寿摇摇头

    “别怕,那两兄弟也是色厉胆薄之辈,在背后搞点小动作还行,真要他们站出来打对台,没这个胆子的。你就在这坐着,他们才不敢过来捉人。其实张佐那奴才一露面,这事就算结束了,他们也是替那些东南的豪门出头而已。用的这手段,倒是有点恶心人,回头见了面,总是要提醒下承祖,不要真中了这些人的算计。”

    如仙坐下身子,从宫女手里接过天赐,两岁的天赐由于营养好,已经长的很高,如果折合成后世的尺寸,足有七十公分。他不敢像欺负宫女那样抓娘的头发,看着如仙咯咯笑着喊娘,还要亲如仙的脸。

    如仙在他身上拍了两记权做警告“以后再敢欺负人,就算有你干娘护着,娘照样打的爹都不认识你。不对,就算现在我不打你,他也认不出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一走就是两年,把咱们娘们都忘了,也不知道,在外面又恋上了哪个狐狸精。”

    绣姑这时把铜锤也抱过来,站在窗边,心事忡忡“若是杨郎有了新欢,我其实是没什么的,左右是苦惯了,不过我这可是杨家的长子,他可不该受委屈。”

    “好了,你们一个个的,至于急成这样么。身为大臣,为万岁办差,一走几年是常有的事,你们要是不出气啊,等他待会来了,大家都不理他,让他给你们赔不是。”

    “永寿说的对,一会人来了,大家都不和他说话,我连楼都不下。除非他上来请我,否则,本夫人就不动了。”如仙坐在椅子上,抱着天赐在他脸上亲了几口“宝贝儿子,你说娘说的对不对”

    “不理,就是不理”搞不清形势的天赐,只在那里附和着如仙,又看着那个被他揪了头发的宫女直笑,吓的那宫女直往别的宫女身后躲。

    这时,却听下面响起连珠礼炮声,永淳的动作竟然比永寿还快,仿佛安了弹簧似的从椅子上弹起来,大喊了一声“一定是姐夫下船了。”说完就往下跑,直跑到楼口,才意识到自己是所有人里最没立场冲锋的,只好又僵在那,一脸尴尬。

    好在她的慌张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楼上所有的女眷,几乎全都忘了刚才定立的同盟,争先恐后的下了楼,等到杨承祖与众锦衣拱手行礼之后,家中几个女眷已经抱着孩子围了上来。

    将近两年的时间不能算短,一些人明显发生了变化,比如过去一直喜欢抱着杨承祖喊姐夫哥哥的美娥,现在已经算是个大姑娘,不适合再那么亲热,只能道个万福。不过随即脸就被杨承祖捏成了大饼“小美娥,不管你长到多大,在姐夫眼里,依旧是那个小毛头,来来,让姐夫欺负一下。”把美娥羞的满面绯红,躲到了一边。

    家中几个孩子,已经全都会叫人了,在丫鬟婆子带领下,先来见了祖母,又来叫爹。见他们全都生的壮实可爱,杨承祖心里也着实兴奋,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也算是儿女满堂,有地有房,绝对算的上是成功人士。

    一手抱起大丑,另一手抱起铜锤,在儿女脸上连亲几口,好在他有刮脸的习惯,加上年纪也才刚二十出头,倒不至于把孩子扎的大哭。只有天赐在那里张着手大喊“抱我抱我,要不我让干娘揍你”回头去找永寿当救兵,却见干娘和小姨,都躲的远远的,始终没往这边看。

    “你个熊孩子,还敢揍爹了,回头看我怎么揍你”杨承祖凶恶的吓了几句,接着就被柳氏在后脑上打了一下,天赐扑到祖母的怀里,去感受家庭温暖。

    离京两年之后,杨承祖这次也算是载誉而归,码头上那场风波,并没能影响到他的心情。马车是早就备好的,人一上了车,永寿就在人的掩护下,一头钻到了车里,随即车帘放下,两个人紧紧抱在了一处。

    久别重逢,热情如火,瞬间将两人全都吞噬了。哪怕是有可能走漏风声的危险也顾不上,两人就紧紧抱在一处,热烈的激稳起来,直到两人都差点无法呼吸时,才不舍的分开。杨承祖摸着永寿的脸,“秀嫦,你瘦了是不是身体不好,水土不服,找没找郎中看过。”

    “傻瓜,我天天吃的好睡的好,如果不想办法把自己弄瘦一点,不是成了头大肥猪。到那个时候,你就不喜欢我了,所以啊,我特意请罗婆帮我瘦的,又是吃药又是扎针,可难过了。不过为了你,吃多少苦都值得。按说你们久别重逢,今天晚上,应该是如仙和苗氏的,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幸亏我自己有一座府邸,否则就是每天晚上的梦话,怕是就要把咱们的事都抖露个干净了。我不管了,这马车是直奔公主府的,我要跟你说话,我要和你行夫妻之礼,我要你抱着我,把你东南之行的事都说清楚。反正,本宫不满意之前,你就不许走。”

    另一边,同样一款马车上,如仙恨恨不平的指责着永寿的截和,郭九姐则是一脸过来人的模样“如仙妹妹,你没听过悔叫夫婿觅封侯么做了官了,自然就要付出代价,包括夫君,也是不得已的牺牲啊。不过没关系,本夫人陪你就是了。”

    如仙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一脸鄙夷,随后几个女人就笑成了一团,哪怕是苦中作乐,也至少让自己高兴起来。从行院出来的如仙在这方面,比起在马车里抱着铁珊瑚和铜锤落泪的苗氏,倒是强的多。

    而在远处,几个人远远的跟着马车,一路向永寿公主府缀了下去,直到杨承祖进了府,他们才转身向皇宫方向疾行。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