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下一页

    广州城内,哭号声哀告声,传出很远,附近的住户都偷着眼睛,向这里观望。

    这是一处大户人家的宅邸,家中是做海商的,虽然在城内不算第一等富贵,但是也是体面人家,平日里与官府多有走动,于官府而言,他们是朋友,而非敌人。可是今天,大批身着明黄的锦衣卫,将家主以及家中的男女一一个拖拽出来,粗暴的将女眷头上的首饰扯下去,用绳子栓成长长的一串,向着监牢方向牵着前进。

    喊冤的声音,乞求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没有人在意。身强力壮的军汉,将这家的财物装入一口口的木箱,抬出来,装上马车,最后又在房门外加上官府的封条。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被抄家的商人,自从与佛郎机人的谈判结束之后,类似这样的抄家,在广州已经发生了好几起。那些与佛人秘密往来的海商,被冠以通倭的罪名,经锦衣卫逮捕下监。新军及狼兵作为武力保障,锦衣卫则是实际完成人,工作进行的顺利,没有什么妨碍。

    家产被充公,男人充入苦力,女子则要面临发卖、入教坊或是给有功人士为奴等命运,总之是不怎么好。这些人的财产,将作为这次出阵的犒劳发放下去。之前杨承祖虽然给狼兵以及机兵发了军饷,后来又发了犒赏,但是靠着佛郎机人给的好处以及抄家,并没有亏本,甚至还略有盈余。

    这些海商被捕之后,空出来的市场,正好杨记可以占领,顺带连他们的铺面,所拥有的船只、货物,也就都成了杨记的财产。算是杨记在广东获得的,第一份基业。那些没有被捉的海商,也知道杨承祖意在敲山震虎,纷纷以重金打点,同时表示会配合朝廷的行动,在接下来与佛郎机人的贸易中,服从朝廷指令,不敢胡作非为。

    伯爵这次派过来的,依旧是一名传教士与一名舰队司令,经书搭配宝剑,福音辅以死亡,大概就是这个时代葡萄牙经典的开拓模式。双方的谈判很是费了一番力气,过程中几次差点掀桌子,但最终是葡萄牙没有掀桌子的实力,杨承祖没有掀桌子的想法,谈判还是圆满完成。

    葡萄牙人获得了半个壕境也就是澳门的地皮使用权,可以将那里建立成一个自由贸易港,每年需向大明缴纳两万两关税以及六百两地租,这笔钱直入内帑,不交给广东地方财政。而广州城内,则开辟了一片佛郎机人居住区以及店铺、货栈。这些店面拥有大明商品的南洋独家经营权,大明只把商品卖给他们,由他们再和南洋的商人交易。

    这些人由于享有了独占贸易的权力,每年要向广东缴纳五万两的专营费,这笔钱直入广东地方财政,与朝廷无涉。由于这些商行的数量为十三家,经营的商品种类也是十三种,是以被称为十三行。

    除此以外,葡萄牙人如果在大明陷入法律纠纷,将按照大明律由大明官府处置,可是南洋商人包括葡萄牙本土的人,只要进入澳门,就要接受葡萄牙人管理,这算是给了葡萄牙极大的司法权。大明和葡萄牙有着互相保护义务,一方被人攻击,另一方必须无条件派出部队支援。而葡萄牙方面,则要向大明提供包括军事教官以及军械技师在内的一批专业人士,大明也将派出一部分军匠到壕境学习,作为军事合作的一部分。

    大明开放广州、泉州、宁波三口通商,葡萄牙人可以在以上三个城市贸易,十三行也可以在另外两个城市建立,只要交钱就可以。同时,传教士可以在以上三个城市传教,官府不会阻拦。反正有各种官府土政策在,杨承祖并不认为洋教有可能传播开来。

    在他的主导下,明佛壕境条约顺利签定完毕,将由佛郎机使者前往京师,订立正式条约,永久生效。广州人则提前迎来了佛郎机时代,划出的那片佛居区内,已经开始有人兴建房屋,筹备入住。

    一对男女,就在这片佛居区内穿行而过,男子一身斗牛服,让人一见就知是位高权重的大员,女子一身大红,怎么看怎么也像个新娘子。两人手牵着手,看神态十分亲昵。一些葡萄牙人见到这种情景,都拍起手,对他们表示祝福,先期到达的传教士则划着十字“愿主保佑你们。尊贵的阁下,如果您愿意受洗,我愿意为您和您的爱人主持一个婚礼”

    两人并没回答,只是轻巧的向前走,这些佛郎机人的几个大商人认的出,这个男人就是前段时间主持谈判的杨承祖,连忙派了护卫,在后面远远的护送。

    两人走了一阵,杨承祖道:“萧姑娘,我说过,我会赢的,你现在信了吧这个城市,将迎来全新的活力,大明也将和佛郎机成为贸易伙伴,这种贸易关系,将是由朝廷主导,而不是由民间主导。利润主要归于朝廷,不是归于商人,这比起你当初所想的来,哪个更好”

    萧芷兰微笑道:“芷兰是商人之女,又是清楼女子,所想的和大老爷不一样。我想要商人得利,大老爷想要朝廷得利,我们之间说不上哪个更好。只能说大老爷确实赢了。”

    “那你对当我杨记海外舰队记室这件事怎么看玉子那里,需要有人帮忙,萧姑娘帐目和文牍上的手段了得,再者又认识东洋文字,还会佛郎机话,正好可以帮忙。你愿意么”

    “大老爷救出了芷兰的父母,今天又陪着芷兰演了这场戏,让芷兰的爹娘都相信,妾身是给大老爷做了侧室。此恩此德,粉身碎骨万难报答,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大老爷放心,芷兰一定做好。”

    杨承祖哈哈一笑“萧姑娘,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们毕竟是有过一段恩爱时光,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你不用感激什么。薛娘子在宁波是商会会首,极有手段,也有力量,你的家人,在她那边不会有任何危险。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吴廷举手段老辣,并不能查出他与此事有关,我还不能替你扳倒他。”

    他从屯门回广州之后,就安排了一次行动,由冷飞霜亲自带队,将萧芷兰的家人救了出来。但是想要查吴廷举和这事有什么关系,却没有线索,以杨承祖的权势,最多也就是让他冠带闲住,想要进一步追究,也很困难。萧芷兰的文墨功底极好,正好可以作为杨记的记室使用,再者,她的家人都在薛娘子控制之中,也就不怕她反水。

    今天虽然是陪了演这场戏,又带着她逛街,秀一下恩爱,但实际上,杨承祖对她没什么感情,最多是觉得她身体柔软,温情似水,做个床伴尚可,却没想过带回京师给名分。是以方才虽然萧芷兰几番暗示,他还是希望把对方赶到舰队上去。

    萧芷兰摇摇头“芷兰不过一清楼女子,大老爷能够救出妾身的父母家人,妾身已经感激不尽了。又哪敢奢望,对一省方伯如何再者,若不是吴老爷,芷兰也不会保住清白之躯侍奉钦差,我也要感谢他的。”

    说到此,她的脸微微一红,能做到花魁的女人,一颦一笑,都能给男人极大的冲击力,这一红脸,就如恋人撒娇也似,人也靠在了杨承祖胳膊上。“大老爷,芷兰当日为人所迫,做过很多错事,今后一定会努力悔改,尽心尽力侍奉老爷,以赎前罪。老爷可以不可以原谅芷兰,给我一个机会,让妾身好好服侍老爷,我可以不要名分,什么都不要”

    杨承祖笑着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芷兰姑娘,我们两人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我不会忘记。但是在你献出自己的时候,我就知道一件事,你不喜欢我。你喜欢的真正的才子,不是我这种除了写话本之外,别无所长的假才子,等你见过我的字之后,对我实际就更失望。如果不是有任务,你不会愿意让我碰你,就算是不得不如此,心里也是不开心的。我家里的女人,也有一些情形跟你类似,但是那些已经没的回头了。你的情况不一样,我觉得,还是可以挽救一下,所以我不会因为我们之间曾经有过那些事,就要你对我忠贞。到了海上,遇到好男人,想跟他在一起也可以,但是想嫁人呢,就得得到我的批准才行。”

    萧芷兰的身子僵了一僵,两人方才在她父母面前,表现的很是恩爱,又一起携手游玩,很像一对真正的恋人。不管怎么说,这是萧芷兰唯一一个男人,她甚至幻想着可以靠柔情,让男人留下她,把她带回京里,她也会尝试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上他。

    可是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之前,就错过了。手里的沙,抓不住就扬了它萧芷兰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深吸了两口气“大老爷,芷兰会为你守住清白,不会再让其他男人碰我。既然老爷已经决定,芷兰听你的,会到船上做记室,但是在我上船之前,能让妾身再侍奉一次么我想留下一段回忆,一段足以让我后半生都记住的回忆。”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