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冤魂索命 三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冤魂索命 三

    对于这个时代西式的婚礼,杨承祖所知也很有限,他前世那个时代的婚礼流程,算是西方和东方嫁接,与这个时代的西式婚礼也不一样。至于冷飞霜,她只是知道在西方每人只能拥有一个合法妻子,别的完全无知,干脆就是在特雷蒂的摆布下,像木偶似的完成一些流程。

    那个聋哑老人似乎是对他们的仪式很是好奇,还发出一阵阵啊啊的叫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笑,但是由于满是疮疤,没人愿意多看一眼,也就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情绪。给他分配工作显然是困难的事,最后只能递给他一些花瓣,让他记的往两人身上丢就好。

    杨承祖不信鬼神,如果说信仰,不如说他信皇帝,冷飞霜自己是资深白莲教徒,现在更是天妃教主。这两人在天主教堂里发誓,场面其实也古怪的很,杨承祖反正是无所谓的态度,冷飞霜却看着那十字架不顺眼,“修女,这十字架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啊。我不归你们那个天主管的,也不信它,对着它发的什么誓。”

    “你们难道没打算受洗么其实我可以为你们进行洗礼,进入天主教之后,我们就是教友,教会也愿意为你们提供帮助。即便是在未来的谈判中,也会取得很大的优势。”特雷蒂显然想把两人游说入教,积极的鼓动着,杨承祖摇着头

    “做你自己的本分,别想太多。主持婚礼,然后我们就回去,不要对大明官员传教,这是原则,否则咱们没的谈了。”

    三人在这里讨论着流程,那名老人走到桌前,似乎想要迈步上去,去挪动上面的十字架。可是他步履蹒跚,身形明显不灵便,即便是上桌子这个动作,对他来说也十分艰难。

    特雷蒂大叫着上前试图阻止,冷飞霜又上前试图阻止她。杨承祖初时对这种纷争并没在意,特雷蒂怎么看,也不是那种虔诚的修女,最后肯定是她妥协。可是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搭把手时,异变陡生

    两个女人的身子同时僵住,在十字架下方桌之上,赫然多了一面灵牌,不论如何,这东西显然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上面的字样看不清楚,但是冷飞霜的脸色,却在看到灵牌的刹那之间,变的煞白,全无血色,身子也剧烈颤抖。几乎是用尽全力的大喊一声“不这不是真的。”

    那名聋哑老人的手中,这时已经多了一支短铳,燃烧的火绳,发出哧哧响声。口内发出呵呵怪音,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在哭。

    “冷丫头,没想到吧,老夫吞炭涂面,再改变身形,你就认不出我了。这也难怪,当初在教里,你我也没见过几面,大家躲我都来不及,谁又肯真的看我了只要略略做出一些改变,就算是骗过你,也没问题。”

    他的声音如同铁器错动,让人听了之后周身寒毛倒卷,恐怕是真的吞了炭,烧坏了喉咙,才会如此。

    江湖上大多是亡命之徒,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的主,锦衣卫里比比皆是,可是为了行刺,能把自己的容貌尽毁,再生生吞炭。这只有在古籍中见过的手段,活生生发生在身边时,杨承祖的心里,也阵阵发毛。

    冷飞霜被枪制住,而且看她面色发白的样子,似乎那灵牌对她的伤害,比那支短铳更大,短时间内是不能指望她自救,不管对手是何等可怕,也只能男人顶上去了。

    杨承祖向前两步,来到冷飞霜身侧,脸上带着为官以来养成的官威气魄,目光利如刀剑,直盯向那老者“老东西,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把铳放下,我留你一条老命。否则的话,就不要想离开这个屯门。”

    老人的喉咙里,又发出了几声似哭似笑的声音“好大的官威。不过,对我没用。我跟你们官府作对了一辈子,几时怕过官,又几时怕过死了我的绰号叫什么,飞霜,你说给你的男人听。”

    “他是我们圣教的刑堂长老,苏苦禅,人称冤魂索命。不是说他武功有多厉害,而是说他杀人就像冤魂缠腿,只要认准了目标,就不会放弃。他最出名的一次,是在对手家里做了五年马夫,成了那对头家里最为得用的奴仆,然后在他全无防范时,一剑穿心。”

    冷飞霜面无人色,身子颤抖,但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个老人的底细,她的武功修为实际远比这位苏长老为高,可是自从看到那灵牌后,曾经心里的希望粉碎,甚至提不起反抗的念头。她直勾勾的看着苏苦禅“三哥,他他真的去了”

    “你自己动的手,难道还要问别人么他的尸是我收的,连你那把剑,也是我带走的。你知道大智死前在干什么他在破坏伤口,为的就是不让人发现,他是死在你的剑下。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他待你如同亲生妹妹,一直为你遮风挡雨,甚至不惜挑了老朽的刑堂。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已经答应了不找你麻烦,来东南也只是想劝他回去,没想到,却只能带他的骨灰回去冷飞霜,你背叛圣教自立门户,杀戮义兄,手足残杀,你说我杀你杀的对不对还有什么话可说么”

    苏苦禅执掌刑堂,最喜欢做的就是杀人之前宣读罪行,让被执行者死的心服口服,冷飞霜听到李大智最终还是被自己杀死,在死前却还在努力保护自己,只觉得眼前一黑,如果不是被杨承祖抱住,几乎瘫倒在地。

    于白莲教众而言,真正能算上她亲人的实际不多,在自己同辈之中,只有李大智一人,能算是真正意义的兄长。面对其他人,她都可以轻松杀戮并无压力,但是惟有想到李大智之死,她的心里就总有一道坎是过不去的。

    “苏长老,您说的很对,我杀死了我的义兄,你对我执行家法,是天经地义。”她又转头看向杨承祖,“对不起,看来,我不能给你做娘子了,其实我投奔你,是想做卧底,为白莲教打探消息,还要窃取你如何编练新军,以为圣教所用。所以,我只是个女反贼,被杀了,也是我们狗咬狗,你无须为我难过,你有那么多女人,很快就会忘了我的,不是么。”

    看着火绳飞速的燃烧,火绳枪已经慢慢移向了自己的太阳穴,她朝苏苦禅道:“苏老,我可以不可以求你一件事,只杀我一个。三哥的事,与他们没有关系。”

    “老夫是刑堂长老,不是圣教杀手,除鹰爪的事,不归我管。我老了,就算想多杀几个,怕是也没力气了,死之前,带走一个人,还是做得到的。大智,苏爷爷这就带叛徒下去。”

    手指扣动扳机,火绳枪发出一声轰鸣,人影晃动,血光纷飞。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