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下凡 下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下凡 下

    “就是这样了,三哥很照顾我,一直为我遮风挡雨,结果在宁波,我亲手杀了他。一直以来,我以为他还活着,毕竟他武功那么高,也许受了伤,但是总走的了。虽然没有他的消息,但是我总用这种想法骗自己,让自己相信,三哥没被杀掉。直到看见灵牌,我才彻底没了希望,那时候我是真的想死的。我连对我恩重如山的三哥都杀了,还有什么脸继续活下去。当时就想着,一死了之,人死了,就可以对的起三哥,对的起圣教,直到你为我挡那一枪。”

    她的眼睛里,多了一分晶莹“看到你躺在地上,身上冒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个不能割舍的人,就是你啊。如果我真的这么被一枪打死,那么欠你的恩情,就永远没法还了。修女虽然也很能打,但是距离苏长老还差了一截,再打下去,她是不行的。若是我也死了,那谁来保护你呢。一想到那些,我就想要活下去,接着,我就突破了。”

    她之前在兴王府已经突破了天女功的瓶颈,但练功这种事,总是要循序渐进,以她现有的境界,就已经得说是天才,要想再进步,怎么也是四十岁以后的事。到了她这种修为,境界的提升,远比身体上的训练更为重要,原本受制于心灵的她,在顿悟之后,却是让她的境界瞬间得以突破。

    这种异常的突破,让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一个只存在于典籍中,实际并没人真正见过的境界。白莲教上一个练到这地步的,还是教中传说级别的人物,明初的女杰唐赛儿,现在她的修为,几乎能比拟那位佛母。苏苦禅饮恨,也就在情理之中。

    “他的头已经砍了下来,这个杀手,以后再也不能出来杀人了。他绰号冤魂索命,很多武功比他高的人,也都心里怕他。毕竟有这么一个人缠着你,你连睡觉都睡不安生。”冷飞霜转过身,在杨承祖脸上印上一稳

    “现在,他已经被你的好夫人解决了,你高兴不高兴我知道,其实我很坏,不但骗你,还利用你对我的感情,在你身边卧底,如果你生我的气,我也认了。我杀了我的恩兄,证明我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你还敢不敢要我,怕不怕我将来,也有样学样,捅你一剑”

    她又笑了笑“如果你对我不放心呢,可以废我武功的,我欠你一条命,就算是你要废掉我的武功,我也不会反抗。其实没有武功也没什么,你家里也有好多女人不会功夫的,我就在家里洗手做羹汤,天天等着你回来,然后伺候你。我告诉你,就算我没有武功了,一样可以把你那些小妾治的服服帖帖的,怎么样,到底是想要我做女侠,还是要做小女人,你来拿主意。”

    杨承祖笑了笑,用没受伤的手,在她脸上摸了摸“你不用这样的,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又怕我不开心,所以故意做这种样子来讨好我,真的用不着。苏苦禅于我而言,是乱臣贼子,于你而言,是一个长辈,也许关系不大好,但总是个熟人,手刃了他,心里肯定难过。我让你做船主,管舰队,就是避免这种事,没想到还是没避开。”

    他的手上,已经摸到了一片冰凉,冷飞霜虽然控制肌肉,保持着笑容,但是眼泪还是在脸上肆意流淌。杀掉苏苦禅并不是简单的杀一个人这么简单,而是从这一刻起,她可能就要告别自己的卧底身份,真正意义上归顺朝廷。

    从此与过去的恩人、友人反目成仇刀剑相向,对于冷飞霜这种孤儿来说,那些人差不多相当于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全部亲人。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曾经生活的世界,背弃自己所有的亲人。江湖中人,最重的就是名声,忠义这些东西,即便背叛的是江湖人口中的魔教,背师杀兄,这种事传出去,也会千夫所指。

    真正迈出这一步,所要付出的代价,即便是绝世高手,也同样承担不起。她拼命的装出笑脸,甚至急于委身,也不过是想尽量的给自己多找一些说服自己的理由。她想要放弃武功的念头也不是假的,或许失去了武功,就可以退出这个江湖,从此安心做个普通人,名声之类的东西,也就跟自己无关了。

    杨承祖擦着她脸上的泪水,轻声劝道:

    “你当我不知道你是诈降么我这么聪明,你这种小伎俩,怎么骗的过我。可那又怎么样,我不在意的。你从小就在白莲教长大,学的东西,就是朝廷如何坏,让你一下子跟朝廷一条心,自然是做不到。但是我相信,只要让你跟在我身边,看我说什么做什么,看看朝廷和白莲教的区别,早晚能让你迷途知返。你是个聪明人,不是那些一根筋,有感化的价值在,不会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事实证明,我成功了。不管你杀过谁,也不管你害过谁,只知道你是我的夫人,我就放心把天妃教和杨记的船队交给你管理。你什么时候累了,就可以回到家里,安静的做个如夫人,给我生一大堆孩子。你不需要惩罚自己,更不需要废掉武功,你想做什么样的人,都是你的自由,我绝对不会强迫你半点。”

    冷飞霜将头扑在他怀里,拳头在他身上轻轻的捶打“魔头,你就是个大魔头,不但要人,还想要心,你们官府的人,都是这么贪心。我明明人都答应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我把心也给你,你难道就不能利用我一下,就像你对岑莲那样,让我觉得你是个坏人,这样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她边打边哭,杨承祖则紧紧的抱着她不动,任她埋首于自己胸前,呜咽痛哭。过了一顿饭左右的时间,她的哭声渐息,从杨承祖怀里钻出来,眼睛已经红肿的像桃子。

    杨承祖笑着打趣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被你的信徒看到,肯定会大失所望。天妃娘娘是神非人,你是她的化身来着,怎么能哭呢”

    “我不要做神,我要做女人,做你的女人。”冷飞霜目光中满是柔情,“做天妃不能哭不能笑,不能喜不能怒,过的太辛苦了,还是做你的妻子,更舒服一些,我有点想偷懒了。你说,从今天开始,我就做一个只吃不做,什么脑子都不动,一门心思和其他女人争宠的小妾好不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