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围攻 四

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围攻 四

    reaco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炮击持续到日落西山时,暂shi宣告停歇。明军并不善于夜战,晚上发炮,也起不到训lian的作用。城头的守军,并不会因此就松懈下来,没人可以保证,这个夜晚是否会有袭击发生。城头上灯火通明,换岗的士兵紧握着火枪,保持着充分的警惕。

    明军这边,营寨已经立好,由于兵多,修筑营垒的夫子工作时,并没影响到正面的炮击与进攻准备,葡军这一个下午,实际都是在高度紧张中度过的。

    炮台上的大炮已经完成了拆卸和运输,考lu到后座力等原因,还需要修筑一些简易炮台用来安放它们,然hou才能正式施用。新军里的炮手,像看宝贝似的看着这些真正的大炮,揣摩着它的威力,议论着该如何才能发挥它的最a杀伤力。有的人已经开始对着城头比手画脚,模拟着炮台修筑的位置。

    这一下午的操练,让这些炮手受益良多,情绪也高的很,甚至还有人请示着,是否晚上可以开几炮,让那些佛人别想睡觉。汪鋐笑道:“军心可用,钦差总说自己不会带兵,老朽看来,这话未免太过自谦。能将军心士气运用到如此程度,何谈不能将兵”

    大帐里,几位主要的负责人都在,开始检讨着这次海战的得失,查点伤亡,议论着下一步的进取。白天水战,官军的伤亡接近千人,斩首的数字却不多,考lu到水战因素,这种斩首数已经很可观了。八艘大型佛船包括炸毁焚烧在内,共有五艘失去缴获价值,其他三艘大型舰,以及六艘中小型船被俘虏,佛人的战俘,也抓了一百多名。

    这些人中大部分是南洋小国的土著人,不会说汉语,倒是能和使用葡萄牙语的瑞恩斯坦进行交流。他们对于葡萄牙没有太多忠诚度,甚至不用动刑,就可以吐实。

    “这些就是满剌加人了,前者他们的王子,跑到京师里去求援兵,让朝廷发兵帮他复国。当时朝廷是不想掺和藩属之间的事,就没动手。结果这帮家伙不知好歹,反倒自己上门来闹事,这回给他们点厉害尝尝,也好叫他们知道,不能小看我大明。”

    汪鋐则思忖着另一件事“听俘虏说,佛人攻破满剌加后,不但尽夺其土,奴役其民,还要在满剌加兴夷教,让土人尽成教民。这么看来,这夷教并不是单纯的教门,很可能与夷人朝廷,有什么关联。我们广州有海商出洋回来,也信了这夷教,地方衙门并没当一回事。等回去之后,是要好好查办一下了。”

    “没成气候,好对付的很。”杨承祖对于天主教传播倒是没当回事,他印象中,似乎是到了清朝,洋教才靠着军事胜利,在中国国土上正式大规模传播。现在的话,没什么土壤给他们。

    大明属于泛信仰存在,这种强调排它性的一神信仰,自己人玩是可以的,但是要所有人都信,就很困难了。何况禁止祖先崇拜,不许纳妾这些条款,也跟大明水土不服,倒是不至于有什么教民为内应。

    真正决定海商和豪强站队的,其实还是利益。海贸利益高,洋人又肯出高价买东西,所以屯门这个自由港,一直可以存在下去。即便是官兵想要锁港,也根本锁不住,那些送来物资的商人里,真正信教的也没几个。现在堡垒已经成了孤城,锁他的补给就容易多了,就算是困,也能把它困死。

    汪鋐道:“这夷人主帅,确实用兵有方,水战调度,我不如他。守城的主将,却是个不知兵的,从岑猛的回报看,那将官不会用兵,无非是依仗地利和器械,才守住城池而已。依我看来,佛人的城中可能也出现了变动,主将换人了。”

    杨承祖想想教堂里的碎玻璃和地上的血,点点头“我看也是如此,多半他们内部也经li过一次火并,这新立的头目,不会带兵,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好消息了。不管什么样的坚城,如果主将无能,也难以久持。他们这样的紧张,体力消耗就大,体力消耗大,对于物资消耗的也快,我看它有多少物资,又能撑多久。等我我们的炮台修成,这大炮一发,城里就更该慌了。火并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我们等着吧,说不定很快就会有第二次内讧。”

    沈希仪思忖着“钦差,我们捉的这些夷人俘虏,应该怎么发落依末将之见,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不如示之以恩,将其放回城内。借其之口,宣扬我大明天兵之德,佛人说不定就会放下武qi,开城投降。总可以免去一场刀兵,也可以少死很多人。”

    他这思路,还是明朝对土司作战的想法,以谈判为主,以战争手段为辅。杨承祖对待狼兵时,手段偏于强硬,沈希仪颇有些担心,自己的建议,得不到通过。不想杨承祖满面带笑

    “紫江将军,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那些土著人就不必放了,在佛郎机人眼里,他们根本不能算是人,与我们明人一样,都是牲口奴隶。放回去,也没人会听他们说什么。可是我们抓到的那些正宗佛人,还是可以在里面说话的,而且我们抓的人里,还有两个军官,只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杀俘虏,还给路费送他们回家。城内军心必然动摇,这仗就好打了。”

    沈希仪暗出一口气,看来钦差也不是一味用刚,也知道怀柔二字的重要性,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对广西土人怀柔。岑猛的状态越看越不对劲,虽然表面上听话,但是总觉得其身上有一些可怕的变化。没捉到确实的证据,他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静观其变。

    等到瑞恩斯坦回来,带回来的消息,却让杨承祖颇为疑惑,那些葡萄牙士兵中愿yi回城堡的没几个,连那两位军官在内,也表示愿yi留下来,为大明效力。其中一人还是炮兵出身,主ong提出要担当大明的炮兵教官,知道明军如何操作这些大炮。代价就是,得给他一笔丰厚的报酬,包括轰开城堡之后,给他多少酬劳。只要这个谈妥,他立刻就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对同胞进行射击。

    汪鋐看看瑞恩斯坦,考lu到他也是夷人,总算把那句夷狄人面兽心吞到了肚里没说出来,瑞恩斯坦则情绪淡定:这些人主要是雇佣军,本来就该如此,没必要大惊小怪。

    杨承祖思考一阵,忽然露出一丝微xiao“如果他们愿yi归顺的话,倒是个好事情。老瑞,你带他们下去吃饭,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酒也可以提供,然hou,你让他们做一件事。诚斋公,对于这些佛人的使用,在下有个主意,你帮着参详参详。”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