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码头风云 下

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码头风云 下

    下一页

    正直的书生们身后,出现了一群邪恶的士兵,盔甲鲜明,刀枪在手。在队伍的最前方,是一个身穿大红蟒袍手拿蝇甩的年轻宦官。中官里穿蟒的很多,不过能穿着大红跑出来的,在皇宫里,自然是有些势力的角色。

    有人认的出来,这是皇宫里新近得宠太监张佐,在司礼监担任秉笔,据说还有资格问鼎掌印,立刻就有几名锦衣堂上官上前施礼,又问起他的来意。

    “杨都督从东南,为万岁收了欠税五十万两,其中有三十万直入内帑,入内承运库。前面这些船上拉的,就是这批皇杠了,这些秀才公发的什么疯,大白天敢抢皇杠,难道不怕诛九族你们是万岁的臣子,应该知道怎么做,谁敢动那金子一下,就给咱家剁了”

    原来,这些金子不是杨承祖的,而是万岁的内帑在码头上看热闹的百姓听了这个消息后,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还有一些人,则是表露出鄙夷的神色。

    在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闲汉无赖,似乎有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随时向外扩散的准备,又或者想要推波助澜,把事态扩大。可是看到内廷出现之后,这些人也就不再说什么,悄悄的向头退去。

    张佐带来的,都是腾骧四卫的禁军,他们是宫廷直属武装,又有保护皇杠这个大义名分,如果真的事态激化下去,即使砍人,也可能砍的理直气壮。那些书生们的正义之火,被单刀无情的扑灭,只能眼看着他们分开人群,来到那些箱笼之前,把物品保护个严实。

    这时,又有成串的大车推过来,每部车上都插了一面写有杨记二字的小旗,而在大车之前,一个身穿大红大袖衫的美貌妇人立在前面,指挥这车队和工人上前,装运箱笼。

    张佐身为内宦,即便是顺天府尹他也敢甩脸子,可是在这个妇人面前,却异常恭顺的上前打躬施礼“仙夫人,您这是过来,接杨大都督的苗夫人,可曾来了人在哪了,奴婢总要过去磕个头,免得失了礼数。”

    在这码头四周的茶楼、茶棚、酒肆里,也很坐了一些生意人,他们长袖善舞,手眼通天,不少人都有着广泛的门路,对于这个妇人也不陌生。近两年来,京师里最出名的一个女商人,仙夫人。她手段高明,做生意厉害,而且心狠手辣向不留情,在京师生意场上是有名的蛇蝎美人,艳名远播。

    她有身家有手段模样又好,很有一些人,想要攀折这朵玫瑰,乃至知道她鲜花有刺,可能扎人之后,固然有一些人被吓住,却也有一些人更有兴趣,想着把这样的女人征服在身下,更有成就感。随后,就真的撞了铁板。

    直到几个商人因为追求如仙追求的太猛,就牵扯到某些官司里,然后莫名其妙的被锦衣卫带走再也没出现,还有一个想要用些小手段的,直接消失。人们这时才知道,这位仙夫人并不是等闲的小妾。再后来,就有有能者探听出来,她的关系可以通到永寿公主府,这下,就再也没人打她主意了。

    美人固然是好,但也要有命享受才好,采带刺的花,算是男人的恶趣味,可是为了这赔上自己的命,那就蠢到了家。等到没了这方面的想法,如仙的手段,渐渐也就在京师里流传开来,除了她的姿色外,她做生意确实是有本事的,在她经营下,杨记京师的生意红红火火,涉足的领域有十几个,而且哪个都做的很好,每一家开的铺子,都能算是旺铺。

    在京师里,她已经有了财神夫人这样的称号。可是今天的财神夫人,却没了往日的沉着干练,反倒是两颊绯红,神不守舍,怎么看,也更像是一个期待与情郎久别重逢的少女,而不是一个成功的女商人。

    “张公公,你说什么哦,你是问苗氏啊,她在那边茶楼上呢。你知道的,她面子嫩,这里男人多,她就不好意思下来,不过你别去磕头了,她那里,有朋友。”

    见她探头探脑的样子,张佐心里有些好笑,不过自己家好几个亲戚现在都指望杨记吃饭,他不会真的去打趣这位财神夫人,只笑着安慰“仙夫人,您就放心吧,杨都督啊,他的船在后面呢。得等我们运走了东西,他才好露面,否则这码头也太乱了不是,您还是回茶楼上等一等,过一阵再来也不晚。”

    如仙张望了几眼,见后来的两船,卸的依旧是箱笼,只好闷闷的走回附近的一座茶楼。整个茶楼都是杨记产业,今天不对外营业,全为接待东家准备。

    二楼上,苗绣姑正在手忙脚乱的对付着几个男娃女娃,这些两三岁的孩子正是狗也嫌的时候,虽然有仆妇看管,但仍然闹腾个不停。名为虎头的小娃娃已经可以蹒跚着走路,正抓着美娥的手,摇来摇去“姐姐姐我要爹。”

    “是美蛾姨”已经接近十四岁的美娥,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大姑娘,在有的地方已经可以嫁人了。她一脸正经的,给虎头纠正称呼错误,名为大丑的大姐,则安抚着自己几个妹妹,却被名为三丑的妹妹抓了头发,自己都要哭起来。

    绣姑顾了这个又顾那个,忙的手忙脚乱,穿做男儿打扮,宛然浊世佳公子的朱秀嫦含笑看着这一幕,转头对身边的二妹秀嫣道:“二妹你看,还是我的天赐最乖。”

    朱秀嫣看着正在用手抓着宫女头发,兴奋的大喊大叫,却把年轻的宫女疼的面带悲容的天赐,丝毫不觉得这个越来越像个熊孩子的天赐,有哪一点跟乖有关系。不过这孩子是姐姐心头肉,她也不能说什么,只好焦急的向外望着“姐夫,姐夫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朱秀嫦张开折扇,故做潇洒的摇了摇“急什么,做大事的人,一定要沉的住气。总得先拉走那些行李,他人才能露面,你要多跟姐姐学,你看我就不急。”

    如仙这时上得楼来,哼了一声,就踢了老底“不急那是谁从昨天晚上就来了,带着人在这破茶楼坐了一整夜吹牛也打个草稿好吧。天赐,你把手松开,再敢欺负这些阿姨,信不信娘打死你”

    天赐似是怕极了如仙,居然真的松开了手,朱秀嫦哼了一声“你喊什么,再吓到我儿子。不就是拽点头发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会给她银子的。本宫在这坐了一夜,你当是白坐的么,发现了不少有用的事呢,比如码头方才发生这事,本宫就知道,后面的推手,就坐在咱们对面的那茶楼上指挥,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喝杯茶啊。”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