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围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围

    拿起那件衣服,端详着上面的文字,幺娘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冷姑娘似乎是被这个女人保护起来,然后靠花言巧语,让冷姑娘相信了她,所以冷姑娘就给她做了人情,别的也看不出什么。她说的那些条件,实在是不自量力,夫君,你不会答应她的吧”

    对于冷飞霜的美貌,幺娘本就心里嫉妒,再考虑到这个美丽的异国美人,如果这两人真的进了房,自己这些人还有地方站么

    在这种心理影响下,她并不希望和这个修女缔结和平条约,或者说,从她内心深处,是真的希望冷飞霜已经成了葡萄牙军的发泄目标。这种情怀不能宣之于口,加上想到这个男人可以真的不介意那种事,心里又有一种慧识人,终身有靠的喜悦。

    杨承祖没考虑到这些,只是端详着那件衣服,指着上面的文字“我估计飞霜肯定是在这个夷人的控制之下,所写的文字,也要受她监督,她毕竟还是成功的摆了那夷人一道,这些文字里已经把她想传递的消息传递了出来。这个名叫特雷蒂的修女想要通商,并不想要打仗,而夷城里现在的首脑,则还想顽抗下去。城内兵马过千,但人心不齐。这个女人可以在夜里离开城堡,还能从容返回,可见绝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城堡里有一支忠于她10,..的力量,保证她可以畅通无阻。但是这支力量还不够压制主战派,所以她想的是和我联合,只要能够实现她的意图,这个岛或是那座城堡里的士兵,就算都牺牲掉,她也不会在乎。飞霜要留下,也是彼此借力,天妃教在城堡里的力量还在,特雷蒂还想要利用那些人手,就像飞霜要利用修女的人手一样。”

    “夫君,那冷姑娘给你这封信的意思是”

    “告诉我,夷人不是铁板一块,相反内部对立严重,让我不要答应夷人的条件。等到他们自己内部斗个天翻地覆时,条件还不是由我开她在城堡里做我的内应,帮着这个女人,让她好下定决心和夷人头领内斗。那个虏酋叫做佩雷斯,还是个神甫,也就是说他其实也是教士,而非军人,用兵手段平平,也就很好解释了。他同样出身教会,和特雷蒂的意见却相左,可见这个谈判意见,也不一定真是教会拿出来的。那些传教之类的话,她只是挂在嘴上,并不是非要争取不可的利益。”

    听他的分析,铁珊瑚颇有些气闷“冷姑娘前后就写了这么点字,夫君就分析出了那么多东西,你们还真是知音啊。如果是我写的,夫君恐怕就不知道我写的什么意思了。”

    “我们当然是知音了,如果不是她对我有自信,又怎么敢留在险地。凭她的手段,如果想走,那些夷人也未必留的住她。就是因为对我有信心,才选择不走,和这个洋女人合作,闹他个天翻地覆。珊瑚,要是你写的,夫君肯定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你心机单纯,想的什么就都写在上面了,压根不用猜。来来,天色不早,我们一起去休息啊。”

    幺娘一边小心的伺候他脱去衣服,一边问道:“既然如此,那些夷人什么时候才会自乱阵脚,动手内讧”

    “现在还不行,他们城里有大批物资,又想着有援军来救,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抵抗。我们拿这种城,倒也不是没办法,不过硬打伤亡太重,还是不要那么做为好。要想要他们内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断绝掉他们所有希望。不管城里有多少兵力,又有多少物资,多坚固的城墙,当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们都是弱者,不堪一击。”

    十日之后。

    夜风吹动,树林沙沙做响,森林里,一名刀客剧烈的喘着粗气,今天已经是城堡里组织的第五次突围行动。面对庞大的官军部队,城内并没有胆量野战对决,但是死守,就等于守死。为了不束手待毙,城堡里以重金招募死士,出城突围,向岛屿边缘逃窜。夷人在一些暗处藏有小船,只要能出了海,就能把消息送出去。

    来自印度或是满剌加的支援舰队,是城堡守军的希望,只要等到舰队来,就能驱逐这支官军。佩雷斯是一位极其擅长鼓动人心的首领,加上足够的金币,以及出征时,能够享受一顿丰盛的食物,和城堡里的纪女疯狂一次这样的优厚条件,使得城堡内并不缺乏舍命报名的勇士。

    这名刀客武艺了得,在海盗群中,也是出名的勇士,一般的武林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这一队人马并没有去冲击官军守卫那一侧,而是冲向狼兵驻扎的山峰,钻入树林里脱生。

    按这些人的想法,官军固然厉害,狼兵兵力总归有限,茫茫森林之内,找人如同大海捞针,人多的优势施展不开,自己的一身武艺,就有了用武处。可等他们真正进入森林时,才知道这是个何等愚蠢的决定。

    陷阱,机关,就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鬼知道狼兵到底制作了多少陷阱。那些人如同山林中的幽灵,钻到森林中,才是自己的主场。这一行三十余人,不乏武艺精强的高手,可是就是被这些机关陷阱,加上在森林里神出鬼没的狼兵,一个又一个的夺去生命。

    总算挨到了天黑,或许他们已经放弃追击了吧,刀客一边喘息着恢复体力,一边警觉的四下观望。森林里,风吹树叶声,鸟兽鸣叫,小兽奔跑的声音夹杂,让他的耳目大受影响。尤其经历了几次类似的事件后,他自己也判断不出,这到底是森林的自然反应,还是那些鬼魅般的狼兵发出的动静。

    即便真的逃出去,他也不打算真的去见鬼的满剌加或是果阿送信,经历了几场连败之后,他已经不大相信能战胜官军。他身上带着葡萄牙人奖励的金币,还有自己存下的积蓄,逃回家乡,买些田地,该过安生日子了。

    想着在家乡的妻子,还有那个可爱的孩子,他因为紧张而僵硬的四肢,渐渐又恢复了力量,身子向前飞跃,在林间穿行。

    该死,这鬼地方,才刚几月,就有蚊子刀客只觉得脖子上痒痒的,似是被蚊虫叮了一口。这种地方的蚊虫不比内地,说不定就会染上什么恶疾,他一边暗自祈祷着不要真的因此染上瘟疫,一面加快脚步。

    可是没走多远,他只觉得头越来越重,意识逐渐模糊,脚步也格外的沉重,似乎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最终重重的摔在地上。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只看到了眼前出现的几支火把,以及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说道:“小姐,这是最后一个了,砍了这个的头,我们可以去睡个好觉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