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冤魂索命 一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冤魂索命 一

    下一页

    冷飞霜当然不可能真的和岑莲搞三人行,匆忙的穿上了靴子,又朝杨承祖笑了笑“明天天亮,我来找你。”随后推门,离开了房间,人来到走廊中,眼泪却已经控制不住。与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大概就是今天这种情景吧,或许自己该一走了之趁着夜色离开屯门,从此浪迹天涯,不再相见。可是自己又真能放的下

    在她离去之后,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也渐渐冷了下来。杨承祖坐在床上,并没像岑莲打招呼,冷着脸一言不发。

    岑莲小心的看了看杨承祖的脸色,慌忙的推上门,又站到他面前,委屈地说道:“我我真的是太想承祖哥哥了,我们已经有好久没有在一起了,我想听你跟我说话,给我讲故事,想让你抱着我,带着我飞。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飞霜姐姐,我们今天杀了好多坏人,我是来向你报功,没想到你们你们在做这个。”

    见杨承祖不说话,她急的几乎要哭出来,她虽然不喜欢动心机,但这不代表她傻,事实上她这时完全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告诉她地址的人,存的不是好心,不过是借她的手搅了杨承祖的好事,又可以让杨承祖最这位莲夫人生出不满,从而让她失宠。

    虽然僮人一夫一妻,但是岑璋自己妻妾成群,失宠的女人是什么凄凉情景,岑莲自己也清楚的很。她吓的几乎哭出来,二话不说跪了下来,又从腰里解下了蟒皮鞭子“承祖哥哥,我坏了你的好事,你打我吧。你只要别赶我走,别把我关进黑屋子里,让我见不到你,想怎么打都可以。”

    杨承祖劈手接过鞭子,语气依旧冰冷“你真的愿意挨打”

    “愿意,只要承祖哥哥不生气了,想怎么打都可以,还有啊,可以不可以不要打脸我不想被儿郎们看到。”岑莲可怜兮兮的哀求着,眼神里满是讨好。

    杨承祖却面色铁青“你只要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我就可以不打你,改打她。说出她的名字。”

    “是”在一刹那间,岑莲似乎想说出那个利用自己的女人的名字,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过了一阵之后,才咬了咬牙“是我自己找来的,不干其他人的事,哥哥要打,就打我好了。”

    “还懂得讲义气,包庇人了”杨承祖的语气越发冷下去,手中的鞭子猛的卷起了一阵风,岑莲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睛,身上的肌肉绷紧,准备迎接皮鞭的洗礼。皮鞭在头上卷起了一阵风,但是身上没觉得疼,岑莲还没明白过来,身子已经被杨承祖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莲妹子,这些日子苦了你了,山林之中衣食无着,还有蚊虫,我怎么舍得打你呢。让夫君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岑莲的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一边享受着杨承祖的爱抚,一边反复的强调着“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是妒妇,真的不是。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找飞霜姐姐赔礼,再把她请回来。”

    “我现在只要我的莲夫人,别人谁也不要。看来你没受伤,那我就要好好的惩戒你了”百灵鸟欢快的叫声,很快就在房间里响起,岑莲的脸上,布满了幸福的泪水。

    杨承祖心里也知,岑莲的心计没这么深,这次纯粹是被人当了枪用,出来坏自己的好事。狼兵在这次战斗里立有大功,自己将来在广西的布局,外加岑莲的乖巧可爱,都让他下不了手,真的对这样的女孩动鞭子。最后只能感慨,那种雨露均沾一团和气的妻妾关系,与自己家无缘,接着就只有靠宠爱,让小百灵飞到了天上。

    对比起来,岑莲反倒是最好哄的,十多天风餐露宿,亲历征战,即使有亲兵护卫,一样要承担风险。兴冲冲的跑回来报功,就看到丈夫在和别的女人亲热,不但不能发作,还要赔小心说好话,甚至准备挨打。要说她心里没怨气其实也不尽然,只是她爱极了杨承祖,宁可把怨气存在心里不表达出来。这股怨气积蓄下去,将来或许就是风波,可是一场恩爱,就让她飞到了云里雾里,怨气之类都不见了。

    在杨承祖说了西式婚礼事后,她也只是小小的沉默了一阵,就又欢快的说道:“好啊好啊,只要承祖哥哥和飞霜姐姐你们高兴就好了,如果很好玩的话,我也要。你先娶飞霜姐姐,再娶我,我们不让大夫人知道就好了。小莲儿也想当新娘子啊。这次我带着狼兵儿郎,杀了那么多坏人,是不是很棒我知道我长的丑,人也很笨,跟汉家的姐姐们比,是很差劲的。但是我为了夫君,什么都可以做呢,只要夫君以后像今天这样总是抱着我,多危险的事,我都会为你做。”

    杨承祖并不确定,家里其他女人也会像她那么好对付,第二天天微亮,他看着酣睡中的岑莲,蹑手蹑脚的起来穿了衣服,推开房门,一路飞奔而出。床上,岑莲睁开了眼睛,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她咬住被子小声抽泣着,心里反复的念叨“不哭,不哭,承祖哥哥还是喜欢我的,他早晚会给我一个婚礼的,一定会”

    冷飞霜依旧是平日那身雪色衣衫,并未因为特殊的日子,换上什么喜服。特雷蒂也是一身修女服,杨承祖想要去换一身好的官袍出来,冷飞霜摇摇头“算了,如果被你哪个爱妾看到,就又是个麻烦。再说,现在岛上那么多事,那个叫佩雷斯的也没审,说不定很多朝廷的人也在找你,被他们捉到,就什么都别做了,就这样我看就很好了。反正就是个仪式,本小姐将就了。”

    她语气中饱含抑郁,杨承祖也听的出来她的委屈,只好不住的拱手道歉,冷飞霜也就勉强一笑“算了,就当便宜你,时间宝贵,我们还要回来做正事。”

    从城堡出来,一路上还能看到不少官兵,等离教堂渐渐近了,人就见的少了。主力部队都在城堡附近,这里之前扫过几次,确定没有人在,也就没了警戒。冷飞霜低着头,离教堂越近,心里就越紧张,一想到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今天晚上,就无论如何都逃避不开这男人的欺负,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虽然有了准备,也有了觉悟,甚至于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自己已经献出了一切,可是等到这时,还是控制不住紧张。忽然,她的心中一动,一种大高手的敏感,让她意识到,似乎周围有什么异常。身体的反应比语言更快,一把拉住杨承祖,又拉住了特雷蒂,举头望去,眼前正是那座圣母踏龙头的浮雕,就在她刚刚抬起头的一刹那,一道灿烂的刀光,在日光的掩护下,如同一道光轮,向着杨承祖直袭而去。手机用户请访问.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